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202.番外后续2
    晋江独家发表, 购买比例未达百分之三十, 显示防盗章。

    不会又是偷粮食吧?左单单偷偷的摸了过去, 躲在草堆后面看。

    “惠,要不然你回去吃饭,这没多少了, 我一个人能成。”左大成边脱麦粒儿, 边和旁边的李惠道。

    这活不重, 对他和李惠来说都不算啥。可到底是个干了一天重活的人, 又累又饿的, 他担心李惠撑不住。

    “没啥,两人一块儿也能早点回去。再说了, 这是我娘家人的事儿, 咋能让你一个人做。”李惠摸了摸头上的汗水。

    是她便宜爸妈?左单单两眼一瞪。

    她今天离开的时候, 所有人的活都干完了, 就只有苏雪的没干完。现在左大成两口子帮谁干活,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苏雪和李家有什么关系?

    左单单想起之前李惠还特意的暗示她,给那些知青们搭把手,她当时还琢磨着李惠咋会管这样的闲事。现在看来, 可不是让她帮知青,而是让她帮苏雪。

    “爸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左单单想了想,还是走了出来。这事儿她得弄清楚。

    李惠和左大成正忙活, 听到左单单的声音, 惊了一跳, “单单,你咋来了?”

    “家里都在吃饭呢,我喊你们回去吃饭。你们咋在这里干活。今天老队长也没分这里的活给你们啊。”左单单故意问道。

    夜色中,李惠的神色看不清楚,不过能从她的动作里面看出她有些慌张的。

    左大成道,“没事,我和你妈这不是看着这里还有活没干完,就帮一把吗。这些知青刚来,还不适应,咱帮一把是一把。”

    “我可没发现谁不适应的,这些知青干活挺利索的,也就个别的人喜欢偷懒,这才没干完。”

    “单单,别瞎说。”李惠阻止道。

    “那你们说,干啥要帮人家干活?”左单单追问道。“这活也不多,人家知青自己干不完,这是拉后腿。你们帮忙,这是纵容她们偷懒。又没沾亲带故的,干啥要帮忙?”

    左大成看着李惠,李惠也没回答,显然有些犹豫。左大成叹气道,“单单也大了,要不别瞒着了。”

    李惠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左大成这才道,“单单,我和你说这事儿,你可不能和别人说。那个新来的知青苏雪,是你舅舅的亲闺女。你舅就这么一个闺女,现在离乡背井的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咱能不帮一把吗?”

    “苏雪不是姓苏吗?”左单单惊讶道。这会儿是真的惊讶了,她以为苏雪顶多是李惠娘家某个亲戚,哪知道竟然是这么亲密的关系。

    这世界是不是也太小了!谁能告诉她,姓苏的怎么和姓李的成一家了。

    李惠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好在天色黯,也看不清楚。“你舅妈改嫁了……也是为了保护苏雪,这才改的姓。”

    左大成也咳了一下,“反正这事儿你知道就成了,可别往外说。”

    左单单翻了个白眼。她算是明白了,这苏雪算盘打的好啊。又想得李惠这边的便宜,又不想承认自己和李家关系。

    啥好事都被她占了。

    看着李惠和左大成这样,左单单也不想多说了。

    刚她就说苏雪偷懒,李惠都不让她说,可见她对这个娘家侄女还是很维护的。她可不指望自己现在说几句话就能让李惠幡然醒悟。

    “明天再做吧,你们回去的晚了,到时候让人怀疑。要是让人看到了,到时候咱就是不说,也会让人想到啥的。反正也没多少了,明天我帮着做。”

    听到这话,看着也没剩下多少的活,李惠也有些担心,怕被人看到。

    她已经害了老左家了,不想再害自己的侄女了。

    “那咱就回家吧,明天再做。”

    一家三口回到家里的时候,左家人已经吃完饭,回了房间去了。

    饭菜都冷了,李惠在锅里随便的热了一下就坐在厨房里吃晚饭。

    左单单现在有了果园,经常能吃到东西,也不饿,这会儿端着碗筷,心里琢磨苏雪这事儿。

    “单单,那事儿,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你舅舅和你外公外婆都去受罪了,我不想让老李家的人再受罪了。”

    吃完饭,李惠眼巴巴的看着左单单。

    当年父母和大哥被下放到农场的情景,她现在都还记得呢。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左单单点点头,这时候的阶级层次分的很清楚。三代贫农和富农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自己的外公家是资产阶级,自己就被人说是坏分子,要让人知道苏雪亲爹正在农场改造。这姑娘就算不用去农场,以后的前程也差不多到头了。

    她表面上答应了李惠不说出去,不过心里却暗自道,“那可得看苏雪表现咋样。”

    要是苏雪表现的不行,她可不介意阳奉阴违。

    第二天上工的时候,李红兵看着苏雪这边的工作少了不少,惊讶的查看了几遍。

    苏雪弯着嘴唇,“我都说了,我肯定能完成任务的。”

    “你就晚回来那么一会儿,能做这么多?”李红兵一脸不信道。

    苏雪笑,“这不是都做了吗。”

    左单单看了她一眼,埋头继续干活。要是让李惠看着她这大侄女这样子,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任劳任怨的帮着苏雪干活。

    估摸着是尝到了甜头。苏雪的工作态度越发的懒散了。

    等到一天下来,比之前还剩的多。

    下工的时候,李红兵气道,“我就不信你明天还能干完。”

    左单单看了那一堆还没干完的活,似笑非笑道,“苏雪同志,你在我们屯里是不是有亲戚啊,要不是我没看到你和什么人来往,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在咱们屯里有亲戚,你亲戚大半夜来帮你干活呢。”

    听到左单单这话,其他人看向苏雪。

    苏雪的脸色变了变,“我才没有亲戚在这里呢。我是省城人,我爸妈都是工人,我怎么会在农村有亲戚。”

    “激动干啥,我就随便问问。”左单单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起身就去找左水生记工分去。

    看着左单单的背影,苏雪咬了咬唇。

    等大伙都下工了,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李惠和左大成才到了打谷场这边。

    到了打谷场的时候,苏雪正在抹眼泪。

    “这是咋了?”李惠着急道。

    “姑,我没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事儿了。姑,单单是不是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她今天差点就说漏了嘴。”

    “咋会这样呢,我都嘱咐过她了。”李惠也有些慌了,“单单肯定不是故意的,她这孩子没坏心眼。”

    左大成道,“那单单没真的说出去吧。”

    “那倒是没有。”

    李惠松了口气,“我就说了,单单肯定不是故意的,她这孩子一向本分老实。”

    听到这两口子这么维护左单单,苏雪气的不得了。什么亲姑姑,到了自己闺女面前,还不是偏心眼儿。

    左单单老实?这世上就没比她心眼多的人。

    “姑,我想我奶奶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奶奶每天都要做好吃的给我吃。那天我看着单单的奶奶就给单单煮了鸡蛋,我好久没吃我奶奶煮的鸡蛋了。”

    苏雪抹着眼泪道。

    李惠听她提起李家老太太,心里也是一阵的难受。“没事,以后姑给你弄好吃的。现在家里啥都没有,等秋收之后,家里要分肉,姑给你留肉吃。”

    苏雪一听还得等秋收之后,眉头微微一簇。什么叫家里啥都没有,左单单都有鸡蛋吃。怎么道她要吃的时候,家里就没吃的了。

    说来说去,还不是舍不得。

    李惠倒是不知道自己侄女在想什么,她就惦记着左单单说漏嘴的事情。

    她昨天千叮呤万嘱咐的,咋单单还是没注意呢。

    干完活回到家里的时候,老左家人已经吃完饭了。其他人都睡了,就左单单在院子里洗衣服。

    李惠进了屋里,就喊左单单去厨房里面。

    “单单,苏雪那事儿,你是不是说漏了?”

    左单单早就知道苏雪肯定会告状的,也噘嘴道,“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是觉得她是我亲戚,我心里一激动,就暗示她一下。谁知道人家一口就否认了。我这心里还有些难受呢。”

    左大成放好了农具,也到了厨房里,听到两人谈话,帮腔道,“你也别说单单,小孩子懂啥。再说了,咱单单不是啥也没说吗?”

    帮着大舅子的闺女干活,左大成没意见,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说自己闺女啥。

    听左单单这话,李惠也不好责问。“算了,我就随便问问。以后咱注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