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六节 恶有恶报
    金鳅在前方引路,古飞御刀带着新收的徒弟周林紧随其后。“天啊,我们在飞,我们真的在飞!”当时古飞带着周林上下房顶时她没瞧大清楚,这时飞在空中,自是感到了御刀而行的神奇,她一边兴奋的大叫,一边把古飞抱得紧紧得,生怕摔了下去。

    古飞得意的笑道“哈哈,御刀飞行算什么,为师还游过四海,下过九幽,劈过山,砍过妖呢。”

    “真的有阎罗王和龙王吗?”

    “当然,这世间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不存在的!”古飞回想起自己在渭村的生活,那时哪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恩,虽然现在也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了上面真的有天庭三十三天,下面也真有地府十八层地狱,还见到了鬼怪妖魔,甚至还和神人结拜成了异姓兄弟,这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事。

    “到了!就是这里!”老金鳅打断了古飞的回想,盘在云雾中,对古飞道“主人,就是这里!”

    古飞站在泪残之上,往下瞧去。只见房连房,户挨户,尽是人家;庭靠庭,院套院,都叫大户。好一座烟火昌盛人间镇,真是个开尽繁华世外村。

    “他们倒是找得好地方,在这里乞讨偷摸,到能得着不少口粮。”古飞又想起了渭村时的生活,感慨一番。

    老金鳅欲言又止,思考了一番,还是决定说出“主人,这坐村落,是,是属于那四个人的,也是他们建造发展起来的。”

    “什么?”古飞和周林同时叫道,那四个泼皮无赖的落魄样他们可是亲眼见到,也正是因为他们过得凄惨,连娼妓都嫌弃其等,这才做下滔天恶孽。

    老金鳅解释道“那四人不知使了什么法,夺了陆家的气运,在此安家立户,短短三十年,就有了此番光景。”

    周林看着老金鳅丈余长的身躯在云雾忽隐忽现,仿若蛟龙一般,忽然问道“那个,金鳅,金爷爷,你知道他们作恶多端,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老金鳅摆动身躯,呵呵笑道“小主,你既然做了主人的师傅,就是我的小主人,老奴可当不起你如此称呼。”

    古飞摆了摆手道“可别喊我主人主人的,我出身低贱,听不惯。我也奇怪,你知道他们作恶多端,为啥不阻止他们?”

    老金鳅连忙叩首道“老奴既已认主,却不能称呼主人,当为流奴,还请主人赎罪。”

    古飞听得头大,厌烦道“又哪来的罪,算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快说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行凶?”

    “天上有查天神将,水中有巡海夜叉,具是天庭官吏,主管我等异类,使之不得干涉人间。”老金鳅解释道。

    周林听了更加愤怒,问道“既然有水兵神将,他们为何也不管?”

    “这,这个,老奴只听说他们也受天规管辖,具体如何,却是不知了。”

    古飞骂道“他奶奶的鸡胸脯,自己不管,还不让别人管,有这样的神仙吗?若是见到,少不得一顿好打。”又说道,“他们不管,我们去管,我倒要看看这四人究竟有多少气运能活到明天?”

    四贤庄内,有沈、马、董、习四大家族,都是三代传家,人数最少一家的习家也有七十余口,加上仆人丫鬟,占地十余亩的宅院都住满了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这一日也巧,正是习家家主的寿辰,沈马董习四家家主又欢聚一堂,躲在后院说话,任由儿孙在前院招呼来祝寿的人。

    四个老人聚在一起,无非回忆往事,感慨曾经。说来说去,说到了陶桃之事。

    “老董我活了六十有三,不说妻妾成群,但也有三室正妻,六房姨太,睡过的女人更是无数,可是没有一个能像陶氏让老董我放在心上的。”姓董的老不羞说到这,还砸吧砸吧嘴,好像回忆无穷。

    “俺老马也是,虽然只有一夜,还是与你们三个一起享受的,可那个中滋味,真令人此生难忘。”马恶贼的老脸也露出淫笑。

    “胡闹!”沈匹夫还是有些理智,骂道“你们不想活了?怎么又提起这事?小心隔墙有耳。”

    “怕什么!”作为寿星的习泼皮,喝的有些微醉,得意的道“当初咱们做那事的时候就把脑袋放在了腰带上,没想到不但没死,反而得了场大富贵,不但快活的活过了花甲,还置办下如此家业,上天有眼,待我老习不薄,就算现在死了,也值了。”

    沈匹夫更加急了,骂道“你忘了那位道长怎么说来着,千万莫说苍天有眼,不然,我们这偌大的家业不但都归了他,而且都将生不如死。”

    “对,对了,不是上天有眼,是苍天有眼,哈哈,还是老沈你脑袋好使,记得清楚!”习泼皮哈哈笑道“老子就说了,怎么着?那老道若敢到找来,老子活剥了他。”

    “对!现在咱们四个今非昔比,就连官府的县太爷见了我等,也要喊一个‘贤老’,那狗道人还想收了我等的家业,找死!苍天有眼,老子也说了!”马恶贼也叫喧道。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哈哈哈哈!谁敢来抓我!”董不羞也叫喧起来。

    四个该死的正在吵闹,大门“碰!”的一声被踹了开!然后走进一个长相普通,却气势逼人的十七八岁靑年,少年身边跟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长得眉清目秀,俊朗非凡。

    “好狗!死到临头还敢猖狂!”古飞召出泪残刀,道“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祭日!”

    “师傅!莫要杀了他们,我要让陶桃受到的折磨,千百倍的还到这四只老狗身上!”周林说道。

    古飞点头道“对,就让这几只老狗受尽人间的苦难,不然就算是便宜了他们。”

    “你们是谁?”沈匹夫拍案而起,就要大喊。古飞化掌为刀,砍在沈匹夫后脖颈上。“哎呀!”沈匹夫被打得脖颈骨折断,趴倒在地,竟然没有晕过去。

    “啊?怎么没晕?”古飞看着在地上捂着脖子“哇嘎”哭叫的沈匹夫,有些尴尬。

    周林从背后掏出木棒,跃到沈匹夫的头边,一棒子敲晕了过去。看到沈匹夫头上血“汩汩”的冒了出来,周林小脸一红,叫道“师傅,快,别让那三个跑了!”

    古飞撇了撇嘴,暗道“这徒弟,比我还不靠谱!”他这次有了经验,不再敲脖子,而改劈脑袋了。一掌劈下,差点没把习泼皮的脑袋打进肚子里去,习泼皮倒是配合得很,没喊没叫,也没流血,就此晕死了过去。

    董不羞与马恶贼这才怕了,呼喊着“救命!”“来人啊!”要往外跑,被古飞赶了过去,一掌一个,劈倒在地。

    “老混蛋!你们终于等到了今天,还想跑?”周林提着木棍,拿脚踹着马恶贼,骂道。

    “怎么把他们弄走呢?”古飞想到了储物袋,倒是能装得进去,只是后准曾说过这个法宝不能装活物,“不管了,反正这四个不是东西,先装进去再说!”

    “咔咔!”

    “咔咔咔咔!”

    “咔咔咔!”

    整个村子忽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古飞忽然警惕起来,“对了!丰都北区,是噬运鼠!林儿,快走!”古飞收起四个恶人,催动泪残刀,带着周林飞到空中。

    “什么是噬运鼠?是它们发出的声音吗?”周林被这些磨牙声惊到,抱住古飞问道。

    “是能吞噬气运的大老鼠!怎么这里也有,而且白天也出来了?”古飞在空中仔细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村中的大部分人身后都有声音发出,把他们吓得到处躲藏,但是无论躲在哪里,那声音都如跗骨之蛆,摆脱不掉。许多人跑出了村子,啃噬声仍旧不急不缓。也有人跳到水中,还是不能把声音消去。有聪明的人发现这啃噬声对自己好像没什么影响,于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招呼着一批人,嘲笑着一批人。人间百态,果然不同。

    “恩?要不要把这些老鼠抓起来?”古飞托着下巴,自语道“可是我看不到那些老鼠!”

    “师父,那些人肯定是四大恶人的家人,他们罪有应得,这一定是上天降下的惩罚!”周林忙道,他才不愿救去救那些恶人的后代,要是老鼠把他们都咬死更好。

    “上天降的惩罚?难道丰都北区的人也做了坏事?”古飞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老金鳅遵守天规,不敢进入人间庭院,看到了古飞二人又遁入空中,这才飞了过来,急道“主人,我们快走,这是凶道人的噬运鼠,那道人阴狠厉害,莫要被他看到!”

    老金鳅好像很怕他提到的凶道人,驾云御雾,急急赶回十二桥镇,一头扎进了纺河之中。古飞找到河边无人之地,落了下来,把四个老贼抖了出来,竟然都没死,马,董两人还悠悠的醒了来。

    这四人已非当年的流浪汉,过了几十年的安闲生活,养尊处优惯了,哪受的如此折磨,也不像当初那般不惧生死。两个老贼跪倒在地,痛哭流涕,乞命讨饶。

    “哼!当初的狠恶哪里去了?”周林抬脚踹倒两人,骂道“你们几个畜生,就是扒皮点了油灯都不解恨,不过你们若能把你们的恶行公布于众,还陶桃清白,我们到能考虑让你们速死!”

    “姑奶奶!姑奶奶!饶命啊!”

    听到马,董二贼叫破了自己的秘密,周林掏出了木棒一人一下,全给敲破了脑瓜,疼得他们满地打滚。他又偷瞧古飞,发现古飞正在和老金鳅讨论着恶道人的事,没留心他们,于是指着马董二贼道“叫小爷!明白?”

    马董二人阅女无数,自然能分辨男女,虽然不懂周林为什么要隐藏性别,却不敢不从,忙道“是,是,小爷!小爷!”

    周林转着眼睛,还是不放心,走到两贼身后,照着后脑勺一人一下,打晕了过去。他心中暗道“女子轻贱,不可学艺,一定不能让师傅知道了我的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