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14.第 14 章
    俱乐部里多是20岁左右的年轻小伙,17-23岁的占大比例,而且基本单身。拳击运动员因为是按照体重分级的,所以身高体重看起来很是参差不齐,颜值也一样……

    身材好的很多,但长得好看的,却是稀有物。

    徐敬余就是俱乐部的稀有物了,他一直是俱乐部的明星拳手,很多赞助商不止看中他拳打得好,还看中他的长相。这年头,做什么都要看一张脸。

    石磊一时气昏了头,指着他就说:“对着你就能下得去口吗?”

    徐敬余倒好水,站在饮水机旁边,倚着墙懒洋洋地瞥向她:“这个啊,你得问她了。”

    应欢:“……”

    所有人都看向她,等着她的回答。

    应欢目光略过这群人,看向徐敬余,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红色T,黑色运动裤,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那张脸棱角分明,轮廓深刻,确实好看得……就算他混在人群里,不穿红色衣服,她也能一眼认出他来了。

    那人喝着水,好整以暇地睨她:“说话啊,下得去口么?”

    应欢耳根突然开始发热发烫,红了起来,别过脸:“下不去。”

    徐敬余挑眉。

    石磊愣了一下,突然拍大腿大笑:“哈哈哈哈,敬王你也有今天!别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能有特权!”

    “就是就是,人家就给应驰吹吹。”

    “这就是亲姐啊,待遇就不是不一样……”

    “应驰好命。”

    一群人跟着笑了起来,笑得应欢面红耳赤,怎么都这么不正经……

    应驰训练结束,跑过来找应欢一起吃饭,就看见一群人笑得跟神经病似的,他不明所以,石磊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可真好命,以后你姐姐就要在俱乐部做兼职小医生了,你高不高兴?”

    应驰一呆,看向应欢:“真的吗?姐。”

    应欢笑着点头:“嗯。”

    “啊啊啊啊啊!太好了!”

    少年乐疯了。

    徐敬余微微皱眉,这小子得意个什么劲儿?他看了眼笑眯眯的小姑娘,轻嗤一声,拎起水瓶,走了。

    一直坐在旁边抖腿看热闹的陈森然突然笑了声,鄙视地看应驰:“恋姐控,怪不得会被KO。”他吊儿郎当地站起来,手抄进裤兜,语气特欠揍,“就你这样的,也上不了什么大比赛。”

    应驰瞬间冷下脸来,怒冲冲地看他:“你说什么?”

    说着就想冲过去。

    陈森然笑:“我说你就是个宝宝。”

    应驰:“……”

    他胸口剧烈起伏,一团火气在胸腔窜动,凶猛地想要冲出来,他想跟陈森然打一架,一拳KO他,他想冲过去,被应欢拉住了。

    应欢站起来,走向陈森然,小脸绷得有些厉害,徐敬余脚步顿住,在她身后停下,怕她控制不住体内的黑暗分子动手给陈森然一个耳光。

    一般男人是不打女人的,但陈森然混,说不准。

    应欢在陈森然面前站住,忽然笑了,“陈森然,我记得你比应驰还小一个月。”

    陈森然莫名地看着她:“嗯,那又怎么?”

    她忽然抬起手,徐敬余半眯了眼,低头睨她,往前挪了一步,几乎贴在她身后。不知道为何,就算她真的想打人,他也并不想阻止她,不过陈森然要是想还手,他是不可能看着她被打的。

    不止他,石磊几个也都绷紧了神经,一时间又不懂怎么劝女人。

    谁知,小姑娘纤细柔软的小手举高,落在陈森然脑袋上,轻轻一揉:“所以你也是个宝宝啊,乖一点儿,打架斗殴是不对的,最好能跟应驰道个歉。”

    陈森然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呆在在那里,从来没被哪个女生这么摸过头,温声细语地跟他说过话,少年耳朵涨红,像被电到似的猛地往后一跳。

    “你、你干嘛?”

    应欢无辜笑:“没什么,不想你们打架而已。”

    徐敬余低头,有些一言难尽地睨着她,他瞥了眼陈森然,宝宝……亏她叫得出口,他看看四周呆滞的木桩子,说:“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

    吴起从厕所匆匆走出来,刚才刘教练说他几个队员要打起来了,他尿了一半,骂了句“这群兔崽子真他妈不省事”就提着裤子跑出来的,一看有些懵了。

    这群家伙聚在一起,围着应欢,这……哪里有打架?

    他走过去,问徐敬余:“怎么回事?刚才刘教说你们有人想打架?”

    徐敬余耸耸肩:“没有的事,应欢在夸人呢。”

    吴起:“……”

    陈森然觉得有股气憋在胸口发不出来,抓了一把头发,走了。

    吴起看看这群家伙,烦躁地摆摆手:“都吃饭去,该休息的休息去,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都别想着给我闹事,把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要打,上拳台打。”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散了。

    应欢低头,从徐敬余身旁走过。

    “姐你去哪儿?”

    “洗手。”

    应欢看他一眼,“你先跟他们去吃饭,不用等我,我等下要去医院。”

    今天是复查牙套的日子。

    徐敬余闻言,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走在她身后,去休息室换衣服,拿车钥匙。他今天下午没有训练安排,准备回家一趟,正好跟口腔医院顺路。

    应欢站在公共洗手台前,挤出洗手液,仔仔细细地搓每一根手指。

    徐敬余拿了车钥匙,靠着墙边等她。

    应欢洗完手出来,看见他愣了一下,迟疑问:“你找我吗?”

    他抛了下车钥匙,直起身,“走吧,送你。”

    应欢还没反应过来,跟在他身后,“送我去哪儿?”

    他回头:“你不是要去医院?我顺路。”

    应欢哦了声,也不跟他客气,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东西。”

    徐敬余嗯了声,“车停在门外,你上次坐过的那辆。”

    话说完,忽然转头看她,眼底含笑:“对车不脸盲吧?”

    应欢:“……”

    她无语地看他,“我会记车牌!”

    应欢拿了包,跟在徐敬余身后走出俱乐部,此时阳光热辣,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他高大挺拔的身体正好挡住了太阳。徐敬余往身后瞥了眼,发现了这一点,笑了声。

    上车后,徐敬余接了个电话,是吴起打来的,他说:“今晚俱乐部一起吃个饭,队里来了好几个新人,都没一起聚聚,你今晚记得过来。”

    徐敬余看了一眼应欢,“好。”

    挂断后,微信一直在提示新消息,他点开微信,群里那群狼人正在欢呼,石磊说:“把小医生也叫上啊!她也是俱乐部的人了!她人呢?”

    杨璟成:“我看见她跟敬王走了。”

    石磊:“……”

    应驰:“?????”

    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应驰连忙给应欢发微信,应欢坐车的时候很少看手机,怕头晕。

    徐敬余笑了声,左手搭着方向盘,慢悠悠地回了句:“是啊,她在我车上。”

    石磊发了个震惊的表情包:“哇!你要把她带去哪儿?”

    徐敬余:“带回家。”

    “……”

    下一秒,应欢的手机疯狂响了起来。

    徐敬余瞥了眼她的手机屏幕,把手机收起,扔进抽屉里,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去。

    应欢接通电话,就听见应驰崩溃大喊:“姐,徐敬余说你在他车上,还要跟他回家!你赶紧下车!别被他骗了!”

    应欢:“……”

    “谁说的?”

    “他在群里说的!”少年大声喊,“反正你快下车!”

    应欢心头微跳,看向男人好看的侧脸,有些不敢置信:“徐敬余,你在群里说要带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