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88.应小欢X敬王【醉酒夜】
    徐敬余买私人飞机的事还是个秘密, 应欢也不知道怎么跟钟薇薇她们说, 她总觉得这事特别装*,装*得她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她很后悔当年随口胡掐的那句“我还喜欢私人飞机呢”,她应该说她喜欢跑车或者劳斯莱斯加长林肯什么的。

    至少,便宜很多很多……

    周柏颢是十点以后才赶过来的,一起来还有上次跟徐敬余一起上过微博热搜的美人,现在是周柏颢女朋友, 单身近30年的黄金单身汉终于脱单了。

    关于这件事, 周柏颢得感谢徐敬余那条SC作的朋友圈。

    周柏颢跟女朋友秦苏到的时候,石磊他们还在追问徐敬余怎么求的婚, 徐敬余说无可奉告,就真的一句也不肯透露。

    石磊他们锲而不舍, 转问应欢。

    应欢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周柏颢是知道徐敬余买私人飞机的事的, 他当初为了给女朋友惊喜租用过那架飞机,给了50万, 亲兄弟明算账。因为徐敬余真的有点缺钱了,一点折扣也不给他打。

    他看徐敬余一眼,拉着秦苏坐下, 轻笑出声:“你们别问了,敬王求婚的装*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问了你们也学不了。”

    这下, 大家更好奇了。

    “到底怎么求的婚啊?我倒是想知道怎么装*, 这年头不会装*都追不到女朋友。”

    “小医生, 分享一下呗。”

    “越说我越好奇了。”

    徐敬余慢悠悠地倒了杯酒, 没什么情绪地开口:“关你们P事。”

    应欢看向秦苏,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秦苏笑着跟她打招呼:“久闻不如一见,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小医生了。”

    应欢不太好意思地笑笑,故意转移话题:“我也一样啊,你跟周总什么时候有好事?”

    石磊一听,立即说:“啊对,周总,人敬王都求婚了,你是不是也差不多了啊?装*输了,但结婚这事不能输。”

    吴起笑笑:“周总30了吧?也差不多了。”

    周柏颢:“……”

    他最近被家里催婚催得厉害,本来想出来放松一下,没想到应欢把大家注意力引到他身上来了。他看了一眼秦苏淡然的脸色,咬了一下唇,咳了声:“我倒是想结婚,不过有人不打算负责啊。”

    秦苏:“……”

    她转头看周柏颢,微眯着眼。

    周柏颢当做没看见她威胁的眼神,兀自笑笑:“我可是第一次谈恋爱,很认真,奔着结婚去的,只要她点头,明天就去民政局。”

    秦苏难得有些尴尬,面上却保持平静,她淡淡地开口:“我就想白嫖,怎么着?”

    周柏颢:“……”

    靠了。

    他靠过去,有些咬牙切齿地说:“秦苏,你给我留点面子不行?”

    秦苏看他一眼:“你也没给我留面子。”

    一群人大笑,看来大老板已经被吃得死死的了。

    还真他妈敢说,也不害臊!

    一个个脸皮都比城墙还厚!

    应欢成功把注意力引到周柏颢和秦苏身上,没人再追问徐敬余究竟怎么求婚的事了,她暗自松了口气。

    徐敬余抬手捏捏她的耳垂,低声笑:“小金鱼,学坏了啊?”

    应欢面不改色:“那总比说出来好,不是么?”

    “是。”他低笑,把红酒杯递到她面前,“喝么?”

    徐敬余是个运动员,生活很规律,也很自律,作息时间也很准。他很少喝酒,也很少抽烟,只有比完赛或者特别的日子才会放纵一下。

    应欢看他一眼,低头就着他的手抿了一口。

    吴起端着酒杯站起来,吆喝:“来,大家举杯庆祝一下我们敬王卫冕成功,明年继续加油,争取九连冠。你们这群小子都看看,努力点儿,下一个拳王就是你们了。”

    众人跟着站起来,笑着看向徐敬余。

    徐敬余端着酒杯,跟大家碰了碰,笑了下:“谢了,你们也加油。”

    石磊哈哈大笑:“那肯定,也不能让你一个人扛起大旗,对吧。”

    众人脸上都挂着笑,只有陈森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时地看向应欢。

    偶然一次,应欢撞上他的目光,陈森然抿紧唇,应欢想起来陈森然现在还在国家队,今年的奥运会他还会参加,过些天就要赶赴奥运赛场了。陈森然是75公斤级中最有可能拿冠军的选手,在某次采访中,记者问过他,有没有想过转职业,陈森然回答:“想过,但是想拿一块世界金牌再考虑。”

    当年参加wsb比赛的一群人,很多都已经转职业了,有些因伤痛退役,比如应驰……

    留在国家拳击队的人已经不多了。

    这一晚,大家把酒言欢,庆祝明天。

    直到深夜才散场,离开的时候,石磊忽然笑笑:“小医生,再给我们加个油呗。”

    杨璟成忽然想起当年大家缠着应欢让她挨个给大家加油的场景,也忍不住笑:“对啊,有时候我想,敬王这么好运,实力是一部分,你给的运气也是一部分。”

    赵靖忠挠挠头:“我也挺怀念的。”

    不过,石磊挺识趣的,他看向徐敬余,笑嘻嘻地说:“点个赞就行,不用爱心,敬王同不同意啊?”

    徐敬余挑眉,低头看应欢:“这你们得问她了。”

    应欢看着他们,忽然有了回到当年当小队医的感觉,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个动作了——

    两只手竖起大拇指,冲着他们晃了晃,笑着挨个喊他们的名字,然后再说一句加油和祝福。

    最后,看向站在最边上的陈森然。

    少年……

    不,应该说男人吧,陈森然成熟了不少,毕竟已经将近24岁了,脱去了青涩和狂躁,多了一丝沉稳和内敛。

    不变的是,他看她的眼神跟在奥运会上的眼神一样,有些……炽热?

    应欢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脸也泛着红润,她恍惚了几秒,很快把心底那一丝若隐若现的猜测压下去,她微笑地冲他晃晃大拇指:“加油啊,陈森然,拿块金牌给吴教练脸上贴贴金。”

    陈森然喉结滚动了几下,嘴唇抿成一条线,定定地看着她:“好。”

    为了这句话,他想拼尽身体里所有的热血。

    徐敬余舌尖抵着腮,有些隐忍地在应欢腰上捏了捏,应欢疼了一下,抬头看他,眼睛里有些茫然:怎么了?

    “回家了,应小欢。”他低声。

    “哦……”应欢笑,唇红齿白,“好。”

    一群人离散而去,各奔东西,总有再相聚之日。

    徐敬余揽着应欢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陈森然还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们的方向,他不用想也知道,他在看应欢的背影。

    不爽。

    非常不爽。

    极度的不爽。

    徐敬余这种不爽延续了一路,但他表现得不明显,应欢也没发现,她有些醉了。她酒量本来就不太好,喝了几杯红酒就有些头晕,坐了一路车,酒劲儿上来后头更晕了。

    小姑娘靠着车窗,昏昏欲睡,脑袋一点一点地。

    徐敬余停好车,直接把人从车里打横抱出来,应欢平时被他抱来抱去已经习惯了,但这会儿是在外面,她挣扎了一下,小声说:“你放我下来……被人看见不好……”

    徐敬余抱着她不放,他力气大得不行,抱她跟拎只猫似的,“大半夜的有谁看?”

    应欢晃了一下脚,脑袋晕乎,她又想起那架私人飞机,脑袋在他肩窝上蹭了蹭,贴在他耳边说:“徐敬余,我们把飞机卖了好不好?”

    她是真的不想要什么私人飞机,总觉得要是她爸妈知道徐敬余给她买了架私人飞机,可能要被吓晕过去,要么把她骂一顿,说她不懂事……

    徐敬余看她一眼,淡淡地说:“不卖。”

    应欢:“……”

    她锲而不舍:“卖了吧,养护费那么贵,你都没钱了。”

    徐敬余走到电梯口,按下电梯,垂眼看她:“谁跟你说我没钱了?”

    应欢:“你自己说的呀。”

    徐敬余笑了下:“娶你的钱还是有的,你还想要什么?”

    应欢可是怕了,忙说:“不要不要,我什么都不要了。”

    “真不要?”

    “不要!”

    徐敬余笑了声,抱着人走出电梯。到了门口,按开密码,门一打开就转身把人压在门背上,低头咬她的唇:“应小欢,以前喜欢过别的男生吗?上学的时候。”

    应欢本来就头晕,被他大动静地一阵旋转,再吻住,头晕得快不能思考了,她含糊地小声道:“没有……”

    徐敬余按着她的腰,在她耳尖上舔了一下,应欢颤了颤,听见他低声问:“真没有?”

    “没有啊……真的没有……”

    为什么忽然问这个?要翻她的情史吗?

    徐敬余心情忽然大好,低头吻住她的唇,“那我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

    他手摸进她衣服里,一轻一重地揉捏。

    应欢喘了起来,小声嘤咛:“嗯……”

    “徐敬余,我想睡觉了,头晕……”

    “好。”

    徐敬余把人抱起,走进浴室。

    应欢忙挣扎,“不不不,我自己去洗……”

    徐敬余垂眸,漫不经心地看她:“你醉了,会摔倒,还是我代劳比较放心。”

    应欢挣扎得更厉害了,她一挣扎就头晕,一头晕就有些委屈,她转头就咬他。反正他现在也不比赛了,咬多少牙印,抓多少条抓痕,都不怕人看见,她咬完一口,抬头瞪他:“你骗人,你每次都不正经,说是代劳,最后都做了,不止一次!”

    男朋友体力太棒,她一颗小白菜真的快歇菜了。

    徐敬余把人放在洗手台上,直接忽略她的问题,打开热水,“头晕不要洗那么热的水。”

    徐敬余平时都是洗冷水的,就算是冬天也是冷水,只有跟她一起的时候才会开热水。

    小姑娘怕冷,夏天也要洗很热的水。

    水温调好,徐敬余转过来,打算把人剥了。应欢按着衣角,死活不从,跟个贞洁烈妇似的,她脸颊红得有些不正常,是喝了酒的缘故。

    “我不要,我今天就自己洗,我坚决不跟你一起洗了。”

    徐敬余有些好笑地看她,按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乖。”

    应欢:“不乖!”

    徐敬余笑出了声,捏捏她的耳垂,“应小欢,你是不是醉了?嗯?”

    “不是!”

    应欢滑下台子,她今晚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在这个洗手台上多呆一秒,她抬头看他,指向洗手台:“徐敬余,我跟你说,今晚我要是还在洗手台上被你这样那样,我就不姓应!”

    “嗯。”徐敬余挑眉,觉得她这个样子特别好玩,忍不住逗她,“跟我姓好不好?”

    “不好!”

    应欢四处看,她想找个东西把徐敬余赶出去,但是浴室真的什么都没有,连马桶刷都没有,拖把和清洁用品全部放在外面的洗手间,这里干净得不得了。

    最后,她拿起台上的水杯接了水,抬头看他,冷冰冰道:“你不出去,我就拿水泼你了。”

    徐敬余斜靠在洗手台上,洗手台高度刚好到他腰部,他手抄在裤兜,对她点点下巴,嘴角一勾:“泼。”

    应欢:“……”

    她咬着唇,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他,怎么这么不要脸!

    徐敬余等了几秒,拉起她的手,抵着腹,哄着她:“泼啊。”

    “……”

    “我帮你?”

    “……”

    徐敬余按着她的手,直接把那杯水浇到自己的裤头上,他松开她的手,又给她接了一杯水,放到她手里。想了想,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调查摄像头,架在格子柜上,对着应欢。

    他低笑:“再泼一次。”

    浴室里热气腾腾,应欢皱眉,脑袋越来越晕了,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瞬间,花洒洒下的热水浇到她头上,她闭上眼,“唔……”

    徐敬余抵着腮笑了声,一步过去,抱住她的腰,转身把人抵在冰凉的瓷砖上。应欢挣扎,脸上滴着水,白皙细嫩,泛着粉,眼神清澈迷茫,皱眉说:“徐敬余你放我下来。”

    徐敬余把人放下,低头吻住她的唇,气息微沉:“应小欢,你怎么这么勾我?”

    应欢喘息:“我没有!”

    徐敬余压抑着心底的狂野欲.望,咬她的唇,嗓子低哑:“你这样,可爱得让我想弄死你。”

    应欢莫名打了个寒颤,但是她还是没求饶,她今晚特别刚。

    “徐敬余,你敢弄死我,我就把戒指扔了。”

    “我不嫁了。”

    徐敬余:“……”

    他往后撤了撤,低头看她:“你说什么?”

    应欢当着他的面,把戒指脱下来,作势要扔。徐敬余咬紧腮,立即按住她的手,把戒指拿回来,转身放到柜子里,顺手把手机摄像关了。他一身衣服全部湿透了,他迅速脱掉,扔出去。

    男人的身材好得像是一件艺术品,每一块肌R,一个动作,都充满力量。

    他转过来,水珠顺着他的腹肌和人鱼线滑下……

    应欢看着男人健硕的身体,终于回想起某些画面了,她瑟缩地往后退,还不忘威胁:“徐敬余,你今晚不听话,我真的就……”

    下一秒,唇就被人吻住了。

    徐敬余咬牙切齿地说:“应欢,你再说那句话,我今晚把你C到天亮,信不信?”

    应欢:“……”

    信……

    徐敬余深吸了口气,低头看她,抿紧唇把她衣服脱了,她挣扎。

    他叹了口气:“洗澡,不动你。”

    应欢不信:“真的?”

    “再问一次就变成假的了。”

    “……”

    她不问了。

    徐敬余迅速帮两人洗完澡,拿过浴巾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上不轻不重地擦,又从柜子里拿出两件浴袍。

    两人穿上浴袍,徐敬余把人带到客厅,拿出吹风机。

    应欢坐在沙发上,浴袍松松垮垮地系在她身上,胸前露出一点勾,看起来白嫩绵软,性感又慵懒。

    她目光跟着他转,徐敬余一回头,看见她这副模样,咬了咬腮帮,克制地别开目光,弯腰C上C头,再帮她把衣服拉好。男人打开吹风机,手指穿过她的发丝,动作很轻柔,应欢在暖风吹拂下,昏昏欲睡,她抱住他的腿,脑袋在上面蹭了蹭。

    徐敬余低头看看像小猫似的小女人,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他放下吹风机,勾勾她的下巴,低声:“困了?”

    应欢眼睛都要睁不开了,靠在他腿上,黏黏糊糊地:“嗯……”

    徐敬余把人抱起来,往房间走。

    应欢一沾枕头就往下缩了缩,抱过被子,闭上眼睛。

    徐敬余碰碰她的脸颊,手感过好,他在上面刮了好几下,才不舍的挪开。转身回去收拾一片凌乱的浴室,把手机从格子柜里拿下来。

    他掀开薄被,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低头在她耳边亲了亲。

    应欢不高兴地躲了一下,抬手就是一巴掌,指甲抓在他脸上,“别吵我……”

    徐敬余:“……”

    他保持着俯身的姿势,低笑出声:“小醉鬼。”

    ……

    第二天早上,应欢醒来头疼得不行,她低头看看自己,是穿着衣服的。记忆有些断片,不过她记得昨晚好像没做……做的话她肯定有感觉的,她动了动腿,是真的没做。

    徐敬余从门口走进来,站在床边,低头看她:“小醉鬼,醒了?”

    应欢:“……”

    她抓了抓头发,有些脸红:“我昨晚没做什么吧?”

    徐敬余摸出手机,漫不经心地笑,“你昨晚发酒疯了,我录了视频,要不要看看?”

    应欢窘得不行,下意识拒绝:“不要!”

    徐敬余笑出一声,已经点开视频,把声音开到最大——

    “再泼一次。”男人嗓音低沉带笑。

    ……

    徐敬余好心解释:“昨晚,你要拿水泼我。”

    他把视频拿到她面前。

    应欢脸红,想听,又怕昨晚自己真做了什么糗事,看了一眼,就急急地推开他的手:“你快关了!”

    ……

    “应小欢,你怎么这么勾我?”

    “我没有!”

    “你这样,可爱得让我想弄死你。”

    ……

    应欢脖子都红了,她爬起来,就要扑过去,徐敬余把手举高,笑得特别坏。

    “你快关了!”

    “再听听。”

    “啊啊啊啊啊!你快点关了!”

    她从床上站起来,就要扑过去抢。

    忽然,手机里传出她冷冰冰的声音:“徐敬余,你敢弄死我,我……”

    徐敬余脸色忽然一变,手速飞快地把视频关了。

    靠了。

    差点儿忘了还有这一段。

    应欢抓着枕头站在床上,愣愣地看着他忽然把视频关了,手机塞进裤兜,直觉后面有反转,她站在床边,扑过去抢:“徐敬余,我要看,你给我看看。”

    徐敬余抓住她的手,挑眉看她:“你确定要看?后面我们……”

    应欢脸红,有些迟疑了,想想又说:“我不信,我要看。”

    怎么可能。

    让她看了,以后还不得翻天。

    天天拿这个威胁他。

    徐敬余抱住她,直接压进床里,低头看她,嘴角带笑:“应小欢,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勾了我一晚上,自己睡了。”

    应欢:“……”

    所以,要补回来吗?

    应欢挣扎,她手去摸他的裤兜,想要掏手机,“徐敬余,你给我看完视频,我要看!你肯定做亏心事了!”

    徐敬余按住她的手压过头顶,在她脖子上舔吻,“没有做亏心事,我对你什么样你不知道么?”

    应欢身体轻颤,她推推他的脑袋,“那你给我看……”

    徐敬余动作不停,嗓子低哑:“晚点给你看,嗯?”

    “……”

    一切结束后。

    应欢又睡过去了,徐敬余把原始视频保存了,再剪辑了一份,留在手机里。应欢醒来后,如愿看见视频,视频播放到她冷冰冰地说:“徐敬余,你敢弄死我,我……”

    戛然而止。

    这女王般高冷的声线……

    她咬着唇,转头看徐敬余:“后面是什么?徐敬余,我后面到底说了什么?”

    徐敬余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宝贝儿,你可以想起来的。”

    应欢:“……”

    崩溃!

    啊啊啊啊啊!她就是想不起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