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七节 恶道夺运
    “你说这些噬运鼠不是上天降下的?”古飞问道“你怎么知道?”

    老金鳅在水中吐着水泡,说道“这些噬运鼠是长兑恶道的灵兽,专夺人气运。因为这老鼠五行属木,善于藏身,更克我等水族,无数河神水怪都遭了其毒手,故我们水族对噬运鼠了解颇多。”

    “夺人气运?还有河神遭殃?”古飞挠了挠脑袋,问道“河神不是天庭封的官吗?难道天庭连自己人也不管?”

    “河神确是天庭官员,只是这噬运鼠太过隐蔽,气运又虚无缥缈,等到受害人发觉气运丢失的时候,噬运鼠就会遁走,查无可查。”

    古飞不信,问道“那老鼠啃噬气运时的声音那么大,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既然发现不了,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金鳅在水中摇头摆尾,似乎在确认附近没有隐藏的噬运鼠,然后说道“这些发出声音的都是杂交的子鼠,真正血脉纯正的噬运鼠声色全无,防不胜防,莫说是啃噬气运的声音,便是喘息脉动之声也听不到。”

    古飞吓了一跳,忙在自己的影子里摸索一阵,惊呼道“那岂不是无敌了?对了,我有老和尚教的神通,应该不怕这种老鼠!”

    “师傅,我也要学神通!”周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鼠,要是有只看不到摸不着的大老鼠天天跟在身边,才最是可怕。

    “恩,这神通好学,比如你想象自己会飞,然后就能飞了。这叫做法因人有神通。”古飞有些得意的教导着徒弟神通,。

    “啊?”周林和老泥鳅同时呆住,要有这种神通,那还修什么仙?练什么法?只要想象自己已经成仙了道就成了。

    “别不信!”看着两人怀疑的眼神,古飞暗自不爽,道“看为师给你表演一番!”他看了眼地上的四个恶徒,进气多,出气少,于是道“看我把他们治好!”说着,他运起法因人有神通,观自神,思通变,伸手一指,道“复!”

    一团精气随着他指出,笼罩住四人,不多时,这四个恶人竟然真的醒了过来,伤口都消失不见。

    “这,这么厉害!”周林现学现卖,闭上眼睛,想着自己飞在天空时的样子,然后学古飞一样,伸手一指,道“飞!”

    双指并拢如剑,气势豪美似虹,小脸紧绷,神色认真,高举着胳膊,半天没有反应。

    “哈哈哈哈!”

    “这妞不会傻了吧!”

    “连翅膀都没有,还想飞!”

    几个恶人突然醒了过来,竟忘记了当前的处境,取笑起施法失败的周林来。

    “找死!”周林恼羞成怒,又听到四大恶人喊出他的秘密,取出木棒,对着他们就是一阵狠揍。既然古飞有神通能治疗伤势,周林便无所顾忌,一通狠敲猛打,把四人又打得脑壳崩裂,鲜血直流,昏死过去。

    古飞使用神通,再次把那四个恶人弄醒,这次四个老恶人学乖了,蜷缩到一起,不敢言语,只是偷偷打量着古飞和周林。

    “师父,我看着他们恶心,先把他们收起来,等会儿再收拾他们!”

    古飞皱了皱眉头,他的乾坤储物袋可是不能装活物的,若是就这么让他们死了,太便宜了他们。老金鳅活的年岁久远,看出古飞的为难,于是道“主人,不如把他们先交给老奴,老奴把他们压入水牢之中,定不让他们好过。”

    “也好!就交给你,可不许他们死了,等我见过了阎王,再来取他们的魂魄。”古飞打算找阎罗王问个明白,为什么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四个也是个证据。

    老金鳅卷起河水,把四个拼命求饶的恶人扯进了纺河之中。周林这才问道“师父,你说得神通根本不管用啊,我那么认真的去想了,还是没飞起来。”

    古飞挠了挠头,道“很简单啊,为什么你学不会?奇怪?”他哪知道自己泪残刀法业已通达,一法通,万法通,这才轻易学会了法因人有神通,本身又用有九转金身的法力,这才能使出法因人有的神通。

    琢磨半天,古飞仍然想不明白,就把原因归结为周林太笨,自己太聪明,把周林气个半死。老金鳅处理好四个恶人,返还回来,听到古飞的原因,忙道“主人,小主的悟性根骨具是上佳,不是小主学不会,而是他还未入道,不通法门,这种上法神通自是不能做到法随心动。便是老奴,也远远不及。依老奴看,还得从头教起。”

    古飞不是不想从头教起,可是他练魔刀练了近三百年才成,还是不眠不休的情况下,若是按照他学法的步骤来,周林这辈子恐怕入不了门了。

    “对了,你刚才说的恶道,他为何要派噬运鼠到处啃噬气运?”古飞拿不出个教学方案,甚至一个入门的心法都没有,尴尬之下,转了话题。

    老金鳅道“那恶道长兑,修习的是气运之法,他能靠噬运鼠夺取他人气运,为自己所用。这人拜入南蛮兽王山十余年,耍无数心机,这才抢来留在世间的四只噬运鼠。不知用什么手段,竟然把噬运鼠繁殖了出来,虽然血统不纯,却胜在数量繁多。而后他就开始掠夺他人气运。

    这恶道也不是随意掠夺,行事之前他总会结个因果,寻个理由。按说他如此小心谨慎,应该无人能知。可是有一次他的噬运鼠不知怎么失控,擅自跑出来许多,大都跑到了沱沱河。那沱沱河是万江之源,于是水族就遭了殃,便是我们纺河的河神都没逃过此劫。也是因为此事,恶道长兑才被人查了个透彻。只是他早早料到有这一天,正要捉他时,被他逃了出去。”

    “也就是说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而且他还在用噬运鼠夺人气运?”古飞托着下巴,觉得自己分析的不错。

    周林对恶道不感兴趣,一心想着学习法术,问道“师父,别管那个道士了,四大恶人也被抓了,女鬼陶桃也被你收了起来,现在该教我法术了吧?”

    古飞咧了咧嘴,道“不是我不教,是你太笨了!”

    “哼!金爷爷都说了得从头学起,我现在还什么都不会呢!”周林生起气来,把小脸蛋鼓的圆圆的。

    “不要学女儿姿态,难看死了!”古飞为了缓解尴尬,左顾言它,又忽然想到了个好借口,于是拿出师父的姿态,道“恩,你可知道有人想成仙,可是在师门挑了四年的水,做了五年的饭,砍了六年材,洗了七年的衣服,才得授真法。你昨天才拜师,今天就想学法术,怎么可能?”

    周林也在书上读过类似的故事,想了起来,也觉得自己好不要脸,竟然平白要求师父教导法术,于是羞红了脸道“师父放心,从此之后,我一定努力做事,再不提学法之事。”

    古飞见周林认真起来,心中愧疚,又拉回话道“也不是说不能学啊,只是为师,哎!太奶奶的鸡胸脯,怎么解释啊?”

    老金鳅忽然说道“主人,老奴听说纺河上游有座横山,衡山内曾留有一位上仙的福地洞天,内有不少宝物。小主还没有合手的兵刃,何不去那里碰碰运气?”

    看着老金鳅用它那没有眼睑的小眼睛使劲冲自己挤弄,古飞明白了老金鳅的意思。那个洞府内既然有不少宝物,也会有入门的功册,这样就能教导周林了。

    “恩!徒儿,为师就带你去寻几件法宝护身!”古飞拉起周林,往纺河上游而去,远远对老金鳅道“老金,你看牢那四个恶人,等我平妖回来,再带你回山!”

    老金鳅刚要跟着去,却被古飞的话劝回,于是说道“横山有不少闲修野士,一直在打那个洞府的主意,主人可要小心啊!”等它说完,早已不见了古飞的身影,也不知他听到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