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三节 轩辕遗孤
    古飞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一边低矮的花草之中,周围香气弥漫,吸入鼻中,便令人精神为之一振。他正要站起身来,忽听有人娇声道“大胆小妖,竟敢私闯轩辕冢,还不快快束手待毙!”

    古飞闻声寻去,未发现一人,他摇摇了脑袋,自语道“俺类个娘啊!刚才一定撞到脑袋了,竟然出现幻听了,回去后得找苍生看看才行。”

    古飞扭动着脖子打量四周,并未发现后准水蝶他们,却又听道有人呼喊“小妖休逃,轩辕冢岂是你乱闯的!”

    古飞这才知道刚才的声音不是错觉,的确有人在说话,听这语气,让他猛的想起了绿旖和水蝶蛮横时的模样,他倒吸口冷气,撒腿就跑,可惜还未跑出几步,就被一树根拌倒在地。

    古飞连滚带爬的跑出数丈之远,却听到身后那人“咯咯”直笑,百忙之中回头看去,哪有人影,仅有一只小蝴蝶在空中飘着。

    仔细一看,这只蝴蝶竟是一个带着翅膀的小人,古飞大怒道“一个小蝴蝶变作的妖怪,也敢吓唬小爷?大的俺打不过,小的我还打不过吗?”说着扑身向那小蝴蝶扑去,吓得那小蝴蝶忙挥舞翅膀向高处飞去,大声呼喊“姐姐快来,小妖发狂了!”

    古飞怪笑道“还有个姐姐?嘿嘿,把你老爹老娘奶奶舅舅一起叫来也好,还有你那没作俑的毛毛虫弟弟妹妹们也叫过来,我一个拳头就……”话未说完,只见身边的花花草草猛的疯长了起来把他裹个严严实实,只留个脑袋在外面,如同大粽子般摔倒在地。

    一阵香风袭来,一团火红簇拥着位女子飘然而来。走到近前,原来是位身穿红衣,肩披黄纱的女子。这女子看上去仅十五岁左右年纪,鹅蛋的脸型上镶嵌着两颗黑珍珠般的大眼睛,柳眉微弯,带着股爽朗英气,琼鼻高隆,玉唇含珠,乌黑发亮的头发在额前留着齐眉的刘海儿,脑后垂髻,最末端用一根红绳束起,在女子身后荡来荡去。不知是赶来的太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少女的脸蛋红彤彤的,略带水气,显得娇艳欲滴。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挽起,刘海儿和鬓角飘然,洋溢着年轻、阳光的气息,再衬上鹅黄色的纱衣,火红的衣衫,更现出一种女孩特有的矫健英气

    古飞看得直吞口水,暗道“上次听苍生他们说那个拥有‘三生媚魂’的女人,笑一笑就把他们迷倒时俺还不信,现在俺算是信了,要是她冲俺一笑,估计俺,我也得爬到她脚下去了。”

    那小蝴蝶得意飞上古飞的鼻子,一只小手掐腰,另一只手指着古飞鼻子道“无知小妖,叫你嚣张,看我不把你拉去喂了小白。”

    古飞这才看清这蝴蝶小人也长得貌美如仙,五官精致之极,又瞧见他在自己鼻子上耀武扬威的样子,他心中虽不服气,手脚却被捆得不能动弹,只得鼓气吹向小人。

    古飞本想把小蝴蝶吹飞,不料那小人站得到紧,只可怜她身上那未着针线的衣物,一下子散了出去,惊得那小人“哎呀!”一声飞了开。

    古飞只觉眼前春光一现,顿时大笑道“哈哈,光屁股的小。。。呜呃!”话到一半,幸灾乐祸的古飞就被一只玉脚踩进了土里。

    只听那小蝴蝶悲愤道“姐姐,使劲踩,踩死这小淫贼!”

    另一个声音道“不用你说,这小贼竟敢闯进轩辕冢,还敢在本姑娘面前大发淫威,看我不把他踩成肉饼喂小白。”

    古飞听到黄衫女子的声音时便知道自己要倒大霉,这怨毒的口气,活脱一个被自己偷了鸡蛋又吃了鸡的老太婆。

    “咔咔吱吱”的声音响起,古飞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要断掉的时候,又有一女人声音道“蔺儿,不可造次,把他带到帝庭来,你三位叔伯和我都在这里。”

    古飞后背上的那只脚的主人听到这话,小声怒道“干吗要把这杀千刀的小贼带去帝庭?”却又不敢违抗,只得又狠狠的踩了几脚,才把古飞拎了起来。

    那小蝴蝶更是忿忿不平“为什么要带他去帝厅?哼,我去找萦姨评理去。”说着便飞走了。

    古飞刚要再观瞧红衣女子,脑后便重重挨了一下,昏死过去。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一下便看到了后准,他忙扑了过去道“你小子跑哪去了?丢下大哥我被两个女魔头折磨得死去活来。”

    后准还未开口,就听旁边一声音道“小贼妖,你喊谁女魔头?”

    另一个声音道“小妖贼,竟敢诬陷姑奶奶折磨你,那我这就折磨折磨你。”

    古飞一转头,这才发现那个红衣黄纱的女子和那蝴蝶小人也在,他忙躲在后准身后,仗着后准的威势道“你们两个小贼婆,小婆贼,敢踩后羿后人的结拜大哥,看我义弟不把你们做成人肉蝴蝶烧给我做下酒菜。”

    眼见一场口水大战就要打起来,却听一老者咳嗽一声道“蔺儿,不得无理,古飞,你也消消怨气,都不要吵了!”

    古飞还要顶撞几句,却发现那说话的老者身后站着一铁塔似的大汉,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吓得他把话又吞了回去,这才打量起众人来。

    说话的老人身材修长,白发白须,怎么看都像画中的神仙人物,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老者身后站着一个铁塔似的大汉,浑身鼓起来的肌肉像是要把衣服撑破一般,两只大虎眼恶恨恨的盯着古飞,吓得古飞缩着脖子把目光移向大汉身边的一对俊秀男女。

    从站的位置看,这对男女不是夫妻也是情人,男的俊俏英爽,女的美丽多情,要是往京城一站,真羡慕死无数男男女女。那女子见古飞打量自己,冲古飞回以一笑,顿时让古飞感到一种儿时在母亲怀里才有的温暖。

    这对俊俏男女的下手便是那红衫女子,那只小蝴蝶坐在红衫女子肩上,冲着古飞指手划脚的做着各种威胁鄙视的姿势,只是古飞看不大清,还以为她在跳舞。

    后准微微一笑,指着那黄衫女子道“这位小姐乃是轩辕黄帝第十九女,芳名轩辕蔺。”

    古飞闻听,大惊道“轩辕黄帝?那不是几千年前的人啊,那这女的不就是传说中的千年老妖了吗?怎么还这么年轻漂亮?是不是每年都要吃个漂亮女子才养得这么漂亮的?”

    轩辕蔺听了,气得柳眉倒数,一张红润的小脸好似要滴出血来,连耳边垂着的鬓发也飘舞了起来。只听旗展声响,一道七彩宝光自轩辕蔺怀中飞出,直取古飞。后准忙散出一物敌住七彩宝光。

    古飞先是一惊,又见九道火光自后准祭出的宝物中飞出,敌住七彩宝光,便也不再害怕,竟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后准拦住。

    只听后准道“轩辕姑娘,我这义兄不大会说话,多有得罪之处,还望仙子海涵。”

    轩辕蔺恨极了古飞,咬牙道“若论起辈分,后羿也要喊我声姑姑,我看你这后家小娃再怎么了得,也胜不过当年后羿也奈何不了的‘遮日帕’。”

    后准自然知道这七彩宝光便是洪荒时期大神女娲制成的“遮日帕”,上遮十日烈焰免落人间,下遮之水,恐其遗失于天外天。本来水火难相容,却在这帕子上生了两仪,炼出了七霞神光。后羿祖上射日时,总也射不到太阳处,便是这“遮日帕”所阻。后经嫦娥去娲皇宫拜祈,女娲大神才收去了这“遮日帕”,不想竟落到了轩辕蔺手上。这帕子极为厉害,莫说是古飞,便是大罗金仙,十世活佛,只要被这帕儿裹上,轻者被七霞穿体而过,轻则毁了道行肉身,重则便随这七道彩光一起灰飞湮灭,化做霞光。

    后准掷出的乃是“九日天罗”,此物是后羿取射下的九只金乌的第一根羽毛,以离火炼制而成,虽然也是宝物,但要是被“遮日帕”裹上,运气好点也就能剩下那几根羽毛给后准做乌鸦毛掸子用了。后准又不敢用射日弓射轩辕蔺,只得向那老头等人投去求救的目光。

    那老头哈哈一笑道“蔺儿,你也闹够了,快快退下吧,你那小狗娃好象要下崽了,还不去看看。”

    轩辕蔺这才罢手,收了“遮日帕”,冲古飞做鬼脸道“等会儿再来收拾你!”说完便带着蝴蝶小人跑了出去。

    古飞这才发现后准背上都浸出汗来,湿透了衣裳,这才方知那轩辕蔺的厉害,他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忙向白胡子老头道“这位大伯,那姑奶奶说一会儿还要收拾我,这儿不能呆了,我们还是早走为妙,告辞!告辞!”说着拉着后准便要跑,却被一人抓住。

    古飞转身看去,却见水蝶拉着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你要出去了不被打成灰才怪,还是乖乖的留在这,多求求这几位大人吧。”

    古飞倒也识相,笑呵呵来到那三男一女面前,躬身道“几位长辈,小子有眼不识真人,多多得罪,在这给几位陪不是了!”

    那为首的老者听他喊自己大伯,却喊轩辕蔺姑奶奶,也不生气,笑道“蔺儿虽然脾气急躁了些,倒也知适可而止,你也不必太过担惊。尔等既然有缘进得进这轩辕冢,不妨在这小住几日。后准和水蝶都已知道了我们的来历,你若想知,问他们便可。我等先去照顾那小白虎。”说罢大袖一摆带着几人走了。

    这下把古飞给闹蒙了,也不知他们是生气了还是不知待客之道,哪有把客人扔这不管自己走了的主人?

    水蝶也撅着小嘴道“哼,一帮老不死的,本姑娘乃是看在轩辕黄帝和我奶奶是至交的面子上才给你们几分笑脸的,既然不欢迎,那我们还是走啦。”说着便带着避水麒麟要走,后准正想拦着,呼听一女子笑道“既然洛河神女嫌弃这地方小,那就随意吧!”

    水蝶怒道“哼!雕虫小技,看我不破了它!”

    后准忙道“水蝶且慢!”

    后准话语虽快,可却也拦不住水蝶。只见水蝶不知从哪整出个蓝色的小珠子,迎风便长,眨眼间便有拳头大小,在空中滴溜溜乱转,蓝光刹时布满大厅。她左手一指那珠子,右手捏了个决,喊道“疾!”蓝色珠子照着大门就砸了去。

    古飞还在纳闷,那大门本就开着,水蝶要打什么?

    蓝色珠子砸到门前,就听“碰”的一声巨响,震的古飞耳朵都聋了似的,嗡嗡直响,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水蝶微微一笑,又使那珠子砸向眼前那道看不到的墙,这次却未见任何动静,反而那珠子却如石沉大海,不见了踪迹。

    水蝶怒道“以柔克刚,却不知是本小姐的看家本领。”说着又祭出个小瓷瓶来。

    古飞见了,心里大骂道“他爷爷的鸡屁股!刚走了两个万年老巫婆,又惹到了这位年老怨妇,这些婆娘到底要干什么?这么折腾,俺的小命还有没有了?”这样想着,他不由得又向后准靠近了些,几乎要贴在了后准背后。

    水蝶小手一招,顿时一条江河般的水柱从小瓷瓶里倾泻而出,眨眼间大厅内就被大水淹没。大厅内的家具也不知道什么做的竟在大水中纹丝不动。

    水蝶翻身上了避水麒麟,把小瓷瓶祭在头顶三尺,水势更加汹涌,只听她大声道“看我不把这大屋子冲成王八窝。”

    还好后准见机快,早一步拎着古飞上了屋顶,他冲水蝶喊道“洛神暂且住手,你把洛水全放了出来,可曾想数百年后你拿什么支撑那洛河?”

    水蝶道“等空闲了上四海讨点就是,反正现在我可不想再被人困住!”

    后准又道“海水怎么能进洛河?还有,你现在放出的水足以淹没整个洛阳城了,可放到这屋子里还不够三分,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已布了须弥之法。”

    古飞趴在横梁上往下看去,不由的喊了声“俺类个娘啊!怎么到大海上了!”

    放眼望去,脚下的大水波涛汹涌,那大浪一个赛过一个的高,让古飞感到仿佛到了东海之心。

    水蝶绷紧双唇,也不搭话,只是奋力催动小瓷瓶,放出滔滔大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