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93.第93章
    此为防盗章  左单单歪了歪嘴, “大伯娘,不就是睡着了没及时开门吗,你这人肚量咋这么小呢, 之前要对我动手就算了,现在还在老人家面前告状,这传出去了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了。”

    徐凤霞顿时咬着牙指着她, “你这啥态度!”

    “行了, ”左奶奶拍了拍桌子,“一个二个的,我看都是闲着慌。单单,你啥也不用说了, 你大伯娘好歹都是长辈,你就不该顶嘴。你妈是咋教你的?”

    李惠脸色一变,“妈, 单单肯定不是故意的。”

    左奶奶瞪了她一眼, “啥都别说, 凤霞待会去我屋里拿个鸡蛋过来, 给欢欢煮着吃了。”

    听到这话, 徐凤霞脸上一喜。平时家里的鸡蛋,老太太可是精贵的护着呢,一个月都吃不上一个鸡蛋。

    李惠动了动嘴皮子,也想给自己闺女讨个鸡蛋补一补。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呢, 左奶奶就气呼呼的进屋去拿鸡蛋了。

    李惠叹了口气, 也没再说啥。只能下次大成去山里弄了鸟蛋回来, 给孩子吃点。

    房间里,左奶奶抱着一件破衣裳直叹气。

    “老头子,你说咱老左家咋就这么不顺呢。整天闹哄哄的,这个家,也不知道啥时候就要散了。”

    三子一女,闺女一年到头的难得回来看一次,大儿子整天琢磨着他那大队长的事儿,二儿子又一心一意的护着老李家,老三更是不着调,整天不着家。

    左奶奶觉得自己这当妈的也太失败了。

    能不能吃上鸡蛋,左单单可一点也不担心,她现在又了果园了,回头想办法去换点鸡崽子放在里面养,以后还不得吃不完的鸡蛋啊。

    主要是她觉得左奶奶有些偏心了。

    从之前很多情况都可以看出来,左奶奶就是偏着大伯左红军一家子。每次吃亏的,都是左大成两口子。

    她就算不是真正的左家孙女,也免不了有些不服气。心里更是不想喊老太太奶奶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左欢还坐在床上慢吞吞的剥着鸡蛋壳。左青坐在床边上纳鞋底,时不时的偷偷的瞄她一眼,鼻子还动了动。

    左欢发现了她的小动作,脸上更是觉得得意。

    这个家里,就她能吃鸡蛋。

    她又瞄了瞄靠墙的那床,那是左单单睡的地方。

    不过这时候,左单单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左单单早就钻被子里面睡着了,丝毫没被她的鸡蛋给影响到了。

    “哼!”见对手竟然没注意自己这边,左欢自觉没劲儿,一把将剩下的鸡蛋全扔到嘴里,扯着被子就直接钻里面躺下。

    “点着灯咋睡觉呢,这油不费钱呢。”左欢不满的嚷嚷道。

    她话音刚落,还在纳鞋底的左青就歪着身子吹了油灯。然后也小心翼翼的钻到被子里面,一句话也不敢吭。

    这边,左单单对于左青这样任人欺负的态度也有些怒其不争,可她和左青的关系还不如左青和左欢的关系,她可不能管这事儿。

    又等了一会儿,确保两人都睡着了,左单单伸手捂着心口的位置,默念去果园。一眨眼的功夫,又重新出现在了果园里面。此时果园里面天色还是亮的。

    因为奶奶准备的很充分,左单单连煤气炉子这种东西都找到了。在小木屋前面的水井里面打了水上来,直接用铁壶少了一壶水,然后用桶装着,就在小木屋的外面洗了个热水澡。

    这空间里面气温似乎一直都是温暖的。

    左单单想起小时候每次奶奶都是开春以后才回带她去果园,看来,就是为了担心她发现异常。

    热热乎乎的洗了个澡,还用了香皂,左单单觉得整个人舒坦得不得了。

    等把自己收拾好了,她才提着篮子去查看那些果树。

    这果园和那些正规的果园比起来,并不算大。也就五个足球场那么大。

    不过每一棵果树上面结的果子都非常的多,压的树都往下弯了下来。

    而且左单单发现,这地上并没有什麽烂果子。说明这树上的果子并不会像现实中那样掉落一部分。甚至在这些年都没人来打理这个果园,果园里面的果子都没有掉落的迹象,说明这个果园并不需要到点就摘果子。

    左单单甚至怀疑,如果她一辈子不动,这果子能一直长在树上。

    左单单松了一口气,如果真要到点就摘果子,她还不得累死了。关键是这些果子摘下来,暂时也没办法处理,到时候还得浪费了。

    奶奶给的传家之宝果然神奇啊。

    巡视完了自己的领地之后,左单单就离开果园,回到房间里里面了。上次她就发现了,在果园里面待的时间,应该是和外界同步的。可不能在里面待太长时间,要不然肯定会被人怀疑的。

    而且明天就要去镇上接人了,还得早起呢。

    早上一早,李惠就亲自在外面喊人了。

    “要命呢,吵死人了。”左欢被吵醒了,嘟囔一声坐了起来。

    左单单赶紧应了一声,“妈,我起来了。”

    然后赶紧起来穿衣服。

    左欢不耐烦的躺下去,准备继续睡觉。反正就算起晚了,也有人给她留早饭,干啥要起那么早。

    她正准备闭着眼睛继续睡大觉呢,眼角的余光突然扫过了从床上起来的左单单,双眸顿时一瞪。

    “左单单,你干啥了,你的脸咋……咋干净了。”

    左单单正在穿着李惠给她找出来的军绿色军装,听说这还是当初李惠年轻的时候赶时髦穿的,后来被定义为坏分子之后,就再也没回穿了。她心里正琢磨着待会去镇上自己该怎么表现,才能让水生叔这位大队长对自己有个好印象,以后多照顾一下自己呢。冷不丁听到左欢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头,“我的脸一直很干净。”

    她昨晚用肥皂狠狠的搓过了,能不干净吗?

    唉,可惜没有面膜,只有大宝。

    看着左单单穿好衣服出去了,左欢还处于震惊当中。

    那丫头昨晚睡觉的时候,脸还黑着呢,咋就白了这么多了。虽然现在皮肤还是不上自己,可是比之前好多了。

    到底是咋回事?

    外面,老左家其他人也发现左单单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了。不过好在也没人看出什么。只能归结于人逢喜事精神爽。

    来不及吃饭,左水生已经赶着马车过来喊人了。李惠赶紧儿将面饼用麻布抱起来,让左单单带着路上吃。

    到了门外,左单单就看到了大门口的两辆马车,以及马车前面坐着的大队长左水生了。

    左水生虽然被左大成称一声水生叔,实际年龄也不大,也就五十多岁。头上带这个帽子,手里捏着旱烟。

    看到左单单了,左水生上下一打量,“单单今天看着可真是精神,很不错,给咱左家屯长脸。”

    “哼。”身后的一辆马车上,传来轻哼声。

    左单单看了一眼,是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

    左水生咳了一声,“杨老师跟着一块儿去接人,到时候和男同志好说话。”

    左单单点了点头,没说话,直接上了左水生这辆马车。至于后面那个杨老师是个什么态度,她压根都不想理。

    这杨老师叫杨文新,是在下乡运动刚开始的时候就来到公社这边的。因为当时公社小学没老师,杨老师作为第一批知青,被安排到了公社小学教书。

    作为老师的身份,自然是和当地其他人不同,加上人长的也斯斯文文的,很受这附近屯里年轻女性的欢迎。

    就是原主,对这位杨老师也有些好感。

    看在原主这好感的份上,左单单觉得自己也不好和这位计较太多。

    两辆马车行驶起来也不慢,很快就离开了屯里,上了路。

    左单单闲着没事,就找左水生打听这批知青的情况,免得到时候两眼一抹黑。

    左水生知道的也不多,“咋知道啥情况,就说是省城来的,让咱们接收呢。来了五个男同志,四个女同志。你说分这么多女同志来,能干啥啊。”

    他恨不得把这四个女同志都换成是男同志。

    左单单看着他一脸嫌弃的样子,笑道,“老队长,毛`主席说过的,妇女能顶半边天,你可不能看不起女性同志。”

    “哎哟,对对对,女同志也是劳动份子,瞧我这嘴。”听到左单单的提醒,左水生连忙改口道。

    毛主`席老人家可不会说错,错的只能是他这没见识的老农民。“单单,还是你们年轻人有见识,会说话,待会我可就指着你们了。”

    “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争取让知青同志早日熟悉咱农村生活。”

    第二天开工,李红兵看着苏雪的工作又做完了,眼睛瞪的说不出话来。

    “活见鬼了!”李红兵气道。

    “破除封建迷信,什么鬼不鬼的。”苏雪得意道。“我都说我能做完的,怎么样,这下子你信了吧。”

    李红兵气的脸涨红了。

    真是奇了怪了,这个苏雪到底怎么做到的。难不成她还有三头六臂?

    苏雪见她吃瘪,得意的扬了扬下巴,见左单单正闷着脑袋干活,背着手走了过去。

    “左单单同志,我不舒服,你能不能帮我搭把手?” 她脸上笑意盈盈的,带着几分得意,还带着几分挑衅。

    左单单觉得这会子要是给苏雪装上一条狗尾巴,那尾巴现在肯定都能往天上冲了。

    见左单单没说话,苏雪嘴角微翘,凑过来小声道,“反正你不帮我做,总有人帮我做的。”

    左单单面无表情的看了她片刻,随即笑了,勾着苏雪的肩膀,“当然成,咱两啥关系啊。不就是一点儿活吗,我帮你做。”

    听到左单单这么说,苏雪脸上笑容更甚。

    “你们说,这苏雪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她也没比咱们晚回来多久啊。”

    这边,李红兵边郁闷的干活,边问旁边的李素丽。

    几个同来的女知青里面,她也就看得上李素丽。对于苏雪那种娇蛮小姐,还有刘莉莉这样一幅狐狸精的样子,她很是反感。

    李素丽看了眼苏雪,“没准是她自己手脚麻利。”

    “就她?”李红兵哼了一声。

    因为左单单答应了要帮忙,苏雪变本加厉,分配给她的任务,她一点也不干,就坐在边上时不时的做一点儿。等到了中午的时候,她这边的任务看起来一点儿也没干。

    左水生路过打谷场,看到她这边一堆的麦秆,还剩下很大的一堆儿,顿时气的眉头都皱成一团了。

    麦子脱粒的工作其实一点也不重。

    收上来玉米大豆啥的,都有手脚麻溜的老婆子们做。这边麦子也脱粒,先用牛车压几遍,这工作是不能干重活的老爷子干。等麦粒脱了几层之后,上面还剩下一些没脱下来的,才会找这些知青们干。这都脱过一次了,还能剩下多少麦粒儿?就这么点工作,咋还能干的这么拖拖拉拉的。左水生指着那一大堆道,“今天这要是没做完,就别下工了。”

    说完背着手气呼呼的走了。

    李红兵幸幸灾乐祸的瞧了苏雪一眼。

    “单单,你怎么这么慢,不是说要帮我做吗?”被左水生当着面就这么说了一句,苏雪觉得脸上没光,不满的看着左单单。

    左单单早上才答应她的,可一上午都没帮她做一点儿。

    左单单正在忙着收场下工,听她质问,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急啥,下午不是还长着吗。走,咱们一起下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