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175.第175章
    晋江独家发表, 购买比例未达百分之三十, 显示防盗章。  左单单不用回头,都知道发出声音的是谁了。后面赶车的是水生叔的堂弟,也是憨厚的老农民,咋样也不会做出这样阴阳怪气的声音的。

    自然是那位与众不同的杨老师了。

    左水生也听到声音了, 只是想着这还要去办正事, 也不好多说啥,当做没听到。

    对于这种人, 左单单是打定了主意不理会的。连头都没回。

    见左单单这样的态度,杨文新心里顿时觉得自己被人轻视了。一个资本家出身的坏分子, 有什么资格和他们这些下乡的知青闹脾气。

    还口口声声做思想工作,她配吗?

    后面赶车的左木根直接甩了一鞭子到马上,马车抖动了一下,吓得杨新文脸色都白了。

    左木根咧了咧牙,暗道, 咱老左家的人可不能这么被人欺负。

    杨新文被吓了这么一下, 也不敢再分心了, 牢牢的抓着马车的车沿, 担心这马儿再颠簸一下,把他给摔下去就不好了。

    经过了快两个小时的路程, 车子才到了镇上。

    此时镇上的车站那边, 已经来了一串儿的马车, 都是从各个屯里过来接人的, 有些条件好的公社, 还派了拖拉机过来接人,把其他赶马车的羡慕的眼睛都绿了。

    就是左水生都边抽着旱烟,边盯着那明晃晃的拖拉机,眼红道,“也不知道咱屯里啥时候能买的上这铁疙瘩。要是公社买了也成,咱要用的时候也能借来用用,这次也不用弄两匹老马来了。”

    左家屯所在的公社叫大河公社,土质并不好,每年生产的粮食交了公粮之后,也就够老百姓自己吃饱了。有时候甚至连公粮都凑不齐,公社里哪有闲钱买这精贵的东西。

    左单单看着老队长那眼巴巴的样子,心道公社里面产粮食量不高,不知道种果树咋样。要是能搞种植业,以后村民的日子也能过好。

    可惜现在还不成,现在还是走集体,这事儿也不是谁一个人能做主的。就是老队长也不成。

    现在一七九七四年,等改革开放,还要好几年呢。

    “车来啦。”

    左单单正琢磨着,就听到了大伙的吆喝声。抬头一看,几辆大东风卡车开了进来。后面是厚重的幕布盖着。卡车的前面还挂着红色的大红花,下面是一个红色的横幅“欢迎知识青年来到小山镇大河公社”

    车子一来,各个来接人的都开始闹腾起来了。

    没办法,要是平时他们可没这么积极,谁让现在农忙正缺人呢。多几个人,回去也好早点抢收,省的到时候下雨了烂了新粮了。

    看着闹哄哄的场面,左单单又是惊讶又是新奇,跟着老队长一起看着那些从大卡车上陆陆续续下来的年轻人。

    一边还有人报着名字。

    “李国安,苏翠翠,刘敏去山下屯,山下屯的人来了没?”

    “来了来了,”一个老汉立马拉着一辆牛车过来了。

    那三个知青看着脏兮兮的牛车,脸上挣扎不已,还是被人给催着上去了。

    “叔爷,咱啥时候去?”左单单看着左水生一副按兵不动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左水生淡定的抽了一口烟,“急啥,让那些娃娃等等,你不知道,这些城里来的娃娃傲着呢,咱要是去的急了,让人看轻了,先晾一晾,让她们知道咱左家屯的厉害。”

    这老队长还懂得搞下马威呢。左单单对着左水生露出一脸佩服的神色,让左水生受用无比,抽烟的频率都快了许多。

    因为被隔绝在大部队的最后面,前面又是一片闹哄哄的,左单单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知青到底分配好了没。

    一直就在后面干等着。

    前面,公社里来负责分配知青的侯主任喊破了喉咙,对没见左家屯的人过来,对着旁边站着的几个知青道,“左家屯那边离这地儿远,估摸着还没到呢,你们先等等。”

    “啊?离这儿多远啊,来镇上方便吗?可别真的给咱扔到山旮旯里面去了。”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知青不满的喊道。

    “苏雪同志,你喊什么呢,咱是响应号召来下乡的,不是来旅游的,怎么能挑地方呢,你觉悟怎么这么低?”说话的是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此时她正面色严肃的训斥着。

    苏雪歪了歪嘴,“我不就说说吗,关你啥事?李红兵,别仗着你爸是革命小组的就牛气,咱家根正苗红,不怕你。”

    李红兵气红了脸,“咱是个团体,你不要做破坏咱们团队的坏分子。”

    “说谁是坏分子呢?”苏雪顿时怒了。

    旁边面色柔和的李素丽赶紧劝了起来,“好了,别吵了,让人看到了多不好啊。咱要和和气气的。”

    “要你多管闲事。”苏雪生气的骂道。

    看着这三人扯成一团,长相娇媚的刘莉莉微不微的勾了勾唇。

    两个女同志咋咋呼呼的吵了起来,这边,正在吃着干粮的男同志也发现了,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皱了皱眉,然后继续低头吃着带过来的干粮。

    其他人男同志互相看了几眼,也没理会这事儿。这马上就要到地方了,可不想闹事。而且这两个刺头队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可没那个本事管。

    “我说,这里咋这么热闹呢,这是要干啥呢?”

    几人正闹着欢,就听着一道声音大喝道。惊的正闹着的几个女同志都吓到了。

    大伙循声一看,一个头戴解放帽,身穿灰色外套,一脸风霜的老农民正瞪着眼看着他们这边。

    “这谁啊这?”几个知青面面相觑。

    侯主任也刚送走了一批人,听到动静就跑过来了。看到左水生了,一脸庆幸道,“我说老左啊,你可算是来了。别人屯里都走了,就你们晚来。”

    侯主任眼睛又扫了一眼这几个知青,心里也是有些不满的,刚闹事的时候,他可都看到了,只是眼看着要送到屯里去了,不想再为难这些年轻人罢了。

    难怪毛`主席要让这些小崽子下乡学习呢,就这性子,是该好好的磨一磨了。

    左水生背着手叹息了两声,“别的屯里都是拖拉机开着,哪像咱屯里就两匹老马,还不知道能拉几次人呢。能比吗?”

    侯主任人精一样的,自然听出左水生这是诉苦,想从镇政府里面弄些好处呢,这咋行,赶紧儿挥手,“咱不扯皮了,快把你们屯里的知识青年接回去,人大老远的过来,总要先好好休息休息。”

    左水生这才正眼看着这些知青,老脸一笑,“哟,这看着精力旺盛,中气足,都是好苗子啊。感谢领导给咱分配了这样的好苗子啊。咱左家屯以后可热闹了。”

    站在他旁边的左单单看着他这样子,心里竖起个大拇指。这老头儿,在村里看着多老实啊,没想到也是人精呢。

    这不就是在说人家知青刚刚闹事的事情吗?

    果然,左水生接下来就道,“娃娃们,你们放心,等回了屯里,你们想咋样发泄力气都行,咱屯里机会多,走,咱先上马车回去休息去。这大老远的,可把你们辛苦坏了吧。放心,等到了左家屯,咱就是自己人了。”

    苏雪本来被人抓了个正着,心里还有些复杂呢,等看到那个马车上铺着的干草之后,就问道,“就坐这个?”

    “可不就这个吗,单单啊,你带着几个女同志先上马车去。”

    左水生大手一挥的吩咐道。

    左单单这才冒出个头来,唉了一声,笑眯眯的引着几人上马车,“同志们,你们放心,这干草早上才放上去的,今年的新草,还冒着香味呢。”

    李红兵仰着脑袋,第一个上了马车,左单单觉得她这样很像是一个慷慨赴义的烈士。

    后面李素丽也上了马车。紧接着是刘莉莉。最后才是不情不愿的苏雪。不过等苏雪上车的时候,看了一眼左单单,眼神闪烁了一下。

    左单单挑了挑眉,倒是没在意。看着人都上车了,左单单也上了车。

    正等着左水生安排了男知青之后,一起赶车回去呢,那边左木根和杨文新也赶着马车过来了。

    刚杨文新见一直没接人,就嚷嚷着要去镇上买东西,左木根只能拉着他去了一趟。好在倒是没耽误时间。

    左单单对这个杨文新现在是下意识的看着不顺眼,她也看得出来,杨文新有些瞧不起她,甚至鄙视她。

    左单单自己也知道原因。她和李家的关系,整个公社里面也是知道的,这个杨文新自然而已知道了。而杨文新这种‘正派人士’眼里,她就变成了邪恶的坏分子了。

    对于这种人,左单单甚至都不乐意去解释什么。

    杨文新看着左单单坐在马车前面,脸色沉了沉,正准备说句什么,突然眼睛瞄到了左单单身后坐着的几个女知青,顿时眼睛亮了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