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节 会名平妖
    众圣离去,仿若云聚云散,世间之人只略有感应,并不觉得世间有何变化。可是对那些妖魔鬼怪来说,却大不一样了。

    自圣人封神,设立天庭之后,妖魔们大都被关押在魔域不得而出。来自圣人的威压,越过身躯,直达神魂,时刻排斥着妖魔之流。即使强如杨彪,炼就九转铁心,仍能感到心悸。

    此时此刻,躲在不知名山洞中的他,惊得连酒葫芦都掉了,因为那无时无刻不在的众多威压,竟一个个逝去。他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却知今后再无圣人,而天庭又封了天,妖魔鬼怪将会无所忌惮的冲入人世。

    过了良久,杨彪捡起了酒葫芦,喝了口酒,自嘲道“我可是魔头,关心什么人世?只要古飞那小子能完成我的愿望就好了。”

    圣人离世,后准亲眼见证,古飞等人也有所感,尤其是轩辕蔺,血脉相连之下,心痛到大声悲哭。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离去,即使她有所准备,即使黄帝曾告诉过她,但是事到临头,她仍无法接受。

    轩辕三公和曲萦离她而去,忽然有个父亲出现安慰,父亲离她而去,又有叮铃叮铛姐妹关心,一失一得之间,虽然无法衡量,却总有让人活下去的理由。

    古飞被两道光华入身,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进了自己的身体。后准以瞬微术查看古飞的全身,除了他的丹田处有一把小刀如鱼般在畅游,再无任何宝物寄身,他也不明白那两道宝物究竟是什么,又藏在哪里?

    轩辕蔺哭了好半晌,才在叮铃叮铛和小蝴蝶的安慰下平复了心情,她道“如今,我只有你们两人了,你们可不要舍我而去。”

    叮铃叮铛也有感应,知道心中失去的那些定与义姐轩辕蔺有莫大关系,忙点头答应道“即使天地轮换,我们也要相守在一起,一直到老!”

    轩辕蔺闻言,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年岁和叮铃叮铛不同,哪怕她们老死,对自己而言不过短短数十年而已。想到这里,她对后准道“你可有增加寿命的仙药?”

    后准摇了摇头,说“我没有,不过咱们把尸鬼全抓了,找阎王换点寿命,还是应该可以的!”

    轩辕蔺这才破涕为笑,道“对!只要抓了尸鬼和五浊鬼,老阎王一定会给不少寿命,不知道能不能从生死薄上把名字去掉?”

    古飞忙道“对了,当时老阎王说平了九幽山就给我加三百年寿命的,现在山都给他削平了,却忘了管他要了好处!他奶奶的鸡胸脯,下次见到他得说道说道!”

    彭郎偷偷的探过头来,问道“那,那我呢?能不能也给点寿命啊?”

    后准知道众圣的话语只有他一人听到,伏羲当时说“天地由人治,圣人皆退世。”仙随也曾讲过十类之分,按他的说法,后准应该属于神类,那他还要参与人间的事情吗?

    后准摇了摇头,对十类之分还是拿捏不准,但是眼前的一步必须迈出去,才能走下一步。于是他说道“既然帮会成立,也有了目标,只是还差一个名字!”

    提到名字,叮铃叮铛想到了“呱呱洞”,叮铃忙道“名字我们想好了。既然是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建的会,就叫平妖会如何?”

    “平妖会?”古飞捉摸了一下,道“还可以!”

    轩辕蔺其实想了个“人皇会”的名字,不过碍于叮铃叮铛的面子,只得应了下来。

    彭郎对叮铃叮铛的意见自然不会反对,即使反对,估计也不会有人考虑他的意见。

    后准道“好!就叫做平妖会!我们就把帮会建在呱呱洞,丰都设为联络点。”

    古飞召出泪残刀,以刀指天道“我们要杀尽天下妖邪!不让世间再有许种那样的被鬼怪破坏了家庭的人。”

    轩辕蔺抱怨道“不要动不动就拿出你那把破刀。还有,就凭我们几个,不可能杀尽天下妖邪,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

    彭郎毛遂自荐道“贫道认识的能人异士不少,可前去招揽一二。”

    叮铃叮铛也道“我们也认识不少,虽然都是凡人,但也是武艺高强之人。”

    后准道“如此,我们就分头行动。叮铃叮铛和彭郎去邀请各自的朋友入会。不需武功道法多高,只需怀有赤子之心,愿为人世平妖除魔即可。”然后又对轩辕蔺和古飞道“我们在这里把五浊尸鬼清理干净。”

    正说着,忽然一片红光裹着团黑气由远而来,且有鬼语远远传来“诸位可好?本王到也!”

    声刚入耳,那人也到了近前。古飞,轩辕蔺和后准都认得来人正是地府的阎罗王。轩辕蔺以为自己敲鼓震杀鬼军的事被阎罗王发现了,所以他找上了门来,忙道“不是我!不是我!敲鼓的元凶已经被我们杀了!”

    阎罗王哈哈笑道“本王去了九幽山,发现那里已被夷为平地,就知道是你们出的手,这可要多谢了!”

    后准打量了阎罗王一番道“大王在人前现身,难道不违犯天条吗?”

    叮铃叮铛和彭郎也好奇的观察着驾黑雾而来的大汉,看他样貌,倒似画上的阎罗判官,又听后准问他的话,心中已有所猜测。

    阎罗王满不在意的道“诸位成立平妖会,此后都要与妖魔鬼怪打交道,早晚要结识本王,见平妖会的诸位当是无妨!”

    后准又问“大王来此何事?”

    阎罗王道“本王是来阳世捉拿五浊尸鬼的,不想竟遇到诸位成立平妖会,被诸位正气所感,这才寻了过来,没想竟是熟人!”

    后准忽然想到,自己几人成立平妖会竟能触动阎罗,那诸圣在此时退世,难道也是因为此会成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此会牵涉之大,不可想象。

    阎罗王又道“既然诸位有心替天行道,为世降妖。天不赏,就由地来补。本王在此与众位许诺,平妖会之人,每做一件功德善事,本王就给记一年寿命。可让帮主随意分配给平妖会之人。”

    后准等人无不睁大了眼睛,被阎罗王的话语惊得口瞪目呆。世间之人,无论男女,无论贵贱,走到最后,又有哪一个不渴望再多活几年?可是金银财宝人们努努力都能多少挣得,但是对于摸不到看不见的寿命,只能眼睁睁的等着它逝去。即使贵如秦皇,强如吕布,又有哪个延得来寿命?无不化作了地下的枯骨。

    此话若果换一个人来说,后准等人一定当其是疯子。即使由阎罗王说出,他们也不大相信,毕竟天条天规在那放着呢,就算是十殿阎罗,也不可能随便乱改生死薄。

    看到众人不信,阎罗王抓住腰间的玉带,挺着胸脯道“本王说话算数,可以本心起誓。”

    “那,那,之前说的三百年寿命还算不算?”古飞问道。

    阎罗王瞅了古飞一眼,暗想“这小子神魂凝固无比,  又不在生死薄之上,当为永寿之身,还管我要什么三百年的寿命。罢了,既然这小子不知道,就先应承着。”于是他说道“自然算数,本王已经给你记上了。”

    古飞高兴起来,道“我的个娘啊,我现在能活三百多岁了,哈哈!”

    后准问道“如此乱改天命,天庭不管吗?”

    阎罗王道“此乃天意,本王顺应天意,就算天庭查下来,也说不出什么来!”

    天庭封天,别说没空理他,就算当真派下人来,那生死薄也不是谁都能查的清楚的。

    众人听阎罗王如此说,都兴奋起来,叮铃叮铛忙请阎罗王坐下,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彭郎也是身前身后的伺候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让阎罗王改了主意。古飞更是不要脸的跑到阎罗王身后,给他锤起肩膀来,唯有轩辕蔺和后准对这种奖励没什么兴趣,不过若是以这个条件在凡事招拢人手,怕是达官贵人之流都要趋之若鹜吧。

    阎罗王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走了几步,这才一拍脑袋,道“对了,汝等帮会新立,本王还未送上贺礼。”他把袖子一甩,一朵莲台缓缓的落了下来。他竟把从假地藏处借来的九品莲台送了出来。“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笑纳!”说这话时,地藏王已然远去,不见了踪影。

    还未等众人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古飞身中就飞出了两团光华,一个放射八卦状光影,一个有万星缭绕。两物往外一探,又缩回了古飞体内,那座莲台就被两物裹挟了进去。

    轩辕蔺眨了眨眼睛,本就红润的脸蛋儿变得更加通红,她怒道“没出息!你敢抢我的东西?”

    古飞忙摆着双手道“不!不是我!哎呀!”

    轩辕蔺才不管古飞的解释,拿出用得最顺手的人皇印,也不用法力祭炼,“啪!”的一下就给古飞又改了个戳!

    古飞摸着自己脸上的人皇大印,委屈的说道“这下,又得去赌坊洗脸了!”

    “快还回来,不然要你好看!”轩辕蔺柳眉倒竖,大怒道。她虽然喜爱那件莲台法宝,但也并不是很在乎,她在乎的是古飞竟敢没经过大家的同意就把阎罗王送给平妖会的贺礼独吞了。

    后准在两团光芒从古飞体内出现时,就运起了瞬微术,待到两物裹挟着莲台又回到古飞体内,他顺着两物的轨迹一直追踪到丹田之下,只看到两件法宝裹挟着一个血红的莲台,变的越来越小,直至以瞬微术都察觉不到,他这才叹了口气,暗道“那两物应该就是河图洛书了,不知伏羲大神为何给了古大哥?而且阎罗王的行为太过古怪,不提修改生死薄之事,单单这莲台,怎么看都不应该是阎罗王的东西,他竟拿来送人,实在反常。”后准对轩辕蔺道“那两团光华是大神伏羲所赠,虽不知为何要摄走莲台,但应该也是他的安排,确实与古大哥无关。”

    轩辕蔺也知道从天而降的两团光团不是古飞能左右的,只是这么做实在损了作为帮主的面子,所以要拿古飞挽回些面子,听后准劝说,也就罢了。

    不提众人在逼迫古飞交出莲台,单说阎罗王,在送出莲台后,就回到了地府,连此次前去人世捉拿尸鬼的事情都顾不得了。到了地府,他招来了十殿阎罗,然后忽然闭目攀身而坐,似佛家子弟一般,自顾说道“天地劫起,十类归属。神圣退避,妖魔伏诛。人类独大,万物降服。辩真立会,福寿来祝。至宝护体,莫问出处。十年之后,圣子当出!”说完,阎罗王便扑倒在地,等其他阎罗把他扶起救醒,问起原由。阎罗王略思片刻,就知道了前因后果,于是长叹气道“此乃圣人与亚圣们最后的算计,也是对这一方天地的最后的祝福!”

    再说西天极乐世界边境,冥河老祖正躲在一处沙丘的沙粒中,忽然,与他神魂相连的十二品业火莲台竟间失去了联系。冥河老祖眉头一皱,暗道“难道又落入了地藏那秃驴的算计?”想了片刻,冥河老祖觉得仅凭地藏不可能算计到他,若是地藏和其他亚圣或圣人联起手来,算不算计他都是一样的结果。冥河也是有大毅力之人,他不为此事所动,仍旧躲藏在沙粒中,耐心的等着自己放出的替死鬼传来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