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九节 恶兽邛暜
    在洛阳双凤擂上,古藤剑被射日弓所伤,仇无敌御剑而走,他这次并没有去寻找对手,而是径直往西南十万大山而去。

    古滕剑是仇无敌家的传家之宝,祖上得自十万大山之中,他飞往十万大山,便是想寻找修复古滕剑的机缘。

    仇无敌早已经到了十万大山深处,他压低剑头,紧贴树梢,缓慢而行,暗思道“密册上记载,在十万大山中有棵远比其他树木高大的参天古树,为何寻找不到?”

    仇无敌记性很好,按照自己走过的路线勾画出了一幅地图,十万大山几乎被他转了个遍,虽然只是驾驭飞剑迅速走了一遍,但如果是一颗高大出众的参天大树,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才对。无奈之下,仇无敌只能压低飞行高度,重新开始搜索,好在仇无敌从不缺少耐心,就算再搜索十遍,他也不会因此厌烦。

    “咦?怎么有村庄?”压低飞剑后,仇无敌已能看到茂密的森林中的情形,竟让他发现了一座隐藏的村落。

    “这十万大山中人迹罕见,就算山寨也只在外围看到几个,这么深远的地方怎么会有修建完善的村落?”仇无敌感到蹊跷,于是落下云头,往村口走去。

    刚刚走到村口,光线忽然暗了下来,原来已是日落时分,又有大树遮挡光线,难免显得阴暗。仇无敌虽然觉得古怪,却并不在意,他有绝技在手,即使冲出一群妖怪,他也又信心全身而退。

    这个村落被石制围墙围成一圈,木头钉制的大门敞开,仇无敌迈步而入,光线更加幽暗,仿若到了黑夜,围墙内的房屋错落有致,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果然古怪!”抬头看到天上竟然已是群星闪烁的黑夜,仇无敌眉头微皱。他落下剑光时分明记得只是傍晚,走到村子仅仅数十步路而已,竟然已然到了黑夜。如果这不是幻术,便是阵法,因为他相信没有人能改变时间的快慢。

    村子里虽然静悄悄的没有声音,但是许多屋子都亮起了灯光,甚至能看到人影在屋内来往。仇无敌把古藤剑握在手中,打起精神往里走去。

    到了第一户亮灯的人家,他刚站到门口,就听有人急切的嚷嚷道“不是这里!不是这里!快走!快走!”

    仇无敌没有上前敲门,而是往前走去,到得第二户亮灯人家,里面同样有人喊道“不是这里!不是这里!快走!快走!”

    仇无敌又转身离开,如此这般走到了最后一户亮灯人间,他刚站到门前,里面的人也喊道“不是这里!不是这里!快走!快走!”

    仇无敌冷然一笑,终于开口道“开门吧!你是最后一家了!”

    房内的人不再说话,反而传来了女子的哭声,隔着房门,忽隐忽现,竟如鬼哭。

    仇无敌没有说话,仍是不动,过了好久,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位身穿兽皮制作衣服的女子,哭哭啼啼的走到外面,扑倒在地。

    仇无敌上下打量一番,皱眉问道“你,只是凡人?”

    女子闻言,止住哭声,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站着位身材修长的男子,手中还拿着宝剑,这才一跃而起,高兴的拍着房门道“阿爸!阿爸!不是犱,不是犱!”

    房门猛然打开,从屋里冲出一个持叉汉子,把女子掩在身后,哭喊道“休得伤我孩儿!我便是拼了老命也要……咦,真的不是犱?”原来这汉子是女子的父亲,听得女儿哭喊,再也忍耐不住,也不管什么村规,开门冲了出来。

    “这,这位侠士,您为何深夜到此?”汉子抱拳问道。

    “你们,是汉人?”仇无敌思索了一阵,问道。

    “是,是啊,这有什么奇怪?我们村都是汉人,隔壁村也是啊!”汉子说道。

    “隔壁村?”仇无敌更是觉得有趣,问道“这里有很多村落吗?”他在天上的时候可是只发现一座村落,而且不大。

    仇无敌这样一问,反把那汉子问得一愣,他们村镇坐落在大山深处,仅有一条道路通往山外,若要到达他们村子,需要经过九村十八寨,就算经过前面的村寨时没有进村,不知道这些村寨都是汉人所建,但是也能看到村寨。大汉问道“这位壮士,不知你从何处而来?又到何处而去?”

    仇无敌正要搭话,忽然天光大亮,在他微微闭眼的功夫,眼前的村落与村民竟然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仇无敌独自站在丛林中。

    “有意思!”仇无敌御剑飞起,从上方往下望去,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刚才的村子,只是飞到了近前,却又不见了踪影。

    仇无敌又试了几次,再也进不到那个村子里去,他只好立在飞剑上,看着村子暗自想到“时间真的可以被改变吗?”他回想起小时候练剑情景,当时他的父亲曾和他说“没有人可以改变时间,却有人可以变得更快,快得让人觉得时间也会停止!”

    “现在的情景,到底该怎么解释?”仇无敌抬起头,紧紧盯着已经到了半空的太阳,自语道“难道是天地变快了?或者,我变慢了?”

    仇无敌再次把目光投向脚下忽隐忽现的村落,沿着那条村前的路,慢慢的搜寻,果然发现了不少村落。村中的人们日出而猎,日落而息,生活的无忧无虑,除了夜晚出现的那只叫做犱的怪兽。

    不知是谁和犱做的约定,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只要犱敲响了家门,就要说“不是这里,不是这里!快走,快走!”如果犱走开了,就算过了此劫,如果犱不走,只好把家中的一人送与犱吃。

    日月轮换,仇无敌陷入此中,忘记了所有。他就仿佛成了容纳村落的那片天地,静静的看着村子渡过一个又一个岁月,看着犱吃掉一个又一个的人,直至人们在恐慌中渐渐的离去,村子的人越来越少,直至破灭。又不知过了多少年,连那些墙院房屋都被大树侵占,落下一层又一层的树叶,变作泥土,把这一切深深的满藏在地下。

    “呼!”仇无敌从中回过神来,仿佛只是一瞬间,他的心却苍老了许多,“犱!到底在哪里?”

    可能看的太久,仇无敌竟起了替那些村子报仇的念头,他还清楚的记得他进得村子那天遇到的女子后来的凄惨遭遇。

    “你究竟在哪里?”仇无敌眼中泛起迷雾,无数的色彩在眼中替换,他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那只吃掉了所有敢于留下的人类的犱,正往一个洞穴走去。

    来到洞穴前,犱畏缩成一团,两只巨大的眼睛在洞中睁开,盯着眼前的犱,忽然,它略有所感,望向了不知在哪个时间存在的仇无敌,露出了蔑视的眼神,然后大嘴一张,把犱吸入腹内。

    仇无敌对于这巨兽人性化的蔑视视而不见,抬手挥出古藤剑,这一剑划破了时空,径直斩向那头巨兽。

    巨兽轻轻的抬起爪子,把古藤剑打了回来,有些意外的看着仇无敌,发出了人类的声音“吾名邛暜,若想杀吾,先找到吾吧!”说着,爪子挥下,仇无敌眼中的色彩扭曲,他又回到了原先的时间。

    仇无敌无惊无喜的招回古藤剑,伸手一挥,剑身上的三个伤洞便不见了踪影,他道“邛暜?”仇无敌思考了一阵,喃喃道,“我,需要帮手。”他想到了射穿了古藤剑的那位高大的男子。

    仇无敌转身御剑离去,他来此的目的已经达成,却也有了更大的目标,那头名叫邛暜,不知躲在哪里的异兽若是不除,还不知又多少人受其所害。

    等到仇无敌走远,那片森林里的时光一阵扭曲,显现出名叫邛暜的异兽,这时的它正神色狰狞的想从洞中冲出,可是每当它冲出洞口时,就有无数七彩光线把它紧紧包裹,再次拉入洞内。邛暜吼声连连,拼命得挣脱七彩光线,最后终于撕开了一条缝隙,从口中把犱吐到了洞外,呼呼喘着粗气道“不够!远远不够!快去给我找!在那个小子带人找上门之前,给我找到足够多的生灵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