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十一节 三生媚魂
    安治好古飞不久,就有一家丁来请众人偏厅吃饭,众人随之来到偏厅,只见刚才还冷清的偏厅现在坐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夏博金夏将军坐在首座,正和左手一老者谈笑,他右手坐着一女子,颔首静坐,似在倾听夏博金谈话。此女子一身白衣,似雪中之玉,身材婀娜,如仙子下凡,在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众人心中暗叹此女若是夏鸣,也难怪李布为她倾心。

    后准眼力过人,早已看到此女,只觉她肌肤弹指可破,娇嫩异常,不觉心中一动,竟升起了明天上双凤擂死夺下卷天旗的念头,这念头虽一晃而过,也让后准心惊不已。他暗道“我乃神类,又经观世池洗心多年,如今竟被一凡间女子引得心动,若此女又法力神通,又和我对敌,我岂不连射日弓都无法举起?”

    众人来到近前,夏博金起身道“白神医请上座,诸位请坐!”

    众人没有客气,在夏博金左手依次坐下,夏博金指着左手首位的那位老者给白屠介绍道“此乃我至交好友许快风,江湖人称‘八面玲珑’,精通五行奇术。”

    夏博金话音未落,白屠便开口道“久仰大名,今日一见许兄果然老当益壮。”白屠和苍生混迹人世多年,很清楚许快风乃是江南七圣之首。他手中有两件宝物,一是七十二节蛇骨赶山鞭,传说此鞭乃是用东海的万年玄蛇骨注入寒铁所铸,全长丈八,重达千斤,鞭声一响,便是泰山也要挪动三分,故称蛇骨赶山鞭。

    他的另一件宝物也是一鞭,名曰七刃流光鞭。此鞭虽不如赶山鞭威力巨大,但锋利异常,削铁如泥,全长三尺,共七节,一节一印,各有奇能。许快风便是凭这两个宝物威镇江南,就算江北也无人不识。

    许快风忙起身还礼道“不敢当!到是白兄的声威如雷贯耳,‘江湖有白屠,活人可移颅。世间遇苍生,白骨能再生。’想必那位就是苍生苍少侠了,老夫有礼了。”人在江湖跑,哪能不挨刀。这许快风抓住机会,结识白屠,还要连带着苍生。

    苍生原身乃是不死神桑,十数年前被入山寻药的白屠遇见,引为知己。后一起出山,悬壶救世。他虽有一千五百年道行,只因功德不够才未能荣登仙籍,这几年他功德渐满,反而不愿成仙,只做个救人于水火的名医。他在世十数年难免被世俗所染,见许快风称赞心中暗喜,忙回礼道“我哪有那个本事,人们过奖了,不过说起活人移颅,我师傅可曾帮人做过,那才叫了不起……”

    三人在那互夸个没完,夏博金站在一旁尴尬万分,不得不大声咳嗽道“咳,咳,虽然大家都是名人异士,却也要吃喝拉撒,各位日后时间还多,再互相认识切磋,现在先吃饭,吃饭。来,来,来,我先敬大家一杯。”说着端起酒杯向众人一礼,喝了下去。

    众人回礼,夏博金大声道“各位为我女儿到此,夏某先行谢过了。”说着便要给众人行礼,众人忙拦了下来。

    夏博金指着旁边女子道”这便是小女夏鸣,鸣儿,还不给客人们见礼。“

    夏鸣缓缓而起,抬手起身之间,在座众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香色难拒,什么叫夺命娇娃。在众人弥留之际,只听夏鸣道”多谢各位前来为小女子解忧,夏鸣在此谢过诸位大侠。“说完,盈盈一拜,众人更是如痴如醉,定力不足者更是满脸通红的加紧了裤裆。

    夏博金捋了捋胡须,好像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大声道”所谓有酒无舞不欢,就让小女夏鸣为众位歌舞一曲如何?”

    众人叫好,夏鸣轻轻一礼,含羞而出。夏博金看着女儿,神色颇为骄傲。

    夏博金无子,只此一女,生于乙酉年七月,芳年十五,长得真如仙子一般,当真是‘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一频一笑之间,可夺人魂魄,只可惜当今圣上乃是女子,不然他夏博金定当父凭女贵,坐那一人之下的位置。

    相传在夏鸣十二岁时,她偷跑出府门踏青,被一群无赖堵在了池塘边。夏鸣年幼,被吓的哭了起来,两行清泪流下,那群无赖为之大感后悔,纷纷自抽耳光谢罪,并决心改邪归正。此事被人传为一段佳话,夏鸣也因此被洛阳人所知。

    夏伯金把夏鸣当成了宝贝疙瘩,教其琴棋书画,歌舞女红。今年刚行冠礼,上门提亲的都踏破了门槛,选来选去,和长孙家定了婚,谁想却闹出个比武定亲。

    再说夏鸣站在大厅之中,舞未起,乐先扬,色未动,神先行,只看得众人神色恍惚,宛若梦中遇见一仙子,正翩然欲舞。声乐一转,夏鸣举臂挥袖,姗姗起舞,更显其婀娜多姿,曲线玲珑。夏鸣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牵引了众人的心魂,仿佛除这乐曲和夏鸣,这世上的一切都停了下来,静静的看其歌舞。看过很多次歌舞的夏博金仍然按控制不住心神,也陶醉在歌舞之中。

    正在此时,一声娇笑打断了歌舞和众人的沉醉,只见从天上飘落一人,咯咯笑道“呵呵,我大老远得跑来,却没人招呼我,原来都躲到这里看美人呢。”

    众人面色一红,想起刚才的失神,暗叫“惭愧!”夏博金见来人是一女子,虽然看不大清楚,但印象中自己并不认识,当下环顾四周,也没见有人出来引见,于是便道“敢问姑娘芳名,可是为助我打双凤擂而来?”

    那女子又是咯咯一笑,道“难道这里面没人认识本姑娘吗,哎!那边那个小老头,还想不想看看本姑娘的玉手了?”

    众人刚才都注意看歌舞,倒不觉得有什么,而此时听到这女子的声音才发现这甜甜脆脆的声音竟然要跑到骨头去似的,着实让人心痒难受,具都有些魂不守舍。

    白屠见到此人,心中大惧,冷汗浃背,就想躲了开去,哪想自己就站在夏博金身旁,一下就被来人认了出来,他只好硬着头皮讷讷道“多年不见,你还是驻容有方啊。”

    那女子又是一阵娇笑,众人都觉本来只是酥酥麻麻的骨头,忽然要软掉下来,竟欲匍匐在地,快乐一翻。有些把持不住的后辈,流着口水,坠入了梦中,恍若无人的向女子走去。各家长辈忙镇定心神,护住众弟子。

    只听那女子道“这也要感谢你白神医的灵丹妙药,不过奴家也快用完了,我们再做次买卖如何?”说着竟妩媚异常的向白屠招手呼唤,吓得白屠汗透了衣物,忙向后退去。

    再看那些年幼的弟子竟疯了似得,拼命挣脱长辈的束缚,奔了过去,未到那女子跟前,大都鼻口出血,两眼白翻,兴奋得昏死过去。那些功力高强的长辈各自运功护住心脉,无暇他顾,只能任他们昏晕在地上。

    后准只觉自己血脉也一时不平稳起来,又见绿旖神色恍惚,似有去意,他忙一咬舌尖,镇定心神,取出神弓拉弓上弦,对准了那女子。

    那女子见是落日弓,神色变了一下,又恢复常态道“呵呵,不想后家子孙也在,看我冒昧了不是。我来此只是想看一看传遍天下的第一大美人,并无他意,我这就走。”话音未落,转身飞上了天空。众人大奇,竟有人还觉得是天女归天,忙下跪恭送。

    那女子来得奇去得也快,众人各自医治自己的朋友弟子,夏博金脸色苍白的问白屠道“白神医,你可识得此人?可是叶家请来的高人?”

    “若是叶家能请到这位,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白屠心中所想并未说出,只干笑道“我到是见过她两次,她自称狸柔,修炼有数千年之久,早已不在三界五行之中,一身媚术连女子也受不得。更兼有三生媚魂,可谓鬼神难抵,恐怕寰宇之中,只有杨彪的九世铁心才能不为其所动。她不会为了洛阳擂来此,恐怕当真是为了看令嫒一眼。”

    大唐初开国时,天罗地网松动,天下多有神魔妖怪出没,直至唐玄奘取来真经,方才少了许多。不过对于神怪之流,世人或多或少都遇见过,所以见了也不太过惊奇,只要其不害人,便由得它去,毕竟与神怪之流对敌,一般人也不是对手。

    众人听白屠这么一说,这才不那么羞愧,各自叹息不已,苍生又问道“那她刚才说得和你的交易是什么?”

    白屠老脸更红,怒道“你小子哪那么多事!快去看看古飞醒了没。”

    众人心里暗笑,这时夏鸣近前来,道“父亲,我只觉得那姐姐很是可亲,并未感到异常啊?”

    众人刚受狸柔所媚,又闻夏鸣吐气若兰,香气袭人,不免心中又有些动摇,忙向夏博金请退,各自回屋调息,一时间大厅之上只留下了十数人。

    白屠道“姑娘貌美如仙,比狸柔无有不及,每日对镜观看,早已对美色不以为然,自然也不会被其所惑。”沉吟了一下,又道”那狸媃不过是无心之举就能惑得这些练武的弟子不能自制,如是专心施法,大罗神仙也难以抗拒啊。”说完好像想起来什么似地,不住的摇头。

    后准观李布眼中只有夏鸣,对旁物不闻不问,连狸柔来过都不知道,不禁佩服不已,暗自戒告自己要勤修心神,要像李布一样做到做事能够专心不二。

    夏博金陪众人又聊了一会,便回房休息去了,众人也散了开去,只有李布紧跟夏鸣,惹得夏博金大怒,若不是看在白屠的面子上,早已把他轰了出去。白屠等人只好强行把李布拖回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