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13.第 13 章
    徐敬余今晚输了比赛,输得不难看,刚才比赛结束,吴起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放宽心,“打得不错,今晚只是试试成果,不要太在意结果。”

    怎么可能不在意?

    他可以不在意比赛结果,但不可能认输,永远也不可能。

    徐敬余在脑子里复盘了一下比赛过程,许久没听见应欢的声音,脸上的伤口倒是被照顾得很好。他睁开眼,看向沉默的小姑娘,翘了下嘴角:“怎么,开个玩笑不行啊?”

    “不行。”

    应欢在他眉骨上贴了个云南白药创可贴,手指在他眉头上轻轻一抚。

    拳台中心灯光显耀,照着她白净的小脸,徐敬余甚至能看见她脸上细小的小绒毛,皮肤细腻水嫩,连个毛孔都看不见,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映下一小片阴影,乖巧柔软。

    除了戴牙套的嘴唇有些奇怪之外,应欢是个漂亮的姑娘,很耐看的那种漂亮。

    徐敬余又闭上眼睛,靠回边角,支起右腿,低笑出一声:“哄你玩的,这点儿伤不算什么。”

    应欢拿出一个冰袋按在右边嘴角上,“自己按。”

    他抬手按住。

    应欢整理医药箱,收拾好后,站起来准备走下拳台,走了两步,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他闭着眼,神色淡淡的,脸上的伤并不会让他看起来狼狈,反而有些别样的男人味儿。

    徐敬余说过自己不服输。

    所以,他是不是难受了?

    “应欢,你好了吗?”

    林思羽站在拳台下喊她。

    应欢转过头,看向林思羽和钟薇薇,那两人看起来很兴奋,林思羽悄悄用手指指向徐敬余,用唇形说了一句:“敬王没事吧?”

    她摇头,眉骨肿得那么高,处理伤口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跟没感觉到疼似的,他能有什么事啊?有事也是心里有事。

    应欢提着药箱走下去。

    这时,徐敬余也直起身,拾起战袍随意一套,系上腰带,跟着跳下拳台,动作潇洒漂亮。

    应欢把医药箱放好,看见他朝休息室去了。

    比赛结束已经快凌晨了,林思羽和钟薇薇还要回家,林思羽用手机录了比赛视频,发到群里。

    姜萌看到后都快疯了,在群里嚎叫:“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叫我!我也想去看现场啊!敬王太帅了!应欢你太坏了!你弟弟都跟敬王一个俱乐部都不说一声,下次我一定要去,等开学带我去啊!”

    应欢看着那一长串的话,回了句:“好。”

    林思羽笑眯眯地看她:“下次我也还要来,以前没关注过拳击比赛,觉得血腥又暴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也很丑,不过今天我算明白了,这东西,纯粹看脸。”

    “长得好看的人,被打了也是帅的。”

    “而且,真他妈热血。”

    “这还不是正式比赛吧?下次我一定要去现场看,肯定更热血。”

    林思羽感叹一番,钟薇薇往那边看了眼,笑眯眯地说:“奶驰来了。”

    应驰一窜小跑过来,站在应欢面前,“姐,我收拾好了,我们回去吧。”

    林思羽和钟薇薇也得走了,钟薇薇说:“那我们先走了,我打个车回去,思羽你呢?”

    “太晚了,我只能打车。”

    应欢的画板还在杂物室,她看向应驰:“你送她们到门口打车,我去拿东西,等下去找你。”

    应驰看看钟薇薇她们,挠挠脑袋:“好,那你快点儿。”

    应欢嗯了声,转身走了。

    “哎奶驰,你打拳很帅哦,看不出来啊,你身上还有肌肉,我掐一下可以吗?”

    “还是不了吧……我怕痒,而且我也不帅,打拳我输了啊……”

    “没关系啊,输了也帅!下次比赛我们来给你加油啊。”

    “……谢谢薇薇姐。”

    ……

    应欢去上了个厕所才去拿画板,她背着画板经过休息区的沙发,那边灯没开,影影绰绰地看见沙发上靠着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挺拔,手臂折叠地枕着脑袋,能隐约看见肌肉起伏的线条,健壮而有力。

    隐约的熟悉感,她停下脚步,往那边看一眼。

    那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很专注,很沉默,看久了甚至能看出一丝落寞感。

    应欢无意打扰他,转身正要走,他却忽然转头看她,手也放下来,四目相对几秒,男人笑着问了句:

    “小医生,吃糖吗?”

    应欢定睛,看清他的轮廓,然后看见他伸手从盘子里拿了颗薄荷糖,她刚要说自己不喜欢薄荷的味道,他手轻轻一抛,那颗薄荷绿包装的糖果就朝她脑袋上空飞来。

    她没想到他会直接给她扔糖,反应慢了半拍,伸手的时候,薄荷糖直直从她面前掉落,她接了个空。

    徐敬余笑:“这都接不住?”

    应欢:“……我又没让你扔。”

    他又抛了一颗。

    故意似的。

    薄荷绿在半空中又飞出一道漂亮的弧度,他抛得非常准,刚好就在她面前,一伸手就正正落在她掌心里。

    应欢看着那颗糖,有种古怪的感觉蔓延过心尖,让她忍不住抬头看他。

    徐敬余又剥了颗抛进嘴里,她听见硬糖跟他牙齿碰在一起的“咯咯”声。

    牙真好,她想。

    应欢下意识舔了下自己戴着牙套的小尖牙,捏着那颗薄荷糖说:“我回去了,你继续伤感。”

    小姑娘背着画板走了。

    徐敬余“咯嘣”一声,咬碎糖,对着窗外吁出一口气。

    “谁他妈说我伤感?”

    “你不伤感?”

    周柏颢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还让人把灯开了。

    他看向窗外,应欢背着画板连走带跑地,想起她做临时医护的模样,温柔细致,还会鼓励人,确实挺不错的……

    周柏颢收回目光,看向徐敬余。

    灯光大亮,徐敬余淡漠得有些寂寥的神色暴露,今天输了比赛,他确实有些挫败感,难得地有些自我怀疑,不知道换级别是对还是错。

    他皱眉看向周柏颢,“你怎么还没走?”

    周柏颢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坐下,笑道:“我这不是看你第一次在对抗赛上输了么?怕你心肌梗塞,问你要不要去喝几杯?”

    徐敬余踢踢矮几,站起来,“不去,我回去了。”

    “干嘛不去?”

    “赛前禁酒。”

    “切。”

    ……

    应欢跟应驰坐最后一班地铁回家,她坐在椅子上,把那颗薄荷糖递给应驰,“吃吗?”

    应驰跟她一样,不喜欢薄荷。

    “不要。”

    “好吧。”

    应欢把糖塞进背包旁边的小袋子里,拉上拉链。

    应驰低着头,还有些失落,他打输了比赛,参赛名额有限,不能参加下个月的比赛了。应欢知道他的心情,摸摸他的头,“没事啊,还有下次的,你还年轻。”

    “嗯,我知道。”应驰想起什么,忽然又打起精神,“徐敬余都输了呢,我怕什么啊。”

    “……”

    这种从别人身上找自信的毛病怎么来的?

    而且,徐敬余跟你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人家KO你根本不在话下!

    应欢不忍打击他的积极性,笑笑不说话。

    应驰可不管,他乐得给自己找自信:“听吴教练说,这是徐敬余第一次在俱乐部对抗赛里打输比赛。你想啊,之前大家都叫他敬王,现在王者也输了,估计他才要哭。”

    应欢想起徐敬余坐在沙发上吃薄荷糖的模样。

    他才不会哭。

    “姐,大家都叫你小医生。”

    “……嗯,随他们叫吧。”

    “那你要不要来队里做我们的医护啊,要是碰上假期,你还可以随队比赛,可以给我加油啊。”

    “……”

    又不是她想去就能去的。

    主要是没工资啊!

    而且,她只是学生,虽然俱乐部没有要求什么医生执照,但怎么说也是国内第一的拳击俱乐部,规矩总是有的。

    事实证明,规矩是有,但要看老板是谁了。

    几天后,她又跟着去看应驰训练。

    俱乐部人事部的一个小姐姐忽然过来问她:“应欢,你要不要在这里做兼职啊?就做医护助理,给工资的那种,工资按月算的,对于你做兼职的来说真的挺不错的。”

    应欢愣了一愣:“谁让我来的?我还是学生,可以吗?”

    “周总啊。”小姐姐笑:“当然可以啊,又不是正规比赛需要从医院拨医生过来,只是平日训练帮队员处理一下基础伤而已,你没问题啊。”

    暑假快结束了,新学期应欢还要找兼职。

    她稍微考虑了一下,想到应驰的话,微微笑笑:“好,这样也可以照顾应驰了。”

    徐敬余跟石磊几个刚结束训练,拎着水瓶过来倒水,听到这话,轻笑了声。

    石磊大喊:“这可不行啊,来队里就得雨露均沾了,谁都要照顾,吹吹伤口什么的,也不能只有应驰才有特权啊,我们也要!”

    众人哄笑。

    “就是,不能只有应驰有特殊待遇啊!”

    “还有,我们也需要鼓励,就温柔一点儿的那种。”

    “对对对,都不能少,吹吹伤口,爱的鼓励,都不能少啊,大家都是队友区别对待就不好了,是吧?”

    这群人早就看不过应驰那小祖宗了。

    得亏这是姐姐,要是女朋友,这哄劲儿,谁受得了啊!想想骨头都要酥了!

    别说,还挺羡慕的……

    有个姐姐对自己百依百顺,温声细语,嘘寒问暖,还特会哄人,炸了毛都能给你抚得平平顺顺的。

    应欢:“……”

    徐敬余看了石磊一眼,淡淡地说:“就你这脸,人家下不去口。”

    石磊:“……”

    长得丑就没人权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