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五节 胎珠暗结
    “不好!后准越追越近,这样逃下去,早晚被抓到,我得想个办法脱身才是。”亡命逃窜的怪影虽然对古飞的身体运使的越来越熟悉,却仍摆脱不了后准的追逐。心念一转,计上心头,只见他肩头一晃,胸口中透出个紫黑色的怪首,无有耳目,独留巨口,尖牙利齿如剑似刀。这怪首方一现身,便张口咬在了古飞收在胸口处的左手中指上。

    “嘎吱!”九转金身自行运转,尖牙咬在上面,仅留下一道白印。

    怪影暗骂自己疏忽,忙运使真气,一边暗使神通强化怪首,一边操控古飞的身体放松防御。

    黑色怪首再次咬住中指,“嘎吱!咯吱!”的一阵撕咬,终于吸出了一滴精血,而后其便化为一缕烟气,离开了古飞身躯,往暗处飘去。

    后准虽不知怪影是何物所化,更不知其神通如何,可他却总有不好的感觉,唯恐其有秘术伤了古飞。于是他放出追日驹,驾车赶上。这次后准没有搭话,只把手中落日弓横起,一弓九矢,瞬间把占据古飞身体的怪影围在九日天罗之中。

    水蝶和轩辕蔺也从后面赶来。水蝶看到后准困住了古飞,心中一喜,却没贸然上前。她把青玉宝瓶祭起,又在九日天罗外布下了洛水濯尘阵。大水翻滚,眨眼间就把百丈范围内围成了一个大水球。

    波华荡漾,鳞光闪烁,便是一粒微尘落入,也会被卷入其中,无处遁形。这阵法正克制善于隐身藏形之物。

    后准不为外事所扰,只对怪影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快些出来!”

    “桀桀!哈哈!”怪影狂笑着,冲后准道“就凭你一个小娃娃还敢拦在我的面前?你可知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给我去死!”后准没了耐性和怪影废话,诛天箭随声而出,直入古飞体内。

    怪影自以为算无遗策,不但瞒过了轩辕三公,又把皇甫豪当做了打手,自己却藏在身后,不但夺了轩辕剑的剑灵,还白捡一个无魂的九转金身,这次若让自己跑掉,不出十年,就能再现当初的雄风。可惜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这后准可比他祖上后羿有决断多了,竟然毫不犹豫的向他的结拜大哥出了箭。

    诛天箭入体,便是上古的三足金乌都要中箭而落,这古飞的身体虽已经练成了九转金身,却难以承受得了。怪影只感一团冰寒之气侵袭,若再不脱魂而出,说不得便要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可是只要离开古飞的身体,那诛天箭也一定会打碎他的魂魄。

    “好!好!好!”连道三个好字,怪影怒而飞出古飞体外,大声道“我蚩苛算计无数,今日竟败在小辈之手,真是天意。”

    后准听到蚩苛的名字,心中一动,却仍毫无停顿的射出了诛天箭。一片火光笼罩住名叫蚩苛的怪影,阴冷寒焰眨眼就灼烧尽其魂魄。只听到怪影最后弥留之际,用尽力气喊道“逢蒙!”

    后准听到蚩苛的名字只觉得耳熟,似乎蚩尤曾有个兄弟就叫蚩苛,可是他对逢蒙的名字却太熟悉了。他的祖上后羿,平生只收了一个徒弟,对其爱护有加,并倾囊相授。那徒弟学会了所有的法术,却趁着后羿与大风争斗时,于背后暗杀了后羿。这个徒弟就是逢蒙。后来后羿之子后俊,追逢蒙三千里,终诛逢蒙于东觞。这些都是后家的辛秘,不曾告于外人,所以世人或以为后羿飞天成神,或以为嫦娥偷吃了后羿的仙药,使得后羿郁郁而终,却少有人知后羿死于逢蒙之手。

    “逢蒙不是早就死了么?这个蚩苛是在扰乱我的心神?”后准拿不准怪影的意图,只得放下心思,接住自天而落的古飞身体。

    水蝶见古飞被后准射中,一道黑影飞出后,也被后准射中,两者都化为了灰烬,而古飞的身躯又从灰烬中还原了出来。她撤掉水阵,走上前去,好奇的问道“古飞的身体怎么没事?那个怪影死掉了吗?”

    后准闭眼屏息,感应了一番,说道“我觉得那怪影不会这么轻易的死掉,可能还有别的分身,只是感应不到。”然后看到轩辕蔺和小蝴蝶也到了近前,又解释道“仙随前辈早在我们入冢时,就感到了一只小鬼跟着混了进来,他没把那小鬼没当回事,不想竟惹出好烦。好在在大哥离魂时,仙随前辈种下了法术,古飞大哥才得以受了我一箭而没事。”

    “原来是仙随爷爷做的法,那就好了,小小虎也会没事了。”轩辕蔺高兴起来,红润的脸庞上浸出汗丝,竟如鲜血般红润。

    后准看到,心觉奇怪,却没多问,只把古飞放进马车,收进了百宝囊中,然后道“怪影最后喊出了‘逢蒙’的名字,这人法力高强,诡计多端,我怕他与皇甫豪合谋,夺取轩辕冢。”

    轩辕蔺不屑的道“什么逢蒙,皇甫豪,还不够仙随爷爷一只手指头捏的,就算玉皇大帝派了十万天兵天将,怕也进不了轩辕冢。”

    后准道“既然我们能轻易的进来,别人也可能进的来。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后准追逐怪影蚩苛,已经离开邙山范围,并不知道皇甫豪设计水淹洛阳,逼走仙随等人之事。当他们赶回轩辕冢,发现入口处竟有阴兵把守,心中暗道不妙,未等上前,皇甫豪带着八个鬼将出现在门口。

    “皇甫老鬼!你把仙随爷爷他们怎么了?”轩辕蔺没见到仙随等人,心中虽然担心,但也并怎么不害怕,她知道仙随四人随便哪人都不是皇甫豪能对付的。

    皇甫豪阴沉着脸,来回的打量着眼前的三人,忽然一笑,道“仙随老儿等已经回归混沌,本王也不愿与尔等为难,快散了去吧。”

    “放屁!就凭你个无能鬼?折腾轩辕冢也有几千年了,什么时候打得过滂牛叔叔了?”轩辕蔺恼怒皇甫豪说谎,开口骂道。

    皇甫豪也不恼怒,哈哈大笑道“本王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若是惹得本王不高兴,定把你这个拥有轩辕血脉的女娃也丢进混沌里去。”

    后准始终没有说话,而是在测算着皇甫豪和自己的差距。他乃是后羿的后代,在娘胎中就被赋予了神力,隔世相传的血脉之中更流淌着磅礴的法力,生而为神,只等天庭降下神位,即可开庭立庙,塑造金身,享世间香火。而皇甫豪乃是九黎遗族,上古之民,无不有大神通傍身。其虽为鬼身,但法力强悍,可诛神灭魔。想当初,后准的父亲后枫曾受约去九幽山做客,回家后对后准说“皇甫豪之法力应在我之上。”

    后准自问现在的自己还不是皇甫豪的对手,哪怕其看似已经受了伤,可那八大鬼将也不是水蝶和轩辕蔺能够对付的。而且早先他也得过仙随嘱咐,虽不了解内情,却也知道接下来该去往哪里,于是他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告辞了!”

    轩辕蔺当然不会答应就这么退去,后准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她才乖乖的站在了一旁,一时柳眉紧皱。

    后准领着几人转身离去,却在离去时道“与逢蒙共计,不亚于与虎谋皮。”

    看着渐渐远去的后准几人,皇甫豪的眼神渐冷,问道“有人看到黑袍客了吗?”从九幽山一直到轩辕冢,皇甫豪一直留意着黑袍客,在仙随困住众鬼时,他亲眼看到黑袍客也被困了进去。只是皇甫豪逃出去后,就再没看到黑袍客了。若那人是逢蒙的话,定也逃了出来,只是他却没和皇甫豪见面,不知去了哪里。

    几个鬼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声道“没有。”

    “轩辕剑呢?”

    “不,不知道!我们搜遍了冢内,也没见到。”

    “那颗没用的不死心呢?”

    “也,也没有!”

    “一群废物!”皇甫豪怒道“加派人手,全力搜寻轩辕剑和黑袍客,本王坐镇剑冢,让玉儿回去九幽山看家。”

    等到鬼王们领命而去,皇甫豪这才咬牙暗道“就算是为了忘魂水,本王也要找到你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