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189.第189章
    晋江独家发表, 购买比例未达百分之三十,显示防盗章。

    中午大队长左水生再次发表讲话。

    对于这种讲话, 乡亲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就是左水生不说,他们也会麻溜的干活的。家里的粮食不够吃了,可就等着秋粮呢, 都希望早点干完活, 早点分粮食, 分肉。好好的吃一顿饱饭。

    上工后, 大伙就热火朝天的干活了。

    打谷场上, 左单单这一块儿也都很利索的干活。

    左单单看着苏雪动作慢吞吞的,笑着提醒,“苏雪同志,你这不会是真的等着你亲戚帮你干活吧。还是, 你想去农场干活?”

    苏雪知道, 她所说的去农场干活,并不是左水生说的去补工分。而是真的被送到农场去改造。

    她咬了咬牙,忍着手上被划伤的疼痛,开始卖力的干活。心里把左单单的祖宗十八代诅咒了个遍儿。有啥好得意的,要不是咱李家落了难,我还是省城大学教授的闺女,你还是一个乡下也丫头。有啥了不起的。想着这些, 委屈的红了眼睛。心里恨老天爷太不公平, 咋就让她受这么多的苦。以后要是她过好了, 一定要让左单单一家子不好过。

    心里恨归恨,倒是不敢再偷懒耍滑了,更不敢指望别人帮她干活了。

    左单单可不管她心里咋想的。只要苏雪老老实实干活就成了。

    其他知青看着苏雪突然干活这么利索,有些狐疑。特别是李红兵,眯着眼睛盯了老半天,心里还是嘀嘀咕咕的。

    左单单发现,人的潜力还是很大的,苏雪这么认认真真的干了一下午,连着上午的任务都完成了。

    左水生来打谷场看了一次,看到知青们干活都很利索,对这情况很满意,认为是之前的警告有用了,这些娃娃也不敢偷懒了。

    下午下工的时候,左单单在路上的池塘里面洗手,还碰到了回家的左大成两口子。两人刚去打谷场看到过了,没看到苏雪,倒是看到被收拾的很干净的打谷场。

    李惠拉着左单单小声问,“单单,你们那活儿都做完了?”

    “干完了,队长还夸咱们干活利索呢。”左单单点头道。然后露出疲惫的神色,“妈你放心吧,有我帮忙呢。”

    “是你帮着做完的?”李惠惊讶道。她可知道苏雪每次都剩下好多活呢。她和左大成两人一块儿干,都要干一个多小时。

    左单单道,“你不是让我帮着搭把手吗,我看她干活慢,就多干点呗。唉,也没多累,就是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我这还渴着呢。”

    听到左单单忙的连口水都没喝的,李惠心里立马觉得心疼了,“妈不是和你说了吗,让你别干,我和你爸干就行了。”

    “那咋行啊,你们每天回来那么晚,我心疼。”

    李惠看着左单单这样,心里更愧疚了。

    旁边洗手的左大成心里也不好过。自己闺女这是心疼他们这做爹妈的呢,带着伤这么下力气的干活。反倒是大舅哥家的那个闺女,这干活也太不利索了,那活儿也不多,他闺女一个人能干这么多,咋她就总是干不完呢。

    这时间长了,以后还能总是让单单帮着干?

    对于左大成来说,让他干活,他无所谓。可是让自己闺女吃亏,他心里一万个不乐意。

    “惠,我看以后还是得让苏雪自己学着干活了,这屯里谁不是自己干活的。咱十五岁就能下地挣工分了,她十八岁了,不能总是指望单单啊。其他知青不是都能干吗?”

    左单单脸上露出疲惫的神色,“爸,你别说了,其实也没啥事,我就自己多辛苦点。顶多少休息点,不喝水,时间也挤出来了。”

    “你也不是钢铁做的,咋能这么折腾。我不同意!”左大成坚决道。

    李惠这会儿心里正心疼自己闺女呢,听自己男人这么说,又看闺女这么懂事,相比之下,大侄女也确实是比自己闺女差太多了。这么大的姑娘,以后也是要成家立业的,总要学着干活了。

    “行,我找个机会和苏雪说说。单单你平时也不用帮着她干活了,就教教她就行了。”

    左单单乖巧的点头,“那,那行呗,我回头好好教她。妈你也别操心了,都是亲戚,我平时肯定关照她。”

    “看咱家闺女多乖,”左大成高兴的揉了揉自己闺女的后脑勺。心里琢磨着等秋收完了,肯定要给自己闺女做一套好看的衣服。

    第二天,左单单就给苏雪带信,说李惠想找她谈话。

    苏雪现在对左单单那是一百个不顺眼,听了这话之后,心里琢磨着想在李惠面前告状。

    左单单不用看都知道她脑袋里的小九九了,自顾自的干活,边小声警告,“知道啥该说,啥不该说的。要是让我妈知道啥,你知道下场的。反正等你去了农场了,时间一长,我妈还是我妈。你可不是啥知青了。”

    苏雪动作一顿,咬了咬牙,“我知道了。”

    左单单歪了歪嘴,见李红兵瞄着这边看,笑道,“李红兵同志,我可听队长说了,你是咱们这里的积极分子,以后还准备着往公社里报上去呢。现在苏雪同志可要超过你了,你可得注意点啊。别被赶上去了。”

    李红兵眼睛一瞪,“就她,我呸!”

    说完动作麻溜的干活。

    李素丽和刘莉莉看了看李红兵和苏雪,然后又看了看左单单,眼睛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干活。

    很好,都在努力干活。这才符合知青形象嘛。

    中午下工,左单单和苏雪故意晚走了一会儿。李惠就过来了,左大成不想影响她们谈话,先回了家里。

    李惠看着事儿又做完了,以为是左单单帮的忙,本来还有些不好开口的,这下子也没啥好顾忌的了。“小雪啊,最近这几天适应了没?”

    苏雪点了点头,看着左单单在一边上,她咬着唇一句话不说。

    李惠犹豫了片刻,小声道,“小雪,你看你们知青以后要在这里待很长时间,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城里去。以后没准还得在这里成家立业呢。”

    “我才不在这里成家呢。”苏雪下意识的反驳道。她是要回城的人,咋会留在农村这鬼地方。

    李惠有些尴尬,“就算不在这里成家,那现在不还是要在这里待着吗,你这么大了,也得学些本事了。这农村就是要学会种地的,你也得开始学着了。你看单单这孩子,和你差不多大,啥都会干了。”

    她能和我比吗?苏雪差点脱口而出。只是到底是不想惹恼了左单单,也不想让李惠生气,所以愣是忍着没说出来。不过她倒是听出来了,她这个亲姑姑今天找她可不是为了关心她,而是让她老老实实干活。

    想明白这个,苏雪顿时心里怒火中烧。不就是帮着干了两天活吗,有必要还特意来教训她?

    什么老实本分好拿捏的姑姑,她妈妈当初肯定是瞎了眼了。

    心里有气,苏雪也没耐性听李惠教训了,硬邦邦道,“说完了吧,说完了我就先走了。你放心,我以后自己干活。不用你们操心。”

    说完就怒气匆匆的跑了。

    “这孩子咋会这样?”李惠皱着眉头道。她是真心疼爱这个唯一的大侄女。她现在还记着小时候这个侄女可爱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这孩子性子都变了。

    左单单叹气,“妈,她这是生气咱不帮忙干活呢。咱回家吃饭吧,以后我会看着点的。”

    李惠摇了摇头,只想着以后找机会再好好教育。总不能真的一直让单单帮着干活。而且等秋收之后,也不用大包干了,到时候也不是帮忙就成的。大队长那是要看个人表现的,要是表现的不好,肯定会扣工分。

    左单单看着李惠摇头叹气,心里暗笑。再亲的人,还能无条件的宠着?

    左单单可不信,小时候她不乖,调皮捣蛋的,最疼她的奶奶都把她狠狠的教训了一顿,那可是真的打。她现在都记忆犹新呢。所以干坏事从来不让人发现。

    甭管苏雪乐不乐意,每天的事情照样得干。李惠上次找她说话,不仅让她觉得委屈,更是让她知道,指望李惠是指望不上了,活得自己干。

    有了苏雪的‘激励’,李红兵也是比赛一样的干活,那速度都要赶超左单单了。

    老队长对此十分的满意,觉得这些城里娃娃能够这么快的适应农村生活,还能把活干的这么好,都是左单单在一边手把手的教着。对于当初给左单单分配这任务,觉得十分的明智。

    “单单好样的,等秋收完了,我给你开介绍信,让你爸带你去城里转转。”左水生可还记着左单单这事儿呢。

    左单单点头,“好嘞,谢谢叔爷。”

    秋收渐渐接近尾声,粮食都从地里收到了打谷场,又搬进了队里的仓库。各家各户也开始忙活起来,忙着准备新粮入仓。左奶奶让两个儿媳妇把家里破了的麻布袋给缝补好了。又把家里装粮食的瓮给清扫干净了。其实也不用打扫,里面干干净净的,连一粒粮食也找不到。左奶奶却很郑重,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