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三节 聚会洛阳
    已是二月末日,却还是清明时节,原本人来人往的白马寺门,这几日更加喧闹,不只是因为祭祖扫墓,踏青拜佛的人多,更是因为从几日前,寺门前就来了位青衣女子,吵嚷着要找神秀大师。女子芳华正茂,样貌出众,不似凡间俗子,又气势汹汹的跑到白马寺找人,惹来了不少非议。

    神秀大师在白马寺只是挂名,这几日正巧不在,女子以为寺院推脱,不但不信,反而吵闹起来,惹得游人香客纷纷驻足,评头论足的对女子指指点点,还有人猜测这位女子是神秀大师的私生女,更有人诋毁神秀老僧对女子做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些龌龊之人互相交头接耳,大开脑洞,八卦风月。

    寺院的主持姓薛,是个仗势横行的火宅僧,见得女子貌美,本想骗了进去行不轨之事,只是听得神秀老僧的名头,才不敢乱来。旁人或以为神秀老僧是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才会有女子找上门来,可薛主持却是知道神秀老僧的跟脚,不提老僧的佛法造诣,单说神秀的向佛之心,就无人能出其左右,更不要说这老和尚还有神鬼莫测的神通,即便是自己的那位靠山,也要以礼相待,并特意交代他要好生照看,否则这主持也就不用做了。

    神秀老僧不在,薛主持也不知如何处理女子之事,只得任由她胡闹,对她视而不见。

    这一日,女子又来到白马寺门前,还带了张椅子,往大门口一坐,大有一副不交出人来,就不走了的势头。

    有个小和尚跑到薛主持那里抱怨“主持,要是再任由那女子闹下去,我们白马寺名声毁了不说,连生意都做不长了。”

    薛主持两眼微眯,敲着木鱼道“缘来随意,缘去随他!”

    小和尚也是个混僧,不知佛法,以为薛主持说得是深奥法门,挠了挠脑袋,道“哦,那,那就随她吧!”说着走了出去。

    薛主持见小和尚走了出去,便撕下了伪装,把木鱼丢到一旁,挠着秃头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怎么也不能挡了老子的财路,不行,今晚进宫,得向那位讨个说法。”

    薛主持在这边焦虑不安,那寺门口的女子处却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古飞,衣着鲜亮,正自豪的和毕乘风几人介绍道“这白马寺可是大大的出名,就连我都没来过这里,你们看这里人山人海,围了那么多人,都是来瞻仰佛法的。”

    高志长得高大,看得清楚,挠着头道“这些人,好像在瞻仰一个女人!”

    “啊?”古飞差点栽了个跟头,他虽然没来过这白马寺,却知道白马寺的美名。说书的唱戏的都夸过不少次,可佛家寺院怎么能和女人扯上关系?他扒开人群往里望去,就见一位美貌的青衣女子稳稳的坐在那里,任由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咦?这不是那个差点把我淹死的婆娘吗?怎么会在这?”古飞认出了水蝶,思索了下,决定还是不要去招惹这个水罗刹的好,他正想悄悄退出来,哪想高志听到众人的非议,皱眉道“怎么可能?神秀大师可是我们那里的神僧,是要做祖成佛的,哪里容得你们污蔑。”

    平时老实木讷的高志,推开众人,来到水蝶面前,问道“姑娘,你找神秀大师做什么?”

    水蝶瞥了一眼大汉,正看到往后缩去的古飞,她惊喜的跳了起来,指着古飞兴奋的叫道“没出息!”

    古飞知道跑是跑不掉了,但是这么多人面前,不能失了面子,尤其自己还带着会里的兄弟,要让水蝶这么一口一个“没出息”的叫,自己是没法做副帮主了。

    “啊!原来你在这里,后准和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快跟我走吧!”古飞没有胆子和水蝶放对,只能先把她拉到人少的地方再说。如果可以的话,他准备煽动高志,毕乘风几人一起教训教训水蝶。

    “后大哥真的在找我吗?”水蝶感动得眼泪打转,又想起自己竟然为了钟神秀抛弃了这么疼爱自己的后大哥,更是羞愧难当,忙随着古飞而去,连椅子都不要了。

    “唉吆喂!这美人看到小哥,不要和尚了!”有人起哄调戏道。

    “别瞎说,这没准又是美人的另一个姘头!”

    “这小子长得还没我俊朗,美人不要去找他了,在下不才,愿为美人分忧!”

    水蝶早被他们说得烦了,只是心中有事,不爱搭理他们,这要走了,便不再隐忍,悄悄使了法术,庙门前忽然下了一场只有几个呼吸时间的大雨,只把那些看热闹的浇了个滚湿。

    薛主持终于想到了可以劝走水蝶的方法,刚到了寺院门前,正赶上大雨,好在他站在门庭下,没有淋到,只是心中暗道“果然也是奇人,还好不曾得罪。”又见众人吵嚷着妖怪之类,他计上心头,唱道“阿弥陀佛!”等众人看来时,他又道“那位女子是佛祖派来考验诸位施主的,然而诸位竟不持佛心,不敬佛法,惹得佛祖怪罪,才降下冷雨以示惩罚,诸位施主可曾醒悟?”

    “原来那女子竟是佛祖派来考验我们的!”

    “一定是观世音菩萨!”

    “天啊!这下完了,我惹怒菩萨了!”

    “怎么不早说啊!我,我可是一向礼佛的!”

    “主持,主持!我可是来添香油钱的,我是被连累的!”

    “我,我也是!”

    ……

    这火宅僧一番花言巧语,不但没有因水蝶之事坠了白马寺的名声,反而因此涨了声望,收拢了不少信徒。

    单说古飞带着水蝶,回到了白屠的医馆,进了后院,见到后准,水蝶差点扑到了后准的怀里。寂静安慰,几人才坐在一起诉说这分别后的经历。

    原来自从平妖会灭了清风明月引来了群妖,这世间的妖怪不但没少,反而更多了。平妖会的众人在丰都附近又清理了一阵子妖怪,清明首日后的第五天,在肃清了丰都周围的妖怪后,留下山神看守鬼王山,连带着白虎金蟾,全都赶往了洛阳,准备赴会。

    追日神驹和九龙撵都迅捷无比,只用半日就到了洛阳。众人在白屠的医馆待了一天,便开始在洛阳闲逛。他们大多没有到过洛阳,对神都的传闻很是向往。尤其是叮铃叮铛,非要在洛阳置办宅院,拉着轩辕蔺在绿旖的带领下,和花媚人组成了女子购物团,准备买宅子,买家具,买衣服,买首饰,就是三个字“买!买!买!”

    清风明月两个童子跟着花媚人做了苦力,管春秋与石青、易水竹仰慕白屠的大名,留在了医馆。

    曹韵,朱择生两人想在洛阳设个据点,去找店面张罗人手。

    后准拉了苍生回去藏日林不知做些什么,其余几人在古飞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的逛起了洛阳城。

    平妖会抢了两座龙宫,虽然有一座龙宫内的宝物被龙王带走了,但是里面随便扣下颗装饰用的珠子,放到人间都是一大笔财富,更何况还有东海龙宫的大半宝物。

    古飞借着平妖的功劳,换了不少宝贝,现在可谓富甲一方,其余众人也可以说富得流油。他们逛洛阳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裁缝店每人做了数套衣服,然后又去醉仙楼大吃一顿。

    平妖会的众人闲逛了几天,转遍了都城,兴致也落了下来。高志崇佛,提议去白马寺踏青,这才遇到了水蝶,把她带了回来,正巧后准和苍生也回来了。

    水蝶把自己的经历向众人讲述完毕,就吵着要加入平妖会,后准一边想着水蝶在天庭遇到的妖怪,一边答应下来,他当即给水蝶做出了平妖会的姓名牌子,只是轩辕蔺几人今日出去还未回来,不能盖上人皇印,还算不得正式加入。

    等轩辕蔺几位女子回来,这院子就闹腾了起来,还好叮铃叮铛购置了宅院,他们一行转移住所,在洛阳又住了几日,便要到了约会之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