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104.小奶狼X钟薇薇【十】
    开学后, 钟薇薇大四,应驰大三。

    两人谈谈恋爱不算秘密,起码应驰全宿舍的人都知道的, 刘卓还在寝室调侃:“我就说你们这种相处方式跟男女朋友没区别, 只差个仪式。看看, 看看,才一个暑假, 就谈上了!”

    李成辉叹气:“这么个不开窍的小子都有女朋友了,我竟然还单身,天理不容!”

    韩宇嗤笑:“你照照镜子就容了。”

    李成辉:“……”

    他妈的,能不能别老人身攻击!他也想长一副花美男的模样。

    应驰被他们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偏偏刘卓起哄:“应驰,是不是该请客啊?”

    请客这件事他知道……

    不过,一般都是双方室友一起吃饭的,但是他跟钟薇薇还没跟应欢说,总不能到时候请客吃饭才说吧?而且,怎么想都觉得画面有点怪怪的。

    不过,请客没问题, 不然就显得小气了。

    应驰笑了下:“好,不过要等等,回头你们想吃什么都可以。”

    他们当然没意见。

    钟薇薇则在琢磨, 到底怎么跟应欢坦白比较自然一点呢?虽然她感觉应欢好像已经猜到一些了,不过她应该不知道她已经跟应驰在一起了吧?

    周末,应欢跟徐敬余回家, 钟薇薇跟应驰自由身,两人去附近的商场吃饭看电影。

    之前在学校,两人只有在晚上经过树林才会牵手,偶尔偷偷接个吻,毕竟除了大一的学弟学妹,很多人都认识应驰这张脸,钟薇薇不想引起轰动和围观。

    至少,在跟应欢坦白之前,还是先偷偷谈着吧。

    一出校门,她就不太顾忌了,挽着应驰的手臂,应驰在这一点倒是比她大方,他觉得谈恋爱没什么,只要不在公共场合接吻就好,注意形象。

    吃饭的时候,应驰看向钟薇薇:“薇薇,我周末回家,到时候我先跟我姐说。”

    钟薇薇忙说:“不行。”

    应驰皱眉:“为什么?”

    钟薇薇哼了声:“还是先别说吧,说了我就得叫她姐了,我比她还大三个月呢。”

    应驰:“……”

    钟薇薇夹了块鸡翅膀给他,又小声嘀咕了句:“以后是不是还得叫徐敬余姐夫?完了完了,这关系有点『乱』,别扭得很……”

    应驰:“……”

    半晌,他看向钟薇薇:“姐夫就不用叫了吧,我也不叫。”

    钟薇薇:“……”

    她忍不住哈哈大笑,突然觉得徐敬余好可怜,都这么久了,在应驰这里还是没有身份。

    应驰等她笑够了,也忍不住笑了下:“薇薇,我室友说要请客吃饭,我还是早点跟我姐说了吧,不然这个饭拖太久不好。”

    钟薇薇眨眼:“不然,到国庆假之后吧?”

    那时候应驰的生日也快到了,二十岁生日。

    钟薇薇想给他好好庆祝一下,自从做了手术后,应驰身上的气质就有了点变化,比以前更沉稳了些,至少在外人面前是这样的,平时他不说话,安安静静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只有私底下被撩炸『毛』了,才会跟以前一样,让她觉得这才是应驰。

    应驰笑了笑:“好,听你的。”

    钟薇薇笑:“小学弟真乖啊。”

    应驰顿了一下,抗议地嘀咕:“你都叫我别叫你薇薇姐了,你还叫我小学弟……我不小了,要二十了!”

    他真的非常介意她说他小,很担心她觉得他不够成熟可靠。

    钟薇薇特别哄他,笑眯眯地:“好好好,不叫,叫驰哥好不好?”

    驰哥……

    应驰脑子里立即浮现某个梦里的画面,还有她娇声叫他“驰哥”的模样,瞬间耳朵像冒烟似的,火速红了起来,懊恼地求饶:“薇薇,你别逗我了……”

    钟薇薇眨眨眼,有些无辜:“不逗你啊,你不是怕我觉得你年纪小吗?叫你哥满足你。”

    应驰:“……”

    他窘地挠了挠耳朵,难以启齿,只能看着她,低声说:“那你还是叫我小学弟吧……”

    叫驰哥……

    今晚又要做梦了。

    他懊恼的想。

    钟薇薇忍不住大笑:“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

    应驰耳根通红,抿紧唇看她,真的很想说他一点都不可爱,他也是男人,也会对她有幻想,不要把他当小孩……

    但是,这话还不能说,他深吸了口气,倾身过去,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低声说:“薇薇,别笑我了。”

    钟薇薇微愣,抬头看他。

    应驰却已经坐了回去,手在桌底下轻轻搓了几下,嘀咕道:“薇薇,你头发也很软。”

    这还是应驰第一次『揉』她的脑袋,莫名宠溺,钟薇薇脸突然红了。

    晚上,两人回到学校,周六很多人都出去玩了,校园比以往要冷清一些。从市区回来后,钟薇薇就不再挽着应驰了,她跟他并肩走,应驰低头看她:“还要再走走吗?”

    时间还不是很晚,十点钟,还可以再多呆二十分钟再送她回去。

    钟薇薇挑眉,靠过去,低声说:“去哪里?小树林吗?”

    应驰:“……”

    心思被戳破,他脸微红,有些恼羞成怒地牵起她的手,死不承认:“不是,就随便走走。”

    钟薇薇惊呼一声,往四周看看,挣了一下,没挣开,只能低下头,把脑袋靠在他肩上。应驰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笑出声,被她拧了一下腰。

    “不准笑!”

    “哈哈,好……”

    夜空晴朗,月光透过枝叶洒下碎金子,灌木丛林里藏着一对人儿。

    钟薇薇坐在应驰腿上,一双白滢滢的小腿轻轻晃动,脚尖点着地轻轻地划。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的时候,应驰放在她腰上的手越手越紧,慢慢往上挪了一下,又放回原处。

    有贼心没贼胆啊……

    钟薇薇在心里偷笑,按住他的手,一点点地往里面蹭。

    应驰身体一僵,吻着她的唇也下意识用力,他微喘,嗓音很低:“薇薇……”

    “你不是想碰吗?”

    钟薇薇拉着他的手,放在剧烈跳动的心脏上,起起伏伏,都带着无尽的缠绵情意,她一直觉得心比身体诚实重要,她心都给了他,还有什么不能给的?

    应驰手微颤,手上的触感柔软细腻,跟梦里感觉一样,却真实很多,他喉结剧烈滚动,几乎一下子就有反应了。

    这种痛苦又甜蜜的折磨。

    他今晚可能又要做梦了。

    应驰就算开窍晚,经常被钟薇薇弄得面红耳赤,但该占的便宜一点也没落下,有了一次探索,就有第二次更亲密的触碰,第三次……

    钟薇薇有时候甚至觉得,她硬生生把一个小『奶』狗调戏成了小狼狗。

    不,小『奶』狼吧。

    国庆假后,钟薇薇在知乎发了一个主题帖,她直接用大号发的。这个号她从高中就开始用,经常写一些影片,也分享一些资料,应欢知道她这个号,林思羽也知道。

    帖子主题——喜欢上好朋友的弟弟,算不算罪过?

    帖子详情把她跟应驰的情况说得很仔细,只要了解她跟应驰的人肯定能对号入座,不说应欢,就说林思羽。林思羽是最先看见这个帖子的人,那天傍晚,就她跟林思羽在寝室,她有些忐忑地等应欢发现帖子。

    说不上紧张,就是……

    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厚道。

    尽管她觉得应欢可能有点猜测和感觉,但是她比应欢大一些,认识这么多年,她真的没觉得对应欢有过什么不好意思的事,两人太熟了。

    林思羽正刷着电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完的帖子,一看完立即转头看她:“卧槽!钟薇薇!”

    钟薇薇心里一跳,含糊道:“怎么了?”

    林思羽瞪眼:“你……不是真的吧?你跟应驰在一起了????”

    钟薇薇对着林思羽底气还是很足的,她笑眯眯地看她:“很奇怪吗?他长得那么好看,我天天跟他在一起,喜欢上他很正常啊。”

    “不是,他……”林思羽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他好像很『奶』,要人哄的,你……找个小学弟会不会很累?我觉得还是成熟男人比较有魅力吧?”

    钟薇薇笑了下,看着她:“你觉得应驰不够成熟吗?”

    林思羽犹豫了一下,点头:“他确实挺爱咋呼的,还要人哄……”

    “应欢呢?”

    “应欢很通透,很多事情她都能自己处理,哄人也有一套,做事也很有自己的风格。”

    “应驰跟应欢生活环境是一样的,他可能『性』格是比较『奶』一些,爱炸『毛』,但是一捋就顺,不会无理取闹。你可能不知道,当初他们姐弟俩,一个打地下拳击,一个善后,两人都同样努力。当初做手术的时候,应驰准备要参加最后的争夺赛,如果他不是够理智,够通透,足够睿智,他现在怎么可能还好好的呢?”

    钟薇薇顿了顿,她眼睛忽然红了。

    她觉得应驰是块宝藏,他跟应欢是一样的,只是他被应欢宠得有些咋呼,太过单纯,很多人被他的表面蒙蔽,看不透他的内心。

    “他很努力,很有拼劲,受了那么大的挫折还能爬起来,不哀怨,不埋怨,他比很多自称成熟的男人都男人。”

    “在我心里,他最man。”

    林思羽愣愣地看着说到动情处开始抽纸巾擦眼泪的钟薇薇,品了品,嘴角勾起:“你说得对,应驰是最棒的。”

    钟薇薇噗嗤又笑了。

    林思羽挑眉:“应欢不知道?”

    钟薇薇扔掉纸巾,吸鼻子:“知道吧,我就是故意发这个帖子的。”

    “……”

    “想到以后我要叫她姐姐,就有点郁闷,明明我比她大啊!”

    “……你认命吧!”

    应欢晚上十点多才回来,她站在桌子边给手机充电,然后按照习惯刷了一下微博和知乎。钟薇薇一直坐在旁边,不时悄悄看她一眼,过了一会儿,应欢放下手机,低头看她。

    两人无声对视。

    应欢嘴角弯了弯:“喜欢一个人不是罪过。”

    钟薇薇呆愣地看着她,顿了顿,嗓子有些干:“就……这样吗?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应欢坐下,跟她面对面,轻哼:“你要我说什么?说你拱了我家的小白杨?还是说姐弟恋不合适?我有那么迂腐吗?都什么年代了……”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早就知道了,就想知道,你们俩什么时候跟我坦白,是应驰先开口,还是你先开口。我本来还比较期待应驰跟我说的……”

    毕竟,以前应驰很多事情都会跟她说,现在突然被钟薇薇勾走了,她有些百感交集,感觉以后弟弟也不要她多哄了,有点……落寞。

    不过,更多的是欣慰。

    如果不是钟薇薇,不是这场恋爱来得够及时,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走出来。

    钟薇薇讪讪一笑:“我不是怕你觉得别扭嘛……”

    应欢奇怪地看她一眼:“别扭的不应该是你吗?毕竟你要叫我姐。”

    钟薇薇:“……”

    林思羽躺在床上哈哈大笑,应欢也忍不住跟着笑。

    钟薇薇扶额,“别笑了。”

    她们依旧笑,过了几秒,钟薇薇也忍不住笑了,“我叫你姐你好意思答应吗?”

    “你叫一声试试?”

    钟薇薇:“这样吧,如果应驰叫徐敬余一声姐夫,我就叫你一声姐,怎么样?”

    应欢:“……”

    徐敬余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等到应驰叫他一声姐夫了。

    ……

    再晚些,钟薇薇给应驰发微信:我跟你姐坦白了。

    『奶』驰:啊啊啊啊啊???不是说过几天再说的吗?你怎么又不遵守约定!

    薇薇:傻孩子,你姐早就知道了。

    『奶』驰:……

    薇薇:比爱心gif。

    ……

    应驰有些懊恼地从床上坐起来,这件事应该由他开口的,就不该听钟薇薇的。

    他给应欢发了条消息:姐……

    应欢:比爱心gif。

    跟钟薇薇同款表情包。

    应驰:……

    应欢:以后谈恋爱要对女生好一点,知道吗?薇薇很好,你们在一起我很高兴的。

    应驰有些脸红,挠挠头,回复:我知道。

    他知道钟薇薇好,也一定会对她好。

    刘卓抬头看他,老气横秋地叹气:“你怎么还没睡?你这孩子,自从谈恋爱后睡得越来越晚了,半夜还经常起来洗内裤。”

    李成辉和韩余爆笑:“哈哈哈哈哈哈!!!”

    应驰:“……”

    他什么时候半夜经常起来洗内裤了?

    顶多……一个月一两次……

    他面红耳臊:“学长,你别胡说八道。”连忙转移话题,“过几天请大家吃饭。”

    刘卓哈哈大笑:“行啊。”

    李成辉:“过几天是不是你生日?”

    应驰点头:“嗯,不过你们不用给我送礼物,也不要给我发红包,我请你们吃饭,你们去就好。”

    之前钟薇薇跟他说过,到时候等他生日再请室友一起吃饭,这样热闹一些,也给他庆祝二十岁生日。

    二十岁对他来说很不一样。

    他失去了很多。

    也得到了很多。

    应驰躺在床上,心里的感觉有些复杂,他『摸』『摸』手术疤,有时候还是感觉身体里空了一块。

    他再默默心口,觉得那里是满了。

    就这样吧。

    他想。

    ……

    钟薇薇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好要送什么给应驰,这份礼物对她来说很重要。这是应驰二十岁,人生或将走向转折的一年,也是他们在一起后,他第一个生日。

    情侣装?限量版球鞋?

    限量版球鞋还行,她也买得起,就怕应驰不肯收。

    不过……他应该不会关注这些,糊弄糊弄应该没问题。

    这件事她不好让应欢参考,应欢肯定不会让她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只能拉着林思羽参考。

    林思羽说:“你确定?他不识货,但是俱乐部肯定有人识货吧,敬王肯定懂,我看他穿的鞋子好几双都是限量的,你别来个撞款……”

    钟薇薇:“……”

    她点了下头,“如果应驰跟徐敬余撞款,他肯定会说,谁要跟那个野鸡穿一样的!我又不需要装『逼』!”

    林思羽:“……你好了解。”

    钟薇薇得意:“那肯定,我男朋友嘛。”

    两人坐在电脑前都有些发愁,林思羽托着下巴,慢慢转头看钟薇薇,“薇薇你已经22岁了是吧?应驰20了是吧?”

    钟薇薇点着鼠标,漫不经心地:“嗯,怎么了?”

    林思羽笑眯眯地靠过去:“不如你把自己送出去得了,年轻貌美,身娇体软,最好的礼物……哎,应驰那没见过世面的小学弟估计能激动坏。”

    钟薇薇:“……”

    谁说他没见过世面,要怎么见世面?『摸』过她胸还不够吗?

    她脸忽然热了一下,正经道:“别闹,正经一点,应驰年纪还小,要是应欢知道,会骂我禽兽的。”

    林思羽:“……”

    她有些不解:“为什么要骂你,她最近都夜不归宿,夜夜笙歌,周一顶着黑眼圈回来,你没看到?你以为她跟徐敬余盖被子纯聊天?”

    钟薇薇翻白眼:“当然不是,我又不是傻。”

    林思羽:“20岁,不小了,男人精力旺盛的高峰期就是17-26岁啊,你得珍惜。”

    钟薇薇忍不住看她:“你可真懂。”

    “你不懂?”

    “……懂。”

    钟薇薇有些心动了,她又想到那些纪念品,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保质期,要是不早点用,说不定过期就没办法用了呢?

    林思羽哼笑:“看你一脸春心『荡』漾!”

    钟薇薇:“……”

    她还是有些犹豫:“可是应驰刚手术半年多,我不能这样……”

    “肾移植后三个月就可以恢复x生活了,ok?”

    “说是这么说……”

    “我看应驰活蹦『乱』跳的,怎么说以前也是拳击手,有那么差劲?”

    也对……

    钟薇薇心动了。

    晚上,她忍不住试探应驰: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奶』驰:不用费心给我挑礼物了,你陪着我就好。

    薇薇:怎么陪?一整晚?

    『奶』驰:……就一整天吧,晚上送你回宿舍。

    薇薇:那个,应驰……

    『奶』驰:嗯?

    薇薇:哈哈哈哈哈哈哈!

    『奶』驰:……

    应驰觉得两人对话经常有点弱智,但是不妨碍钟薇薇的笑点低。

    钟薇薇本来是想问他,想不想试试纪念品的,不过忍住了,他肯定会说:不想!

    假的。

    他肯定想。

    她知道他想过。

    钟薇薇暗戳戳地百度:肾移植后的男人一夜几次?

    神回复:一夜几次?你居然还想几次?一个星期一次就差不多了!保命要紧!

    钟薇薇:……

    这什么鬼回复……

    她换了个专业一点的网站,上面自称为“陆医生”的人回复:你好,换肾不容易,需要好好保养,每天必须有一个健康的饮食和生活习惯,但是在恢复之后应该减少x生活。

    减少,是减少到多少???

    一周一次行吗?

    够少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薇薇:一周一次,可以开始计划了。

    小『奶』狼:…………

    ——

    哈哈这两个人好可爱,『奶』驰不单开啦,就算以后写竞技姐弟恋,背景也要换一个,不写拳击,应该还有最后一章,字数会比较多,我写完一起更吧,所以明晚不一定12点之前更了,也许周日再更。会有『奶』驰的纪念品上场,番外满足我写姐弟恋的瘾了,爱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