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七节 以逸待劳
    平妖会的诸侠都表示要以身捍道,轩辕蔺大喜之下,组织人手积极备战随时会攻来的龙族。

    第一件事要做的便是分发宝物。与龙族开战,只拿凡间兵刃恐怕连虾兵蟹将的硬甲都破不开,更别提获取胜利了。其次就是构筑法阵,龙族大军围攻而来,仅凭平妖会的几人是无法照看周全的,他们需要把整座山的阵法构建出仅有一个出入口的堡垒,这样只要守住出入口,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好在彭郎在建设驻地时就把阵法融入了建筑中,不过想要对付龙族,还需宝物镇压。

    在面外找了处空地,轩辕蔺把东海龙宫中的宝物全部倒了出来。就听哗啦啦无所珍宝落地,只见闪灿灿不尽仙兵出世。便是见多识广的后准也看得心神微荡。

    “一人最拿两件兵刃,两件护身法宝,多了你们也用不过来!”后准怕几人拿得多了,不能熟悉用途,反而成了束手束脚的笨物,出言提醒。

    沈龙看中了一柄闪着寒光的宝剑,拿在手中,竟觉得有寒气透过剑匣而来,他运起内力,抵挡寒气,“噌”的一声拉出宝剑,只见寒光照人,却看不到剑身,“无影剑?”沈龙失声叫道,传说中的无影剑竟然被自己得到了。

    后准略一思考,道“应该不是无影剑,虽然不知道这剑的名字,但是看其寒气凝霜,华光伴生,不如叫霜华剑!”

    沈龙舞动了一番,周围的温度竟迅速降低,不知道若是被剑劈中,会变成什么样?“我只要这把剑就好!”沈龙说道“我的剑道便是唯一,唯剑破敌,一剑万里。”

    后准从宝物中摄来件柔软的皮甲,丢给沈龙,道“那也不能不穿衣服,这件衣服应该使用龙鳅皮制成,可移开普通的攻击。”

    沈龙想了下自己赤身的那把剑的样子,自嘲的一笑,接过皮甲,套在了身上。

    管春秋耗称“刀剑书生”,取了一刀一剑,说道“我可不会客气!这两件兵刃我全要了!”说着,又拿起了件龙鳅软甲,“这件我也要了!”

    易水竹上前挑了竿大枪,耍了一阵,又拿了把扇子插在腰间,看到一套金灿灿的明镜铠甲,便套在了身上,道“不错,这样冲阵杀敌才有感觉。”

    高志选了竿大棍,结果“吭哧”了半天竟然没拿动分毫,羞得他满脸通红,说道“俺,俺还是用以前的兵刃顺手!”

    后准拿起了那杆大棍,掂量了一下,吃惊道“这竟是以星海神铁打造,怕是有两万斤重了。”高志听了,这才暗自松了口起,暗道“两千斤!难怪俺拿不动!”

    后准又从宝物中寻得一枚双生贝壳,笑道“果然有这个宝物!”他打开贝壳,见里面生有两颗紫色珍珠,于是拿出一颗给了高志,说道“这是同心珠,你吞下阳珠。”

    高志不知道后准要做什么,却豪不犹豫的把珍珠吞了下去。后准把星铁大棍丢进九日天罗里,以太阳真火祭炼少时,再把阴珠用神力包裹,镶嵌到了棍中,等棍子还原如初,这才丢给高志道“现在你再试试!”

    若是聪明人,看到棍子丢来,难免要躲开,后准刚说过这棍子有两万斤重,伸手去接,还不被砸死。但是高志心眼实诚,后准丢给他,他就去接,还真就让他接在了手中。

    高志舞动星铁棍,高兴的道“这棍子怎么变得如此得心应手?”

    后准没有告诉高志这是同心珠的效果,免得他得知后反而因此分心,只对毕乘风道“你不选一把飞剑吗?”

    毕乘风这几天一直忙着定制平妖会的法规,根本没空去请教轩辕蔺御剑术,不过与古飞后准等人接触多了,看到他们飞来飞去,也颇有所得。听到后准说话,他一笑,道“这就选!”

    毕乘风也不上前,并拢右手食指和中指,遥遥对着堆成山的宝物一指,喝道“云帆已落夕阳斜,正是御剑归家时。”无数宝剑应声出匣而起,盘绕在天空之上,竞相往空中飞奔而去。宝物有别,自分前后,渐渐地有一柄飞剑与其他飞剑拉开了距离,飞入了更高的天空。毕乘风知道这把剑就是最适合自己的飞剑,于是把所有剑都还剑入匣,独留那一把飞到了近前。

    此剑通身雪白,荧光内敛,温如宝玉,竟不是以铁石铸造,反而与珊瑚有些相似。看着白剑如有灵性般游来游去,毕乘风忽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于是高兴的道“就叫你小白吧!”

    后准正在惊奇毕乘风如何进步如此之大时,就听轩辕蔺道“不行,不能叫小白,小白可是我给大白虎起的名字。”又想了下道“也不能叫小小白,那是小白虎的名字。”

    毕乘风一愣,有些尴尬的道“那,那就叫……”

    管春秋插嘴道“叫太白如何?”

    毕乘风眼睛一亮,道“好!就叫太白!”忽然想到,“叫太白会不会压了白虎一头,帮主又不高兴?”偷眼打量,见轩辕蔺没有反应,这才乐道,“原来你的名字是太白,哈哈,太白剑!多谢管兄赐名了!”

    管春秋没听过毕乘风的名号,还以为他和古飞等都是神仙之流,忙道“不敢当不敢当!毕副堂主严重了!”

    “叮铃叮铛!你们怎么不选宝物啊!”轩辕蔺问道。

    叮铃叮铛两人其实有意后准给高志选得同心珠,她们两人是双胞姐妹,本就心意互通,练的也是同心剑法,若是有同心珠相助,威力定然大增,可惜那同心珠被后准给了高志,两人看了一番,再没见到第二个同心珠,失望之余,竟不知该选些什么。

    轩辕蔺搜罗出两把利刃,说道“这两把剑应该是同胞剑,很适合你们的同心剑法。”她又找出了两件羽衣,道“幻蜇做的彩衣,不但漂亮,还能迷惑敌人,不错!”

    叮铃叮铛接下轩辕蔺找到了宝物,站到了一旁。石青穿着龙鳞甲,在宝物堆中翻来覆去,终于找到了双拳套,高兴的戴在了手上,退了下来。

    唯有花媚人不懂武艺,也没有气力,众人以为她不会去挑宝物,轩辕蔺又拿起了件幻蜇衣,递给她道“你要是用不了法宝武器,至少穿上这个,也能抵御刀剑。”

    花媚人接过幻蜇衣微微一礼,道“多谢帮主,不过妾身还想要两把宝剑,请帮主帮妾身选取。”

    轩辕蔺有些不喜欢花媚人,总感觉她冷冷清清,又太过多礼,大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没办法和她亲近。轩辕蔺虽然有些不理解花媚人要宝剑何用,还要两把,却也用心的挑了两把适合女子用的宝剑给了她。

    彭郎这个厚脸皮可不讲究,不但拿了把浮尘,揣了柄宝剑,穿了龙鳅衣,套了龙鳞甲,还选了双靴子,然后美美的站到一旁。

    古飞见彭郎选了那么多宝物,轩辕蔺也没有计较,也跳了进去,要搜罗宝物。后准把他拉了出来道“大哥的身躯比这里的任何宝物都要坚硬,泪残刀也比这里的刀剑要好上许多,没必要再选这些东西。”

    古飞挠着脑袋,看了眼轩辕蔺,低声说道“我身为副帮主连件法宝都没有,天天拿着刀砍来砍去的,太寒酸了!”

    后准忽然想到古飞身体虽结实,但是神魂却还没有与身体相合,于是挑选了两件守护神魂的玉佩给他,说道“把泪残刀用好,什么妖魔都不在话下!”

    众人挑完了宝物,后准选了些装取物品的宝囊,每人发了一件,又从中选出一堆法阵用的材料,这才让彭郎用紫玉葫芦全给收了起来,留作以后发奖励用。

    众人去熟悉法宝仙兵,轩辕蔺带着古飞和后准开始布置法阵。这一次,轩辕蔺可是大出血,不但贡献出她最喜爱的遮日帕,还把下马石,和渡厄金桥也拿了出来。以遮日帕的防御力,任凭龙族来了多少,也不可能打破,只是需要防备他们掘了鬼王山山根,从鬼王山下攻入,于是又用落马石镇压地脉,以渡厄金桥为门户,设置了遮天覆地的大阵。

    大阵设好,没有等来龙族,反而来了位颤颤巍巍的老头,到得门前道“诸位上仙,小神乃是鬼王山的山神土地,不知上仙为何把鬼王山遮了去,小神有家不能归,特来请求指点。”

    轩辕蔺让古飞想办法把那个山神土地轰走,古飞雄赳赳气昂昂的持刀到了门前,发现竟是个行将入木的老头,不好下手,就骗土地道“这里马上要被群妖围攻,您老还是快些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土地其实早在轩辕蔺拿大禹剑凿山开寨时就躲了去,可是现在与他息息相关的鬼王山竟失去了联系,他才忍着惧怕,前来询问,听到会有万妖攻山,他更是害怕,哀求道“我既是此处的土地,也是鬼王山的山神,没了鬼王山,小老儿连只妖怪都不如,小老儿能躲去哪里?还请上仙大发慈悲,收我进山吧。”

    古飞没了主意,回去和轩辕蔺和后准商量了一番,后准道“让他进来也可以,不过需立下誓言,不得与我们为敌!”

    古飞返回身告知了山神,那老头连连点头,道“小老儿怎会与诸位上仙为敌,小老儿以道心起誓,无论何时何地绝不与众位为敌。”

    就这样,鬼王山的山神归位,在轩辕蔺的安排下,由他全力主持鬼王山的大阵,若没轩辕蔺的允许,无论妖魔还是仙佛,都不会放开阵门。

    又等了几天,远远的天边压来无尽的黑云,负责侦查的古飞大喊道“来了!他们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