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85.正文完结
    应欢去德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徐敬余没再*她做选择,但依旧有人劝应欢再考虑考虑,也有人说徐敬余胆子太大, 敢把小医生放走, 也不怕被人追走了。

    每当那个时候, 徐敬余都会直接冷脸:滚。

    十一月底, 应欢把上次徐敬余送的拳套带到俱乐部,他开始教她打拳击。

    男人坐在高脚椅上,懒散地靠着吧台, 垂下头,仔细地给小姑娘绑绷带。应欢跟很多女孩子一样, 不太喜欢运动, 加上平时课业忙,又要兼职, 根本没时间, 她看着他:“徐敬余, 一节课45分钟吗?”

    徐敬余头也没抬:“一个小时。”

    应欢嘀咕:“一个小时太久了……”

    徐敬余绑好了, 抬眸看她,漫不经心地说:“应小欢,一个小时真不久,夜晚那么长。”

    应欢:“……”

    所以, 教她打拳击是为了训练她的体力, 好配合他吗?

    徐敬余对上她幽怨的目光, 嘴角弯了弯, 拿上拳套,把人拖走了。

    应欢在俱乐部呆了三年,耳濡目染,拳击基础她都懂,偶尔也会去踢踢沙袋,但没认真学过。

    徐敬余带她做完热身,直接进入教学,他左手套上防护板放在小腹前,抬抬下巴:“来,往这儿踢。”

    应欢看了一下他手的位置,就在小腹上方一点,她轻轻地踢了一腿。

    徐敬余:“……”

    他顿了顿,挑眉道:“就这么点儿力气?”

    应欢抬头看他,又看看他的裤/裆,认真说:“你就不怕我踢到你吗?”

    踢到了怎么办?

    徐敬余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他舌尖抵着腮,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笑了声:“你哪里来的自信能踢到我?”

    应欢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一颗小白菜怎么可能踢得到世界冠军!简直多虑!她深吸了口气,又踢了一腿,这次是真用力,踢到一半大腿内侧一扯,酸疼得力气尽失,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徐敬余倾身,勾住她的腰,有些无奈地看她:“你真的应该好好锻炼了。”

    应欢推开他,生气道:“你走开,我要踢你。”

    她现在是真想踢他一脚了。

    徐敬余挑眉,低头在她耳边闷笑:“行,让你踢,舍得么?”

    “当然舍得,最好能踢坏。”

    应欢憋着一股气,坚持了40分钟,整个人都快累脱了。徐敬余把人搂住,让她靠在他胸膛上休息,有些心软:“好了,今天到这里吧。”

    应欢哼了声:“没到一个小时。”

    徐敬余给她拿了水,淡淡地说:“今天适应期,明天继续。”

    应欢:“……”

    徐敬余往私人训练室走,“过来,给你放松肌R,不然明天会酸。”

    应欢累兮兮地跟在他身后。

    俱乐部新老队员不断瞟向他们,每天看着他们在一起就吃饱了狗粮。

    同时,休养了半年多的应驰开始慢慢恢复训练了,他利用课余和周末,一点点恢复轻度训练,现在陪他训练的不止应欢,还有钟薇薇。

    石磊对着几个新来的毛头小子,指指点点:“看见了没?那是小祖宗。那是小医生,温柔漂亮吧?敬王女朋友,都知道的吧?对她好一点儿,也别打她的主意,后果很严重。”

    最后,指着吧台上的金鱼缸,语重心长道:“最重要的是这两条金鱼,千万别碰,要打架离这里远一点,要是碰坏了,你们卖裤.裆都赔不起。”

    新队员们:“……”

    有人不明白:“两条金鱼,有多贵?”

    石磊拍拍他的肩膀:“小子,那不是金鱼,是敬王的小老婆。”

    新队员们:“……”

    大四这一年时间过得特别快,徐敬余在训练应欢体能这件事上,异常坚持,只要他在校,每个星期都要抽三个小时教她打拳击,还有一些格斗防身技巧。

    但应欢天生体能比较差,训练几个月,成效不大。

    应欢22岁生日那天,徐敬余连夜从北京赶回来,开了酒戒,男人喝得微醺,一进门就把人压在门背上。应欢被他吻得喘不上气来,徐敬余把她的手按到腰上,她立即撤走,完全不敢碰这男人的后腰。

    徐敬余埋在她颈窝,哄她:“摸一下?”

    应欢喘息:“不要,会变身的……”

    徐敬余闷笑,抬起头来,把人抱到浴室,按开了灯。应欢靠在洗手台上,眼睁睁看着他把上衣脱了,她往后缩了一下,下意识想躲,一垂眼,就看见他腰侧上露出的一点纹身,黑色裤腰挡住了一大半,只看见半条金鱼,像是毛笔笔触狂野地勾出几笔。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他。

    徐敬余看着她,嘴角勾了勾:“不看一下?”

    应欢忽然想起来,那年在俄罗斯过春节的时候,她盯着陈森然,怀疑他偷偷藏了一块硬币,徐敬余却误以为她在看陈森然的纹身,说要给她纹一个,纹一条小金鱼。

    当时只觉得他在逗她,没想到……

    她抓着他的裤子往下拽,徐敬余在她耳边低语:“你得脱了才能看全,后面还有。”

    应欢耳根微红,第一次扒了他的裤子。

    男人精壮紧实的腰上纹上了两条金鱼图案,从后腰延伸到腰侧,一红一黑,头尾相交,红色的那条鱼鳃是白色的,图案有些夸张,两条鱼尾像交缠在一起的水草,分不清彼此。

    图案精致细腻,鱼尾部分却勾勒得很随意狂野,纹在男人精壮的腰上,意外的性感。

    她手轻轻碰了一下,小声问:“你什么时候纹的?”

    “一个星期前,刚到北京的时候。”

    “疼么?”

    她手在他腰侧轻蹭,不太敢用力。

    徐敬余笑了声:“不疼,这种程度不如挨一个重拳疼。”

    应欢摸到他后腰,靠近腰窝的位置,就听见他呼吸沉了一分,手被他抓住,按住胸前,腰上一紧,人已经坐在洗手台上了。她看着他,又低头看看他的腰,穿拳击服的时候,应该还是能看见一部分纹身,起码金鱼尾巴是能看见的。

    她推开他,从台子上滑下来。

    徐敬余抵着她,在她耳边咬:“干嘛?脱了我裤子不打算负责?”

    应欢:“……”

    她深吸了口气,心跳飞快,吻在他脖子上,声线紧张:“你别动……”

    徐敬余松松地环着她的腰,低笑出一声,人没动,让她胡来,毕竟难得她这么主动。小姑娘从他脖子,一路吻到他小腹上。

    最后,半跪在他脚边,徐敬余彻底不淡定了。

    他低头看她,紧紧咬着腮,浑身血Y在沸腾,嗓子低哑:“应小欢,你要干嘛?”

    应欢满脸通红,忽略掉那个差点顶到她脸颊上的东西,微微起身,在他腰侧的纹身上轻轻亲了一下,小金鱼吻到他腰后,徐敬余闭上眼,浑身肌R绷紧到了极致,忍耐了几秒,忍无可忍地把人整个拎起来,按在洗手台上就吻下去,呼吸又急又重,带着一丝酒气:“这么勾我,不想要命了?”

    应欢呼吸急促:“不是……”

    徐敬余把人剥了,眼睛微红,哑声:“自己几斤几两不懂?”

    她搂着他的脖子,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不太确定地小声问:“你刚才是不是以为我要……”她贴着他的耳朵,声若蚊鸣,“你想的话,我……我试试……”

    徐敬余理智几乎坍塌,他用力啃咬她耳边细嫩的肌肤,再抬起头,拇指在她嘴唇上轻轻一抹,眼神都变了,带着几分邪气,嘴角勾着的笑痞气十足:“这张小金鱼嘴,吃得下么?”

    应欢呼吸一窒,咬着唇,唇红齿白,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小姑娘扶着他的肩,滑下去,又被他拎了起来。

    哪里舍得她做这种事。

    徐敬余闭上眼,心里又热又软,突然后悔了,后悔把她放走,他就应该拽着她的尾巴,只能离他半米远,永远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哪里也不能去。

    后悔也没用。

    他这个时候要是反悔,小姑娘指不定要跟他闹分手。

    徐敬余今晚很疯狂,把小姑娘折腾得又哭又闹,也不管。

    天际泛白的时候,徐敬余终于放过她了。

    应欢抽抽噎噎地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醒来,脑袋还是懵的,浑身都在叫嚣着疼,她扶着腰龇牙咧嘴地骂了一句“混蛋”,一转头,发现徐敬余竟然没起床。他支着一条腿,靠在床头看手机,另一手就垂在她耳边,碰碰她的脸颊:“醒了?”

    破地天荒啊……

    她愣愣地看他。

    徐敬余把人捞起来,手伸进被子里,给她按腰,揉腿。

    他力道控制得很好,也清楚她哪里酸疼,按得特别到位,应欢舒服地靠在他怀里,嗓子是哑的:“你今天怎么没起床?”

    “陪你。”

    “你几点醒的?”

    “八点吧。”

    “哦……”

    “饿吗?”

    “饿死了。”

    他笑了声,垂眸看她:“出去吃?”

    应欢又滑进被子里,有些犯懒,“等一下再去。”

    徐敬余下床,从柜子里拿出两套衣服,他穿好后,就捞起应欢,要给她穿衣服。应欢红着脸推开他,藏进被子里,窸窸窣窣地穿好。

    她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皮肤白,没睡好就有黑眼圈,而且比较明显。

    今天黑眼圈就挺明显的。

    徐敬余带她出去吃了顿好的,晚上又带她去看了一场电影,片子是应欢挑的,文艺爱情片。

    回来的时候,应欢想起电影里的情节,电影里男女主角最后是分手了的,她有些想不明白,分开一段时间,怎么就会彻底放手了呢?

    是身体还是心理上的空虚?

    徐敬余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回到家还有些魂不守舍的,他把人拉到沙发上坐下,勾勾她的下巴:“怎么了?”

    应欢抬头看他,忍不住问:“徐敬余,如果我在德国,你想我了怎么办?”

    “去看你。”

    “就看不着的时候,比如你要参加比赛,要准备比赛,好几个月,甚至一年半年……”

    “总有时间。”

    “不是……”应欢靠过去,细细的呼吸喷洒在他脖子上,“我说的,是那种想。”

    “……”

    徐敬余垂眼看她,漫不经心地笑:“哪种想?”

    装!

    应欢红着脸,把话说全:“想跟我上床的那种想。”

    徐敬余上上下下地扫她一遍,眼尾微挑,懒洋洋地说:“你给我开视频?或者发照片?露骨一些,或许能用上。”

    应欢:“……”

    他要对着她的照片撸吗?

    应欢想起某些画面,难以抑制地脸红了。

    禽兽。

    两个月后,徐敬余把应欢送走了,他亲自把人送到学校,等她安顿后,再回国。

    回来的那段时间,徐敬余脾气有些躁,他没怎么训练,赛事也暂时搁着,为转职业拳坛做准备。

    同年10月20日,徐敬余宣布退出体制内,转职业拳坛。12月初,将赶赴美国,进行一年的封闭训练。

    临行前两个月,徐敬余每次想应欢的时候,都会叫周柏颢出来喝酒。

    周柏颢晃着酒杯,奇怪地看他:“怎么?转职业就放纵了?”

    徐敬余半眯着眼,语气淡淡:“没有,就是想找点刺激。”

    周柏颢摇摇头,笑了声:“你这怎么跟被人甩了似的,应欢又不是不回来,你要真不舍得,当初就别把人放走。再说了,你找刺激就找刺激,找我喝酒算什么?我还能刺激你?”

    徐敬余轻笑:“我就是想起以前,你拼了半条命追她也没追到。”他上下看看周柏颢,语气嫌弃,“你看看你,都快30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周柏颢:“……”

    徐敬余散漫地继续说:“每次跟你喝酒,说说话,就觉得……特舒坦。”

    周柏颢怒:“滚!老子才27!!”

    真他妈贱!

    徐敬余啧了声:“27岁还没女朋友,怪不得你妈着急了。”

    周柏颢气得要死,就知道这小子记仇。

    徐敬余把人气了一通,隔天就飞去德国看应欢了,这是闭关之前,最后一次见面。

    ……

    一年后,徐敬余结束闭关训练,隔年4月初,第一场wbc职业赛开战,一举获胜,夺得81公斤级拳王金腰带。

    应欢没能去现场,钟薇薇和应驰去了,还给她发了视频。

    视频最后,钟薇薇突然凑过去,在应驰脸上亲了一口。

    应驰惊了一下,挠着发红的耳朵,特别窘,不好意思再看视频里的应欢。应欢哈哈大笑:“我早就知道了,你藏什么?怕我骂人吗?”

    应驰:“……”

    他就是觉得不太好意思,喜欢上姐姐的好朋友,有点难以启齿。

    钟薇薇就是故意的。

    钟薇薇把视频转了一个圈,对上拳台上的徐敬余,当时正在颁奖。视频有些距离,应欢看得不是很清楚,她睁大眼睛,盯着视频里的男人,很遗憾没有到场,见证他的荣耀。

    挂断视频后,她刷到他的赛后采访。

    记者问:“大家都好奇,你腰上的纹身是什么图案,可以看一下吗?”

    徐敬余穿着拳击服,红色战袍,脸上的伤已经做过处理了,不太明显,他嘴角淡笑:“不行。”

    记者:“……是什么秘密图案吗?”

    徐敬余:“不是,我女朋友说了,只能她看。”

    记者:“……”

    记者脸上笑容渐渐消失,僵硬。

    为什么每次采访徐敬余都要吃狗粮?

    应欢:“……”

    她有说过吗?

    ……好像有,之前他录制赛前宣传视频的时候,有露过半条金鱼尾巴,因为拳击裤的裤腰比较宽,只能看见那几道狂野的笔触。

    粉丝们都在猜,那个纹身到底是什么图案:

    【众筹,求敬王腰上纹身全图,目测延伸到不可言说的地方,流鼻血了……】

    【复议!要看!谁去!我给钱!】

    【你们这群狼女,看胸肌腹肌已经不够了是吗?还要看不可言说的地方???】

    ……

    应欢看到网上那些评论后,跟徐敬余说了一句:“徐敬余,你的纹身全图只能我看,知道吗?”

    她说那两句话的时候,语气特别霸道,颇有女王的气势。

    应欢最近忙着写论文,写到头都要秃了,她好几次都冒出剪短发的念头,但每次想到徐敬余偶尔迷恋地吻她的长发时的场景,又舍不得,只能一边熬夜,一边防脱发……

    晚上凌晨十二点,夜深人静的时候,徐敬余给应欢拨了视频电话。

    应欢那边是下午六点,一般这个时候她已经回到宿舍,但今天她没接他的视频,还把他的视频挂了,打了电话过来,小姑娘软软地“喂”了一声。

    徐敬余嘴角勾了勾:“在干嘛?”

    应欢抱着一堆书,正往宿舍走,她戴着耳机,“回宿舍的路上,抱了很多书,没办法视频。”

    “想我吗?”

    男人的嗓音很低,他那边太安静了,显得特别有磁性。

    应欢走到宿舍门口,脚步顿住,低下头:“想的。”

    她抱着书走进宿舍,室友跟男朋友出约会去了,空荡荡的。

    把一堆书放到桌上,她坐在椅子上,轻轻晃了晃腿:“徐敬余,你想我吗?”

    徐敬余走到窗前,摸了颗薄荷塞进嘴里,低低地说:“想得要命,过段时间我去看你。”

    应欢笑了一下:“好。”

    她又说:“我看你的采访视频了,说话太S了,以后……”

    “我说什么了?”

    “……你别每次采访都拿我出来说,别人还以为我多霸道呢。”

    应欢哼声,幸亏她微博号藏得好,不然准沦陷。

    徐敬余懒声:“你不是女王吗?霸道点应该的。”

    应欢:“反正,你以后接受采访注意点儿,薇薇和思羽每次都发截图来笑话我,应驰说你装*。”

    徐敬余笑了声,“应小欢,等会儿给我拍张照。”

    这两年,徐敬余多了个爱好,收集应欢的照片,应欢不太爱拍照,每次都是徐敬余问她了,她才想起去拍几张。小姑娘皮肤白且细腻,拍照都不用滤镜,完全禁得住高清镜头的考验。

    挂断电话后,应欢本来想发几张前几天跟室友出去玩时拍的照片,但想了想,忽然改变了主意。

    她洗完澡,把浴袍往下拉,拍了一张照片,红着脸发过去。

    徐敬余是第二天早上才看见的照片,他靠着床头,低头盯着照片,照片里的小姑娘遮遮掩掩,胸前软嫩的肌R露出一大片,他浑身的血Y直往身下冲,想她都快想疯了。

    ……

    八月底,徐敬余应付完赞助商和各种广告,让周柏颢帮忙找了一个飞行教练,他花了两个月时间,拿到了飞行执照。

    周柏颢心血来潮,跟着去了飞行俱乐部,看见他穿着飞行服走向直升机,啧了几声:“不务正业,好好的拳王不训练,也不干事,就泡在飞行基地考执照,是不是豪车已经配不上你敬王了,要开私人飞机才行?”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笑了声,没答。

    周柏颢看着他:“不是真要买私人飞机吧?”

    徐敬余睨他一眼:“有意见?”

    周柏颢哼了声:“花的不是我的钱,我有什么意见?”

    徐敬余换好衣服才知道,周柏颢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还有一个生意伙伴,女强人,高挑艳丽,是个美人。

    美人看见徐敬余,笑着迎上来,说要一起拍张照。

    徐敬余看了周柏颢一眼,点了一下头:“行。”

    美人把照片发朋友圈,也不知道怎么着,照片被人放到网络上,上了热搜。

    #徐敬余新欢#

    #徐敬余出轨#

    话题被刷爆。

    【敬王跟女朋友差不多一年没见面了吧?男人嘛……】

    【更何况是敬王这种荷尔蒙满满的男人,能忍得住寂寞吗?说到底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觉得这种艳丽型的才配敬王,之前那个感觉不够看。本来也不看好他们,异地恋都难维持,别说异国恋了。】

    【不,我喜欢应小欢那种类型的!】

    ……

    应驰直接打电话过来,怒骂:“禽兽,你是不是干了对不起我姐的事?!!”

    徐敬余这才知道网上的事,他啧了声:“没有,你等等。”

    那天拍了几张照片,周柏颢也一起拍了,他找周柏颢要了几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介绍一下,单身29年的兄弟有女朋友了,恭喜他。

    应驰:【……哦。】

    石磊:【卧槽!恭喜周总啊!周总夫人美丽知性,漂亮大方。】

    杨璟成:【恭喜!周总什么时候发喜帖啊?】

    应欢:【恭喜呀,很般配。】

    周柏颢:【?????】

    ……

    至于网络上那些纷纷扰扰,徐敬余没去管,飞行执照拿到手了,他直接订了机票去看应欢。

    徐敬余没告诉应欢,他清楚她的时间点,直接在寝室楼下等。

    应欢穿着白色羽绒服,她这两天感冒,戴着口罩,裹得严严实实的,一边走一边咳嗽,眼睛都咳红了。

    一抬眼,就看见了他。

    不知道是不是异地恋的情侣都是这样,应欢每次跟徐敬余见面,都有些陌生感,那种陌生感是因为徐敬余一直在变,他变得更成熟,更吸引人。

    男人越趋近30岁,越迷人。

    26岁的徐敬余依旧是短寸头,五官轮廓清晰,帅得更醒目,气质也更沉稳。

    他走向她,摘下她的口罩,轻轻碰她的脸,手指往下,滑入她的颈脖,碰到她的喉咙,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

    他垂着眼,神色有些淡,但手上的动作特别温柔,带着一丝眷恋。

    应欢咽了咽喉咙,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徐敬余捏住她的下巴,抬高,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低声:“怎么感冒了没跟我说?”

    应欢有些紧张,又咳了一声,眼睛红了,“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你怎么会来?”

    徐敬余在她后脑勺上揉了揉,把人按进怀里,“想你了。”

    当晚,徐敬余个人微博晒出一张照片,定位德国。

    照片里,小姑娘吃了感冒药,靠在他肩上睡着了,容颜清丽,气质干净。

    ……

    第三年5月中旬,距离wbc重量级金腰带卫冕赛开幕还有二十多天,应欢回国了,比预期提前了20天。

    徐敬余闭关三个月,在美国荒岛特训,为卫冕冠军赛做准备,他并不知道应欢提前回国的事。卫冕赛在三亚开战,徐敬余在赛前一个月就从美国回到三亚,拍摄宣传片,新闻发布会等等。

    徐敬余下午拍完宣传片,又跟赞助商一起吃了晚饭,才一起回酒店,等最后一个赞助商走出电梯,助理才找到机会跟他说话了,“之前小医生给你打过一个电话。”

    徐敬余伸手:“几点?”

    助理把手机给他:“下午六点多的时候。”

    现在都快九点了。

    徐敬余皱眉:“你接了吗?”

    助理忙说:“接了,她说她到三亚了,问我你住几楼,房间在哪里。”

    徐敬余脚步顿住,转头看他,皱眉:“你怎么不早说?”

    助理:“……”

    那么多赞助商围着,他哪好上去打扰了,赞助商啊!金主啊!这次卫冕赛的奖金累积近亿,不都是靠他们吗?!

    叮——

    徐敬余手机拨着应欢的号码,走出去,电话接通,他走到拐角,一抬眼,就看见坐在行李箱上的小姑娘。

    应欢穿了身米色的套装,两条修长纤细的小腿交叠,脚上勾着一双银色高跟鞋,比起三年前,多了一丝女人味儿。

    不过她没化妆,那张脸几乎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她手机贴在耳边,转头看徐敬余。

    那种熟悉到骨子里的感觉从心底一点点勾出,又因为太久没见,有了一丝陌生和怯怯。

    徐敬余为了拍宣传片和硬照,发型有了一些改变,还是短寸头,但耳边刮了几条花纹,多了几分玩世不恭和痞气,这种有点坏的气质,很勾人。

    哎,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迷人了呢?

    应欢放下手机,站起来面向他。

    徐敬余拍拍助理的脑袋:“也不知道回来给她开门。”

    助理:“……”

    徐敬余:“你回房间吧,不用管我。”

    助理忙说:“好好好!”

    他立即转身,就要飞奔,想了想又回头小声提醒了一句:“那个,敬王,快比赛了,悠着点儿……”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

    助理飞快地跑了。

    徐敬余走到应欢面前,看着她,又扫向她的行李箱,搂住她去开门,低声问:“等多久了?”

    应欢穿了高跟鞋,比平时高一些,抬头看他的时候不需要那么费劲儿了,“唔,也没多久,一个小时吧。”

    “就傻等?”

    徐敬余把行李箱推进去,搂着人走进去,关上门,又把她放在行李箱上,膝盖一顶,手抵在门板上,彻底把她困在自己范围内,垂眼看她。

    应欢坐在行李箱上,又矮了一截,她不高兴,站起来。

    徐敬余笑了声,把行李箱踢开,“怎么不说话?”

    应欢定定地看他,小声说:“我觉得你今天有些不一样,不是……是这三年,每次见你,都觉得你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徐敬余微微挑眉,有些好奇,“好还是不好?”

    “好的。”应欢伸手,碰了一下他耳边那几条花纹,这才发现,那几条线有些像金鱼的尾巴,跟他腰上的纹身吻合,“就是觉得……”

    徐敬余低头,靠近,温热的呼吸悉数喷洒在她脸上。

    他想吻她,特别想。

    应欢呼吸有些急了,闭上眼,“有些陌生,每次很久不见面,都觉得有些陌生……”

    徐敬余皱眉,有些不悦:“陌生?”

    “嗯……”

    下一秒,直接被人腾空架起,抵在门背上,徐敬余低头,在她耳边轻啃:“应小欢,你说这话我就不高兴了,我是你最亲密的人,是不是太久没做了,你才会忘记我们亲密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徐敬余转移,吻她的嘴角,低声:“嗯?”

    应欢睁开眼,呼吸有些不稳:“我没忘!”

    徐敬余咬住她的唇,轻啃吸吮,手滑入她的衣摆,捏得她泛起了疼,“我看你就是忘了。”

    “没……”

    徐敬余把卡C进去,浴室的灯瞬间亮了。

    他把人抱进去,压在洗手台上,一边吻她一边伸手去开热水,再转回来,手扶在她腰上,把人慢慢剥干净。应欢面红耳赤,羞涩地往他身上靠,企图寻求一丝遮蔽,再提醒他:“徐敬余,你别忘记了,你要比赛!卫冕冠军赛!”

    徐敬余笑了声:“嗯,没忘。”

    他勾起她一条腿,把她脚上的高跟鞋脱了,扔出浴室。

    两秒后,另一只也被他扔出去了。

    应欢:“……”

    徐敬余低头吻她,嗓音低哑:“宝贝儿,从这里开始复习好不好?”

    应欢喘息,推他:“你别……赛前一个月,不能做,你以前说过的,你失忆了吗?”

    徐敬余充耳不闻,哄着她:“乖,你不想么?”

    应欢被他弄得浑身发软,理智丧失了一半,但她还在坚持:“你别……”

    徐敬余把人抱起来,抵在隔断玻璃上,两人浑身都湿了个透,密不可分地紧紧贴在一起。男人呼吸粗重,在她耳边冷笑了声:“陌生?C熟了就好了。”

    “……”

    应欢身体发颤,快被他*疯了。

    徐敬余彻底放纵,把以前用在她身上的花样全部复习了一遍。

    什么比赛,什么禁欲,什么破戒,都是鬼话!

    应欢再也不相信徐敬余了!

    第二天上午,应欢醒来的时候,徐敬余已经不在了,他给她留了纸条,手机也发了短信,她看了一眼,就丢开了。应欢一瘸一拐地去洗澡,换衣服,化妆,订机票,约车。

    徐敬余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应欢的手机关机,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

    还没睡醒?手机没电了?

    他正想让助理回去看看,助理就跑过来,喘着气说:“刚才小医生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她上飞机了,让我等会儿再告诉你。”

    徐敬余:“……”

    他舔了下嘴角,皱眉想,昨晚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看向助理:“她还说了什么?”

    助理看了一眼他脖子上的抓痕,默默低下头,咳了声:“她说,等比赛的时候再过来。”

    徐敬余抵着腮,说:“好,我知道了。”

    徐敬余算了她落地的时间,给她打了电话过去。

    应欢刚坐上出租车,她看了一眼,接通了,很高冷地“喂”了一声。或许徐敬余是对的,两个相爱的人,抵死缠绵的亲密后,那一点点陌生感全然消除了。

    徐敬余用最直接的方式证明,我是你最亲密的人。

    应欢在他面前,又变回以前那个在他面前偶尔骄纵的小姑娘。

    徐敬余低笑出声:“还生气?”

    应欢哼了声:“反正你比赛之前,拒绝跟你见面。”

    徐敬余:“……”

    “你有意见吗?”

    女王高冷到底了。

    徐敬余笑:“没意见,女王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应女王把电话挂了,嘴角抿着笑,看向窗外熟悉的城市。

    应欢这次回来,正好赶上过25岁生日,生日是应驰钟薇薇还有陆镁以及应海生陪她一起过的,她拒绝徐敬余回来,怕耽误他比赛。

    切蛋糕的时候,应欢拿出一份计划表,递给应驰。

    计划表很厚,是应欢跟她的导师以及资深教练探讨,配合钟薇薇在国内给出的应驰的身体各项数值,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做出的一份计划。

    应欢看着应驰,微笑:“你还想来吗?”

    应驰愣住,眼睛微红。

    应欢笑:“我做好准备了,你想来的话,我们就试试吧。”

    这份计划表,徐敬余也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如果应驰还想继续,他的团队都可以为应驰服务。

    应欢这三年,写了不少论文,上过医学杂志,获过奖,她是真的很努力在做这件事。

    这年,应驰接近24岁,他已经很少炸毛咆哮了,他现在在读研,业余爱好是拳击。但是心底总是藏着一个梦,那颗种子随时都可以发芽,给点阳光和水分就能长大。

    他抱着计划书,跑到窗边,大声喊:“啊啊啊啊啊!!!!”

    亦如当年那个豪情壮志的少年。

    卫冕赛前一天,一行人前往三亚,包括林思羽石磊等等,几乎所有人都去了。

    比赛当晚,现场热火朝天,拳台中心灯光闪耀,拳击宝贝性感热辣,座无虚席,坐在前排的还有好几个当红明星。应欢跟应驰他们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她身后那一排是杜雅欣徐路平和他们的朋友,全是来给徐敬余呐喊助威的。

    她看着拳台上正在接受检查的男人,眼底如星辰,泛着光。

    徐敬余检查完毕,弹跳地活动了几下,目光转向台下。

    他做了一个当年在奥运会做的动作,左手拳套放在唇边,再举起放空。

    应欢弯了弯眼睛,站起来,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

    给卫冕拳王的爱心。

    她今天穿了很漂亮的裙子,化了很美的妆,皮肤雪白,笑容甜美,一站起来就吸引了无数目光,摄像头对准她,闪光不断。

    徐敬余嘴角勾了勾,身体的血Y升温,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心却是软的。

    比赛正式开始。

    wbc比赛一共12个回合,比当初的wsb以及奥林匹克拳击赛事要激烈许多,体能耗费极大。

    徐敬余在第6个回合击倒对手。

    成功卫冕拳王金腰带。

    现场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敬王!敬王!敬王!敬王……”

    “敬王牛*!无人能敌!!!!”

    “敬王我爱你!!!!!”

    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应欢也一样,她左边是应驰,右边是林思羽。林思羽靠过来,在她耳边笑着问:“做拳王的女人是什么感觉啊?这么多人为他呐喊,连我都热血沸腾了,太刺激了,你听听,多少女的喊着要睡你家敬王。”

    应欢直接略过哪些呼喊,看向林思羽:“你觉得我眼里有什么?”

    林思羽认真看着她,然后笑:“有光。”

    应欢眨眨眼:“对啊,我会崇拜他,看他在拳台上比赛,无论输赢,我都会激动,会热血沸腾。”

    她爱他,也崇拜他,为他着迷。

    林思羽转头看了一眼拳台上的徐敬余,啧了一声:“早知道当初我也找个拳击手当男朋友。”

    应欢笑:“你不是分手了吗?还有机会。”

    林思羽掐了她一下,故意说:“要找,我也要跟薇薇学习,找个小奶狗小鲜R,奶驰长得多好看啊,早知道我当初就下手了。”

    应欢:“……”

    钟薇薇会跟你拼命的。

    ……

    比赛结束后,观众慢慢离开,有些女观众迟迟不肯归,等着看徐敬余赛后采访。

    后排的杜雅欣揉了揉应欢的脑袋,应欢回头,笑道:“阿姨,你跟叔叔要不先回去休息吧。”

    杜雅欣笑:“你来我这里,我们说说话,你回来后我们都没见过。”

    应欢听话地往后跨了一步,坐到杜雅欣身旁。

    杜雅欣拉着她的手放在膝盖上,往拳台看了一眼,笑了笑:“看样子,那小子这几年之内不会退役了。胜负欲这东西很难放下,赢了一场,还有下一场卫冕赛。我本来以为,你回国了,他打完这场也差不多退役了,然后你们俩结婚,再生个孩子,就圆满了。”

    应欢愣住,这是想让她劝徐敬余退役吗?

    在全盛时期退役。

    杜雅欣微笑看着她:“如果,我让你劝他退役,你会劝吗?”

    应欢没有迟疑地摇头,低声说:“我不会劝他,除非他身体真的不好,不能再承受比赛带来的伤害,但现在他身体处于全盛时期,至少在三年内,他会攀上顶峰。”她往拳台上看了一眼,眼睛微亮,“我会支持他,就像他支持我一样。”

    杜雅欣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拍拍她的手,“好,我知道了。”

    应欢抬头看她。

    杜雅欣笑笑:“我没生气,也不会*着你去劝他,不过我确实希望他早点退役,你可以考虑一下。”

    等杜雅欣和徐路平走后,徐敬余已经走下拳台,被记者团团围住。

    记者问:“今天卫冕成功,最想感谢谁?”

    徐敬余看向不远处的应欢,微笑道:“我女朋友。”

    记者已经熟悉徐敬余这种不时放狗粮的不正经采访了,故意问:“为什么是女朋友啊?她一直在国外。”

    徐敬余之前脸上挂彩,已经做过简单处理,但眉骨那边又慢慢渗出血来,他不太在意,“她在台下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我想为她赢。”

    记者眼睛一转,又问:“听说您每次赛前一个月为了保存状态和体力,严谨自律,禁酒禁欲,这是真的吗?”

    应欢:“……”

    记者挑事!干嘛问这种问题!!

    徐敬余眉骨和嘴角渗着血,微笑看着镜头:“对。”

    应欢:“……”

    她立即想起那天晚上,他用尽手段折磨她,一遍又一遍,她叫“哥哥”叫“敬王”,都没能让他停下,还*着她说了很多羞人的话。

    那晚简直是一场甜蜜的噩梦

    逗留在现场,还没离开的观众纷纷看向应欢,应欢尴尬得脸红,偏偏要装得波澜不惊,面无表情地看向徐敬余。

    林思羽靠过来,笑眯眯地问:“真的假的?荷尔蒙爆棚的敬王真的能禁欲一个月?你之前回国,那么久没见,他能忍住?”

    应欢沉默。

    林思羽以为她默认了,有些不可思议,惋惜道:“白找了个这么帅的男朋友,能看不能吃。”

    应欢:“……”

    不,不是,她只是在想,他那晚破了几回戒?

    五次?还是六次?

    太可怕了。

    过了一会儿,采访结束了。

    徐敬余走过来,他一把抱起应欢,摄像机还对准他们,应欢有些不好意思,她红着脸推推他“放我下来,大家都在看。”

    徐敬余放下她,在她耳边低声说:“等我休息两天,狂欢庆祝一下。”

    这时,石磊喊了声:“敬王棒棒哦!一定要请客庆祝!”

    应欢也觉得必须要庆祝,她高兴地点头:“嗯,必须庆祝!”

    徐敬余笑了下,应欢指指他的脸,“还要再处理一下。”

    徐敬余现在的私人医生是特聘的,没有签长约,医生提着医药箱过来,应欢接过,微笑道:“我来吧。”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给徐敬余做过赛后处理了。

    徐敬余靠在椅子上,闭上眼,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应欢坐在他旁边,刚坐下,他的手便搂上她的腰。

    石磊在旁边小声嘀咕了句:“我看敬王是想让小医生坐他大腿上给他处理吧。”

    林思羽哈哈大笑。

    应驰目光落在助理手上的金腰带上,钟薇薇拉住他的手,笑眯眯地说:“我们先走吧。”

    他们全都走后,只剩下两个助理和经纪人了,三人顿时觉得自己像个高瓦数的电灯泡。

    应欢把医药箱整理好,“我们也回去吧。”

    走后馆场,应欢恍惚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徐敬余也看见了,她抬头看他:“是陈森然吗?他也来看比赛了?”

    徐敬余淡淡地“嗯”了声。

    应欢问:“他现在是在北京训练吗?”

    徐敬余还是淡淡地“嗯”了声。

    应欢眨眨眼,不问了。

    当晚,徐敬余的赛后采访上了微博热搜,粉丝们热议不断:

    热评一:【敬王腰上的纹身是什么还无解,只有他女朋友才知道。敬王到底赛前有没有禁欲,也无解,只有他女朋友知道。】

    热评二:【禁欲一个月,后面几天可能敬王嫂……】

    热评三:【敬王真是每次采访都离不开女朋友,气死我了!】

    ……

    第二天,徐敬余把应欢带到北京。

    他的说是有事,应欢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就没仔细问。

    应欢那几天生理期,徐敬余除了亲亲抱抱,没做别的,真的好好休息了两天。

    两人住的套房,那天早上,应欢坐在外面的小客厅看书,徐敬余在房间里打电话,等他打完电话,她问徐敬余:“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徐敬余有些事不好当着她的面打电话,只能在微信上沟通,他走出房间,靠在门框上看她一眼:“想回去了?”

    应欢点头:“可以回去了吗?”

    徐敬余嘴角弯了一下:“好,那我们下午就回去。”

    说完,他就给助理打电话,让他订下午四点左右的票。

    ……这么随便的吗?

    应欢眨眨眼睛,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石磊他们在微信群聊着天,@徐敬余。

    石磊:【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等着你们回来请客呢!难道不应该狂欢庆祝吗?】

    杨璟成:【你们去北京干嘛?】

    ……

    应欢看向徐敬余:“我们今晚还要狂欢庆祝吗?”

    徐敬余抬眸:“要。”

    应欢得到答案,低头回复群里:“我们今晚回去,我现在就可以定地方,怎么狂欢庆祝都行,我们大概6点下飞机。”

    消息刚发出去,徐敬余看见后,直接走过来,拿过她的手机,点了撤回。

    群里:?????

    石磊:【我好像看见小医生说今晚要狂欢庆祝的。】

    杨璟成:【我眼花了?】

    应驰:【没有,我也看见了,撤回了。】

    石磊:【@小医生,撤回是什么意思?不吃饭了吗?】

    ……

    应欢看着徐敬余,有些茫然:“你干嘛?”

    徐敬余在她旁边坐下,把人掳到怀里,在她耳边轻啃:“我说的庆祝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应小欢,今晚是我们的狂欢夜。”

    应欢:“……”

    她生理期今天刚好结束,他算准了吗?

    应欢莫名打了个寒颤,距离上次徐敬余破戒,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了。

    徐敬余垂眸看她,嘴角勾了勾,把人抱起,丢在床上:“换身衣服,我们出门,别穿裙子。”

    应欢坐在床上,仰头看他:“去干嘛?”

    徐敬余深深地看她一眼,说:“去了就知道了。”

    一个小时后,应欢站在飞行俱乐部里,看着那架白色的私人飞机,眼睛瞪得大大的。

    徐敬余勾着她的腰,侧头,在她头顶低语:“喜欢吗?送你的。”

    应欢脑子想是被炸开似的,一片空白,她呆愣地看着那架雪白的私人飞机,脑子里回荡过她二十岁生日那年,徐敬余说:“先送模型,以后送真的。”

    那年,他二十二岁,她二十岁。

    现在,他二十七岁,她二十五岁。

    有时候她觉得承诺这个东西,可轻可重。

    轻的她就当成是他说给她的情话,听着很开心,不会去计较真假。

    重的,就藏在心底,用一辈子去回忆。

    他说要给她拿一块金牌。

    他说要给他在腰上纹一条小金鱼。

    他说以后给她买一架真的私人飞机。

    应欢恍惚想起来,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徐敬余食指刮刮她的脸,低笑了声:“我去换衣服,带你试试。”

    应欢懵懵懂懂地被他拖进去,看他换上飞行服,还有些不敢相信,徐敬余坐在驾驶座,回头看她,嘴角勾了勾:“过来。”

    她走过去,看着他:“徐敬余,你疯了……”

    竟然真的买了一架私人飞机。

    徐敬余低笑,把她拉到旁边,给她扣上安全带,在她耳边轻吻:“没疯,很清醒。”

    应欢轻颤,眼睛忽然红了。

    那天,大概是应欢这辈子最梦幻的一天了。

    徐敬余驾驶飞机带她在空中飞了一圈,她看着窗外的白茫茫的云层,总觉得很不真实,她回头看身旁的男人,“徐敬余,你什么时候考的飞机执照?”

    徐敬余:“去年,拿到执照就去看你了。”

    去年啊……

    应欢垂下眼,轻轻笑了声。

    下飞机后,应欢看见有人在跳伞,徐敬余拉着她走向停机坪的一架直升机,上面有驾驶员和教练在等候。

    应欢抬头看他,有些害怕:“徐敬余,你要带我跳伞吗?”

    徐敬余停下脚步,低头看她:“敢吗?不敢我们就不挑。”

    应欢抿唇,看看直升机,“我跟你一起跳,还是跟教练一起?”

    “跟我,我带你一起跳,我考过证了。”

    “好。”

    两人上飞机,徐敬余跟应欢扣好降落伞,徐敬余仔细检查了几次,教练又检查了几次,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机舱门就打开了。

    应欢站在他前面,被他抱着,风很大,能吹散人的勇气。

    她忍不住闭上眼睛,有些不敢看下面。

    徐敬余贴着她的耳朵,唇在上面轻蹭,低笑地哄她:“不用怕,我跟你一起,真出事,我给你垫背,嗯?”

    “不要。”

    应欢睁开眼,转头看他:“我不要你给我垫背,我们是跳伞,又不是殉情。”

    徐敬余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下一秒,他就带着她飞了出去。应欢吓得闭上眼,尖叫出声,那大概是她这辈子叫得最大声的一次,划破了天际和云层——

    “啊啊啊啊啊!徐敬余!!!”

    他的声音缥缈,含着笑:“在。”

    她心尖发着颤,嘴唇都吓白了,带着哭腔:“我讨厌你!!!”

    徐敬余握着她的右手,轻轻地把那枚戒指套进她的无名指上,应欢太害怕了,她隐隐感觉到手上多了一个东西,她想看一下,但是她不敢动。

    男人贴在她耳边,吻了吻:“我爱你。”

    应欢喉咙哽了一下,慢慢睁开眼,微微侧头,想要看他的脸,却听见他一句又一句地说:

    “我之前第一次跳的时候,没有紧张,更没有害怕,很平静。”

    “现在怀里是你,说实话,我很紧张,也很害怕,但是我很高兴。”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强烈的感情,抱你吻你的时候比比赛更让我热血沸腾,喜欢到连命都想给你。”

    “应欢,跟我结婚吧,嗯?”

    ……

    “答应吗?”

    “呜呜……”

    “说好。”徐敬余在她耳边哄着教她,“说好,说我答应了。”

    应欢瞬间泪流满面,颤声:“好。”

    落地的时候,徐敬余顺势躺倒在地上,解开她身上的束缚。应欢转过身,眼睛通红地趴在他胸口上,又看见自己手上的戒指,她摸了摸,抬头看他。

    徐敬余摸摸她的眼睛,笑了,“吓哭的,还是感动哭的?”

    应欢老实说:“都有。”

    过了几秒,她凑过去,在他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徐敬余抬手,罩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离开,加深了这个吻。

    一个缠绵的深吻结束,应欢轻轻地喘着气,眼睛发亮,安静地看着他:“徐敬余,我去德国的第一个月,后悔过。我后悔我没答应跟你去美国,特别是那一年你那边通讯不好,很久才能跟我联系一次,那时候我其实很惶恐。

    “他们说异国恋,异地恋太考验人了。我有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害怕分别,很多情侣分开时间久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我一开始是不害怕的,后来听得多了,就特别害怕,我去德国明明是想变成更好的人,想跟你更加匹配,但我又很害怕我变得更好了,一回头你不在了,这种代价很惨痛,我甚至不敢想。”

    “后来,我发现……”

    徐敬余仰头,吻住她的唇,很快离开,他看着她:“这些都不存在,不要再想。”

    应欢看着他,脑袋趴下去,轻轻蹭他的脖子:“好。”

    过了一会儿。

    “徐敬余,私人飞机能卖么?”

    “可以,但是我不打算卖。”

    “……”

    又过了一会儿。

    “徐敬余,你还有钱吗?”

    “没有了,全部身家都用来买飞机了。”

    “……”

    又又过了一会儿。

    “徐敬余,有一句话我忘记跟你说了。”

    “嗯?”

    应欢抬头,看着他,轻轻地说:“我也爱你。”

    人间那么大,摸不着边际,有时候甚至看不见希望,你却放任我去远行。

    我努力地想变得更好,踏得更高。

    仓皇回头。

    你依旧站在我面前。

    予我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