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190.第190章
    晋江独家发表, 购买比例未达百分之三十, 显示防盗章。

    他受气没关系, 可不能冤枉孩子。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别人咋看单单呢。都是要说婆家的人了, 要是听去了, 以后可咋找好婆家。

    左单单道,“大伯娘,今天这吃的可不是我送来的,是欢欢姐送的。她送来的时候, 就这么多, 不信你回头问她。奶今天不高兴, 就做了这么多。”

    “那我们家欢欢呢, 咋是你送来的?”徐凤霞不信道。

    “碰上男知青, 正说话呢。你自己去打谷场看看就知道了。”

    听到这话, 徐凤霞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她自己的闺女自己清楚, 这孩子早就想找个城里的了,之前就和她说过。

    这会子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她心里虽然这么想, 嘴里却不饶人,“哼,谁知道是谁偷吃了。我们家欢欢平时可不贪嘴。”

    得了, 和这样的人就不能讲道理。

    左单单也不理她。等大伙都吃完了,就提着篮子要走。

    李惠拉着她道, “那些知青干活还适应不?”

    左单单有些纳闷她咋会突然关心那些城里来的知青, 不过还是回答道, “比昨天好一些,我估摸着还要一段日子才能适应呢。”

    李惠担心道,“都是城里来的娃娃,肯定难适应。单单,你要是能搭把手,就搭把手。”

    “妈,你咋这么关心那些知青啊?”左单单疑惑的问道。

    她可知道,李惠平时都不大管事,只会闷着头干活的人。今天竟然破天荒的问起了知青,还让自己搭把手。

    “没,我就是觉得这些孩子背井离乡的,也挺难过的。咱能帮一点是一点,你说是不是?”

    “哦……行,我知道了,妈你放心吧。”左单单笑眯眯的答应了。

    反正就答应一句,也不少块肉。至于帮不帮,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都有手有脚的,这些人以后还得在这里待几年呢,早晚得适应的。有啥好帮的?

    到了打谷场的时候,左欢还没走,正在勤快的帮着干活。

    沈一鸣这边也推着车子准备再去运粮食过来。看到左单单过来,他脸上露出标准的春风般的笑容。

    影帝。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左单单也笑了笑。

    左欢见状,鼓了鼓脸,过去将左单单手里的篮子给接了过来,“怎么都没和我说一声就提东西走了,我刚还找你呢。整天干啥啥不行的,尽添乱。”

    “咋了,你要是觉得我干的不好,就麻溜儿的去大队长那边报道去,咱两换换,成不?”左单单道。又转身问沈一鸣,“沈一鸣同志,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们家欢欢姐干活利索,你说这样的好劳力,不来干活,多浪费啊。”

    沈一鸣拖着车子正准备走,听左单单说了这一句,回头看了看脸色涨红的左欢,微微笑道,“确实挺浪费的。”

    左欢脸色一红,“我,我本来是要来的,是奶那边离不开我。我下午就来!”

    左单单挑眉,早知道这样,就该早点把沈一鸣拉出来溜溜啊。

    “欢欢姐,好样的,下午咱一起去干活去。今年咱家能多分点粮食了。”

    “我说一鸣哥,我怎么觉得,这个乡下丫头,和其他丫头不大一样啊。”沈一鸣和徐大鹏推着车子走远了,徐大鹏忍不住问道。

    刚刚他都看在眼里呢。这丫头说话的时候,眼珠子都在转。

    沈一鸣顺口道,“哪儿不一样了?”

    “不知道,总觉得心眼子多。瞧瞧她那堂姐,被她三言两语的,给激的主动来上工了。可乍一看,就是个普通小姑娘,我就觉得看不透。”

    “看不透就别看了,好好干活。争取表现好点,秋收之后,好找老乡们借粮。”

    “借什么啊,不够咱就买。我爸妈给了我一些工业票,农村就差这些东西……”刚说了一半,他突然顿住了,下意识的看了眼沈一鸣。

    “一鸣哥,你说的对,还是借粮好。咱这么大的人了,得靠自己,不能靠家里。”

    沈一鸣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又没瞎想,有家里靠是好事。”说完继续推着车子去地里拖粮食。

    看了看旁边沈一鸣,徐大鹏都忍不住想打自己的嘴巴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中午老左家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左欢果然提出了下午和大伙一起上工,把徐凤霞惊的差点儿噎到了。

    徐凤霞虽然有些不乐意让小闺女去上工,不过左奶奶当即板着脸就道,“大姑娘去干活也是应该的,她自己要去就让她去,拦着干啥?难不成让我这个老东西去?”

    左奶奶这话里带着气,徐凤霞也不敢吭声了。自从她说出分家的事情之后,老太太看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反正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她这会儿还真不敢触老太太的眉头。

    左水生看到左欢来了,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他知道因为老左家老大丢了大队长的位置,老左家二房这边就觉得亏了这老大,对这大房是纵容的不得了,连这大姑娘不干活都不说啥。

    甭管咋样,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好好安排工作的。

    左水生二话不说,给安排着和左青一块儿在地里收麦子。

    听到这话,左欢顿时愣了,“咋不是去打谷场干活?”

    “啥打谷场,哪儿不缺人,你一个十**岁的大姑娘了,不是和那老婆子们抢活儿吧。”左水生不悦道。

    “那左单单干啥能在打谷场?!”左欢的眼睛都急红了。这要是不能在打谷场,她咋和人家沈一鸣说话呢。

    这不是白来了吗?

    左水生见她这态度,板着脸道,“单单那是病人,你好手好脚的,咋能和她比。赶紧去上工去。既然来我这里报了名,那就老老实实干活,要是偷懒耍滑的,回头人六的粮食不能分给你,冬天的时候还得去农场补工分。”

    平时不干活就算了,这会子来干活,还讨价还价的,这是对组织的不满!作为一个老党员,左水生觉得有必要维护组织赋予她的权利。

    听到左水生的话,左欢吓得不敢说话了。人六的粮食她可不在乎,反正她妈不会让她饿肚子。可是要是被分到了养殖场去补工分,她可不干。大冬天的去那地儿,那不是受罪吗。而且那边都是坏分子,她才乐意去和那些坏分子在一块儿。

    不敢再讨价还价的,左欢这才不情不愿的去上工。只是心里把左单单来来回回的骂了几百次。

    左单单可听不到她心里的骂声,看到左欢出来干活了,她心情十分好。

    她从小就是个不爱吃亏的主儿。更不用说养一个和自己关系不大好的人了。现在把徐凤霞和左欢都给弄出来上工了,她觉得这才算公平了。

    下午上工,几个女知青似乎也熟悉了这里的工作,除了苏雪,其他人倒是都能勉强干得了这些活了。

    等到了下午快下工的时候,也只有苏雪的任务还没完成。

    看着苏雪那一堆吗还没脱粒的麦子,左单单还没说话,李红兵气的不得了。“苏雪,你这是拖革命的后腿!”

    “我明天多干点不就成了!”苏雪没好气道。

    李素丽道,“要不我帮你吧。”

    “有什么好帮的,这种拉后腿的落后分子,谁也不能帮。”李红兵反对道。

    刘莉莉一句话也没说,拉着李素丽就走了。

    左单单也没管这两人怎么吵架,把自己这边收拾好了,也下工直接回家。

    回家之前,她去找了一趟左水生问进城开证明的事情。再过几天秋收就要结束了,左单单琢磨着要进城一趟。往常进城给弟弟左聪送粮食的是父亲左大成。左单单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把这事情包揽下来,总要做两手准备。

    左水生一听左单单是要进城去看左聪,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只等秋收之后,就让左单单找他开证明。

    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左家已经开饭了。左红军一家子正在桌上坐着吃饭,左成才也大口的吃着。就左大成两口子不在。

    “单单,咋回来这么晚,饭菜都要冷了。”三叔左成才嚷嚷道。

    左奶奶抬头看了她一眼,又没好气的低着头。她老人家现在看家里任何人都觉得是企图分裂这个家庭的分裂分子。

    左单单也没打算招惹老太太,安安静静的盛饭,然后又看了看家里,“我爸妈还没回来?”

    “刚一起回来的,半路上说有事儿,又走了。”左成才道。

    左大成两口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勤快人,晚回来一点也正常。

    左单单皱了皱眉头。这会儿都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吃饭。这还是为了干活不管身体了。

    她放下碗筷,“我出去喊喊。”

    左单单自告奋勇和徐凤霞一块儿做饭,一来是有意坏了徐凤霞的小算盘,毕竟记忆中,徐凤霞没少干一些挑拨离间的倒灶事儿。二来是避开左大成夫妻两。

    她虽然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可在心理上和他们还是熟悉的陌生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徐凤霞老大的不乐意,“咋能让你跟着做饭呢,你这脑门上的伤口不是还没好吗,去歇着去,我让你欢欢姐来做。”说着对着房间的方向喊了一嗓子,“欢欢,出来帮妈做饭了。”

    “妈,我肚子疼。”窗户里传来一声带着娇气的声音。

    徐凤霞顿时拉长了脸。

    这小闺女,啥都好,就是懒。

    倒是一直不敢吭声的左青小声道,“妈,要不我来帮你做饭吧。”她微黑的脸上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

    左单单看着这个老实巴交的便宜大堂姐,心里多少有些可怜她。这整个老左家,最可怜的就是这姑娘了。

    爹不疼娘不爱的,不止干活干的多,还得不到一句好话。

    徐凤霞心里正不高兴呢,听到闺女这话,立马找到撒气的地方了,“我哪敢指望你哟,干啥啥不成,败家玩意儿。”

    边说着,边看着大闺女那张微黑的脸,心里就越发的觉得不得劲。她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屯里一枝花,要不然也生不出小闺女那么伶俐的姑娘,可这大闺女一点也不争气,长的又黑又粗,脑袋还笨,她是不指望这丫头了。

    许是这边闹腾的动静大了,左奶奶擦干净了脸,板着脸道,“嚷嚷啥呢,不就是做个饭吗,谁爱去谁去,闹啥闹。”

    老左家的老爷子早年就过世了,老太太拉扯三个儿子长大,在家里地位可不一般。她一开口,徐凤霞也不敢吭声了。

    一直闷不吭声抽着旱烟的左红军这时候也抬起头来,“我说你这婆娘干啥呢,让你去做饭,赶紧去。还嫌家里不够倒霉呢。”

    旁边李惠两口子听了这话,脸上多少有些不自在。

    他们也知道,大哥这嘴里说的倒霉,其实就是说的被李家连累着丢了大队长的位置的事儿。

    “还是我来做饭吧,我帮着大嫂做饭。”李惠赶紧道。

    “得了,还是我跟大丫一起做吧,可不敢劳烦你。”徐凤霞立马回了一句。万恶的资产阶级份子做的饭,她可不敢吃,回头可别吃出问题来了。

    李惠听到这话,也不敢吭声。

    左奶奶哼了一声,“行了,该干啥干啥去,别都挤在一堆儿。”

    说完就直接往钻边的土砖屋子里去了。那是老太太住的地方,同时也是整个老左家的粮仓,没经过老太太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

    徐凤霞见老太太走了,气势立马就上来了,“大丫,走进屋做饭去。咱老左家的厨房,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

    说完得意的打开了厨房的大门,仰着脑袋进了厨房,后面跟着低着头的左青。

    左大成叹了口气,拉了拉李惠,“回屋里休息一会儿,下午还得忙呢。”

    李惠点点头,又看向左单单,欲言又止的。

    左大成知道她的心思,对着左单单道,“单单,去房间里,爸有话和你说。”

    左单单头皮麻了一下,不过现在她也避无可避了,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算了,早晚要面对的。

    老左家虽然穷,不过房间倒是不少。据说还是当初左大成和李惠结婚的时候,李家人资助着加盖的。不过除了大人两口子能住单独的一间屋子外,小孩子还是要挤一挤的。比如左单单和左青,还有左欢现在就是挤在一个屋里的。左单单的弟弟左聪和还没有结婚的左家三叔挤在一个屋里。

    左大成和李惠住的屋子是在西边,里面微微有些黯,不过收拾的很整齐,没什么看得过去的摆设,但是里面的东西摆放也很讲究,一看知道住在里面的人有几分品味。

    进了屋里,左单单眼珠子就到处瞄,就是不看左大成两口子。

    天知道她这一辈子没叫过爹妈的人,这会子冒出爹妈来了,她该怎么面对。

    “单单,你头还疼吗?”李惠看着闺女不说话,走进了几步,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左单单下意识的想后退,不过看着李惠的眼神,愣是定住了。甭管怎么样,她都占了人家闺女的身体,不说立马当亲妈一样的孝顺,但是也不能伤了人家的心。

    奶奶说过,这世上愿意对她好的人,她都要好好的回报。

    她摸了摸脑门,“早就不疼了。您甭担心 。”

    李惠沧桑的脸上愧疚更重,“这次是我不好,以后我不让你去做这事儿了。”

    左单单赶紧道,“我真没事,而且这次也不是您的错,这都是意外。以前也送东西,不是没发生什么事情吗?”

    听到这话,李惠神色带着几分惊喜,因为她的事情,差点要了闺女的命,她这几天一直生活在内疚自责中。现在听到闺女回应了,她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左大成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自家大闺女的肩膀,“我就说了,闺女懂事,咋会怪你呢。之前的事儿谁也不愿的。咋样也不能怪你。再说了,当初她外公多疼她啊,闺女也不是没良心的。”

    左单单听了这话,倒是没回应。她记忆中,原主是有些埋怨李家的。原主毕竟年纪小,一开始的时候还能和家里一条心,可时间长了,被徐凤霞挑拨了,加上平时确实被其他人笑话,这心也开始有些怨气了。甚至在这次受伤之前,原主和母亲李惠都很少说话了。

    不过对于熟知这段历史的人,左单单也不好评论谁对谁错,只能说这是在这个特殊时代的产物。

    左大成倒是不知道自己闺女的心思,想着之前闺女和媳妇闹了别扭之后,媳妇这阵子郁郁寡欢的样子,便趁热打铁的缓和母女关系,“单单,你妈这几天也不好受,晚上睡觉都睡不好。她本来身体都不大好,现在都是硬撑着呢。”

    左单单点点头,这事儿她是知道的,晚上李惠还去她房间里面给她盖被子呢。只是她那时候不知道怎么面对李惠,所以每次都装作睡着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多少有些愧疚,觉得自己占了人家闺女的身体,白白的得了别人的关心,“我真没事了,我还准备着下午去下地干活呢。”

    听到这话,李惠着急了,“再歇两天,大夫说了,你这头上伤着重,”容不得李惠不着急,当初闺女被救起来的时候,都有气出,没气进了。大夫都下了病危通知了。

    到现在她都觉得闺女能醒过来是个奇迹。

    左单单刚也就顺口说了一句,见李惠这么大的反应,立马道,“这还得看老太太咋安排。”

    左单单没法叫出奶奶那个称呼,在她的心里,抚养她长大的奶奶,才是她最亲,也是唯一的奶奶。

    好在李惠两口子也没在意,到时候担心起左单单下地干活的事情。

    要是平时还好,事情不多,混着也就混过去了。可现在真是农忙的时候,大包干的任务可不轻松,闺女要是真的去了,回头可就要受罪了。万一伤口再出啥问题咋办?

    “大成,要不我去和妈说说,我多干点,反正现在是大包干,把事情干完就成,让单单再休息两天。”

    左大成想了想道,“没事,待会吃饭的时候,我去和妈说一声。过几天村里要来知青了,水生叔说要去镇上车站接人去,还说要在村里找年轻人一块儿去,到时候好和那些城里来的娃娃谈话,到时候让咱单单去。队里有安排,妈这咋样也管不上。”

    “还窝在屋里干啥呢,吃饭了还要请呢。”外面传来徐凤霞的大嗓门。

    左大成也不好继续说下去了,赶紧儿道,“去吃饭去,吃完了我就去找水生叔说。”

    老左家一直没分家,所以在整个村子来说也算是个大家庭。

    老太太这辈子生了三子一女,闺女已经嫁到镇上去了,两个儿子分别成家。

    大儿子左红军又生了两个闺女,二儿子左大成生了一子一女,三儿子算是老来子,因为性子混不灵,快三十了还没娶媳妇,整天跑的不见人影。

    因为左家老三整天在外面胡混,所以此刻饭桌上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事实上,左单单来了这几天,都没见过这个三叔一面。而左大成的儿子也因为在县城高中读书,所以并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