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 26.第26章
    此为防盗章

    她不大想搭理苏雪。而且这问题她自己也想不通。

    原主的记忆里面, 有关左家屯的记忆很单薄。因为李家的关系, 她总觉得自己成分不好。又受到母亲李惠的那种逆来顺受的心态的影响, 原主也慢慢的变得寡言少语, 即便心里对李惠有些怨气,也只是埋在心里, 从来没说出来过。

    在原主少得可怜的记忆中,似乎一直认为左家屯的人在排斥她。然而左家屯的人表现出来的又完全不一样。

    就拿李惠这事儿来说吧, 李惠的成分不好,就算嫁人了,多少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可是出了左红军丢了大队长的位置之外,似乎也没受到其他的影响。该干啥就干啥。

    左单单自己也感觉到,左水生这个大队长也没针对他们家。

    左单单心里觉得奇怪。如果左家屯的人压根就没有在乎李惠的成分,那为啥左红军会认为是因为李家,才丢了大队长的位置。而老太太对李惠这个儿媳妇,包括她这个亲孙女也一直不喜欢。

    甚至李惠自己也一直生活在自卑当中, 逆来顺受。

    苏雪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脸上露出几分不悦,不过想到自己的意图,心里耐着性子继续道,“左单单,你们家这成分不好, 在左家屯生活也没受影响啊。我看, 你们家日子过的还不错吧。我瞧着你这气色, 可比你们屯里其他人好多了。”

    人的气色是最骗不了人的。不等左单单回答, 苏雪心里已经认定了,这老左家在这村里过的还不错。

    左单单见她这样问来问去的,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不过心里倒是清楚肯定没好事。

    虚笑道,“多运动这气色自然就好了。所以苏雪同志,你还是赶紧干活吧,争取多干点活,回头分的粮食多了,你们日子也能过的好。瞧瞧李红兵同志,都已经脱了一大堆麦子了。”

    她朝着李红兵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李红兵脸上已经全都是汗水了,这会子依然表现的像个男人一样的,丝毫没有矫揉造作,反而挽起袖子干活,一鼓干劲十足的样子。

    饶是左单单反感她那过激的性子,也不得不佩服,这女汉子比其他三个姑娘实在多了。

    这才像个正常的知青嘛。

    苏雪回头看到李红兵那个样子,咬了咬唇。哼,她才不乐意像李红兵这样呢,把自己弄的这样辛苦。

    又没什么好处。

    反正干多干少,回头得的一样多。

    早上的劳作很快就结束了。

    太阳刚升起来,田间地头的就有人来送吃的了。各家各户的给在外面干活的人送早饭,吃了才有劲儿继续干活。

    老左家这边送饭的是左奶奶。手里挽着个大菜篮子,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

    像她这把年纪不用下地干活,这说明家里劳动力多,小辈们孝顺,这是十分值得骄傲的事情。

    估摸着是想着自己在家做饭的事情还是左单单提出来的,左奶奶这才还给她煮了一个鸡蛋。

    左单单看着那唯一的一颗鸡蛋,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除了这个鸡蛋,老太太依然没和她说一句话,板着脸就提着篮子走了。

    其他的女知青也正吃着队里分给他们的窝窝头,看着左单单一手大饼,一手鸡蛋,嘴里都微不可微的吞了口唾沫。

    别看他们都在城里,其实能吃上鸡蛋的机会也很少。

    见左单单能吃上鸡蛋,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

    李红兵咬了口窝窝头,咬牙切齿道,“还真是小资做派。”

    苏雪看着左单单手里的鸡蛋,眼里光彩流转。

    一上午,李惠都有些精神恍惚,收麦子的时候,差点儿把手都给割到了。左大成以为她是累着了,有些心疼她,“你去休息一会儿,反正都是大包干,咱们按时做完了就行。”

    “没事,还有这么多,光靠你咋收的完。”

    “我看你没精神,还是去休息会儿,要不然得割到手了。”

    李惠捏了捏镰刀,有些纠结道,“大成,我不是累着了,我是想着事儿。刚刚,我看到小雪了。”

    “啥?”左大成一听这名字,也愣了一下,“你是说,大哥的……”

    李惠点点头。有些激动道,“虽然和小时候长的有些不一样了,可那模子还在。这孩子长的像大嫂,我记得清楚呢。这么多年没见了,没想到她也来左家屯了。”

    左大成一听,高兴道,“这可好了,大哥不是一直惦记着她吗?要是知道这孩子也来左家屯了,肯定开心。”

    当初李家受难,李惠的大嫂张明玉毫不犹豫的带着孩子离婚了,很快就失去了消息。

    这些年来,李家人也一直担心母女两的生活。

    虽然张明玉那时候选择离婚不地道,可是李家人也没怪她。与其一家人一起受苦,能够走一个是一个。

    而且李雪还是李文谦的唯一的女儿,自然是希望她别跟着受苦的。

    所以李惠刚刚看到苏雪的时候,心情很是复杂。想和亲人相认,又担心给苏雪带来麻烦。

    “我得找个机会去和大哥说这事,得看看他的想法。现在咱还是不要去找小雪了。省的让人知道她和我的关系。”

    左大成想着岳父岳母还有大舅子现在的处境,也觉得现在说了不合适。

    从早上,一直到下午两点多,左水生才敲了下工的锣,连着两声。

    听到锣声,大伙这才高高兴兴的从田地里往家里跑。

    “小沈这孩子真不错,才第一天干活,就干的和咱这些老把式差不了多少了。”几个老叔带着男知青们往屯里走,边夸赞着。

    “还是老叔你们教的好,以后还得多跟着你们学。”沈一鸣露出和煦的笑容,他长的英俊,身材挺拔,看着就是个和善的好后生,很让这些庄稼汉子们喜欢。

    几人一路说说笑笑的,后面其他男知青也插几句嘴。

    愣头愣脑的李晨亮呸掉了嘴里的一根稻草,“装模作样的。”

    “亮哥,我觉得人家真不错,就算是装的,那也得有本事。”高伟说着良心话。

    他和李晨亮住一个院里的,关系很不错。

    李晨亮哼了一声,倒是没继续争论,看着前面的人越走越远,他对着高伟使了个眼色,两人又放慢了速度,和前面的人拉长了距离。

    趁着没人注意,就往打谷场那边跑。

    “亮哥,干什么啊?”高伟好奇道。

    这会子都吃饭的时间了,谁还往打谷场跑啊。再说了,今天这大半天的累得慌。他恨不得这会就躺床上睡一觉。

    “嘘——”李晨亮眯着眼睛摇了摇手指头,带着他继续往打谷场那边走。“就那点吃的,压根就不够。我上午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那你还不赶紧去吃饭。跑那去干什么?”

    “去搞吃的啊。今天人多,我都没机会弄到吃的。我今天看到打谷场那边除了麦子,还有玉米棒子。咱弄点回去,晚上偷偷的放火里烤熟了,以后也能填填肚子。而且我都弄清楚了,咱们这次虽然参加秋收了,可秋后分粮食是没咱们的份的。就之前公社那边借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咱们吃。等秋收之后,咱们就得挨饿了。现在不趁机屯一点,以后等着啃树皮啊。”

    “……!!”高伟瞪大了眼睛。

    这是要去偷粮食啊。

    此时,打谷场上面已经没什么人了。

    也没人想到会有人偷东西。事实上,这些年治安好的不得了,晚上睡觉都不用关门,这打谷场上面都是公家的粮食,就更没人敢偷了。现在又不是过去饥荒饿死人的时候,只要饿不死,谁也不会为了一口粮食就在屯里丢脸。

    看到打谷场上铺开的玉米棒子,李晨亮眼睛亮了一下,小跑着就跑了过去。

    手脚麻溜的就将玉米棒子抓手里,往自己兜里塞。

    “两位同志,你们还在这里干活呢,哎哟,连饭都不吃,就跑这里干活,不愧是从城里来的知识青年,这觉悟就是高,这思想就是积极。”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两人动作猛的一顿,高伟更是打了个哆嗦。

    李晨亮咳了咳,神色自然的将手里的玉米棒子放回原样,回过头一看,就看着左单单带着个草帽,双手环胸的站在那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因为担心粮食被鸟给吃了,左水生安排左单单在这儿守着。这点事情,左单单自然不会躲懒。提前跑回去弄了点吃食,就赶紧跑过来守着了。只是她还真没想到,这些知青胆子这么大,才来第一天呢,就刚跑来偷粮食了。

    这要是被抓到了,这事情可大可小。

    李晨亮眯着眼睛看着左单单,左单单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旁边,高伟的头上都冒汗了。

    做贼心虚,加上被人抓个现行,而且可能面对未知的惩罚,让他心里很受煎熬,“那个……单单同志是吧,咱昨天见过面的。”

    左单单嘿嘿一笑,“那是昨天的事儿,我刚刚好像看着你们……”

    “没,我们什么都没干。”高伟连连摆手。

    李晨亮看他这样子,有些看不上,将他往旁边一推,瞪着左单单道,“喂,丫头,你想怎么样?”

    他虽然平时愣头愣脑的,可心里不糊涂。这丫头要是想说穿了,刚刚就会大喊大叫的了。还能站在这里好声好气的说话?

    左单单没想到这知青胆子还挺大的,偷东西被抓正着了,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

    不过她也却是没想把事情闹大。心里转了两圈,严肃道,“你们有钱吗?”

    高伟眼睛一瞪,“你想要我们给钱你?”这乡下丫头祖上不会是土匪出身吧。

    左单单翻了个白眼,“我才不像你们这样呢。我的意思是,我自己省下了一些口粮,你们要是需要,我可以换一些给你们。”

    左单单这几天还愁着呢,虽然在这地方没钱也不要紧,可是身上没钱,总觉得没底气。

    特别是老左家这边不确定因素太多了,手里总要捏点儿钱才行。

    听到她的话,李晨亮和高伟对视一眼。李晨亮眯着眼睛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们有好处吗,换不换?”

    “换,当然换!”李晨亮立马道。有粮食不换是傻子!

    交公粮这天,是生产队最热闹的一天。

    各个生产队把收上来的粮食称好了,按着公社分配的份额,装成一麻袋一麻袋的。

    左家屯属于大河公社第七生产队,因为土质不大好,每年交公粮都不够,很多时候,还得拿粗粮顶上去。这会子说到要交公粮,没一个人舍不得,各个眼巴巴的看着,反而担心收上来的细粮不够交。

    “咱今年收成不错,只用再补五百斤玉米就补上麦子的差额了。今年,咱每家每户都能分到粮食。

    左水生做好了统计工作后,声音洪亮的宣布道。

    “太好了,咱今年都能吃上饱饭了。”

    大伙儿都高兴的不得了。

    每年秋收之后,最开心的是能分粮,最担心的是分不到多少粮食,等冬天来了,一家子人又要勒紧裤腰带了,最后还得靠救济粮过活。现在知道能分粮食,各个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左单单虽然无法感同身受,看到这一幕,依然觉得心里感触不已。生活在未来物资丰富的那些后辈们,谁又能体会到这一代人的艰辛,和对吃饱肚子的渴望。

    左单单想起小时候,家里吃剩的饭菜,奶奶总是舍不得扔掉。左单单从小不喜欢吃剩饭剩菜,有一次偷偷的泼掉了。奶奶知道之后,气的整整两天不理她。

    那时候她觉得奶奶顽固,现在她终于能明白奶奶的感受了。

    穷怕了,饿怕了,才会知道粮食的可贵。

    左水生找了屯里一些年轻力壮的汉子推着马车一起去公社交公粮。各家各户的回了家里等着下午分粮。

    左大成也跟着一块儿去了。他是屯里少有的认识字的人,平时做事也挺稳重,左水生还是挺看重他的。有啥事都会拉着他一块儿。

    左奶奶满面红光的带着左家其他人回了家里,把家里装粮食的袋子都放到了院子里。就等着吃完午饭之后,立马出发去仓房装粮食。

    徐凤霞闷不吭声的跟着老太太一会儿干活,等准备工作做完了,老太太去厨房里面做饭了,徐凤霞拉着左红军进了屋里。

    “干啥呢,在家里神神叨叨的,有啥话不能说的?”左红军也正因为分粮食的事情,高兴的蹲在院子里抽旱烟,被自己媳妇拉进屋里,多少有些乐意。

    徐凤霞恨铁不成钢道,“你还有心情抽烟呢,你也不想想现在咋办。马上要分粮食了,咱家四口人,老二家三口人。这粮食都到妈那里放着,一个锅里吃饭,咱家亏了!”

    不等左红军说话,徐凤霞又开始算账,“还有小聪那边上学,妈肯定又要拿粮食去换粮票,那城里吃的都是精细粮,咱得浪费多少粮食啊。”

    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不干活,在城里读书,全家人还得给他准备口粮。以前徐凤霞不咋干活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自己辛辛苦苦去抢收,加上小闺女左欢也去干了这么些天活,她心里就越想越不甘心。

    左红军本来心情还不错,这会子听到这些话,心情一下子就低沉了。吸烟的频率也大了,一下子整个房间里面烟雾缭绕的。

    当初答应他爹,不让这个家散了。可当初被老二家里祸害的没了大队长的位置之后,他这心里还是怨恨的。这些年他觉得自己活的没脸。要不是念着他爹的遗愿,他早就要和老二家的分开了。现在媳妇这一算账,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是啊,自己和老二感情又不大好,干啥要养着他们家?

    徐凤霞拉着他的袖子,“当家的,你到底咋想的?”

    左红军长出一口气,“等吃了午饭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