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221.番外后续21
    晋江独家表,  购买比例未达百分之三十,  显示防盗章。

    交公粮这天,是生产队最热闹的一天。

    各个生产队把收上来的粮食称好了,按着公社分配的份额,  装成一麻袋一麻袋的。

    左家屯属于大河公社第七生产队,因为土质不大好,每年交公粮都不够,  很多时候,  还得拿粗粮顶上去。这会子说到要交公粮,没一个人舍不得,各个眼巴巴的看着,反而担心收上来的细粮不够交。

    “咱今年收成不错,  只用再补五百斤玉米就补上麦子的差额了。今年,  咱每家每户都能分到粮食。

    左水生做好了统计工作后,声音洪亮的宣布道。

    “太好了,  咱今年都能吃上饱饭了。”

    大伙儿都高兴的不得了。

    每年秋收之后,  最开心的是能分粮,  最担心的是分不到多少粮食,  等冬天来了,  一家子人又要勒紧裤腰带了,  最后还得靠救济粮过活。现在知道能分粮食,各个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左单单虽然无法感同身受,  看到这一幕,  依然觉得心里感触不已。生活在未来物资丰富的那些后辈们,  谁又能体会到这一代人的艰辛,和对吃饱肚子的渴望。

    左单单想起小时候,家里吃剩的饭菜,奶奶总是舍不得扔掉。左单单从小不喜欢吃剩饭剩菜,有一次偷偷的泼掉了。奶奶知道之后,气的整整两天不理她。

    那时候她觉得奶奶顽固,现在她终于能明白奶奶的感受了。

    穷怕了,饿怕了,才会知道粮食的可贵。

    左水生找了屯里一些年轻力壮的汉子推着马车一起去公社交公粮。各家各户的回了家里等着下午分粮。

    左大成也跟着一块儿去了。他是屯里少有的认识字的人,平时做事也挺稳重,左水生还是挺看重他的。有啥事都会拉着他一块儿。

    左奶奶满面红光的带着左家其他人回了家里,把家里装粮食的袋子都放到了院子里。就等着吃完午饭之后,立马出去仓房装粮食。

    徐凤霞闷不吭声的跟着老太太一会儿干活,等准备工作做完了,老太太去厨房里面做饭了,徐凤霞拉着左红军进了屋里。

    “干啥呢,在家里神神叨叨的,有啥话不能说的?”左红军也正因为分粮食的事情,高兴的蹲在院子里抽旱烟,被自己媳妇拉进屋里,多少有些乐意。

    徐凤霞恨铁不成钢道,“你还有心情抽烟呢,你也不想想现在咋办。马上要分粮食了,咱家四口人,老二家三口人。这粮食都到妈那里放着,一个锅里吃饭,咱家亏了!”

    不等左红军说话,徐凤霞又开始算账,“还有小聪那边上学,妈肯定又要拿粮食去换粮票,那城里吃的都是精细粮,咱得浪费多少粮食啊。”

    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不干活,在城里读书,全家人还得给他准备口粮。以前徐凤霞不咋干活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自己辛辛苦苦去抢收,加上小闺女左欢也去干了这么些天活,她心里就越想越不甘心。

    左红军本来心情还不错,这会子听到这些话,心情一下子就低沉了。吸烟的频率也大了,一下子整个房间里面烟雾缭绕的。

    当初答应他爹,不让这个家散了。可当初被老二家里祸害的没了大队长的位置之后,他这心里还是怨恨的。这些年他觉得自己活的没脸。要不是念着他爹的遗愿,他早就要和老二家的分开了。现在媳妇这一算账,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是啊,自己和老二感情又不大好,干啥要养着他们家?

    徐凤霞拉着他的袖子,“当家的,你到底咋想的?”

    左红军长出一口气,“等吃了午饭再说吧。”

    他狠狠的吸了口烟,吐了出来。

    打谷场上旁边的小丘上,左单单边装着捡柴火,边和旁边捡柴火的李晨亮还有高伟说话。三人看着都各做各的事情,实际上正在偷偷的说着换粮食的事情。

    左单单觉得他们这和地下党一样,神神叨叨的。

    可没办法,她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换粮食的事情。也不想让别人看她和男知青接触太多了。

    “这次怎么着也要想办法搞点细粮。”李晨亮坚决道。

    上次的玉米面,压根就不够尽,几天就给嚯嚯光了。他倒是想着找屯里其他人买粮食。可那会子秋粮没下来,谁家都缺吃的,压根就不和他换。

    这次一说要分秋粮,他就找上左单单了。生意嘛,肯定是做生不如做熟。

    左单单干咳一声,“想吃细粮啊。行啊,你找老队长买去,看看咱屯里谁家能拿得出细粮的。你也好意思说,咱屯里的细粮都交公粮都不够呢,还能拿出来吃?”

    其实细粮也有,不过每家能分十来斤就顶了天天了。左单单觉得自己表现的太容易拿出来,就容易让人怀疑。而且还谈不了价格。

    李晨亮郁闷极了,“小米,玉米粒儿也行。”

    “这个还成,我们家里是没了,我可以找人弄点来。”

    高伟道,“我们自己也能弄。”

    “呵呵,那你们自己弄去。这屯里是我熟还是你们熟?说的好像谁家都乐意和你们这些知青换粮食一样。到时候被人知道了,谁敢承担投机倒把这个责任?我和你们说,我这是承担了巨大的风险的。你们要是不乐意,这粮食咱也不换了。反正咱这农村也不用花啥钱。”

    “你这丫头……”高伟一听,气的说不出话来。

    “大伟,和女孩子怎么说话呢。”李晨亮装模作样的说了高伟一句,又朝着左单单挪近了一些。

    “单单同志,他不会说话,别和他说。你和我说就成了。我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是个善良的好姑娘。要不这样吧,你给我多弄一些粮食过来,咱还按着上次的价钱给。”

    “别说钱这个字,我不爱听。”左单单瞄了他一眼,“咱是换,懂不懂?投机倒把这种事咱可不能干。”

    李晨亮:“……”不给钱你,你还能换?

    他没好气道,“行,咱换粮食,这次给多换一些。”

    “换多少?”

    “很多,有多少算多少,咱都要。”高伟接话道。

    左单单挑眉,看了眼李晨亮。李晨亮点头,“对,有多少算多少。咱买……换的起。”

    左单单眯着眼睛打量着两人。

    这么大的口气,可不是光他们两人吃的下来的。这有门路啊。

    “你们换了不是给自己吃吧。”左单单语气肯定道。换粮食成,可这不明不白的事情不能干。要是有好处,必须大家一起拿。

    李晨亮看着左单单一脸精明的样子,恨不得在她脑门上敲一敲。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好糊弄的。

    不过这事儿要是没左单单,还真的不好办。他在这屯里没群众基础,找人换粮食,一点还成,多了压根就没人帮着换。

    这种时候,他就有些高看沈一鸣了。都是知青,沈一鸣在这屯里群众基础已经很扎实了。经常有老乡请他去吃饭。在这粮食精贵的和金子一样的时候,能让人请去吃饭,这得多好关系。

    不过让李晨亮像沈一鸣那样讨好屯里人,他也不想去做。本来就是不想在城里被人管东管西的,才来了这农村。要是再为了点好处,把自己弄的虚伪,这得多难受啊。

    对于眼前这个唯一和自己还算有些关系的左单单,李晨亮也不能真的瞒着她,“就是我们省城的家人也需要粮食。最好是细粮。城里细粮也精贵,家里不够吃。”

    两个土豪!左单单心里吐槽。还细粮不够吃。这年头谁家细粮够吃。一年能吃上两顿细粮都要偷笑了。

    还真的拿细粮当饭吃呢。

    不过李晨亮的话,让左单单也打开了一扇门。大把的好处,似乎在向她招手。

    她严肃的皱了皱眉头,“你们真的有多少要多少,有些话我可得先说了,票据不能少。甭管粮票布票,工业票也成。”

    “行行行,不就是票吗,多的是。”李晨亮吹牛道。

    他们家亲戚条件都还不错,正经单位,还能少那几张票?

    左单单冷哼一声。她还记得上次谁欠她两斤粮票没给呢。

    背着柴火回到家里的时候,左单单现家里气氛不大平常。

    老太太板着脸坐在桌子的上,左红军两口子坐在左手边,左大成两口子坐在右手边,左欢和左青搬着凳子坐在左红军夫妻的身后。

    左成才则靠着大门,脚底下画着圈圈儿。

    所有人苦大仇深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之前等着分粮的那种欢喜的气氛。

    咋回事,她才一会儿没回家,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左单单将柴火往院子旁边一放,走进屋里问道,“爸妈,家里这是咋了?”

    李惠担心这会儿老太太不高兴,赶紧拉着左单单坐在她旁边,“别说话,你大伯他们要分家,你奶正不高兴呢。”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