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四节 七妖分兵
    上思城外,不出百里,就到了十万大山外围。此时此地,聚集了数十万的妖怪,其中大都是自娲皇宫反出的,还有小部分是本地投降的妖怪。

    其中有七个妖王,乃是毒煞蛇王迁涣,赤睛司灼王浑掘,铁甲多臂王格愣,金翅飞蚁王马翼,银背大力王金罡,无魂鬼王余闵,四绝虎王达岑。  这八人除却鬼王余闵是十万大山的妖王,其他都是来自娲皇宫,他们手下各有妖将近百,妖兵十万,围堵在上思城外,把这里闹得乌烟瘴气,人畜皆无。这一日,七大妖王又聚到一起,商量着如何攻打道教布下的大阵。

    毒煞蛇王迁涣仗着自己出身与女娲娘娘相仿,在娲皇宫就常以娲皇近亲自居,自封为领袖之人,其心中甚是瞧不起其他妖王。

    当初女娲娘娘不知因何离去时,把娲皇宫交到了彩云童子手中,他心中最是不满,便在背后煽动群妖闹事,虽说只是顺势而为,却也花了不少心思力气在其中。只是没想到平时看似软弱的彩云童子竟有如此大的决心,不但毁了聚妖幡,还把群妖都赶出了娲皇宫,他的谋划也随之落空。不过到了外间,他也没心灰意冷,反而想着要做出一番事业,等到女娲娘娘回转时,好让她知道所托非人,平白害得娲皇宫失去千百万的妖众。

    迁涣见其他七位妖王到齐,竖眼一眯,说道“道教虽然法术神奇,手段众多,但在人数上,却远远少于我等,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携破釜沉舟之心,必能功毕一役。”

    其他几位妖王都对这位以主帅自居的蛇王无甚好感,只是有道门压在前面,不好翻脸。

    铁甲多臂王格愣说道“我们连那个什么阵都破不了,怎么打?”

    这铁甲多臂王是铁甲虫成精,不知得了什么气运,不但修炼成妖,还炼出了本命神通,混成了妖王。

    迁涣以妖族正统自居,自然瞧不起虫子出身的格愣,听到虫王说话,他瞥了一眼后,也不理会,只对其他妖王说道“现在道教在等神州各地的人手,如果等他们后援到了,就算我不去攻打他们,他们也会追进十万大山,不把我们杀光绝不会罢休的。”

    迁涣说到了点子上,众妖王这才收起散漫之心,想起对策来。金翅飞蚁王马翼说道“我倒是能将诸位送过阵去,只是那些道士有不少针对妖族的法宝符咒,就算过了大阵,我们怕也不是对手。”

    按说马翼也是虫子出身,自傲的迁涣对他不但没有瞧不起,反而赞赏有加。因为金翅飞蚁力大无穷,还有数种本命神通,最擅长隐遁身形,坏人法宝,破阵也是好手。最奇的是他心思缜密,头脑冷静,不像其他妖王般易怒,若是他与迁涣放对,迁涣也无必胜的把握。

    无魂鬼王余闵嘿嘿一笑,道“我手下的兵将最能迷人神魂,只要过了那大阵,就躲在暗处,等到你们交手之际,施展密法偷袭,让那些牛鼻子迷失神魂,使不出法宝神通。”

    银背大力王金罡瓮声瓮气的道“本王就率部众去打头阵,会会那些道士的能耐。”

    迁涣喜道“有银背大力王出阵,定能手到擒来!不过,”他看了眼格愣,说道,“铁甲多臂王身坚甲厚,由他冲在前面,抵住道士的法宝神通,再由银背大力王前去厮杀才是上策。”

    众妖王定下计策,正在聚酒言欢,帐外闯进了一个小妖,急冲冲的报告道“各位大王,不好了,不好了!祸事到了!”

    迁涣随手使了个神通,把那小妖打得翻滚出去,骂道“有我等在此,就算是天塌了也能顶回去,如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那小妖鼻青脸肿的爬了回来,道“大王,大王,不是这里,是我们的山头,我们的山头被攻打了!”

    四绝虎王达岑心中暗道“莫不是那些道士使了障眼法,绕道我们身后,去攻打我们老巢了?”他忙问道,“有多少人?”

    那小妖道“有两个人!不过他们好似连体人,没见他们分开过!”

    无魂鬼王余闵哈哈大笑道“只有两个人?就算他们同体连身,法力互通,还能把十万大山翻个遍不成?”

    银背大力王更是暴怒的抓起小妖,一口塞进嘴里,嚼得血肉直流,吞了下去后,道“这该死的小妖,不分轻重,搅了我们的兴致,实在该死。”

    这个小妖是迁涣的手下,他虽然也觉得小妖该死,却也是他自己的部下,只能由他处置,而金罡未经他允许,就一口吃了,实在令他不喜。

    正在这时,又有两个小妖跑了进来。这两只小妖一黑一白,生的毛头毛脑,眼珠转动,尽显机灵。黑白色小妖冲着金罡,道“大王,不好了!”

    “有个手拿单刀的连体人类,”

    “杀上了万果山,”

    “把山砍了,”

    “看家的小妖,”

    “死伤无尽!”

    两个小妖好不机灵,你一言我一嘴,把事情讲了个清楚。

    金罡还未说话,迁涣却伸出舌头,卷了两只小妖吞进肚里,看到金罡望来,他还不忘打个饱嗝,笑道“这种谎报军情的小妖还是趁早杀了,免得霍乱军心。”

    这两个黑白小妖一胎双生,一白一黑,暗合阴阳,是金罡最为喜爱的后辈,平时常常带在身边,只等他们稍微长大,就要收入门下,哪想今日竟死在睚眦必报的迁涣手中。

    “找死!”金罡鼻子中呼出两股白气,那是他愤怒异常的表现。

    看到金罡如此愤怒,迁涣还有些微微得意,能让这些妖王意识到得罪自己的后果,自己的那个小妖也没白死。

    “碰!碰!”金罡锤着胸膛,就冲向了迁涣,只要被他抓在手里,这条蛇,就要被被他拧成麻绳。

    看着金罡和迁涣扭打在一起,其他几位妖王也不管不劝,甚至还在想最好能打死一个,那么死去妖王的手下的小妖就能被他们平分了。

    这时,又有数个小妖一起跑来,报告道“各位大王,不好了,有个疯子,正拿着刀砍山呢!”

    “知道了,知道了!”各位妖王不以为意,反而调笑道“他愿意砍就让他砍好了,那么多山,累死他个龟儿子,能砍几块石头?哈哈哈哈!”

    “不是啊!大王!”小妖们急得都哭了,一个嘴舌伶俐的小妖嚷嚷道“那小子不知是哪路神仙下凡,只一招就把整个大山砍成了十来块,然后一脚踢到,好好的一座大山就变成了平地,只几天的功夫,就被他推平了数万大山,整出一片平原出来!”

    “什么?”几位妖王这才大惊起来,忙拉开金罡和迁涣,道“别打了,咱们老窝都被人给端了!”

    迁涣的眼睛被金罡捣得黑紫,金罡的肩膀也被迁涣咬了一口,伤口处发出恶臭,两人被拉开之后,还在怒目而视。

    四绝虎王大吼一声,虎啸震天,他吼道“都没听到吗?十万大山都被砍了一半了,再不回去,哪还有山头给我们存身?”

    迁涣冷笑一声,道“想让我们停手也不用找这个荒唐的理由,一半?十万大山?我呸,你算我们几个联手,想要搬走百座大山也得年许方可。我们才出来多久?就一个人?就砍了好几万的大山?荒唐!你当他是女娲娘娘吗?”

    金罡也说道“莫要拦我,我要掏出那条蛇的胃囊,说不定我家那两个小子还没死透!”

    金翅飞蚁王马翼正色道“我们几家的小妖都来上报,此事可能不假,不妨派一个人前去探查!”

    迁涣与金罡这才停了手,几个妖王唤来个遁速奇快的飞蚁妖,前去十万大山深处探查,没用多时,那小妖就回来了,报道“各位大王,小的已探查清楚,以黑痣山为界,往南三千里,都被那恶人砍成了平地,再往南望去,连个山影都看不到了,估计也被砍了。小的怕诸位大王久等,就此赶了回来,前来上报几位大王知晓。”

    诸位妖王听了之后,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可是知道黑痣山的位置,以这座山往北去,仅有不到三万座山头,而往南去却有近七万的山脉。他们从十万大山杀出来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就算砍山之人从那时开始砍山,也要每天砍掉一千多座大山,可是这怎么可能?百座大山都要无边无际,千座大山,一天内砍完,就算是切豆腐,也得累个半死。

    “本王不信!”金罡怒吼道,他号称银背大力王,有移山填海之能,其实他尽全力施为,也只能搬起座小山,扛出十里之外,要让他连续搬上几座,非得累出屎来,更别说十万大山中就没有他能搬得动的山。

    金翅飞蚁王马翼也是以气力见长,他也觉得这事太过蹊跷,根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于是问道“会不会是道教使的障眼法?”

    无魂鬼王一拍巴掌,道“还是马老弟心思细密,这一定是道教的障眼法,为的就是扰乱我们的军心,等我们自乱阵脚。”

    迁涣思索片刻,道“若是障眼法,也没必要弄得这么夸张,这反到是画蛇添足了,不如这样,四绝虎王和无魂鬼王老弟前去探查,我们守在这里,等你们消息!”

    四绝虎王达岑点头道“这样也好,免得中了敌人的奸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