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仙侠小说 > 道曲 > 第四节 小妖狸柔
    经历了千百年的时间,在那个无名铁匠造刀的山谷中,已然寻找不到当初的木屋和庐棚的痕迹,而一群小妖却在这古树参天,人迹罕至的山谷中站住了脚,并渐渐的发展起来。

    “狸柔!还给我!”一名看似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妖,腰间围着张虎皮,着上身,正满脸愤怒的追赶着另外一名小妖。阳光从天上落下,把他满头的金发照的闪闪发光。

    “嘻嘻!追到我就还给你啊!笨蛋小虎!”被追赶的小妖举着个竹条编制的鸳鸯,虽然脸蛋稚嫩得像是十二三岁的女童,身材发育的却是良好,只看那一双圆润纤细的长腿,就会觉得这孩子长大后一定会成为倾城倾国的佳人,而她那浓厚秀长的墨发,如同瀑布一般,在她转身时,几乎把她裹了起来。

    木质的鸳鸯蛋撞击着竹条,发出“咚!咚!”的轻响,回荡在整个山谷,就是这无法惹人注意的声音,唤醒了一个古老的存在。

    “是谁?是谁在玩我的玩具?”不知被埋藏了多久的声音,穿越了时空,带着好奇,带着迷茫,醒了过来。

    金发小妖和墨发小妖都没有注意到从幽深的地下破土而出的漆黑刀影,却听到了有一个幼童在向他们探问“你们,你们是来陪我玩的吗?”

    曾经的孩子是多么渴望有个玩伴,现在,他的愿望似乎实现了,所以他激动得几乎落泪,并向着两个小妖奔去。

    金发小妖听到陌生的声音,立时停止追赶墨发小妖,并警戒起来,举拳挡在身前呼喊道“是谁?”

    山中的其他妖怪也闻声赶来,他们看到一团黑色的刀光射向金发小妖,其中的强者一跃而起,仗着妖族强壮的身躯和灵敏的动作,赶到了金发小妖身前。

    “铛!”金属交错的声音响起,黑色刀影被击飞出去,那位妖族强者这才巡视四周,怒喝道“是哪路神仙在此?我们远避人世,不沾红尘因果,为何还要找上我等?”

    自从封神之后,天庭为了彰显自己的势力,不断的剿灭隐匿在人间的妖魔,使得不少妖族躲到了偏僻的荒芜之地。

    “大哥,不像是天兵,你看这怨气,倒和魔兵很像。”另一位妖族强者也落在金发小妖身前,盯着黑色刀影说道。

    “你们,你们为什么打我?呜呜!好疼!”神秘的幼童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我不过是想和他们一起玩!呜呜!娘亲,娘亲,你在哪儿?”孩子受了伤,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黑色的刀影在空中迅速的闪现,寻找着曾经的记忆。

    陌生的环境让孩子感到十分的害怕,他又想起了爹爹,忽然忆起了被爹爹杀死的一幕,黑色刀影瞬间定在了空中,不断的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不,不要!爹爹,不要杀我!娘亲,娘亲,快救救我,我好怕!我好冷!”

    “孩子,不怕!娘亲就在这里!”黑色刀影中又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娘亲!”孩子听到母亲声音,得到了最大的安慰,可是接下来,他又慌张起来,“娘亲,你在哪里?我,我怎么看不到你?”

    “孩子!我的孩子!你,你为什么杀了我的孩子!”女子的声音也尖利起来,刀影上的黑色魔气更加汹涌。

    “我,我为了自己的一个心血毁掉了另一个心血!”一个男子的呜咽声也从刀影中传出,“我好恨,明明就差那么一点点,明明就可以成功了,然后我就可以给妻儿他们想要的生活了,为什么?为什么?”停顿了一下,那男子忽然发现了什么,又哈哈大笑起来,“我,我没失败,我成功了,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成功了!我儿,为父终于成功了,为父可以给你最好的生活了。恩,你问它的名字,对了,它叫什么来着?它的名字是什么?我,我又是谁?谁又是我的儿子?谁是我的妻子?”

    黑色魔气渐渐扩大,率先赶来的妖族强者感到不妙,忙喊道“二虎,你带族人去躲避,秃狍,和我一起防备。”

    “我,的,名字,叫,泪惭!”刀影中的三个声音混杂在一起,形成一个新的声音,“我,要,成为,名传天下,的,刀!”

    翻滚扩张的魔气忽然倒卷而回,一把破碎了刃口,且有着大量渍痕的魔刀自内显出。

    看到这柄刀的第一眼,只会觉得这柄刀,破旧、残缺,似乎是柄还未完工就已被抛弃的失败品。再看第二眼时,就会觉得这把刀中有凌厉的怨气传出,仿若通过眼睛,传到了体内,劈开五脏六腑,斩断七情六欲。所以,没有人能看第三眼。

    妖族强者缓缓倒下,鲜血从他的七窍中淌出,连带着神魂都已经支离破碎。

    “大哥!”秃狍心系族人,没有把目光投在泪惭刀上,所以他逃过了一劫,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大哥为何正莫名其妙的死去。

    “不要看,刀!”妖族总有秘法,即使是神魂破碎,强烈的愿望还是操控着尸体说出了四个字。

    “大,大哥!”秃狍的呼喊声引来了二虎的注意,他把仅有的十余个族人引到了避难地,便返身回到了妖族强者的身边。

    “我和你拼了!”秃狍祭出妖丹,冲向魔刀泪惭。

    “霹雳!轰隆隆!”刀欲动,雷先出,翻滚的黑云凭空聚起,眨眼间笼罩了整个山谷,一如当初的雷劫。

    妖族躲入的山洞是为了应对天庭而造的避难所,这是一个辟开此方世界,独立而出的空间,即使是天兵天将,也难以找出它的存在。外面的响雷过后,再无任何声息传来。金色小妖有些担心他的父亲,他已经失去了母亲,若是再失去父亲,那他,还能剩下什么?

    “母亲!虎叔叔他们没事吧?”先发话的是墨发小妖,她的名字叫做狸柔,她蜷缩在母亲的怀里,却把关切的目光投向了金发小妖。

    “没事的,你的虎叔叔可是修出了第二元神的!而且还有族长和你狍子叔在。”狸柔的母亲带着黑色的面纱,因为她绝世的面容不但是最厉害的武器,更是惹麻烦的祸首,但是即使她带了面纱,并穿了宽大的衣袍,却仍旧遮挡不住身体中隐隐散发出的诱惑。

    “铛!”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入口处响起。

    “是父亲回来了!”金色小妖一跃而起,他的父亲常常用自己爪子敲打山门,以提示自己的到来。

    “等等!”狸柔的母亲抓住了金色小妖,轻轻摇头道“不是二虎!”

    “铛!”更大的响声传来,证明了狸柔母亲的判断。

    “是,是那个魔鬼!”狸柔更加的害怕,往母亲怀里蜷缩得更加厉害。

    狸柔的母亲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身子,道“小柔不怕,有母亲在!”

    “怎么可能?”另外一名妖族颤抖的道“不可能有人找到这里!”

    一位母亲也安慰着自己和怀中的孩子道“这个空间是我们合力开辟出来的,就算,就算是天神也找不到!不要怕!”

    “刺啦!”空间被撕碎的声音传来,黑影从一条裂缝中闪了进来,直冲妖族而去。

    “找死!”妖族的一名壮年挺身而出,双臂已然兽化,还未成形的妖丹在体内疯狂运转,不惜一切的化为妖力,只为能让他抵挡在自己的妻儿身前。

    “咚!”魔刀劈开这名妖族时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声音是妖族男子的尸体倒在地上时发出的。

    “狞郎!”一位妖族女子抱着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扑向死去的妖族男子,襁褓中的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母亲的眼泪,也跟着哇哇的哭了起来。

    “咚!”未等其余妖族做什么,那对母子也已然停止哭喊,失去了生命,倒在了先前的妖族男子身上。

    “我和你拼了!”余下的妖族已然不到十名,尽是些老弱妇孺,可是他们不愿等着被宰杀。

    “住手!”一道婀娜的身影挡在了所有人前面,没有了宽大罩衣的遮挡,即使只看背影,也令所有的妖族忘记了当前的处境。她脸上的面纱也已然摘下,所有看到她的脸的人,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都会被刺痛,即便是最疯狂的魔族,也会为了保护这蓦然升起的心动而不惜舍命。

    “请你住手!”低声请求,微而不卑。其声如钟乳坠石,似离燕归巢。声虽无欲,七情自生,染人耳目,浸人心肺,即使天魔之音也不过如此。

    魔刀泪惭似乎也被这面孔吸引,将沉沦至其声色之中不可自拔。刀身上那颗泪滴状的残痕忽然闪耀,黑色刀影便透过了那最令人爱惜的婀娜身躯,杀向了其他妖族。

    其他妖族一并心碎,他们并不是为自己将死而心碎,他们是为了那道缓缓倒下的娇柔而心碎。

    “母亲!母亲大人!”片刻之间,所有人都已死去,只剩下被墨发包裹的娇小的狸柔在颤抖的嘶喊。

    狸柔看着最熟悉的身影中缓缓淌出的鲜血,看着那一抹金色失去了生机,看着所有人都不再言语,她滚圆的眼睛睁得更加大了,生怕一个眨眼,自己也会随之而去。

    一滴滴泪珠顺颊而下,她的意识中尽剩下一句话“谁来,救救我!”

    泪惭刀似乎也被狸柔眼中滚落的泪滴侵染,不再赶尽杀绝,可是它也并未遁走,而是停在狸柔面前,阵阵颤抖,那是它正在与自己的意志争斗。

    良久,刀尖终于缓缓的前行,就在即将抵达那圆睁的双目时,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从魔刀后面伸出,紧紧的握住了刀柄。

    双目赤红的杨彪嘴角裂到了腮边,从中吐露出一句话来“果然在西北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