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四节 四方赌场
    古飞几人乘追日车撵到了丰都城外,收了马车。叮铃就兴奋喊了起来“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吗?这马车能在天上飞,不就是神仙才有的东西吗?”

    未等古飞几人解释,她又大喊道“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回到了丰都,我和姐姐可是用了好多天才走到呱呱洞的啊!真是太奇妙了!”

    轩辕蔺道“别提那个难听的名字了,咱们快去丰都接任务去吧。”说着揽住叮铃的胳膊就往城门走去,小蝴蝶倪儿也变成个发卡攀在轩辕蔺的鬓角。

    古飞道忙道“我也要去,等我啊!”

    “等下!”叮铛拉住古飞,说道“你把脸上的印记遮挡下,免得惹麻烦。”

    古飞摸了摸脸上的印字,叹气道“我早试过好多种方法了,可是这怪字根本就挡不住,连石头都能透出光去。”

    “这么厉害?”叮铛知道几人都有法力,猜测这字也是法宝印下的,只能放弃了用膏药贴住的打算。

    这么一耽搁,古飞没了和轩辕蔺一起走的心情,反正还有叮铛在这,不怕找不到地方,于是边走边问道“为什么脸上有字会有麻烦?”

    叮铛道“丰都这里有不少外族,有些外族会把囚犯的脸上印上印记,若是被他们看到,难免会上前询问一番,即使能解释清楚,也会惹得心情不畅快吧。”

    “啊?”古飞更加的郁闷,大声道“囚犯脸上才会印字吗?这,这,这个该死的暴力女,这让我怎么见人啊?”

    “只是一些外族才会在囚犯脸上印字,我们汉人不会。”叮铛安慰着说道。

    古飞三人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城内,大道的两边有不少小贩在叫卖着自己物品。茶楼客栈也有不少,人来人往的显得热闹非凡。

    “除了路没洛阳宽,和洛阳也差不多啊,丰都没有你说的那么贫困吧。”古飞四处观望,发现这里可比他呆的村子富裕多了。

    叮铛道“南门这里有个赌场,这些茶楼客栈都是赌场老板个人的家业。再往里走,你就知道丰都有多贫穷了。”

    “一个赌场能带动一片的繁华,那为何不多建几个赌场?”古飞更加奇怪的问道。

    “丰都的贫穷有一大原因就是这个赌场,再多建几个,那丰都还能有几个活人。”提起赌场,叮铛有些无奈。

    后准疑惑道“我记得大唐法规明文规定,禁止设赌,被抓应该会被充军。”

    “现在的女皇都喜欢赌博,这边的赌坊又是忠州刺史的小舅子开的,谁人敢查?看,那就是赌场!”叮铛指着前面说道。

    再往前走去,果然见到一个三层楼的赌场。赌场的大门敞开,门匾上写着“四方赌坊”四个大字,屋内里面人头攒动,声喧音沸,好不热闹。古飞打眼往里一瞅,双陆、彩选、弈棋、骨牌、打马、戏斗等样样都有,不过他只认得筛子和掩钱的玩法,看得精彩,不由走了进去,到了猜筛子买大小的桌前。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庄家把筛子摇得哗哗直响,大声的吆喝着。

    “大!我买大!”

    “小!这次一定是小!”

    “大!”

    “我压大!”

    “我买大!”

    “我要买大!让我进去!”

    这桌周围的人还真不少,古飞伸着脖子往里看,被人群挤来挤去,竟给挤到外面去了。

    “你奶奶的鸡胸脯!”古飞暗骂,忽然他看到脚边竟然有一枚铜钱,心中大喜,捡了起来,又挤进人群,把铜钱丢在桌子上道“今天注定要发财!我压小!”

    “开了!开了!买定离手,错爱不纠!”庄家大喝一声,把骰盅砸在桌面,离开了手,道“离远点,离远点,要开了!”

    “大!大!大!”

    “小!小!小!”

    买大的人多,喊“小”的声音渐渐没压了下去。古飞见势不妙,想要反悔买大,却被庄家盯住,不好下手。只得低声嘀咕道“算了,反正不是我的钱。”

    趁着古飞不在,叮铛放开面子,凑到后准前面问道“后准大哥,你的那辆马车如何在空中飞行的啊?是在哪里买的飞马?”

    叮铃叮铛以悬赏任务为生,若是能得到一辆可以飞天遁地的车马,她们完成任务的速度就能提高数倍。

    “这个不是买的,是我祖上留下来的。”后准知道叮铛的打算,微微一笑道“其实现世还是有不少可以飞行的珍禽异兽,若果有时间,可以请古大哥一同去捉几只来。”

    这声音落在叮铛耳中仿若天籁一般,会飞的野兽虽然很多,可是能拉马车的只存在神话故事之中,即使是叮铃叮铛这样的游侠,也只是听闻过它们的消息,却从未见到过。后准竟然轻易的答应要帮她们捕捉,还要捕捉几只,此话无论真假,都足以把叮铛感动的想要以身相许了。

    “我!我中了!”赌坊内传出了古飞兴奋的呼喊声,后准忙寻声而去,只见古飞捧着一把铜钱,笑得眼睛都要没了。

    叮铛也进了赌坊,看着样貌平平的古飞,捧着一把铜钱高兴的找不到北了,一副暴发户的嘴脸,连带着脸上的金字都闪闪发亮,她忽然想到轩辕蔺和小蝴蝶倪儿给古飞起的外号,不由的低头掩嘴偷笑。

    “这次我还压小!”古飞把一百个铜钱又压在了小字上,拍拍手道“今天果然要发大财啊!趁着运气好,赶紧多买点!”

    等众人都下好了筹码,庄家大吼道“离远点,离远点,开了!开!”

    “小!果然又是小!”古飞看到三个筛子的点数,大叫的跳了起来。

    后准拉了古飞,问道“你赢了多少了?”

    古飞一指桌上又翻了一倍的铜钱,得意的道“全是我赢的!”

    “啊?你的本钱多少?”

    “一个铜板!”说到这,古飞看了看周围的人,又趴在后准的耳边道“还是我捡到的!”

    在两人谈话中,古飞忘了收起铜板,庄家竟然趁机又摇了一把,想黑古飞一把。

    “开!”庄家大吼着,急急忙忙的开了骰盅,往下一看,不由大惊道“怎么会又是小!”

    古飞耸了耸肩,道“看吧,今天注定要我发财!”

    后准知道这种赌坊在开局几把里,会放水让人赢几次,等人尝到了甜头,再赢回来,这时赌博的人自然不甘心,就会欲罢不能,越陷越深。于是对古飞道“古大哥,见好就收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做。”

    古飞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他准备去收钱,庄家却使了激将法,大声喊道“赢了钱就想跑?胆小鬼。看看你赢那点钱,还不够五钱银子,就要跑了,真没出息!”

    周围的人群中也有人跟着起哄道“没出息!丢人!”

    古飞现在对“没出息”三个字相当的敏感,一甩袖子道“你爷爷的鸡屁股!还有人求着我赢钱的,既然这样,老子还买小!”

    后准和叮铛都知道庄家看到古飞要走,要把钱赢回去了,不过他们也没有阻止,来这里赌博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再和那些眼线拖儿纠缠,就不知道要多久了。

    “开了!”庄家见古飞成功上钩,他暗自得意,把出千的手法使出,那是想要几点就要几点,看到古飞还是买的小,他不由一笑,用力的把骰盅往桌子上一拍,道“买定离手!”

    环视了四周一眼,庄家略带自信的开了骰盅。“小?”庄家有些慌了,惊道“怎么可能还是小。”上一次因为有好多人跟着古飞压小,他就准备开个大,哪知道竟然失手了。这次他打起了百分百的精神,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哪知竟然还是开的小。

    “你,你出老千!”庄家一着急,竟然指责古飞出千。

    “嘘!”诸位赌客不干了,要说彩选,骨牌之类的还有可能出千,这猜大小摇骰盅的可是庄家,赌客怎么可能出千。

    “开不起赌坊就不要开!丢人哟!”

    “还说这位小哥没出息,我看没出息的是你们赌坊!”

    “就是就是!才一两银子而已,就干出这么没脸的事!”

    ……

    这边炸开了锅,吵作一团,楼上传来一声粗吼“吵什么!吵什么!”一个虬须壮汉从楼上走了过来,问那个庄家道“怎么回事?”

    庄家趴在虬须壮汉身边耳语一番,那壮汉挥了挥手,让庄家站到一旁,说道“给这位小侠换一两银子来,这次由我做庄,大家随意买定。”

    古飞面前的铜板已经有数百枚,但是还不到五钱的银子,这大汉也不纠结这点小钱,直接让人给换了一两银子来。

    古飞挠了挠头,问道“为什么要换庄家?”

    叮铛凑到近前说道“他们称这叫做换仓走运,其实就是换一个摇筛子手法更厉害的人。”

    那大汉似乎认识叮铛,冲她抱拳道“原来是同心剑叮铛大侠!”又打量了下古飞道“既然是你的朋友,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古飞一拍桌子,道“管你换谁来,快摇筛子!我还压小!”

    “好!既然如此,瞧好了!”说完,大汉也不墨迹,该给的面子给了,但是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骰盅被大汉单手抓起,往上一抛,在空中翻滚起来。骰盅里的筛子“哗啦啦”的作响,只露一手就能瞧出这大汉要比刚才庄家的本事强上不止一筹。

    骰盅翻滚数圈,稳稳落在大汉手中。大汉又左摇右晃,前手扔后收接,一个骰盅被他耍得比账房手中的算盘都响,周围的人一片叫好。

    古飞问道“明明摇几下就可以了,干嘛要摇这么长时间啊?难不成还能摇出朵花来。”

    大汉似乎听到了古飞的抱怨,“咚!”的一声吧骰盅停放在桌上,筛子相撞的声音也瞬间停止。“买定离手!”大汉把手背到了身后。

    这一次众人没有跟风去压小,有几个聪明的反而压了大。大汉看到众人都买完退了回去,猛然把手一探,打开了骰盅。

    “小?”大汉看到筛子,猛然愣住了。他的功夫可不是刚才的庄家能比的,可以说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他的经验应该是摇出了四五六才对,怎么会是一二三呢?点数相差也很大。

    大汉经历的事情比较多,知道出现这种情况,不是遇到了可以隔空使力的高人,就是遇到了运势很强的人。无论是哪种情况,在众目睽睽之下,都无法再继续下去了。于是,在众人的惊呼中,大汉微微一笑,本来就凶狠的脸上又添加了诡异,看得古飞头皮发麻。

    大汉带着自以为很美丽的笑容说道“若是这位贵客还想赌的话,就请这位贵客到二楼来吧。”

    古飞转了转眼珠,知道去二楼肯定没啥好事,于是拿起二两银子往怀里一揣,道“不玩了,见好就收。”

    后准拉住要走的古飞道“既然运气这么好,不妨再去玩会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