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86.应小欢X敬王【狂欢夜】
    回到a市当晚, 徐敬余带应欢回徐家吃饭,吃完饭,他终于看了一眼已经99 的群消息, 回复道:“庆祝活动过两天安排,今晚没空。”

    石磊立即回:【没空?你们不是回来了吗?都出去玩两天了, 差不多得了吧!】

    杨璟成发了个叹息的表情包:【我过几天要去美国了。】

    赵靖忠:【我也准备走了。】

    ……

    徐敬余笑了下, 回了个表情包,直接关掉手机。

    应欢被杜雅欣带到楼上, 已经上去一个小时了,不知道在干嘛,他往上面看了一眼, 有些等不了,直接上楼去找人。

    他循着声音走到杜雅欣衣帽间门口,门敞着, 杜雅欣正拿着几套衣服在应欢身上比划,“哎呀,你穿这个颜色好看, 这个颜色也好看, 搭这个包。你皮肤白,怎么穿都好看, 就是有点瘦,看你脸比以前大学的时候还小了, 回来得好好养一阵……”

    应欢脸微红, 抬眸看见徐敬余, 连忙换上求助的眼神。

    徐敬余挑眉,靠在门框上,懒洋洋地喊:“妈,差不多就行了。”

    杜雅欣看见他,有些不满:“你来这里干嘛?出去。”

    徐敬余:“……”

    他顿了顿,看向应欢,“我要带她回家了,晚了。”

    “才九点。”

    杜雅欣兴趣很足,又拿了个包放应欢身上比划。

    徐敬余淡淡地:“不早了,回去我们还有事情做。”

    应欢:“……”

    她脸羞红,这人怎么什么都敢说?!

    杜雅欣见惯不惯了,用看禽兽的表情看他一眼,把手上那个小香风的包挎到应欢手上,“这个包很配你。”

    应欢不想收,“我……”

    杜雅欣看向她手上的戒指,笑眯眯地:“哎,都是我准儿媳妇了,一家人不要推来推去的,我就爱逛街买这些东西,买了也不用,还好有你。”

    应欢嘴唇动了动,没再拒绝,软声说:“谢谢阿姨。”

    杜雅欣很高兴,看向徐敬余,哼了声:“行了,你们回去吧。”她想了想,“不是,你们在这里住一晚也行啊。”

    应欢:“……”

    她脸快冒烟了。

    徐敬余走过来,把人拉到身边,“不了,我们走了。”

    两人走出家门,应欢揉了揉脸,抬头看他:“我怎么觉得阿姨好像对你有意见……”

    前段时间杜雅欣跟徐敬余谈过,想让他趁着卫冕成功就退役,男人在三十岁之前成家立业,别靠拳头吃饭了。徐敬余直接拒绝了,确实挺招嫌弃的,他揉揉她的脑袋:“没事,她当初生我之前以为是个女儿,没想到是个儿子,她还是喜欢像我爸那样的男人,所以希望我也像我爸那样,做个文雅的商人吧。”

    拳击手,听起来挺暴力的。

    杜雅欣是这么说的。

    应欢抿唇:“我喜欢你这样的。”

    徐敬余低笑出声,把人抵在车门边,垂眼看她:“怎么这么会说话?嗯?”

    应欢怕被人看见,推推他:“我本来就会说话。”

    徐敬余笑笑,按开车锁,把人推进去。

    回到楼下,应欢就开始腿软了。

    ……狂欢夜,比破戒夜,还可怕吗?

    走进电梯,应欢小脸就开始绷紧,徐敬余神态放松,嘴里嚼着一颗薄荷糖。

    走出电梯,应欢看向门口,发现徐敬余换了密码锁,徐敬余在她耳边说了几个数字,把密码告诉她,“开门。”

    应欢按下几个数字,门开的时候,她有些紧张。

    当初在德国留学,她只回来过一次,那时候徐敬余在美国,她也只去过一次美国。徐敬余那时候刚转职业,训练比较紧张,还要准备大大小小的比赛,两人时间上不容易重合,见一面真的很不容易。

    这里,她已经将近三年没来过了。

    门一打开,徐敬余把灯打开。

    屋子里的一切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她走时的样子。

    徐敬余把行李放下,等她回忆够了,从身后把人腾空抱起。应欢心都快要跳出来,她勾着他的肩,两条白皙纤细的小腿在空中微荡,脸以R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徐敬余赛后完全放松休息了三个晚上,现在精力充沛得可怕,他把人抱进浴室,扯下一条浴巾,放在洗手台上,再把人放上去。

    应欢身体微颤,她脑袋靠在他胸膛,小声说:“徐敬余,这么多年你的癖好怎么一点没变……”

    徐敬余低声:“因为我能上你一辈子。”

    应欢:“……”

    说话越来越流氓了。

    徐敬余往浴缸里放水,转回来吻住她的唇,笑得痞气:“宝贝儿,狂欢夜开始了。”

    应欢轻喘,没出息地抱着他,小声含糊地求饶:“能不能慢慢来……留着明晚继续,今晚就做一半就好……”

    徐敬余把人剥了,漫不经心地问:“一半?”

    “就……我想早点睡觉……”

    徐敬余没答,抱着她跨进浴缸。

    应欢发现,徐敬余现在对待她的方式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他对她一向很有耐心,前戏做得很足,现在他吻她的时候,总多了一丝缠绵的味道。但对应欢来说这种方式更要命,一点点地磨人意志,徐敬余比以前还懂得如何拿捏她。

    这男人,越成熟越有魅力。

    她呢?

    她湿漉漉的手臂环住徐敬余,仰着脸软声问:“徐敬余,我现在好还是以前好?”

    怀里的女人莹润柔软,其实她从外表上看没什么变化,20岁跟25岁,大概只是瘦了一些,气质上变化不了多少,毕竟还是刚读完研的研究生。

    徐敬余手在她身下划过,听她细细的喘息,埋首在她颈脖上,嗓音低哑:“都一样。”

    两人洗完澡,应欢已经站不住了,徐敬余把人抱到洗手台上,按着她的膝盖,一寸一寸地,从脖子往下亲。应欢仰着细白的脖子,手指在他耳朵上方的花纹抚摸,时而收紧指尖,细细碎碎地求饶。

    一夜狂欢结束,应欢嗓子都哭哑了。

    第二天中午,徐敬余靠在窗边,拉开一点点窗帘,透着阳光看合同。不时抬眸看向床上的小女人,等她睁开眼,把合同放下,走过去,碰碰她的脸:“醒了?”

    应欢看着熟悉的男人,熟悉的房间,恍如隔世。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徐敬余顺势俯身,小姑娘在他脖子上蹭了一下。

    徐敬余笑了声,下一秒,肩上传来一阵刺疼。

    应欢用自己的小尖牙狠狠咬了他一口,他微微皱眉,没动。

    过了一会儿,应欢滑入被子里,微红着眼,埋怨地看他。

    徐敬余看着她,嘴角勾起:“宝贝儿,欢迎回来。”

    欢迎回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