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92.应小欢X敬王【新婚夜】
    回去之后, 徐敬余去了趟美国,应欢上班的研究所就在a大附近,距离公寓比较近, 她上班也比较方便。周末, 徐敬余还没回来, 应欢收了小行李打算回家住两天。

    应海生和陆镁还不知道徐敬余已经求婚的事,应驰也没说过, 所以,在饭桌上,陆镁忽然看见她手上的戒指,惊了一下:“闺女, 你这个戒指……”

    应欢看看手指上的戒指,抿唇笑了一下:“就……徐敬余跟我求婚了。”她想了想,“爸妈,改天我带他回来吃饭,你们看哪天合适?”

    应海生和陆镁愣了下,陆镁先笑了,“都行, 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就来。”

    应海生看看应欢,忍不住嘀咕:“才刚回国就要结婚了啊?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应欢:“……”

    这意思是不想让她那么早嫁人吗?

    陆镁皱眉,对应海生翻了个白眼, 不悦道:“你懂什么啊!小欢都25岁了,今年办婚礼估计有点赶,那要等到明年, 26岁正好,不早不晚。我有两个同事的闺女都快30了,还没找男朋友,把他们急得不行。还是小欢省心,该谈恋爱谈恋爱,学业也不误,到年纪了就结婚,结婚了再生个孩子,多好!”

    而且,她对徐敬余是真的很满意,长得帅不说,应欢出国留学回来,两人感情还能这么好,足以证明他对应欢的感情了,真的很难得了。

    应海生一噎,说不出话来,他就是有些舍不得闺女。

    应欢:“……”

    婚都没结,说生孩子有点早了吧?

    陆镁看向应欢,笑眯眯地说:“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准备准备。”

    应欢笑笑:“好。”

    两个星期后,徐敬余回来了。

    小别胜新婚,徐敬余记着第二天要跟她回家,没做得太过火,给应欢留了半条命。

    第二天下午四点,徐敬余开车跟应欢回家,车开进小区,小区比较老,很难停车。两人绕了一圈,才找到停车位,徐敬余从后备箱把一堆见面礼拿下来,应欢看了看他两手都提了几个袋子,忍不住说:“都什么啊?这么多?”

    徐敬余笑了笑:“我妈准备的。”

    应欢:“好吧。”

    徐敬余下巴指指前面:“带路啊。”

    徐敬余知道她住这里,但确实是第一次来,应欢笑了下,转身走在前面,她回头看他:“你会不会紧张?”

    “有点儿。”徐敬余笑了下,“小祖宗也在家的吧?我怕他给我使绊。”

    “……”

    应欢有些无言,这么多年过去,两人年纪都长了几岁,但依旧能见面就掐。

    徐敬余怼人的本事与日俱增,也从来不会让着应驰。

    两人刚到楼下,就看见应驰站在那里了,他比以前在俱乐部的时候要瘦一点,褪去一丝运动员的气质,清隽高瘦,少年依旧的模样。

    他喊了声:“姐。”

    然后看了徐敬余一眼,徐敬余淡淡地笑了下:“叫姐夫。”

    应驰:“……”

    他看着徐敬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哼声:“不叫,还没结婚呢!要点脸!”

    徐敬余挑眉:“不是迟早的事?”

    应欢懒得听他们争,看向应驰:“你站这里干嘛?”

    应驰说:“妈让我下楼接你们。”

    陆镁让应驰下楼接徐敬余,有东西的话顺便帮拿一下,他看着徐敬余的肌肉线条流畅有力的手臂,犹豫了一下,伸手过去:“我来拿。”

    徐敬余手挪了一下,瞥他一眼:“算了,我自己拿。”

    应驰一直在按照应欢的计划书训练,但少了一颗肾,训练方式和进度跟别的运动员都不一样,也不能太『操』之过急,这段时间一直在背后说他就一颗肾,还有人直接劝他放弃吧。

    他看着徐鲸鱼,忍不住炸:“你是不是觉得我一颗肾提不动了?”

    徐敬余:“……”

    他笑了声,把东西塞进他手里,“行,都给你,拿好了。”

    应驰猝不及防,差点儿没拿稳,手忙脚『乱』地抱住。

    应欢:“……”

    徐敬余把东西给应驰后,走到应欢身边,牵她的手:“走吧。”

    应欢有些一言难尽地看看他,又看看应驰,柔声问:“要不,还是让他拿吧。”

    应驰拿着一堆东西,有些别扭:“不用,我拿得动。”

    徐敬余瞥了眼应驰,笑了声:“这些东西都不到20公斤,不管怎么说以前也是75公斤级拳手,别把他当弱鸡似的。”

    应驰:“……”

    野鸡,别想他叫他姐夫,这辈子都别想!

    应欢:“……”

    应驰提着东西走到他们前面,没好气地说:“我先上去,你们快点儿。”

    他提着东西,脚步轻快地两个台阶一步往楼上走。

    徐敬余牵着应欢上楼,快到六楼的时候,遇上对门的邻居,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刚下楼,看见应欢,又看看牵着她的徐敬余,笑着问:“哎,小欢,带男朋友回家吃饭啊?你男朋友可真帅!”

    应欢笑了笑:“对,带男朋友回家。”

    徐敬余嘴角勾了勾,对他们点点头。

    邻居阿姨走到徐敬余旁边,她抬头看看徐敬余的身量,忍不住说:“可真高,身材又好,小欢眼光可真好。”

    中年男人啧了声:“之前老应说他闺女男朋友是拳击手,还在朋友圈放过比赛视频,你没看到吗?”

    邻居阿姨讪讪一笑,她根本就没看,拳击手,打比赛就跟打架似的,又凶又狠,她可不敢看。

    应欢笑笑:“那我们上去了啊。”

    家门敞着,应驰站在门口等他们,应海生听见声音,走到楼梯口看看,看见应欢和徐敬余牵着手,笑了笑:“来了?快上来。”

    邻居跟应海生说了两句,夸徐敬余的,说他闺女有眼光,找了个好女婿,然后就走了。

    应海生听了两句夸,面上都是笑,徐敬余跟应欢走上台阶,笑道:“叔叔,您看着比之前胖些了,身体养得怎么样?”

    应海生笑:“好多了,没什么大『毛』病,快进来,你阿姨在做饭,等会儿就能吃了。”

    客厅里,应佳溪和应大伯应『奶』『奶』都在,家里很热闹。

    徐敬余心理素质强悍,见家长也没多少紧张的情绪,应欢比他还紧张,拉着他给家人介绍,脸『色』微红。徐敬余笑着跟她喊人,“『奶』『奶』好。”

    应欢抿嘴笑,抬头看他,心想脸皮真厚,这就喊『奶』『奶』,喊大伯了。

    应佳溪以前对徐敬余保留意见,这么多年,看应欢还跟他在一起,一个女人过得幸不幸福,看眼神,看脸『色』就能看出来。应欢脸『色』微红,看徐敬余的眼神也是温柔眷恋的,带着一丝少女的崇拜。

    一个男人能让自己的女人崇拜,是要有真本事。

    应『奶』『奶』和应大伯都很高兴。

    陆镁从厨房走出来,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应驰把东西放在沙发旁边,一小堆。她忍不住埋怨:“来就来了,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徐敬余笑笑:“第一次来,应该的。”

    陆镁招呼他:“快坐,等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应海生拍拍他的肩膀,“来,坐这里。”

    徐敬余笑笑,坐下了。

    应欢去厨房帮忙。

    刚走进去,就被陆镁赶出来了,“我跟你大伯母忙就够了,厨房小,挤不下你,出去出去。”

    应欢又转出去,坐到徐敬余旁边。

    饭桌上,其乐融融,徐敬余个『性』坦『荡』,见识也广,有问必答。

    大伯母忍不住问:“听说你们打职业的,一场比赛上千万奖金,真的这么赚钱吗?”

    徐敬余:“也不是每场比赛都这样,看比赛『性』质和赞助商。”

    大伯母还想问,被应佳溪打断了,她慢吞吞地说:“妈你别问了,我已经结婚了,老公是个医生,你问了也没机会再换一个能一夜暴富的女婿。问多了扎心,懂吗?”

    大家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饭后,应大伯一家先回去了。

    一家“五口”坐在沙发上,徐敬余主动提起:“不知道叔叔阿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爸妈想请你们吃个饭,说说结婚的事。”

    陆镁心里舒坦,笑道:“我们时间上都很好安排,反倒是你爸妈比较忙。”

    应海生也笑了下:“不如这样,你们选个时间,我们都有空的话就定那一天。”

    “好,回头我跟他们商量一下。”

    应欢忍不住抬头看徐敬余,男人斜睨她,挑了下眉。

    应驰靠在单人沙发上,想起自己在百度上拷贝下的问题,开始灵魂考验:“徐敬余,你们在家,做饭吗?”

    应欢震惊地看向应驰,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关心他们做不做饭。

    陆镁也看看徐敬余和应欢,她也挺关心的,之前问过应欢,应欢说不忙的时候就会做。徐敬余也会做饭,不过他做的饭怎么说,很健康,因为大多是健身食谱。

    应欢最喜欢吃徐敬余煎的牛排,不比西餐厅的差。

    徐敬余挑眉笑:“看时间。”

    应驰:“你会做吗?”

    徐敬余:“会,不是很多,但比你厉害。”

    应驰:“……”

    他顿了一下,又问:“在家谁洗碗。”

    徐敬余懒声:“我。”

    应驰:“谁拖地谁打扫卫生!”

    徐敬余:“家政每个星期来两次,平时我们自己收拾。”

    应驰:“……”

    有钱人!差点忘记了!

    应海生和陆镁笑笑,当是应驰舍不得姐姐,故意问的问题,两人笑笑,陆镁去厨房洗水果,应海生听着他们的话,按遥控,换了体育频道,不时看向对面的徐敬余。

    应驰想了想,忽然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刁钻的问题,他『摸』出手机,想再百度一下。

    徐敬余垂眸看了下手机,给小祖宗发了条消息。

    应驰刚打完“要怎么为难未来姐夫?”想要点搜索,就看见微信跳出一行字——

    【以后你也是要做女婿的人,互相体谅一下。】

    应驰:“……”

    应欢是看着徐敬余打这行字的,她脸颊微红,又觉得想笑,看见应驰忽然呆滞的眼神,再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陆镁端着水果出来,低头看她:“笑什么呢?”

    应欢忙说:“没什么,聊天呢。”

    晚上九点,徐敬余一个人回去的,他回了趟徐家,当面跟杜雅欣商量了婚事。杜雅欣办这些事情很有一套,面子里子都做得滴水不漏,徐敬余没什么可担心的。

    八月底,两家人一起在饭店吃了顿饭,杜雅欣和徐路平在礼数上做得很好,他们家境殷厚,但徐敬余这些年也有些钱,光那架装『逼』的私人飞机就价值不菲了。

    杜雅欣看看应欢,微笑道:“应欢这姑娘是真的好,以前我给她整牙的时候就觉得合眼缘,没想到啊……”

    徐路平笑:“缘分。”

    陆镁也夸了回去:“小余也一样的。”

    杜雅欣说起当年,应驰去医院找她的场景,还有姐弟俩第一次去医院。

    应海生和陆镁忍不住笑,应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桌下,徐敬余把应欢的手放在腿上,玩她的手指,他漫不经心地看她一眼,应欢抿嘴笑。

    在这种温馨和谐的氛围,她心情特别好。

    徐敬余听杜雅欣铺垫了一大段,终于聊进正题了。

    杜雅欣笑着说:“这样,我看过日子了,让他们先把证领了怎么样?婚礼的话,今年办太赶了一些,我想办得大一些,毕竟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也就这么一个闺女,是吧?”她继续说,“婚礼明年三月份,春天那会儿,正好,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么安排,很合理了。

    应海生和陆镁没什么意见,陆镁笑:“今年小欢刚回国,工作也忙,明年正好。”

    “那就这么定了啊。”杜雅欣忍不住笑,“他们还年轻,明年结婚,不想那么早要孩子,可以缓个一两年,过过小日子……”

    陆镁点头赞同:“也是,不过不要太晚,28岁之前最好。”

    应欢脸红,怎么又说到生孩子上面去了。

    徐敬余舌尖抵了下腮,打断杜雅欣的畅想:“妈,这个以后再说。”

    应欢转头看他。

    她其实也不想那么早生孩子,她理想是27或者28岁,30岁之前。

    两家家长见面吃过饭后,徐敬余给了一张卡给陆镁,说是彩礼。

    第二天,陆镁去查了一下,被里面的金额吓了一跳,她跟应欢说了。

    应欢顿了一下,说:“你收着吧,给了也不能再退回去。”

    晚上,她跟徐敬余说起这件事,“你干嘛给这么多?”

    徐敬余坐在沙发上,把人拉到腿上,看着她:“多么?不知道我打一场比赛多少奖金?”

    应欢:“……”

    徐敬余语气认真:“你爸妈就是我爸妈,我有这个能力,应该给他们的,不用想太多,享受接受就好。”

    应欢还想说什么。

    徐敬余看着她,手捏着她的腰,语气不轻不重:“应小欢,当年给你的卡,你拒绝我了。现在要结婚了,你要是想还回来,行,甩我脸上。”

    应欢无语,眨眨眼睛:“然后呢?”

    徐敬余嘴角斜翘,靠过来,在她耳边低语:“『操』哭你。”

    应欢:“……”

    这人简直了,越来越『骚』了。

    杜雅欣和徐路平给应欢赠了一套公寓,300多平米的大平层,说是给他们的婚房。

    应欢拒绝过。

    杜雅欣嫌弃地说:“徐敬余那套房子装得不伦不类的,住一天都委屈你,以后你们结婚了,就搬过去新房吧。要是不喜欢那边,你叔叔还有别的房产。”

    应欢:“……”

    杜雅欣给他们挑好领证的日子,十月十号,十全十美。

    那天早上,徐敬余正在系皮带,应欢醒过来,人还没清醒,有些茫然地看着床边的男人。窗帘拉开一角,窗外晨光微暖,折『射』进来一道浅浅的光,男人就站在那道光下,修长的手指扣上皮带,转头看她,懒声:“醒了?”

    她点头,抱着被子看他。

    男人扣上袖扣,抬手把衬衫领口最上面一颗扣子扣上,然后皱了下眉,似乎不喜欢这样的束缚,又解开了两颗扣子。应欢看得有些痴『迷』,不得不承认,徐敬余这个样子非常『迷』人。

    『性』感慵懒,禁欲么?不,他是满身荷尔蒙的敬王,白衬衫也掩不住。

    她站起来,徐敬余挑眉。

    应欢伸手,他就走过去。

    小姑娘从床上跳下来,被他拖住『臀』,稳稳接住。

    应欢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徐敬余,你真帅。”

    徐敬余低笑出声,低头要吻她。

    应欢忙推开他,把脑袋埋下:“我没刷牙……”

    “又不是没亲过。”

    “……”

    反正,不给亲就是了。

    应欢推开他:“我要去化妆换衣服。”

    不能只有他穿得那么帅,她也要化妆,穿漂亮的裙子。

    上车后,应欢开了音乐,她很高兴,转头看他,有些无厘头地问徐敬余:“哎,徐敬余,我们去哪儿呀?”

    徐敬余把车倒出去,转头看她,漫不经心地说:“去一个能让你名正言顺叫我老公的地方。”

    应欢忍不住笑出声:“哈哈哈。”

    徐敬余嘴角弯了弯,把车开出去。

    他们去的早,民政局人还不算多,徐敬余拿了票,前面有四对。

    两人在椅子上坐下,应欢发现有人在看他们,她看看徐敬余,然后按住他的脑袋,往下压压:“你低低头啊。”

    徐敬余拿下她的手,睨她一眼:“别闹。”

    果然,坐在旁边的女人看着他们,忍不住问:“你们是徐敬余和应欢吧?”

    她有些兴奋,“肯定是了,我记得你们的。”

    世界冠军呢!

    应欢笑了一下:“嗯。”

    女人问:“你们也来领证吗?”

    徐敬余嘴角微翘:“嗯。”

    女人看了一下他手上的排队号,笑着说:“你们在我们后面呢。”

    应欢和徐敬余之前已经请人拍过照片了,所以手续办起来挺快,她低头签字,不带犹豫的。徐敬余比她更快,嚼着薄荷,漫不经心地看她落下最后一笔,嘴角翘了一下。

    拿到小红本,应欢翻着看了看。

    徐敬余抽走,拿在手上,“去拍照?”

    别人领完证都拍照的,他们也应该去拍几张。

    “好啊!”

    应欢笑眯眯地点头。

    拍照的时候,又碰上了刚才那个女人和她老公,女人热情地说:“我帮你们拍?”

    应欢笑,把手机给她:“麻烦你了。”

    应欢和徐敬余长得好,她今天还特意穿了高跟鞋,站在徐敬余身边,十分般配和谐。女人调整角度,给他们拍了十几张,都很好看。

    徐敬余看过之后,跟她说了声:“谢谢。”

    女人星星眼:“可以合影吗?”

    徐敬余笑了下:“可以。”

    走出民政局,天光依旧明亮,两人相视一笑,徐敬余『揉』『揉』她的脑袋,低声:“走了,小金鱼。”

    半小时后,徐敬余发了条朋友圈——

    已婚[图jpg]。

    作者有话要说:  徐敬余:你以后也是要做女婿的人,不要互相伤害,会遭报应。

    『奶』驰:……

    应小欢:……

    薇薇:不怕的!我这么喜欢你!

    ——

    上章补了1000字。明天还有一章他们结婚蜜月怀孕,也许还有一章留学二三事就轮到『奶』驰拉,我觉得写了这么多本,我最喜欢的女主就是周宜宁和应小欢了,男主……我不说。

    抽100个红包,谢谢大家关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