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教你做人 > 8.八零年,有点甜
    市里领导说是打听去了,也没那么快出结果,这年头数据库不完善,统计高考成绩以及后续的录取工作都要经历一个相当繁琐的过程,再加上这两届考生人数超乎想象的多,省里也是一团乱,负责合计的专员忙得焦头烂额。

    这就苦了利益相关的几方,市里领导坐不住,县里领导吃饭睡觉都在惦记,更别提公社上……从来没什么存在感的永安公社可算盼来一次露脸的机会,谁不希望自己能上光荣榜?他们公社考出去一个郁夏,来年能拿上不少指标,尤其是教育这块儿的。

    别看拿奖金的是郁夏本人,考出个状元对永安公社是大大的有利,郁夏同学的成功自然也离不开学校老师以及公社干部的关心帮助,相关人员都能跟着长脸。

    要说淡定一些的还是老郁家,用老太太的话说,结果咋样从出考场就定了,你答得好就能上,答不好急死没用。这道理搁在郁夏身上也是一样的,状元是谁早定了,等几天总有个准话,干着什么急?

    看大儿子坐不住,老太太还说他:“郁学工你坐下,走来走去都快给我晃晕了!夏夏她校长不是说试卷是遮了名字的?阅卷老师想干点啥也干不了。他们阅卷那地方还有武警同志端着钢/枪监督工作,谁敢拆开来看名字打分?拖出去就能把你枪毙了!所以说,那省状元只要该是咱家的它就跑不了,要是长脚跑了总归是别处还有比夏夏考的更好的。”

    老太太淡定得很,市状元已经超出全家的预估了,等于说飞来横福,要知道他们头几天考虑的还是能不能录上志愿。

    郁夏就在旁边,听她奶说完还劝呢:“奶就别说大伯了,大伯是在为我着急呢!不过也的确不用太担心,这套卷子没那么容易,要超过我那个分数相当有难度,我把握挺大的。”

    大伯娘听着这话也舒坦,心说也就是二妹,换个人考到她这个分数鼻孔都朝天上去了,哪还知道体谅人呢?

    “二妹说的是,省里还没消息,学工心不放不下……”

    郁大伯特别有理,听他媳妇儿这么说还振振有词顶回去:“是个人都放心不下!咱省有多少市就有多少市状元,那省状元就一个!”

    本来老太太已经让郁夏哄高兴了,听到这话就要抄家伙揍这个皮痒的大儿子:“你这口气还不小,咱们市里多少人参考你知道不?市状元你还不当回事了!”

    郁大贵本来在走神,看他们母子斗起嘴才喊了个停:“行了老婆子,咱家喜事临门,这种时候还吵闹个啥?学工你也是,你妈脾气是暴,她说得也对。有些话关上门在家里讲没啥,出去还是要谦虚,看看半年前你还不明白?一个生产队能录上几个人?难说没有心里酸的,这阵子谁也别昏头,说话做事谨慎点。别人怎么夸咱夏夏都不打紧,你们不许膨胀,能当上市状元已经光宗耀祖了,别一副贪心不足的样子。”

    这么一说破,郁大伯也拐过弯来,连忙点头:“爸我记住了。”

    说着他还看了旁边闷不吭声的郁学农一眼,心想到底是老二稳得住,自己还是做哥哥的,这方面大大不如。

    天知道,被他夸赞的郁学农根本就是被校长和主任炸成烟花了,这会儿还飘飘然神游天外呢。

    “对了,大妹呢?怎么没看到大妹?前头咱家挤了那么多人也没见她帮忙端个茶倒个水拿个瓜子。”

    说到这个郁妈都疏忽了,婆婆朝她看来,她也茫然的看回去。

    还是郁毛毛眼尖,举手说:“这个我知道!二姐学校那个主任过来的时候大姐就出去了,还没回来。”

    “她不也是公社高中毕业的?以前的老师来了也没上去打个招呼?她咋回事?”

    郁妈心里发苦,不知道该咋说,倒是大伯娘旁观者清,嘀咕说:“怕是看二妹前程好,自个儿又没个着落,心里不舒坦。”

    大伯娘不怎么看得上这个侄女,别的不说,因为自家条件好一些,学工看兄弟日子过得磕巴,哪怕没直接给钱给物经常也把学农一家喊来吃饭。自家不缺这一口,照应兄弟也没啥,这个二弟妹虽然木讷了点,手脚勤快不讨人嫌,郁夏更别说,唯独郁春,真就好像去别人家做客似的,从来不会帮点忙,坐下吃,吃完放下筷子就走,经常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都是小事,大伯娘是不至于同她计较,多几次对这个侄女总归喜欢不起来。可又轮不到她说什么,一则自家孩子都教不过来,二则她郁春也是有爸妈的。

    大伯娘一个嘴快,说完郁大伯就踢了她一脚,还使了个眼色过来。

    眼瞧着气氛尴尬了,他立马岔开话题:“都是小事,妈你看咱家席面怎么摆?备几个菜?”

    说到正事,老太太果真就把郁春忘了,她合计一番:“鸡鸭鱼那几样得上齐活,小菜也凑几个,分量要弄足。”

    郁妈皱眉:“那得花多少钱?”

    “谁也不会空手来吃,总得随礼,合计下来也没那么大开销。学农媳妇我知道你穷怕了,平常抠一点没啥,这酒席不能省。退一万步讲你闺女至少是全市第一名,这放在哪家都是大喜事,乡亲们等着沾光,咱家啥动静没有像什么话?”

    道理都懂,可是……

    “这不是还要供夏夏读书?她第一志愿填的首都的学校,那可是首都,物价听说高得很。”

    老太太也懒得再说,就摆摆手:“行了,酒席的事你别管,这怎么说都是整个郁家的大事,还是学工媳妇来操办,地里有的地里出,地里没有就出去买,钱问我拿。”

    大伯娘应得痛快,拍着胸脯打包票说一定张罗好,不给家里丢人,又笑眯眯看向郁妈:“我娘家姐妹烧一手好菜,到时候叫她过来帮忙,弟妹你是夏夏的妈,到那天就负责招呼乡亲们。”

    老太太看大媳妇相当满意,她点点头,又转向郁学工:“老大你抽空跑趟县里,把夏夏这个情况告诉老三,让他提前同领导打个招呼,先请好假,到那天不要缺席。”

    说到这儿老爷子也补了一句:“顺便打几斤酒,到时总得喝上两杯。”

    郁学工都记住了,应说:“赶早不赶晚,我明天就去,把咱家的大喜事说给三弟听,让他高兴高兴。”

    几人商量到天擦黑,郁夏和郁毛毛陪着将老爷子老太太送回大伯那头,回来洗洗准备睡了,白日里发生了不少事,累啊。

    这一夜,郁夏睡得喷香,能考多少分她心里有数,这个结果也不意外,从头到尾她可说是最稳得住的一个。其他人就没怎么睡好,多数是兴奋得睡不着,就连老爷子老太太回去还关上门说了好一会儿,更别提郁爸郁妈。

    郁春一方面高兴事情朝着她预想的方向在走,郁夏报了医科大学,学医比学其他时间还要久,自家这个情况她轻易回不来,等于说她去了首都再要见面都得是几年后,不用担心她和高猛会擦出火花。

    同时她心里也有失落,二妹太优秀了,比上辈子都还要出色,她跟着就要去全国最好的医科大学读书,读完几年本科没准跟着进修,进修几年出来就进大医院,熬一熬没准能成什么主任医师……医疗体系的事郁春不怎么懂,她只是想起来后世老百姓抢着挂专家号看病求医的场景,真是大清早就去排队,晚一点都轮不到你,医院挤得就跟菜市场似的。

    她心里有点触动,想着自己占有先机,是不是该做点啥。又记起上辈子做什么亏什么的惨痛经历,觉得还是先搞定高猛,结婚之后让高猛去打拼,她帮着管钱或者出点子都成。

    高猛一定能发财的,他上辈子就是知名企业家纳税大户。

    郁春就跟煎鸡蛋似的,翻来翻去翻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睡过去,因为睡得晚,她第二天起得也晚,收拾妥帖之后出去转了一圈,发觉队上热闹极了。

    郁夏倒是没往外跑,想着收到录取通知之后跟着就要上首都,这段时间她想多陪陪家人,就帮郁妈生火做饭帮着洗衣裳喂鸡。

    本来嘛,紧张的复习阶段早就过去了,她做点事也影响不到什么,让村里人撞见又说:“你家郁夏多金贵,这都要去京市上大学了,你咋还让她做这些?”

    郁妈仿佛又要被说动了,看情况不对,郁夏赶紧插了句嘴:“哪就金贵了?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对了,杨婶你家兰子怎么说?”

    说到这个,那妇女就叹口气:“说是考坏了。”

    “不然再复习一年?我看兰子还成,就是从国家宣布恢复高考到报名参加考试这中间太短,她又不是应届,自己复习难免不系统,再加把油来年没准也能考上。你家条件好,也不差这一年半载的。”

    看杨婶心动了,郁夏又说,“先前我也忙着复习没太多时间想别的,考完回来得闲了我想了想,作为生产队的一员,我考得还成,但也不能只看到自己这点成绩,也要想想怎么才能帮助到邻里乡亲。我准备整理一套复习资料,拟一拟主要考点,争取在上京之前弄好,拿给队长保管,杨婶你回头让兰子誊抄一份,照那个来,要过录取线其实也没那么难……”

    这年头不像后世,复习资料铺天盖地,模拟试卷能让你做到手软,天天熬夜都做不完。这复习资料大城里兴许有,一来贵,二来不一定好使。不过就算这样也是一经发售一抢而空,农村人哪怕有钱也买不来。

    如果说前半截只是让杨婶有些心动,听了后半截她都要烧起来了,简直热血沸腾!

    本来嘛,她们多少有点嫉妒老郁家,只是藏在心里没说,郁夏来这一手,那嫉妒就变成了羡慕和赞赏。

    瞧瞧人家郁夏,懂事不说,这心也是一等一的好,不像有些人自己好了巴望着别人都坏,她还惦记着拉拔乡亲们。

    别人的复习资料可能不值当什么,她不同,她可是高考状元!是全市第一名!说不准还是全省第一!四百分的卷子她能考三百九,她的学习经验多宝贵呢!

    杨婶心里喜得,都忘了自己出来是干啥,连忙点头说好好好。

    “我让兰子再复习一年,争取明年考出去!考出去多好?那可是大学生,比进厂子当女工可要强了百倍千倍!”

    就有几个妇女落后两步,也听了个正着,她们小跑着赶上来——

    “也给国强抄一份,我让他再学一年!”

    “我们芳芳也是!”

    “还有我们建平,我们建平也是明年参加高考!”

    建平妈说完就挨了其他几个妇女的怼:“你们建平明年应届,有学校老师指导复习,还要什么资料?先给我们抄!在家复习那不是抓瞎?没点参考资料咋行?”

    “那我们建平就不用资料了?校长都说了,让学校老师去考也考不出三百九十分!”

    “……”

    看她们拌起嘴来,郁夏笑了笑,拉着郁妈往池塘边去,母女俩一块儿去洗衣服。

    郁妈走出去几步还回头看:“要不要劝劝?万一打起来了?”

    郁夏心说阿奶总说她妈呆,的确是呆,这哪能打起来?这是有希望有盼头甜蜜的争执!而且嘛,复习资料合一起挺厚,却可以拆开来,每人拿几页抄完互相交换,耽误不了什么。凡事有个变通,总不能真让一个人抄完了再传给下一个。

    看郁妈是认真在担心,郁夏笑道:“妈你别管了,咱们生产队这些婶子闲着没事啥都能争一争,人家有分寸呢。”

    这么说也是,乡下老娘们嘴皮子利索,一个说不好就能吵起来,等你去劝,她争都争完了。

    “那个复习资料,二妹你弄着累不?”

    郁夏说没啥,知识点她熟得很,闭上眼都能列出来,做这个事对她来说只是费时间,左右在上京之前也没别的事可干,能帮上乡亲们是好事一件。

    再说,学医的路漫长,她要北上好多年,就如今这个交通条件回家一趟不容易。假使这份复习资料能帮上乡亲们,让队上多考出去一些,让乡亲们记她一个好,往后有事搭把手帮衬一下自家,这样就很好了。

    说到底郁夏还是不放心,郁爸郁妈都是老实人,心里丁点花花肠子也没有的,郁毛毛又还不懂事,大姐想法清奇,看着不太靠得住。

    当天,郁大伯家就听说了这事,还不止,应说全生产队都听说了,只要满足条件能参加高考的都准备明年加把劲,郁夏作为高考状元都肯帮忙整理复习资料了,他们为啥不试试?

    退一万步讲,哪怕明年也没录上,不过耽误一年而已,要是有幸录上了,人生不就改变了吗?

    乡亲们都排队来感谢郁大贵感谢郁学农,说他家会教闺女,郁夏良心好,自己出息了还知道帮助乡亲们,这样的好人老天爷都要保佑她!

    郁爷爷也高兴,他这辈子说好不好说差也不差,没干出什么值得夸赞的大事,直到最近这几天。

    老爷子老太太都为这个孙女感到骄傲:“咱们做人一不能自私二不能忘本,既然夏夏都说不费事,几十年的老乡亲,能帮就帮,这时候伸一把手,没准能影响人家一辈子,人家永远记你的好,这是功德。”

    晚些时候,生产队的干部也来了一趟,来了个整整齐齐,队长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汉子当着郁爷爷的面都抹起眼泪来,还给他弯腰鞠躬。

    那头郁妈同郁春商量来着,问她要不要也复习一年,先前夏夏忙着准备考试顾不上,如今考完了,叫她帮着补一补。

    郁春摇头,往后二十年做生意的才能发财,没听说读书读成亿万富翁的,她现在就想摘下高猛,不想受这个罪。

    “要是还考不上,那不是白耽误一年?二妹也是,吃饱了撑的整理什么复习资料,顾好自己得了,管别人家闲事干嘛?”

    得亏这话没叫郁爸听见,不然真要给她一巴掌。

    生产队上比头天喜报传来还高兴,本来想着吃席那天拿红纸包三块钱的,都悄悄改成了十块钱。妇女们平时能有多抠就有多抠,这会儿全大方起来了,想着到那天早点过去,提着鸡鸭鹅过去。郁夏家条件不好没关系,大家都帮衬一把,乡亲们帮她办席。

    队上的干部也在商量准备点什么奖励郁夏,真是好姑娘啊,觉悟像她这么高的翻遍整个公社也找不出几个来。

    换个人来自己好了巴不得别人不好,这样才好显摆,让别人长长久久羡慕她。

    郁家把郁夏教得好,郁学农看着不开窍,只会闷头干活,这闺女真是没话说。没见队上那些牙尖嘴利的老婆子说到她都要竖个大拇指,从来没半句不好的话。

    也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之下,省里传出消息来了,全省第一名果真就是他们永安公社红星大队的郁夏。

    省、市、县三级领导都在赶来的路上,来干啥呢?来表彰省高考状元,给她发奖金,鼓励她继续努力,学好了为国家做贡献。

    公社以及大队上的干部已经去接人了,接来的还不只是领导,还有赶来拍照采访抢新闻的报社记者。

    听说领导来了,郁家上下都换上最体面的衣裳,郁爸还在琢磨待会儿要说点啥,远远就瞧见黑压压的来访队伍,腿软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一天,省里的领导还不止带了用牛皮纸信封装的三百块奖金,顺便也把京市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拿了过来。

    郁夏勇夺全省第一名,省里给她发了三百,市里两百,县里一百,公社上五十,大队以及生产队就实在一些,没给钱,给的钢笔、毛毯、开水**之类,都是结实耐用的好东西,农村没票轻易买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