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四节 焚海煮龙
    敖叶贵为龙族公主,自幼被父亲呵护疼爱,所到之处,莫不跪拜相迎,哪想今日竟遇到了三个恶神,不但偷了自己辛苦培植的血珊瑚,打碎了自己心爱的法宝,现在竟然连平时高高在上的父王都被抓了去。敖叶哪经过这种事,在敖钦让她去找四海龙王求救时,她下意识的便往东海而去。相比西海和北海,敖叶对东海最为熟悉,并且东海龙王为四龙之首,不但兵强马壮,老龙王敖广也是四龙王中法力最高的。

    敖叶以龙形在水中潜行,迅捷无比,在惊惧交加之下,她未注意到身后的半空中,后准与古飞正尾随而来。

    在失手杀了敖钦之后,几人都意识到不能善了。商议后决定不能任由四海联合起来,而是要主动出击。于是,后准以瞬微术盯住敖叶,与古飞尾随而来,轩辕蔺负责将林九儿送上岸,再折回头与二人回合。

    拉着指南车的九条老龙虽然是龙族,可是被轩辕黄帝已久,看到敖钦之死,只是害怕的想到“离火镇妖锁在轩辕黄帝和女魃手中都没有如此威力,为何在小主手中竟变得如此凶残?”它们自然不知轩辕蔺体内流淌得都是压缩至极致后变成液体的灵气,对法宝的掌控不是旁人可比,这也是她能迅速掌控夔牛鼓的原因。

    九条老龙虽然不明白原因,却对轩辕蔺更加的顺从,卖力的拉着指南车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岸边。

    轩辕蔺把林九儿两人从阳镯中放出,对她道“我们要去做一件大事,未免水族报复,近期你们还是不要出海了!”略略交代,她就急冲冲去寻古飞二人。

    林九儿搀扶着哥哥,望着冲天而去的九条巨龙,喃喃道“此事是因侬家而起,侬家却帮不上什么忙,真是可气!”想了想,又道,“好在知道了恩人的所在,待奴家拜师学艺后,再去找他们报恩吧。”她下定了决心后,便坚决的转身,背起哥哥大步离去。

    敖叶很快就赶到了东海水晶宫,未等虾兵蟹将通报,径直闯入龙宫,扑进龙王怀中大哭道“伯父,快些去救我父王,去得晚了怕就没命了!”

    龙王敖广正在观看歌舞,没来由一阵心神不宁,正在掐算之际,敖叶就闯进来说了这番话,他心中虽惊,却问道“敖叶侄女莫要惊慌,发生什么事情,细细讲来!”

    待到敖叶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老龙王敖广气急而怒,拍桌骂道“好个轩辕氏,上古之时就大闹我东海,今日却又跑去南海惹事生非!莫说她不占理,便是此事占理,单凭夔牛鼓和九龙撵本王也不能饶她。”

    敖叶见敖广说得动情,忙拜倒在地道“还请伯父救我父王!”

    龙王敖广道“待本王取些法宝,前去与那些小儿理论,等救了你父王,再联合你叔伯敖闰、敖顺,请动天兵天将,”说到这,他忽然想到天庭已经闭天,暗道“还好搭上了西方乐土。”于是又说道“再请西方如来佛祖,一同打上三皇洞,定要轩辕黄帝给老夫一个交代。”

    自从龙汉大劫后,敖广等几条老龙就习惯了抱团作战,无论是对抗黄帝之时,还是水淹陈塘关时,都是能拉上天庭就拉上天庭,即使拉不上天庭,也会四海龙王齐聚,才敢出海与人争执。这次,敖广不但要拉上天庭,还要请来刚抱上的粗腿西方如来,若是真被他找上门去,即使三皇仍在,后准等人刚刚组建的平妖会怕也要就此散伙了。

    好在后准和古飞已然来到了龙宫之上。后准看到敖叶游到此地便不见了踪影,就知道此处必然是东海龙宫,只是龙宫有阵法遮掩,即使他用瞬微术,也仅能看到大海中隐现的龙宫水影。

    古飞道“原来龙宫就在这里啊,他奶奶的鸡胸脯,真要杀了那老龙吗?以后谁来行云布雨啊?”

    后准道“自然是人类!”

    古飞挠了挠头,道“人类又没有法力神通,怎么行云布雨?”

    “不知道!不过这便是今后的天道!”后准想通后,变得不再犹豫,这才是他本来的性格。他把九日天罗祭出,不顾汹涌的海水,径直罩住了看不到的水晶宫,再慢慢的收缩范围,直到把水晶宫的轮廓映出。

    东海龙王还在考虑拿什么法宝对付镇妖锁,夔牛鼓和九龙撵,忽然整个龙宫晃动,温度也随之升高。老龙王往外瞧去,只见九根扁平的漆黑天柱困住了水晶宫,无数的太阳精火凭空生出,正在灼烧大阵。被困住的海水已然翻滚,其中的鱼虾都熟透了,一些勇于冲出龙宫的虾兵蟹将,龙子龙孙,冲出法阵未有片刻,也被烤的皮焦肉嫩,漂浮了一片。

    “不好!竟是九日天罗!”扶桑树就在东海,失去了九个儿子的羲和常来到龙宫玩耍,哭诉咒骂后羿的狠心,因此老龙王对九日天罗并不陌生,甚至前些日子还借给羲和数件宝物去算计后俊和后枫。

    “没想到敖叶所说的那个稍有人情味的背弓少年竟然是后家子孙,还带着九日天罗,那么他背着的弓莫不是射日弓?”想到这,老公王顾不得许多,忙把宝库中的有价值的宝贝胡乱揣了一兜,对敖叶道“本王不是那几人的对手,待我用法宝阻住他们时,你与本王的子孙分别往西海和北海逃去,到了那里尽快遣人往西方极乐求援。”

    老龙王敖广交代完毕,显出了原形,冲向九日天罗。刚冲出法阵,就有太阳精火围困过来,老龙王对太阳真火并不畏惧,任由真火烧身,不管不顾的冲向了九日天罗顶部,大嘴一张,喷出葵水之精,往上冲去。

    水火相克,不过在无尽大海之中,水属法宝神通占尽了优势,九日天罗被葵水之精压制住,露出破绽,老龙王摇头摆尾的冲了出来。

    后准见一条如敖钦般大小的金龙冲出,便知道此必是东海龙王敖广无疑,他也不收取九日天罗,任由那法宝继续灼烧龙宫,好分敖广的心神,而自己取出落日弓,拉弓搭箭,瞄准巨龙。

    古飞看到如此巨大的金龙,还是有些惧怕。此乃天性使然,龙族得天独厚,万物在其面前都要受制于龙威。

    “看刀!”古飞越是害怕就越想要自保,愤而出刀,斩向龙头。

    “嗷!”巨龙吸气猛吼,并在暗中祭出了数件法宝,攻向二人。

    “铛!”一声巨响,老龙王以龙角迎击古飞的泪残刀,同时身躯扭动,伸出两只前爪,抓向后准。他知道后家的箭法出则必中,且带有玄阴之火,若是破开了龙鳞,射入体内,自己绝对抵抗不住。

    后准注意到了老龙王偷偷放出的法宝,总计是五件法宝,华光包裹,看不清样貌,可是他却不敢大意,第一箭没有射向龙王,而是五箭齐出,射向了几件法宝。

    老龙王眼中略带得意之色,在后准发箭时,猛然吐出数颗珠子,砸向后准。

    诛天箭出则必中,那五件法宝被射中后炸裂开来,升起无尽浓雾,把后准后古飞遮了进去。

    后准用射日弓挡在胸前,提防着敖广吐出的宝珠,同时大喊道“那头老龙要逃,小心别被他跑掉!”

    后准有些后悔没有等到轩辕蔺归来就率先动手,若是轩辕蔺在,定然不会让老龙逃去,可是古飞斗战经验不足,也没有趁手的法宝,龙族又善隐匿,一个不好就让会老龙逃了去,那么就白白浪费了此次的大好时机,等下次龙族准备充分后,恐怕逃跑的就要是他们了。

    “双刃龙卷!”古飞首刀无功,也是急红了眼,使出自己琢磨的绝技,招来大风,把迷雾吹得干净。

    后准早已运使瞬微术四处探查,看到有条金色小鲤鱼从水中跃出,而后急冲冲的往深水中游去。

    后准冷笑一声,暗道“好你个龙王,难道不知道海中无鲤鱼吗?”他拉弓瞄准后,又想到“莫不是老龙的移花接木之计?”虽如此想着,他却毫不犹豫的射出了手中的箭。

    那条金色鲤鱼果然是龙王敖广所变,他自然知道海中没有鲤鱼,故意变成金色鲤鱼,还跃出水面逃去,就是要打乱后准的思路,让他犹豫不决,只要片刻,他就能安然脱身。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老龙王可知道后家瞬微术的厉害,无论他变成什么,都难以逃脱后准的法眼。

    哪想后准竟然毫不犹豫的射出了诛天箭,老龙王变成的金鲤被一道金光打中,负伤而逃,在水中留下一道血迹,往北而去。

    后准见追之不及,于是收起了九日天罗,望着水面上飘起的无数虾蟹龟鳖,鱼龙螺乌,压下心中的触动,对古飞道“我们找到轩辕蔺后就去北海,这次定不放走那条老龙!”

    古飞捞了好些巨大的龙虾螃蟹,边吃边道“我的个娘啊,全是海鲜啊!”又问道,“有必要全杀了吗?”

    后准转身离去,低声道“天道如此!”也不管古飞有没有听到。

    “哎!我们不去搜刮下龙宫吗?听说那里的宝贝不少!”古飞叫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