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一节 神都乾陵
    古飞在幽冥不知渡过了多少岁月,他一边挥刀一边咬牙切齿的骂道“蒸不烂,煮不熟,砍成肉泥去喂狗,狗不吃,扔粪篓,做成肥料养花瞅,养花瞅啊,给小媳妇儿瞅啊!”

    杨彪在一旁斜躺着边喝酒边笑道“你也真是,都骂了这么多年了还没骂够啊?”

    古飞恶狠狠地瞪了杨彪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牙咬得嘎吱直响。杨彪更乐了,坐起身来哈哈大笑道“谁让你馋嘴贪吃,既然上了我的当,那就老老实实把刀练完就得了,哪知你这么笨,都这些年了,还没领悟刀魄!”

    古飞终于忍不住了,举起刀就砍向杨彪,骂道“你爷爷的鸡屁股!骗老子练刀不说,还骗老子对一个什么鬼东西发誓,动不动就火烧,雷劈,山压,蚁噬,你奶奶的鸡胸脯,也不知你从哪喝来的一肚子坏水,亏你想得出来!现在我稍一休息就要应那毒誓,你还不如一刀砍死我!”

    杨彪坐在那里任由古飞劈砍抡砸,那魔刀砍在他身上便透体而过,他毫不在意的喝着酒道“嘿嘿,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有多少人想求我教他,我都懒得教呢,还有那问心石,是我花了多少工夫才找到的,那东西可比你金贵,你就知足吧!”

    古飞恨道“我呸!鬼才稀罕你那破石头,奶奶的,竟然能让毒誓应验,茅坑里的混蛋臭石头。”

    古飞对着杨彪乱砍一阵,他也知道根本就砍不到杨彪,也就放弃了,却不敢停下挥刀,漫长的时间让他明白了很多事。

    杨彪道“其实最难的就是领悟刀魄,只要领悟了刀魄就可以不用一直挥刀了,可以做些刀意上静思之类的事。”

    古飞苦着脸道“大哥,你就饶了我吧,你当初一接触‘泪残’就感受到了刀魄,当然不知道我的辛苦。你知道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眠不休,连续五年挥刀的辛苦吗?多少年了?都多少年了!想死都死不了,每天只对着你挥这个破刀,我可还没娶媳妇儿呢啊,就要老死在这里了!”

    杨彪宽慰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人间一日,地府百年。你就不用担心你那邻村的小姑娘了,你还是有机会娶她的。”

    古飞也懒得和杨彪斗嘴了,只麻木的挥着大刀。这些年的时间过去,他手中的刀已从当初的木刀变成了现在重达三百斤的铁刀,整个大刀比他还要高大粗壮,若非还有刀锋,说它是块铁柱也不为过。古飞只恨自己,不但做了个可怕的鬼梦,竟然还醒不来。

    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古飞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怨恨,也忘记了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梦。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挥刀再挥刀,当初三百斤的大刀已经换成了一把巨无霸大刀,古飞不知道它有多重,只知道它也是刀,一把曾经历经战场,斩魔杀仙的大刀,因为古飞已隐隐的感觉到这把刀里的有个东西在告诉他这一切。古飞终于感悟到了刀魄,杨彪的撇了撇嘴,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杨彪自己领悟刀魄不过片刻,而古飞却用了三十五年之久,这就是差距吗?杨彪暗自想到“不管怎么说,他既然以我那魔丹成就了九转金身,就注定要成为我的传人,这么多年,我太累了,是时候了。”杨彪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想到了一人,喃喃道“无梦”又是一人闪过脑海,杨彪略带惊讶,轻声道“狸柔”

    又过了数年,古飞终于完全掌握了如何感悟刀魄,当他再次把“泪残”拿在手中时,已然没有以往冰冷刺骨的感觉,只觉得泪残刀就好像是自己的手臂,有种血脉相通的感觉。而且隐隐的,他知道了此刀以往的经历。

    杨彪看着古飞,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把刀就送你了,你只要把它当成自己的精血就能把他收入体内,不过想要它真的成为你的精血,那就必须以精血温养一段时间。”

    古飞死板的脸终于有一丝松动,诡异的笑了笑,道“你说只有这把刀才能伤到你,是吗?”说着猛然砍向了杨彪。

    这次果然砍到了杨彪,不过“泪残”竟如鱼入水中一般转眼就进了杨彪的体内。

    杨彪“啧”了一声,道“这把刀是能伤到我,不过是在它另寻主人之后。”杨彪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还是不要让它再次认主了,我说过,这是把凶刀,会给刀的主人带来不幸。”

    古飞哼了一声,道“我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了你!”

    杨彪哈哈大笑“小子,如果这也算不幸,那以后你的不幸会更大。到那时你会觉得你遇到我你很幸运!”

    古飞看看了杨彪,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对你也恨不起来了,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只有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虽然说的话不多,却能给我一种安心的感觉,我在想,如果你是条狗,我们没准已经成为好朋友了呢。”见杨彪对自己的话没有反应,古飞有些泄气,话题一转,感慨起来,“不知道你说的人间一日,地府百年是不是真的,我想就算是真的,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杨彪摊手道“别感慨了,你刚走完第一步而已,想要学会我的刀法,你的话,至少还要六十年!”

    古飞此时波澜不惊的心,被杨彪的一句给搅得乱七八糟,他破口大骂道“你奶奶的鸡胸脯,还要六十年,我都成了老头子了,你不是总说最难的是感悟刀魄吗?这次说什么我也不干了。”话还没说完,一团蓝色火焰瞬间就吞没了古飞,好在古飞被烧了不是一次了,马上意识到又是那问心石作怪,他即刻静心平性,一心只想着“我一定要学会杨彪的刀法”。那火焰果然也随之消失。

    即便是这样,古飞也已被灼伤,浑身火辣辣的疼痛,表面上却又看不出任何痕迹来。

    古飞心里虽然怨恨,却也不敢造次,只是郁闷的问道“你爷爷的鸡屁股,下步该怎么做?”

    杨彪喝着酒道“你只要不再有放弃学刀之念,暂且也不会触发问心石,你的下一阶段修行,须得去乾陵。”

    古飞皱眉道“乾陵?我怎么没听过?”

    杨彪冷笑道“你当然没听说过,此城还未建成,不过你见了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说着,他一挥袖袍,驾魔雾卷起古飞,直奔东北方向而去。

    大约数日后,杨彪二人已来到一城门上,古飞咋了咂舌道“你这飞行之法倒是可以教教我。”

    杨彪笑道“一法通,万法通。只要你学会了刀法,这种小法术你也就会了。”又说道“看,这就是乾陵。”

    古飞放眼望去,只见巨大的城墙一眼望不到尽头,一圈圈的围绕着主城。城墙的高大雄伟,让曾经惊叹于洛阳城的古飞不禁想到“或许只有说书先生口中那种长城才能和这里的城墙媲美。”

    一般的城池只有内城,外城之分,连洛阳也不例外,然而不知这里的主人出于什么想法,竟然要建这么多层的城墙。古飞和杨彪站的地方是最里面的那圈城墙的一个城门上。这里的城楼雄壮巍峨,仿若一座悬崖峭壁屹立于平地之上,若有一支精兵驻守的话,恐怕倾尽天下的兵力也难攻进这里。古飞往内城望去,只能看到与此门相连的城墙和一座座宫殿般的房屋的屋顶。

    “这城太他奶奶的大了,这怕是能装下大周所有的人吧?”古飞就是这么想的。

    杨彪道“怎么样?震惊吧?不要说你,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时也是吃惊不已。凭你的目力,倾尽所能,能看到的也不过是十之一二。”

    古飞回过神来,问道“这乾陵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么雄伟的城池我怎么没听人说起过?”

    杨彪回忆道“这乃是唐朝皇帝的坟墓,”停了一下,却冷笑道“对唐朝的百姓他们是这么解释的。”

    古飞惊异道“坟墓?哪有这么大的坟墓?这比洛阳城还要大很多啊!”

    杨彪略带调戏的说道“不要被它的大小给蒙了眼睛,最重要的不是它的大小,而是此乃一个浑然一体的大阵,足以抗拒神魔联手的大阵。”

    看着古飞懵懂的眼神,杨彪道“说了你也不懂,直接试试就知道了。以你现在的力量,就算是一座小山恐怕也会被你一劈两半吧,你就用全力劈下这城楼好了!”

    古飞毫不迟疑,取出‘泪残’,用尽全力劈在了城楼上。本以为城楼会在他的一击之下分为两段,至少也会四散破裂才对,哪知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城楼毫发无伤,动都没动一下。

    古飞难言惊讶,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白练了吗?”

    杨彪道“就是我凭借‘泪残’之利,也不过能破坏些许而已,要想在城墙上打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洞来,没有个十天半月是办不到的,何况这里不止一圈围城,要想从外围攻进打开防护的乾陵,那难度当真令人望而止步,再有守军的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了。”

    古飞愣了愣,道“那直接从空中飞进来不就行了?”

    杨彪赞赏的点点头道“反应还不错,来之前我就说了,这乾陵还未完成,等到完成之日,莫说是空中,就连地下,不但进不来,反而还是最危险的地方。”

    古飞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些吗?”

    杨彪诡笑道“嘿嘿,这里的禁止可是你练功的好地方,而且,趁着还未建成,我得留点什么方便我以后回来游玩。”

    杨彪带着古飞来到一间大殿外,道“就这吧,这间的禁止最弱,什么时候你能从这里出来,你的刀法也略有小成了。”说着,他不知用什么法术,把古飞和“泪残”一起扔进了大殿内,也不顾古飞的喊骂之声,身形一闪,便消失得无踪无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