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一节 鬼军袭来
    第一节劫起萧墙

    “皇甫老鬼,错过这次,你再想得那轩辕剑可就难如登天了,你还在犹豫什么?”黑袍之下,传出时男时女,忽远忽近的声音,若不是还能听得出大致意思,便要以为这是哪里的石磨落齿了。

    “哼!我皇甫豪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这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东西来指手画脚。相比轩辕剑,本座更好奇你的用意?”皇甫豪身边的鬼火大盛,显得跃跃欲试。

    “哈哈哈哈!高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对那轩辕剑和轩辕冢的一切都没兴趣,我只要不死心而已。”黑袍人表明来意。

    皇甫豪摸了摸下巴,道“你这么一说,本座更加好奇了,那不死心在黄河边上放了多年都无人问津,为何一到了轩辕冢,你就找上了本座?”

    黑袍人别开话题,道“传闻皇甫豪乃阴间第一大鬼豪,便是十殿阎罗也要给几分情面,如今一见也不过婆婆妈妈之辈,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去寻魔头杨彪商议此事。”

    “你也不用来激本座。本座精心算计数百年,虽然有些事情出乎意料,但也达到了本座要的结果,不管你来不来,本座都要攻下这轩辕冢,只是本座为何要带上你?”皇甫豪逗弄着身前的鬼火,轻松的问道。

    黑袍人嘿嘿一笑,道“老鬼果然是老鬼,在下佩服。在下自然不能空手前来,一份薄礼献上,略表心意,预祝鬼王旗开得胜。”

    皇甫豪抓住飞来之物,略一观看,便惊疑问的道“这是……孟婆汤?”

    “孟婆子可不是老夫能惹得了的,不过此物也有孟婆汤的几分效果,在下取名忘魂水,不知鬼王可满意否?”

    皇甫豪经营九幽山数千年,其势力堪比地府,也如地府般设了公堂衙门,黄泉地狱,只是苦于不能消除前世的记忆,很多事情都受制于此,使得他束手束脚,不能把势力推出九幽山之外。如今得了这盼之已久的类似孟婆汤的亡魂水,他自然欣喜若狂。

    皇甫豪惊喜一番,便冷静下来问道“这真如孟婆汤一样的功效?会不会造成魂魄不全?”

    黑袍人道“鬼王大请放心,此物真如孟婆汤一般无二,随后一试便知。”

    皇甫豪这才哈哈大笑,道“孟婆啊孟婆,枉你看得那么紧,这孟婆汤还不是到了本座手中!再过百年,定让你地府空有六道轮回,却无鬼可管!”又对黑袍人道“好!很好!本座就带你攻入轩辕冢。除去轩辕剑,冢内之物任你挑选。这忘魂水你有多少?”

    黑袍人道“那就多谢鬼王了。忘魂水是在下研制出来的,只要材料足够,要多少有多少。”

    皇甫豪哈哈大笑“好!阁下且在随在本座一旁,看我大破轩辕冢。”顿了一下,冲着一旁的柱子道“玉儿可曾准备好了?”

    一团黑气从柱子内现出身形,皇甫玉看了一眼黑袍客,见其并不惊讶,仿佛早已知道自己藏身在此一般,心中暗自提醒自己莫要小瞧这人,嘴上却对皇甫豪道“除了几个妖王没来,其他一切万事俱备,就等父王一声令下。”

    皇甫豪冷笑道“那些花架子就是都不来也无妨!传令下去,增兵出发,这次本王定要取轩辕三公的人头。”

    “得令!”

    轩辕冢内,古飞顺利练就九转金身,却一睡不起,慌得后准跑前跑后,问东问西。其他人虽也有疑问,却也不大着急,因为仙随老神在在的保证,这只是成就九转金身后必然的经历,大约要睡上几日。

    “古飞怎么还不醒啊?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水蝶被圈在轩辕冢才几日,就心烦气躁,可是古飞不醒,后准就不会走,后准不会走,她也不会走,所以水蝶恨不能把仙随的胡子揪下来,恼怒的问道。

    “这个……当然有把握,只是这小子来历不凡啊,要真是先天之物,那可真不得了,你个小丫头和他搞好关系,将受益无穷。”仙随揪着胡子,心中算计着时间,却左顾而言它。

    后准道“不管怎样,大哥的体魄并无异样,只是失了魂魄,若是七天后还是没有还魂,说不得我要去地府走一趟,查一查大哥的魂魄落到了什么地方。”

    用忧忽然走了进来,对仙随道“那些孤魂野鬼又来骚扰我们了。”

    仙随摆了摆手,道“滂牛不是每次都没打过瘾吗?让他去活动下筋骨就是。”

    “这次似乎不太一样,滂牛在外面打杀了许久,非但没有杀完,还被那些小鬼引往了别处。”不离用忧左右的曲萦皱眉道。

    “皇甫豪那小崽子又玩起了新花样?我们不要去管他,任他百万野鬼也难以撼动滂牛分毫。”仙随捻了捻胡须不以为意的说道。

    “其实你也不必因为他们是蚩尤遗族,就对他们法外施恩,还特地找黄帝去地府求情,默许了他们在九幽山的发展,他们这三天两头的闹腾,我们真是烦不胜烦。”曲萦抱怨道。

    “当年逐鹿中原,我仗着法力,以强凌弱,把蚩尤一族封于九幽,终究是问心有愧。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竟然还是念念不忘仇恨,欲除我等而后快,罢了,长痛不如短痛,就让我再做次恶人,把他们全都打入地府吧。”仙随道。

    水蝶撇了撇嘴“哼!不过是弱肉强食,物尽天择而已,还非要说的那么仁义,虚伪!”

    仙随看了她一眼,便走了出去。后准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善恶准则,何必以自己的准则来判定他人,只要自己问心无愧,他人是奸恶还是良善又何必去论?”

    水蝶对后准是百般依赖,更不会和他较真,一下扑到后准身边,搂着胳膊道“是是是!我的大神说的都对!”

    后准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躺着的古飞,道“有轩辕三公和雨师出手,三界怕也找不到敌手,我们就在这里守好大哥就是。”

    “恩,一切都听你的。”水蝶温顺的像只猫一样,可恨身子变不成猫,不能钻到后准怀里去。

    出了大厅,曲萦说不愿见打打杀杀的事情,便单独去找轩辕蔺和蝴蝶女。仙随同用忧二人来到轩辕冢入口处,只见阵法外挤满了鬼兵鬼将,不见滂牛身影,二人也不着急,看着正在冲击禁法的小鬼们,仙随笑道“就凭他们这些亡魂,何时才能冲破大阵?”

    “能让法祖大人出来一见,也不枉本座用百万鬼兵敲门!”皇甫豪喝退鬼兵鬼将,乘坐一辆九魇车驶到了近前。

    “皇甫小子,你不在九幽山好好修炼,解救你的魔主,跑来此地作甚?”仙随见到皇甫豪,心中竟略有不安,他漫无目的的问着话,袖中暗自运指掐算。

    “不用算了,本座这次倾巢而出,就没有再回九幽山的打算,今日必在这轩辕冢安家落户!”皇甫豪一震衣袖,身边的两团冥火陡然升起,显得威风凛凛。

    用忧冷哼一声,道“无知小辈,就算蚩尤再世,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

    仙随脸色忽变,怒道“小子尔敢!”

    皇甫豪哈哈大笑,令旗一挥,道“给我攻!”

    用忧不知仙随为何惊慌,却知道能让仙随惊慌的必不是小事,忙问道“究竟出了何事?”

    不用仙随开口,那些鬼兵鬼将就用行动做了回答,只见他们竟毫无阻碍的进入了轩辕冢的大门,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牢不可破的大阵竟无声无息的被破了。

    仙随右手伸出,笼罩而下,使出掌中乾坤的神通,一下子便把百万鬼军,连同皇甫豪都抓了个干净,又对用忧道“二弟速去剑冢找回蔺儿,同后准等人会合。若是我算的不错,三皇推算出的劫数要应在今日了。”

    用忧见仙随掌中的光球忽大忽小,知道仙随此时得全力压制那百万鬼怪,只好唤来坐骑,飞往剑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