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教你做人 > 20.八零年,有点甜
    差不多十点前后, 快坐不住的齐惠桐终于听见了开院门的声音, 她蹭一下站起来,出屋一看,只见儿子左手苹果右手肉, 提着两大包立在门边,他眼神落在后进院子的郁夏身上。

    这小子极少直白的表露喜好,平常高不高兴都是那样, 这也是齐惠桐着急想给他寻摸个好姑娘的一大原因。

    就不说综合性大学里文科班上能说会道的男同学, 只说京医大好了, 小伙子们追起女生都不含蓄,人家喜不喜欢全摆在脸上让你看得明明白白, 要是双方都有意转身就能处出一对, 过段时间来看, 学校里哪还有多少单身?女同学们要不是铁了心不想找, 谁身边没个人?

    看人家,不见得最聪明,也不见得毕业之后就能得到国家重用,在娶媳妇儿谈恋爱的问题上却领先乔越一大截。

    幸亏没让人知道他先前拒绝过什么,否则真跑不了要被套麻袋。

    齐惠桐有这样的自信,她昨个儿从校园里路过还听人谈起郁夏, 话里没一个词是不好的, 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

    早些时候, 齐惠桐这心还七上八下的, 这会儿见着人就放下一半来。乔越肯陪着逛自由市场, 还买了这么多东西,里头甚至有他不爱吃的菜椒……这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这时候,郁夏也注意到齐教授人在院子里,她赶紧招呼说:“我在市场里挑花了眼,老师等着急了吗?”

    说着她还有点不好意思:“第一次来您家中,原本应该带上伴手礼的,我看来看去都没挑好,就买了两样水果。”

    齐惠桐嗔她一眼:“你还是学生呢,破什么费?”

    说着她伸手接过郁夏提那两样,又朝傻儿子那侧飞了个眼刀:“杵这儿干啥?还不把菜提厨房去?”

    乔越不想去厨房,只想和词典妹妹……哦不,他只想和郁夏呆一块儿。

    他心里委屈巴巴,还是听妈的话将肉和蔬菜提进厨房放下,出来就看齐惠桐女士亲亲热热牵着郁夏的手,正把乔建国同志介绍给她。

    乔爸一脸欣赏看着爱人这个礼貌得体的学生,这模样的确不赖,穿着打扮却还是朴素的,自进门之后也没表现出瑟缩和怯懦,一直都是落落大方,周身气质温柔娴静也很给人好感。

    乔建国转过身去就暗自点头,这姑娘的确出挑,非常优秀。

    齐惠桐将郁夏引到沙发旁边,招呼她坐下,看傻儿子终于跟进屋就喊他过来:“乔越你过来,帮妈招呼一下郁夏,我去把汤煲上,米饭蒸上,菜也要拌一拌。”

    郁夏哪有脸闲在这儿等开饭?她才坐下又跟着站起来:“乔越同志提了一路的东西,累了吧?老师您让他歇会儿,我跟您进厨房去打打下手。”

    “用不着,这都是我做习惯的。”

    几乎是同时,乔越说:“我不累,我身体棒棒的。”

    齐惠桐&乔建国:……

    这是我儿子?

    这是我那个一言不合就冷场,问他三句也不见得会回一句的儿子?

    他是给人掉包了吧!

    郁夏最终还是进厨房去帮了忙,哪怕来者是客,干坐着等开饭的客人也太没眼力劲了。齐惠桐在处理排骨,郁夏就在旁边切肉备用,看她伸手去提刀齐惠桐还不放心呢,结果郁夏那刀工还挺娴熟,看着像是经常做的。

    “你在家是不是经常做饭?”

    “您也知道我是s省农村的,家里有三个小孩,上面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个小几岁的兄弟。我爸妈要下地挣工分养活全家,像烧饭喂鸡洗衣裳这些活就得我们来干。”

    齐惠桐想起正在外省进修的闺女,这么一对比,乔曼真是再幸福不过了。她正想感慨一句,就发现门口让人遮了光,回头一看,那死倔死倔的臭小子就跟电线杆子似的杵在门边,齐惠桐乐了,问他:“你跟来干啥?”

    乔越一本正经的骗他妈:“爸让我过来看看,这边要不要帮忙?”

    齐惠桐原想说不用,他长这么大没干过什么家务活,进厨房那不是添乱来的?就这时,她看到了搁在一旁的菜椒,其实就刚才,这对师生已经将中午的菜色讨论好了,她们准备拿白萝卜炖一锅排骨汤,做个莴笋炒肉,再配两个时蔬,说的是醋溜白菜加菠菜炒蛋。

    乔越不爱吃菜椒,她们本来没准备做,齐惠桐想着等臭小子回研究所了家里再拿菜椒炒个肉,她和爱人都挺喜欢。

    这会儿瞧他心心念念跟过来,还扛起老乔的大旗主动说要帮忙,齐惠桐就想逗一逗他。

    “那行吧,你把菜椒洗洗,洗干净切丝儿备用。”

    乔越明摆着就是套近乎来的,他妈也真狠,平常催着说你看哪个姑娘好去追啊!还说什么妈都支持你,妈一定能当个好婆婆!……关键时刻她就是这么支持的???

    乔越顶多犹豫了半秒钟,就在“好的”和“那还是算了”之间,选择好的,跟着挤进厨房帮忙。

    他将搪瓷盆清洗两遍,接着放进半盆水,满脸严肃和绿油油肥嘟嘟的菜椒做起斗争。这如临大敌的模样看得齐惠桐一愣一愣的,乔越面对菜椒的态度和在研究所里做项目也差不多了,甚至比做项目还紧张。

    这滑稽的一幕郁夏自然也没错过,她努力忍着不要笑出来,并在乔越无从下手的时候给他指点。

    “你洗得够干净了,别再换水,把菜椒放在那里。”

    “放那儿就行,待会儿我来切吧。”

    “诶你是不是把那几个全洗了?炒个肉而已,这有点多。”

    郁夏过一会儿搭个腔,她说什么乔越都听着,不仅听着还跟着反省:“那今天先给你切,我再学学”、“你不是爱吃这个?多炒一点没关系。”

    齐惠桐就在正面战场上,被塞了满满一嘴狗粮。

    她这个凡事以自己为中心,基本不为别人考虑,智商超高情商极低经常让人尴尬得下不来台的儿子竟然学会体贴人了!

    听听他说的!

    他还准备回去学学切菜椒的正确姿势,还说什么你喜欢就多炒一点,我没关系……

    那一瞬间,齐惠桐就感觉未来老婆才是真的,妈恐怕是假的。

    乔越还在问郁夏为什么喜欢菜椒,郁夏切完最后一刀,将肉丝装进碗里备用,一边清洗菜板一边回说:“我倒是没有特别喜欢,只是以前饿怕了,饿过饭就不敢挑食。”

    乔越眉心都皱起来,又问她:“农村不是一块儿种地统一分粮?咋还饿肚子呢?”

    “就是因为记分员看不过来,你抢着干分那么多粮,偷懒也分那么多,大家积极性不高,都是能躲则躲,说去解个手就能耽搁半天,这样地里收成能好?每年交完公粮剩下就不多,秋收之后分下来的粮食一般只够吃半年,年底的工分钱工分粮我家几乎没有,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那会儿家里特别困难,饿得没法只能去挖芭蕉树根,就那个也有人抢。”

    郁夏说这些距离乔越真是太遥远了,他想了想,哪怕国家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家也没吃过什么苦头。这样一对比,再想到饿肚子饿到不敢挑嘴的郁夏,他这心都揪起来。

    听他俩聊这么沉重的话题,齐惠桐赶紧帮着调节气氛:“先吃苦后享福,郁夏你也别去想以前那些不愉快的,想想以后,以后总会越来越好。”

    乔越也跟着点头,他像是下了重大决定似的,拿起一个正在沥水的菜椒说:“菜椒也挺好。”比芭蕉树根好多了。

    对它从来都是排斥和拒绝的乔越同志下定决心准备试试,既然郁夏都能吃,他也能!

    看儿子又是给郁夏递剪子又是替她放水淘菜,往常绑也绑不来厨房,今儿个心甘情愿不说忙完之后他还意犹未尽。想想以前回来立刻钻进书房到饭点才会准时出现在桌上的臭小子,齐惠桐真得感慨一句:婚姻是最好的学校,老婆才是人生导师。

    她原先没少为乔越担心,今儿一看,全是多余。

    中午这顿饭险些乐死齐惠桐,郁夏这个人平常不麻烦,比如说桌上没汤她不会抱怨什么,在有汤的情况下,吃饭之前她会选择先喝半碗。

    看郁夏舀汤,乔越也往他那碗里舀了两勺。

    看郁夏喝完吃菜,他就跟着吃菜。

    郁夏给自己夹了一筷子绿油油的菜椒,这时候乔越露出了苦大仇深的表情,他在接下来的两秒钟之内做了充分的心理建设,好像下重大决定一样伸出沉甸甸的筷子……

    得有好几次,齐惠桐差点笑出声来,她憋住了。

    她眼睁睁看着自家傻儿子施展出一系列蹩脚的招数,你说说,长着一张光风霁月的脸,要前途有前途,要才华有才华,追个女同志咋就这么捉急?

    齐惠桐抽空打量过郁夏,她猜测以小姑娘敏锐应该已经读出乔越的意思了,就是不知道她怎么看。

    怎么看?

    乔越的心思根本就是明明白白的,郁夏倒是没去分析合不合适,能走多远,她问了问自己的内心,觉得并不是无动于衷,乔越在传递心意的时候,她是愉悦的,乐在其中,并且欣然接受。

    既然这样,还深思熟虑什么呢?

    喜不喜欢都是发自肺腑的事情,不是能靠理智掌控的。

    郁夏心想顺其自然,她吃饱喝足帮着将碗盘收进厨房,还想要洗,就被齐惠桐赶了出去:“让乔越带你去书房看看,咱家别处都没看头,那书房还拿得出手,你要是觉得没意思出去转转也行,去旁边公园走走,或者看场电影都不赖。”

    出来上大学是该踏实奋进,同时作为不满二十的年轻女孩儿,也该好好享受青春。书要好好读,恋爱也可以谈起来,回头爱情/事业双丰收,那才令人称羡。

    郁夏就顺着齐教授的意思去书房看了看,乔家的藏书的确不少,文学作品有,理工科资料也多,又因为家里媳妇儿都是学医的,医学书籍占了差不多整面书架。郁夏在房里转了一圈,乔越闷不吭声跟着,看她驻足才会帮着介绍。

    要是平时,郁夏笃定已经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了,今天她沉不下来,至少这会儿没心思看什么书,她的心思几乎全放在落后一步的乔越身上。

    又走了几步,到背光的转角,郁夏回过身来直视乔越。

    被喜欢的姑娘直喇喇盯着看,这种事搁谁身上都是刺激,尤其乔越还是个情商低到爆炸零经验的工科男。

    郁夏甫一转过身来,他呼吸就急促一点。

    郁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他手脚都无处安放,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

    直到郁夏双眼都带上笑意,嘴角微微上扬……这时候乔越感觉自己就像升到半空中的热气球,整个人飘啊飘啊踩不到实处。

    “你知道吗?齐教授偶尔会同我说起你。”

    “说什么?”

    “她说儿子一门心思想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心里除了科研就是项目,以后搞不好会和计算机结婚。”

    乔越:“……”

    看他有心想解释又嘴笨不知道该咋说,郁夏扑哧就笑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你是不是喜欢我?”

    被被被、被发现了!

    这回就不是耳朵尖泛红,而是通红通红,乔越就像是煮熟之后蜷缩起来的虾子,他整个冒着热气,平日里堪比计算机的聪明大脑彻底瘫痪,完全不起作用。

    看这反应,郁夏笑得更欢,她上前半步将本来就很近的距离拉得更近一点,她扬起头迎面直视乔越,这张脸笑起来灿若朝霞。

    乔越心跳噗通噗通在加快。

    恍惚之间,他注意到郁夏宛若娇花的唇瓣上下碰了碰:“我见到你很高兴,且期待与你有更深入的交流和往来。”

    郁夏说完就在心里读秒。

    一、二、三,他傻着;

    四、五、六,他还是没反应过来;

    七、八、九,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听见了什么,不敢置信的低头朝面前的美丽姑娘看来。

    郁夏扶额,无奈的看着这傻子:“你是没听懂吗?还要我接着说?”

    紧接着她就被揽进一个温暖的干燥的怀抱,呼吸之间都带上了淡淡的洗衣粉芳香。

    乔越开心得想飞起来,就这会儿你给他一颗卫星,他能单手托运上太空。他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手,想起来问说:“郁夏同志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与我一起为明天努力奋斗吗?”

    “我愿意啊。”

    拥有了女朋友的乔越简直就像一只开心到爆炸的哈士奇崽子,他牵着郁夏就不撒手,起初是说最近立了个新项目可能会有一点点忙,不过他尽量平时把事做完,周末会空出时间来。又问郁夏宿舍楼里有没有装电话机,郁夏摇头,“那你有事就找我妈去,给我带话也找她。”

    郁夏就笑吟吟看着他,问说:“那要是像‘宝宝我想你了’这种话,也让齐教授带吗?”

    脸上还看不出,乔越那耳朵已经绯红一片了,他忍着害羞认真想了想这种可能,接着从烟灰色夹克内袋里摸出一个钱夹朝郁夏递去:“那你要是真的很想我,就找个地方给我打电话好了。”

    噗……

    这个新上任的男朋友在郁夏心里已经比哈士奇还要可爱了。她接过钱夹,照原样塞回乔越的衣服内袋里:“那我忍忍好了,我存起来周末一块儿说给你听,打电话费钱费事儿。”

    乔越总感觉哪里不对,研究所的同事们谈恋爱好像不是这样的。他想了想又没个所以然,就点点头说:“我也会想你的。”

    郁夏问他:“那你说我是谁啊?”

    “是女朋友。”

    “你女朋友又是谁啊?”

    “是夏夏。”

    ……

    等他俩从书房里出来,整个小四合院里都弥漫着浓郁的狗粮气息,齐惠桐看儿子牵着人家姑娘的手,这神速的进展着实让她一惊。

    乔越在郁夏面前原形毕露,在他爸妈那头倒是很稳得住,还一派镇定的说:“妈我带夏夏出去走走,待会儿直接送她回校。”

    齐惠桐都懵了,顺着应了一声,直到他俩走出去老远,远得瞧不见人了,她才猛然回头看向乔建国:“老乔你看到没有?刚才那个不是我在做梦?咱儿子这就把人追到手了?”

    乔建国也在咋舌:“这效率,有我年轻时的风范!不愧是我儿子!”

    齐惠桐就没他这么乐观。

    “我觉得这事情不像我俩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在这儿瞎猜有啥用?等乔越回来再问他不就行了?”

    “等他回来不得是下周?”

    “那你给他打电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