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教你做人 > 65.民国那个反派妈
    从第一次受伤,蒋仲泽就陷入恐慌而当他去到南省经历了后来那一连串的打击恐慌就变成恐惧他害怕看到自己的脸,也排斥别人好奇的眼神他憎恨钱雪的母亲,因为人已经离省,想打击报复都寻她不到仇恨自然就转移到冷清冷心的郁夏身上。

    蒋仲泽给郁夏罗列了不止八宗罪,他从受伤以后整天什么也不干就是回忆以前的事,折磨自己。

    一月份的时候,某生意伙伴给蒋家递帖说要娶姨太太开了几桌,请老朋友热闹热闹。要是从前,蒋老爷铁定婉拒。虽然说是“娶”姨太太其实就是纳妾,通常礼送到就行不强求人一定去……现在他没底气拒绝,该说是流年不利越到年底他越感觉处处碰壁本来计划得好好的临到事前总生变数。

    早先感觉一定能赚的投资出了问题,本来很赚钱的生意也跌得厉害,哪怕还赚,比从前远远不如。

    对商人来说,利润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当蒋仲泽沉浸在痛苦之中,他爹蒋老爷也不好过,他没听说有谁在针对自己,可就是处处不顺。想让儿子帮忙分忧,蒋仲泽那样谁看了都憋气想从太太这里得到一些关心和慰藉,蒋太太带来的是更深更沉的压力。蒋老爷觉得自己快要被压垮了,尤其在家里,呼吸都费劲,总感觉喘不上来……

    生意伙伴娶姨太太,别人都嫌不上台面,不去,他去。

    人家约他出去乐一乐,他不想去,可生意谈到中途,他不敢扫兴。

    蒋老爷年轻时荒唐过,后来就收了心,这些年哪怕免不了应酬,胡搞瞎搞是没有的。他对那档子事本来已经不热衷了,想的是把生意做大,看儿子成才,再挑个方方面面都好的儿媳妇,让蒋家再上一个台阶。可人生路上总少不了三岔路口,一次走错就可能让你偏离坦途,之后很长时间都是步步惊心。

    就像现在的蒋家,变故是蒋仲泽带来的,由此还引发了连锁反应,如今摆在蒋老爷面前的是什么呢?

    生意黄了,儿子毁容破相了,儿媳妇还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家里不是诅咒怨怪谩骂就是哭哭啼啼……

    一个家族在发展过程中总会遇上挫折,蒋老爷原本有信心应对,他做了许多计划,想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偏偏遇上太太和儿子可劲儿扯后腿,拽着他往底下坠,裤子都要给他扯掉了。

    蒋老爷压力太大,这种时候被人约到赌场或者歌舞厅去谈生意,就难免会想顺便放松放松。只一月份,他去了百乐门六七回,与舞女打得火热的同时也谈成了几笔生意。蒋老爷尝到甜头,开始频频进出这些**,谁邀他都不拒,酒和美人以及大把的银元能让他暂时忘记那个糟心的家……他最近很快乐,不仅快乐,也挽救了已见颓势的生意,哪怕不像之前日进斗金,至少也远离了危险边缘,不用担心一步踏错就掉入万丈深渊。

    要从泥淖之中爬起来须得有强大的自制和惊人的毅力,要经历种种坎坷,这非常难。

    正好相反的是,人要堕落就太容易了,不过个把月时间,蒋老爷变化之大,他不少朋友都不敢认。想着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人不动声色与他划清界限也有心善的想拉他一把,他听不进去看他越陷越深,还有人去了蒋府,把这一情况委婉的同蒋太太说,让她别只顾着家里,男人也得管,再不管真来不及了。

    蒋太太听罢难以置信,起先还觉得是恶意挑唆,看别人当真一脸关切,她才去回想这段时间的经历。儿子自不用说,老爷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经常午夜才回,满身酒味。

    问他上哪儿去了总说忙应酬,又抱怨老婆儿子都帮不上忙,大事小事得他亲力亲为。说着说着还翻起旧账,他坚持认为家里会遭遇这些都是蒋仲泽不成器,他闯了祸自个儿还颓废下去,让做爹的日夜操劳来回奔波,真是不孝子。

    每一次话题都会被带偏,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好好谈过。蒋太太憋了一肚子话,还没开口蒋老爷就说累。

    “刚谈完生意回来,让我歇会儿。”

    “我出去一趟,有事回头再说。”

    “我顾生意都顾不过来,仲泽那边你盯着点,能开导就开导,不能也别再给我捅娄子。”

    蒋太太心有存疑,看到丈夫签回一笔笔订单,她又放下心来。这阵子家里的生意有转好的趋势,忙也是有道理的,应酬嘛,喝点酒没什么。

    她压下心中慌乱,尽量去想好的方面,结果让人一把撕开伪像,人家告诉她,蒋老爷并不是跟人喝酒那么简单,他最近进出的是赌场是戏园子是百乐门,他抽大烟捧角儿还赌钱,什么都沾上了。

    “你说得不对!我们老爷是去谈生意的,他签回来的合同我看过!”

    ……

    该怎么说?

    如今同他往来的都是那种人,简单讲,也寻欢作乐也谈生意。别人一般只碰一样,他东家西家来请都应,能沾的全沾上了。

    有些话说起来特别难听,好心提醒蒋太太的都感觉难以启齿。

    蒋太太捂着胸口傻坐在沙发上,坐了半天,缓过劲儿来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老朋友们不厚道,生意场上没人帮忙,这种时候倒是来得快,好心提醒或许是有吧,同时不也存了来看她笑话的心思?

    心里这么想,倒是没敢直说,她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跟人道了声谢

    “这事我知道了,多谢你特地走一趟,来提醒我。”

    老朋友又说:“仲泽早先受的伤还没好全?得有两三个月了吧?阿崇前两天还在念叨,说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办舞会请他没来,小聚也不见人。”

    蒋太太本来就是强撑着,她不想给人看笑话,结果对方说完男人说儿子,这是快很准又往她胸口扎了一刀,她感觉要撑不住了,就勉强回了两句,起身送客,看对方坐上车,车子驶远,她再也撑不住,一个摇晃就倒了下去。

    听说太太不舒服,蒋老爷并没有急着回家,他早晨出门时太太气色还不错,怎么可能说不好就不好?想也知道是借口称病想骗他回去,这种事也不是头一次了。

    他嘴上答应了,说跟着就回,结果转身去赴了别人的约,当晚玩得尽兴,蒋老爷过了午夜才回,回去就看见太太脸色苍白靠在床头等她。

    “怎么的?你还真不舒服?”

    这话狠狠刺激到蒋太太,她抄着手边能拿到的东西就往蒋老爷身上砸,又歇斯底里问:“你上哪儿去了?别跟我说应酬?有谁天天去歌舞厅去戏园子应酬?人家上门来告诉我你在外头花天酒地,不仅带舞女出场你还捧角儿!”

    事情就这么被拆穿了,蒋老爷起初还慌,让蒋太太多骂了几句他心里的火气也蹭蹭涨上来。他双手叉腰在房里踱了两圈,跟着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自家婆娘。

    “有你这么个只知道抱怨的鬼婆娘在家里,谁愿意回来?还不只是你,就连儿子也是一副窝囊相,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蒋老爷说完又要往外走,蒋太太下床去追也没把人拦住。

    有些事在揭穿之前,大家还愿意装一装样子,一旦揭穿,反而可能破罐子破摔。比如蒋老爷,自从发觉这个家带给他的不是温暖,而是令人窒息的压力……他就不想回去,宁可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晚也不想回去。

    发生在蒋老爷身上的变化让蒋太太感到恐慌,她连儿子也顾不上,又扑到丈夫那头。

    她搅和了蒋老爷不少好事,搞吹了不止一单生意,她扇肿了蒋老爷最喜欢那个百乐门舞女的脸,她给城里带来了新的话题,蒋府闹剧的热度都快赶上风靡三个省的高级洋装了。

    蒋老爷不希望自己成为谈资,偏偏事与愿违,自从家里婆娘闹起来,他频频丢脸,本来有起色的生意又跌落回去。

    老话说和气生财,闹成这样还赚什么钱呢?

    也就是说,蒋老爷整个已经搭进去,然后生意反而比之前更糟了。别人对蒋家观感更差,越发不敢相信。不管做哪行的都不止一家两家,既然不放心继续同蒋家合作,回头换一家就是了,蒋家这才见识到生意场上的无情。

    这个时候,人在南省的乔深接到一封电报,有人通过电报问他,接下来还用不用做什么?

    当晚,乔深就去敲了乔越的门,兄弟二人一个坐一个靠在桌沿边,他们聊了一会儿。

    “小越托付哥哥去办的事已经办成了,你说想给蒋家一点教训,又不能让他们轻松解脱,哥找了两个人,带蒋老爷去百乐门谈生意,没等人费心引诱,他自己就陷下去了……”乔深简单提了几句,告诉小弟说现在蒋家乱成一团,蒋仲泽颓废,蒋太太歇斯底里,蒋老爷怨他们母子两个拖后腿,他问乔越这种程度够不够?

    说这话的时候,乔深还在屋里扫了一眼,他注意到桌边矮柜上放了一叠报纸,小越平常是不看报纸的,乔深走了两步,仔细一看,最上面就是昨天的南省日报。他伸手将那一叠报纸拿起来,翻了翻,然后好笑的摇摇头。

    这是他偷偷收集起来的,满满都是外界对郁夏的夸赞。

    那些人都说郁夏是美的化身,她那双手能创造奇迹。她卷起一股时尚潮流,让不少人自愿做了信徒。

    乔深翻过以后又给他叠好,放回原处,问说:“小越你搜集这个做什么?”

    “做睡前读物和勇气之书。”

    看到夏夏克服种种困难,取得这样的成就,乔越就告诉自己他也得跟上脚步,不能掉队。

    回来南省之后,乔越也做了不少事,他没停过打靶练习,听说大哥他们想自制炸药,他提供援助,并且全程观摩。还利用自己的物理学知识储备,同大哥手里那些能人商量着看能不能改良枪支,提高射速和射程……最近两年周边还算和平,罗大帅这边除了日常操练就是提升武器装备,乔越不是做这个的,但要说到原理什么的,他能讲个一二三四,他经常是随口说说,而这些随口说出来的东西给停滞不前的研究带来了很大进展。

    乔越以前不觉得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什么用,比起什么都会一点,不如把已经会的练到最顶尖。

    是郁夏给他上了一课,告诉他什么都会一点才能应付各种困难遭遇。

    谁知道下个世界是什么,后面还会经历什么?

    乔越搜集这些报纸就是想提醒自己不要懈怠,看看老婆取得的成就,她现在做得一手好饭,又点亮了初级缝纫技能,懂医,能辨认不少中药材……这些都是生存技能,要是到了更原始更贫瘠的地方,她对比别人会有很大优势。

    再看看自己,到科技世界倒是如鱼得水,去原始社会简直人生艰难。好在他学了点保命技能,射击准头不错,还会配个土炸药……

    虽然现在会的还是很少,乔越觉得自己进步空间很大。

    看他又在想郁夏了,乔深笑得很无奈:“哥问你的你听到没有?蒋家那边要不要再推一把?”

    乔越摇头,既然蒋老爷、蒋太太和蒋仲泽相互都有很大怨言,后面等着看就好了。花天酒地是要本钱的,对从前的蒋家来说,这兴许不痛不痒,现在他家产业缩水,这笔支出就过于巨大了。

    不止是他,蒋太太每个月也要败活不少,如今最节省的反而是蒋仲泽,也就是摔点杯盘碗碟听响,再不就砸个镜子。

    乔越至今也没偷偷去查过从前那个郁夏的生平,他收拾蒋家纯粹是因为之前蒋仲泽来南省求医搞出那事。他是偶然听门房说,说在郁家大宅守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那么不讲道理的母子。当妈的好些,后来那个脸上裹纱布的简直嚣张,说了东家不在他还让随行的拍门,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眼珠子都长头顶去了……

    本来只是偶然提到,乔越顺着问了问,门房就倒出大盆苦水。乔越回头找上他大哥,说要做个交易,他俩答应互相帮对方做件事,乔越让乔深给蒋家吃点苦头,要足够深刻,最好是永生难忘的。

    乔深为了让弟弟满意,问他要何种意义的教训。

    得回复说:得让这一家子把肠子悔青了,让他们知道脚下踩这块地它不姓蒋,别逮着机会就在那儿装大瓣蒜。

    只要不计后果,要搞谁其实很简单,乔深就给蒋老爷下了个套,让人带着他往**去,都没逼他跟着玩,他自己就跟上了。带他去的老油条还知道节制,彻底沦陷的反而是他。

    一月份,蒋家波澜渐起。

    二月份,等郁夏将新一季的设计图稿交到张天翔手里,张天翔看过非常满意,将轻轻一叠纸装进牛皮纸袋收好,然后同郁夏闲聊起来。

    “你这边清静,我快给人烦死了,那些人约不到你,又碍于乔越不敢说什么,一窝蜂往我这头涌,个个都来攀交情。还不止他们,我那些堂姐妹表姐妹也跟着起哄,都说上一季的不做了,跟着要准备春装,她们说什么那等新货上了你把之前展示用的脱下来给我,还说不介意忍忍,熬到明年冬天再穿……按理说,我们做生意的最恨外头那些仿品,这回我真想求她们去照顾别人的生意,别来找我麻烦!”

    “作坊就那么大,现在已经忙不开了,就连乔小姐和王小姐的定制洋装都还没做完,还让我开后门接单,她们是要逼死我呢?”

    郁夏全程没叫暂停,耐着性子听他抱怨,张天翔没等来互动,说了一会儿感觉没劲,问她:“你合作伙伴都快英年早逝了,就没点反应?朋友你太冷淡了。”

    “四少爷骗骗别人就得了,我看你挺美的。”

    张天翔哀怨的瞅她一眼,看这女人还是老样子,就收起玩笑,喝口茶润润嗓子说:“最近有珠宝公司找上我,说希望同我们合作,给洋装出配套的首饰,强强联合一起占领市场。”

    “听起来不错,不过他们应该是被逼无奈吧,抢到洋装的小姐们配不好首饰去珠宝公司折腾人了?”

    “……”

    好吧,又让这女人说对了。

    不同的衣服就得做不同的搭配,假如配饰格调不够,也会拉低整体。小姐们换上洋装怎么看怎么美,美够了就对鞋子包括首饰不太满意,简单的过于简单,复杂的又太复杂,不够精致特别,不够优雅迷人。

    人家珠宝公司也委屈,以前主要是比大小,那么大颗的宝石还能不好看?

    现在小姐们误入歧途了,和你讲设计讲造型,说到底反正就得同她新买的裙子相得益彰,不搭调的别来。

    订做首饰需要的时间比做衣服还长,等他们把配冬装的首饰打好,天早就热起来了,小姐们能满意才怪……

    这么一想,还真是前途无亮。

    遇上脑筋动得快的,就想到可以同张天翔合作,你做你的衣服,我做我的首饰,你可以同买衣服的介绍首饰,我也可以同买首饰的推荐衣服。

    张天翔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现在都快给人逼死了,再推荐下去他还有命在?

    看他说着说着就拿手去捂胸口,郁夏笑了:“接着说啊?怎么停了?”

    “我听他们吹了半天,一点儿也没感觉心动,就想着多大仇多大恨?这是排队来送我上路的吧?就现在,没买到洋装那些都快把我埋了,再让他们宣传下去,明年今天就是我的忌日。”

    张天翔撇了撇嘴:“我看你对合作伙伴就没丁点心疼,你这女人真是把文书上议定的条款执行得彻底,我当初说你等着分成就行,销售我来负责,你果真就坐在家里等……”

    “我去百货公司看过,展台布置得很好,你做得不错。”

    最近来找他开后门的张嘴就是夸,他现在听到夸奖的话就胃疼,张天翔赶紧叫停:“得得得,我们不说这个,你知不知道这阵子荣省那头又热闹了?”

    郁夏洗耳恭听,听张天翔把前前后后讲了一遍,听完她又恍惚了。

    说句心里话,她还在等蒋仲泽的自杀式袭击,等他践行早先威胁的内容,等他找上乔越说我就是你老婆以前的想好而你捡了我的破鞋!

    一等二等没把这个等来,回头听说他消沉了,他爸堕落了,他妈离崩溃不远了。

    凡事都是自己作的,同情没有,心疼当然也没有,郁夏就是纳闷,那电视剧是有多恨男主,才让他生在这个家里?这一家简直绝了。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男主,就目前看来,除非一发入魂否则他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假如那么小的概率让钱雪怀孕并且给他生了下来,他的个性包括品性会不会同电视剧里设定的一样也是个问题。

    因为进的是前传,一点点改变都能崩掉后面的剧情。就像小海他现在生活幸福,不可能会变成被恨意掌控的复仇者。要是原剧情里的男主还是出生了,很难说他会长成什么样子,变成接班海爷的新一任复仇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郁夏压根没想到,蒋家闹出来的笑话背后有乔深做推手,而乔深是乔越请出来的。

    她没契机得知此事,也没心思去深究,后来半个月就是小海的生日,海宝宝两岁了。郁夏为他小办了一场,除郁家人以外,就只来了两个姓乔的乔越以及非要跟他过来看看的乔芸。

    乔芸一直想见郁夏,她对未来二嫂非常好奇,也打心底里佩服她,经历那么坎坷还能取得如此成就,成为任谁也不能小看的女人,她太争气了,她是很多年轻小姐崇拜的偶像,都敬佩她的坚韧叹服她的才华。

    必须得说本人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乔芸一开始有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个做传统打扮的漂亮女性就是设计出那些洋装的郁小姐。打招呼的时候她有些拘谨,还是郁夏主动与她攀谈,聊了没多会儿,乔芸再一次刷新了对她的印象。

    她很会说话,更会听人说话,与她聊天你不会感觉有任何别扭,不管说什么都很愉快。

    她的见地比一般小姐要广,学识渊博。

    她一言一行都让你如沐春风,很优秀,却不带什么压迫感,她没有攻击性。乔芸找不到讨厌她的理由,怎么看都是二哥赚大了,就这样,爸还闹腾,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不止是郁夏,乔芸也很喜欢招人疼的海包子,临走之前还舍不得,哄着海包子亲她,还许诺说改日再来。说完感觉太不矜持,问:“小夏姐欢迎我吗?”

    郁夏伸手将儿子抱回来,笑道:“小芸不嫌我无聊的话随时可以过来,都欢迎,小海他也很喜欢你。”

    乔芸心满意足,同郁夏道别,乔越在心里嫌弃这个妹妹牌的百瓦灯泡,想着以后任她说什么,再不带她一起出门。

    堵着气呢,就发觉老婆冲他眨了眨眼,乔越走近一点,很不舍说他准备回去了。郁夏勾勾手指让他弯一点腰。

    乔越眼神飘了一下,正想说你哥和我妹都看着,不好吧……就闻到甜甜的奶香,脸上被软乎乎的肉团子啃了一下。

    小海不客气的在他俊脸上涂口水,涂完还亲了一下右手心,给他来了个飞吻:“爸爸再见。”

    乔芸将这些看在眼中,走出门去还说呢:“爸竟然觉得你吃亏了,我觉得小夏姐跟了你才吃亏了,二哥你真好命。”

    回去的路上,乔芸瞅了乔越好几眼,看得越多心里的想法越坚定。

    自家二哥个性冷淡脾气古怪身上毛病一堆,就这样他还把小夏姐骗到手了,好不容易骗到手了,家里竟然还搞破坏?要是真给他们破坏成功了,二哥还有那个命找到更好的?

    乔芸回头就让人看到了迷妹的素养,罗金莲知道她去了郁家大宅,问她郁夏怎么样?

    就是好,哪里都好,很难用语言去诠释的好。

    又感慨说,世间总归没有十全十美,未来二嫂要说哪里不好,估计就是眼光。从不知名的前任人渣到自家二哥,乔芸总感觉郁夏她眼是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