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八节 空间宝物
    叮铛叮铃的家业置办在丰都城中心,占地有五十亩,宽四十丈,长七十余丈,比之县衙都要大上数倍。整个院落的前半部分做成了一个园林,松竹兰梅,小桥流水,池塘荷花,假山奇石,凉亭走廊,水轩望楼,花圃果园,桃林菜地,样样俱全。顺着雨花石铺成的小路往里走,过了三个影墙厅院,这才到了一个套院。迎面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三层小楼,右面是三间偏房,左前建了个池塘,里面有水芙蓉和七彩鱼群。

    古飞左顾右看的惊叹道“我的个娘啊!这么大的宅子,怕是皇帝住的禁宫吧。”

    其实若论大小,叮铃叮铛的宅院比之地府乾陵要小的太多,只是在地府混无天日,似梦似幻,可没阳世来得真实。就连见多识广的后准都连连点头,称赞道“这处宅院布排合理,细节考究,可入名苑之列。”

    叮铃听了欢喜,道“这处宅子可是花费了我们全部的心血和银钱呢,虽然还没完全完工,不过东面的偏房还可以住人。”

    “这还没有完工?”彭郎摆着浮尘,道“小铃铛,你们可是铺张浪费了!”

    叮铃怒道“要你管,死色狼,我们又没请你来!”

    彭郎马上换了一套说辞“贫道只是随口说说,何必那么动怒!其实铺张一些也挺好,可以留些东西给后世子孙,至于浪费,能被你们姐妹看上的都不叫浪费。”

    “算你识相!”叮铃冷哼着,又挽住轩辕蔺的手,道“姐姐,正房的小楼还在装修,我们去偏房,让厨师给做些你爱吃的饭菜。”

    几人往偏房走去,小楼内忽然奔来一个浑身是灰的大汉,跑到叮铛面前道“雇主!珍珠粉快用没了!”

    叮铛无奈的说道“这次任务失败了,暂时没钱买珍珠,你们先做些别的,等我再想想办法。”

    轩辕蔺听到后,从须弥镯里取出来一麻袋的珍珠,对叮铛说道“我这里有些珍珠,你拿去磨粉吧。”

    叮铛接过麻袋,暗自称奇“这仙人的珍珠多得用麻袋装啊。”又见这些珍珠大的有碗口大小,小的也如婴儿的拳头,虽然她不认得这些是什么,可却知道这绝不是珍珠。

    后准凑过来,拿起了一颗,仔细的打量后,才道“这是夜明珠啊,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夜明珠?”

    轩辕蔺道“呱呱洞里的那只蛤蟆给我的,我看着漂亮就收起来了。”原来金蟾最喜聚敛宝物,它偷走红白生云杯也是本性使然。可是它被轩辕蔺吓坏了,不但把偷走的杯子还了回来,还把自己以往搜罗的宝贝都献了出来。其他的宝物轩辕蔺没看上,只是这些珠子比较漂亮,她才收了下来。

    “夜明珠?”拳头大的夜明珠都是无价之宝,听说只有皇宫内才有那么大的几颗,而轩辕蔺的这一麻袋,最小的也有拳头大小,有的比碗口还大。

    叮铛拎着袋子的手都有些发抖,生怕一不小心给掉到地上摔碎了,她连忙把袋子还了回去。

    轩辕蔺拿出一个最大的,其余的丢给了叮铃,说道“我拿着也没用,你这里正好用的上,以后给我留一间房子就好了!”

    叮铃可比叮铛好爽多了,抢过袋子数了数,然后给了负责装修的工头,道“你拿个最小的去换了钱财,买所需之物,其他的就装在屋里吧。”

    叮铛有些头疼,本来的预算虽然多,但是在她们姐妹二人的努力下,只差几千两就完成了。但若装了这些夜明珠后,档次又显不够了,追求完美的她可发起愁来。

    工头叫乐正,人如其名,为人非常正直,又有手艺,做的活也是漂亮。但有一点,他不碰钱财,只管定料加工,不管采购买办,于是他对叮铛说道“雇主您是知道的,我只管做事,从来不碰钱财。”

    叮铃道“你做事我放心,就交给你了!”

    乐正正色推辞道“雇主要是这样难为我,我可要不做了。”

    叮铃见他说得坚决,也没了主意,望向姐姐叮铛。叮铛道“既然这样,不如给了彭郎,反正他也是个行脚商人。”

    彭郎怕不答应下来,叮铛会把撵走,于是他道“只是一颗的话我还能帮忙,不过可不能走漏了消息,免得那些江洋大盗打我的主意。”

    叮铃知道彭郎是有本领的,他说的是玩笑话,也调笑道“在场的都知道我家有好多夜明珠了,要是丢了就找你们。”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乐正忙道“雇主,您还是先把夜明珠带着吧,这么贵重的东西,等到装修完后再放置,免得施工时磕了碰了。”

    叮铛觉得也对,可是这么多夜明珠她也不能随身携带啊,正发愁时,彭郎从褡裢里拿出了小袋子,说道“新出品的乾坤混元袋,内有十担空间,装下你的这些珍珠不在话下,不过为了炼制这个法宝,耗费了贫道不少宝物,所以这个袋子作价十万两。”

    “十,十万两?”叮铃叮铛同时惊喊道“你怎么不去抢?”

    彭郎一拜浮尘,藐视的笑道“你可以不买!对了,贫道说的是十万两黄金!”

    “你,你去死吧!”叮铃瞬间爆发,拿出一了一把小扇子,朝着彭郎扇去。

    “别!”彭郎看清那个扇子时,就知道躲不掉了,“啪!”的一声,彭郎脸上就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每个手指印上有一个字,总计五个大字“混账王八蛋”!

    彭郎捂着脸,怒道“你,你怎么能拿我卖给你的东西打我?”

    “我买了就是我的,打你怎么?你个贪心无耻的大色狼!”叮铃的暴脾气和轩辕蔺半斤八两,吓得古飞都缩了缩脖子,暗道“这些女子怎么一个比一个野蛮,太可怕了!”

    轩辕蔺看着好奇,问道“这是什么法宝?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叮铃把那个小扇子递给轩辕蔺,道“送你了,那小色狼没什么好的法宝,就这个还不错。这个叫做五指红扇,一经扇出,三丈之内无处可躲,必定在脸上印个红巴掌,还附赠五个大字!哈哈!”说着指了指彭郎,偷偷坏笑起来。

    这时彭郎已经把脸上的红印用一块膏药遮了起来,哼哼唧唧的道“贫道乃方外之士,不与你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

    轩辕蔺一仰头,道“你那个什么乾坤混元袋,名字倒是起的响亮,只是才能装十担的东西,凭什么要十万两黄金?”

    提起乾坤混元袋,彭郎满脸的骄傲,下巴扬得都要高过鼻子了,他道“这可是用艮土,兑金,巽水、坎木、离火炼制而成,自成乾坤,暗含八卦,这世间怕是只这么一件能乘十担之物,却仅有巴掌大小的宝物了。”

    轩辕蔺摇了摇手上的镯子,道“哼!看到没,这个镯子可是装了一座大山呢,只这些还没填满镯子的百分之一,又美观空间又大,比你强百倍。”

    “哈哈哈哈!”彭郎笑了起来,道“姑娘说笑了,莫说装不下一座大山,就算装下了,你又怎能轻松的戴在手腕上?”

    彭郎的乾坤混元袋是他见到了失踪多年的师傅,最近刚刚讨要到手的,虽然仅仅只有十担大小,可比起他身上的仅有一担空间的褡裢要好太多了,之所以说要卖十万两黄金,其实就是他不想卖,而又想用来显摆才说的价格。

    他也曾听师傅说过有能装下天地的宝贝,不过那种宝贝都在天上的大神手里,人世间便是以乾坤混元袋为大了。而且,这个袋子虽然能装进十担东西,但是若力气不够,也是拿不起来的。所以他才不信轩辕蔺戴在手腕上的镯子能装下一座大山呢,真有一座,还不得把手腕给压折了。

    轩辕蔺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她曾和古飞打赌,输了万两黄金还没有还上,这又开始和人打赌了。

    彭郎也是好赌之人,道“赌什么?”

    “若我镯子里有一座大山,你就把那个破袋子输给我。若是没有的话,”轩辕蔺想了想,拿出了人皇印道“如果我输了,就把这人皇印输给你!”

    彭郎听了人皇印之名,从轩辕蔺手中过来看了看,不认得此物,摇了摇头道“不赌!”轩辕蔺能瞬间擒来三头尸鬼,身边飞着一只小蝴蝶妖的,怎么看也不是凡人,彭郎才不傻呢,万一这女子的镯子能装下大山呢,再说了,就算自己赢了,赢来一颗大印也没什么用。

    叮铃眼珠一转,笑颜如花,道“如果轩辕姐姐输了,我和姐姐就一起嫁给你,圆了你的梦如何?”

    彭郎闻之,立刻气如牛喘,赤红着眼睛连连点头道“赌!赌了!”

    古飞望着彭郎,暗道“之前叮铃总叫他小色狼,原来果然如此。”又想到两个如花似玉,一模一样的女子依偎在两旁,不由得也是心中猛跳。

    轩辕蔺微微一笑,道“看好了!”说着胳膊微抬,往天上一指。

    此时时间还未过晌,又是晴天,阳光很是充足,但是随着轩辕蔺一指,天空忽然暗了下来。彭郎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黑压压的不知什么东西遮住了丰都城上空的整片天空,并且正迅速的往下压来。

    整个丰都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阴暗吓呆了,不少人喊着“天塌了!快跑啊!”“妖怪来了!”哭爹喊娘的乱跑乱串。巨大黑物猛然砸下,甚至都要碰到了最高的房顶,却又忽然不见了。留下一群惊呆了的凡人。

    彭郎的头发被下压产生的大风吹得乱飞,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真有能装下山海的神物。

    轩辕蔺笑嘻嘻的道“这只是那座大山其中的一块,要不要看看其他的几块?”

    彭郎叹了口气,不舍的摸了摸乾坤混混元袋,下定决定道“愿赌服输,给你!”又目光炯炯的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以后贫道定要炼出一个能装天地的神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