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三节 是非难断
    万妖窟离藏日林有上万里路程,哮死人倒也有些本领,不到三日就已回到洞内。

    哮死人见了妖王,把金啄抢丹,后准帮凶的事情哭诉一遍,妖王大怒道“你个蠢货,为了小小的一枚金丹,竟去招惹藏日林的后家,你可知道他们后家乃是神类,他们祖宗后羿那可是射下九只金乌的人物,那可是上古妖神金乌啊。”

    妖王裹在一团黑气之中,虽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哮死人知道他怒火已燃,忙解释道“后家单脉相传,到了现在,人世间不过剩后准和他父亲后枫,后枫也已经出了藏日林不回,他后准不过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我以为我七百年的功力怎么也能应付的了。”起始说得语壮,说到最后,便唯唯诺诺起来。

    “混帐!你当天庭费尽心思把后家的女人弄上天是为了什么?各路妖王都要监视藏日林是为了什么?就是怕后家的那把射日神弓。连他们都怕,别说你个小小的妖怪,便是鬼王皇甫豪或那魔头杨彪哪个不对藏日林敬畏三分,你个混蛋竟然敢去上门惹他后准,你的狗头不想要了吗?”他越说越气,又道“而那枚丹是杨彪抛出的诱饵,还不知是不是九转金丹,更不知他的打算,可是这后家,却是个麻烦,老祖都不愿招惹,你竟给我惹了后家的崽子。”

    哮死人哭丧脸道“可是金啄抢了九转金丹带着他女儿绿旖跑了,正巧被我看到那丫头躲入了藏日林,所以……”

    “所以你就追了过去?”

    “是。”

    妖王稍稍平稳心气,思索了片刻,叹气道:“算了,念在你是一片忠心的份上就饶了你这次。后准毕竟只是个未入神道的小子,看他对你手下留情,大概也不想惹是生非。金丹固然重要,但和后家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这事到此打住,不要再去招惹他。”

    哮死人见大王的语气缓和了下来,马上奉承道“就是,后准不过是仗把神弓,要是论起真本领,跟大王差远了,更何况我们下月初三妖魔同会九幽山,到时定要后准好看。”

    妖王心下一凛,沉声道“你把这事告诉后准了?”

    “是啊,那小子吓的不敢出声,还躲了回去。”哮死人兴奋的夸大着说道。

    “你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他后家受天命拯救人世于危难,你把这事告诉了他,要是把他引出林来,我把你炖汤喝。”妖洞里再听不到哮死人的话语,只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狗哮声…

    数天前,在后准打发哮死人的时候,绿旖悠悠转醒,她出门一眼便看到正在观战的古飞,看到他,就想到到自己爹爹的悲惨下场。绿旖抑制不住怒气,转回屋取来双刀,奔古飞砍去。

    古飞站得离门不远,挠着下巴正看得入神,哪知绿旖从背后偷袭而至。两把柳叶弯刀砍进古飞后背里,差点没把古飞砍成三截。

    刀身深入膂肉,古飞哎呀一声扑倒在地,顿时失去知觉,鲜血流水一样顺着刀身涌了下来,浸透衣物,染红土地。绿旖从未杀过人,又加上身体疲顿,见得这一幕,又惊又怕,也跟着昏了过去。可怜古飞既没明白是怎么死的,也没有个人来感叹怜悯。

    后准与古飞在先祖前拜为兄弟,气运相连,冥冥中已有感应,他刚射出神箭,就觉得心神惊颤,再顾不上捂着鼻子的哮死人,忙收弓停法,落回阵中。

    转回藏日林,看到绿旖刚刚晕倒,而古飞背插双刀,在血泊中生死未知。后准又气又急,上前试探鼻息,竟还有气,只是他功法奇特,不能用以疗伤,只得以内劲止住古飞的伤口,又急忙进屋取出几粒丹药,抬头掰嘴,给古飞服了下去,再把他移到了屋内床上。

    只这片刻功夫,身为神类的后准竟慌的满头大汗。再看绿旖仍未转醒,他也不好放任不管,只得把她也抱回屋,安放在竹椅之上。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绿旖才醒了过来,眼未睁看就喊道“爹爹,我饿了。”为了追古飞,绿旖到现在是滴水未进,再加上惊吓劳累,自然该饿了,却在半睡半醒之际,忘记了她的爹爹已成了古飞的腹中餐,再也不会为她备茶煮饭。

    后准准备责骂绿旖一番,听她喊起爹爹,心想“这也是个可怜人。”到嘴边的埋怨话语又咽了下去。他去拿了几张干饼和一杯水放到绿旖面前道:“吃吧。”

    绿旖看到后准,才清醒过来,想起今日之事来,忙四处张望,问后准道:“那小贼呢,他在哪?”

    后准闪开身子,露出床上背插双刀的古飞。

    看着丝毫不动的古飞,绿旖只道古飞已死,却觉得自己虽然大仇得报,可心里还是难过的很,再想到相依为命的爹爹已天人两隔,更是悲从中来,于是哭道:“我不是要杀他,我只要,我只是想要爹爹,我只要爹爹啊!呜呜呜呜!”

    后准道“大哥为了糊口杀了你父亲,在人类的眼里不过是杀只鸡而已。你为报仇杀了大哥,在妖类眼里不过是杀个人罢了。这世间的恩怨难道也是天意吗?”后准望向夜空,叹口气又道:“父亲曾说当我对天意起了疑问,便是离开藏日林之时,如此看来,便是今日。”

    绿旖抱头痛哭道“我不想这样,我真的不想杀他。我只想要我的爹爹。”

    后准静静的望着她,过了很久才说道“古大哥现在还没有死,他体内有股未化的灵气支撑,再有我的丹药续命,七日之内是死不了的。只是你和大哥的仇恨,可能就此罢休?”

    绿旖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知道这事也不能怪他,可我不知道该怪谁,我不再记恨他了。他,他七日之后就会死吗?”

    绿旖面庞憔悴,想到古飞会死去,一如之前自己的父亲,更加伤神。再次想到今后再父亲,而自己只是个人人喊打的妖怪,又如何能生活在这人世?又有何人可依?想到此处,她心中升出无限孤寂,悄然落下泪来,自语道“早知如此,为什么要来大唐?”

    后准大感怜惜,却不知该如何劝慰,只得回答道:“只要七日之内找到医治古大哥之法,便能让他复原如初。只是现在天气炎热,肉身容易损坏,我们须得即刻起程。”

    绿旖惊异道“我伤得他,古,古大哥那么重,真的能治好吗?”

    后准听绿旖改口称古飞为古大哥,心中欢喜,点头道“在洛阳城有个了不起的神医,就算是死人,只要没过回魂夜也能治活。”

    “那,那我爹爹,”绿旖眼睛发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后准想到被古飞吃得只剩下半个身子的烤鸡,一时不知怎么开口,犹豫道“你爹爹,”

    绿旖还算聪慧,只看后准神态,就知道自己爹爹再不可能复生,为了不使后准为难,她乖巧接口道“我,我知道了,只怪我爹爹命苦。”

    见到绿旖如此懂事,后准很是欣慰的道“我们得准备一下,出了藏日林就会有小鬼来勾魂了。”

    绿旖疑惑的望向后准,不懂他什么意思。后准解释道“藏日林阵法精绝,又属九阳之地,阴魂鬼物不敢近前,但若出来林子,怕是地府的小鬼便要寻觅而来。”

    “古,古大哥不是还没死吗?为什么地府的小鬼会来勾魂?”

    “百汇为天,丹田为地,脊柱便如不周山,不但支撑天地,还藏魂牵魄。在你砍断大哥脊柱之时,他的两魂三魄便已离体而出,幸亏发现的及时,未及走远,便被我拘回。只是魂魄离体,阴阳薄便有记载,地府小鬼当会依记录寻觅而来,查探清楚。”

    绿旖听得懵懵懂懂,不大明白,只是问道“那我爹爹的魂魄还在吗?”

    “早已不知去向!”

    “是被小鬼捉走了吗?”

    “藏日林内并未察觉到他的魂魄。”

    绿旖不再追问,后准便从百宝囊里掏出一两小马车,迎风一抛,只见马车眨眼就变成真物大小。两匹血红色的大马迎月长哮,嘶声动天,神勇无比。绿旖看到两马,身子不自觉的打起哆嗦来,忙问后准道“后准哥哥,怎么我见了这两匹马害怕得紧。”

    后准笑道:“此两马是先祖后羿的战马,名为追日神驹。它们原本早可以化为人形,得道成仙,只为守护后家的子孙才甘愿自缚元神,永世为马的。它们以妖魔鬼怪为食,身上难免有煞气,你法力不高,定力不足,自然会被吓到。这次为了避开勾魂鬼,不得已才请出它们。来,跟着我,没事的。”说着拉住绿旖,对两匹马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上了车,只奔洛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