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12.第 12 章
    俱乐部今晚有个对抗赛,对抗赛是拳击训练内容之一。俱乐部内部比赛基本每个月都有,是教练考验拳手训练成果的一种比赛,但今晚的比赛是为了选拔下个月参赛的选手。

    徐敬余看着应欢:“应驰没跟你说?”

    应欢摇头,心想应驰是不是怕自己赢不了?所以才没告诉她?

    她看向徐敬余:“你呢?你不用比赛吗?”

    徐敬余说:“这个比赛我以前参加过了,最近训练方向有些变化,吴教练不准备让我参加这个比赛。”

    不过,今晚他也要实战一次。

    今年五月开始,吴起就准备让他更换级别,从75公斤级转为81公斤级,训练了三个月,还没试过成果。

    应欢回想了一下,之前姜萌和林思羽两人在宿舍基本把徐敬余的比赛视频看完了,徐敬余属于体制外的职业拳手,之前参加过APB个人职业赛,APB是奥运体系AIBA国际拳联力推的个人职业赛,也是奥运资格赛之一。

    应欢抱着周柏颢的小侄子恒恒坐车后座,给他看她画的速写。

    她软声细语地问:“你喜欢画画吗?”

    恒恒小朋友摇头:“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

    “喜欢打拳啊,我小叔和敬王都会打拳,不过小叔打不过敬王了,他是菜鸟。”

    “咳……”

    小朋友看过徐敬余的比赛,知道他有个称号叫敬王后,就一直跟着叫。

    周柏颢脸一黑:“周恒你胡说八道就丢你下车。”

    徐敬余坐在副驾驶上,从后视镜里瞥向应欢,发现她抿着嘴角在笑,不知道是不是戴牙套的原因,她一直是抿嘴笑,很少露齿。他发现她对小朋友特别温柔有耐心,尤其是应驰,那家伙说他五岁都抬举他了。

    徐敬余收回目光,轻哼:“这不是实话吗?”

    周柏颢冷哼:“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啊,我要也是职业选手,能打不过你吗?”

    “那可说不准。”

    “改天来比一次。”

    “行啊。”

    两个男人莫名就约了一战。

    应欢抬眸看了看他们,打心底里觉得徐敬余不会输。包里的手机响了,她摸出来看了一下,是钟薇薇打来的,电话接通,钟薇薇问:“你上完课了吧?林思羽跟她爸妈旅游经过这里就不准备回去了,在她小姨家住一段时间,提前返校了。她让我们出去玩,你没看群消息吗?”

    “我没注意,你等一下。”应欢捂住手机,看向驾驶座,小声问:“周总,我可以让同学去俱乐部玩一会儿吗?”

    今晚的比赛她想看,钟薇薇和林思羽那边也不好拒绝,而且钟薇薇一直很想看应驰打比赛。

    周柏颢笑笑:“可以啊,你让她们来。”

    应欢把手拿开,跟钟薇薇说了一下,钟薇薇很兴奋,立即跟林思羽说了,两人马上就赶过来。

    挂断电话,应欢又看向驾驶座,温声细语地说:“谢谢周总,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做临时医护。”

    周柏颢刚想说不用了,徐敬余扯了个笑:“行啊,小医生。”

    应欢:“……”

    她下学期才大二,现在就叫她医生,根本就是拿她开玩笑啊。

    周柏颢看她不说话,以为小姑娘尴尬了,笑了下:“我还记得你之前帮你弟弟处理伤处理得很熟练,跟我们的医护没差,普通比赛的伤害你完全能应付得了。”

    因为她专门去学过啊……

    应驰那会儿打比赛赚奖金,她也想能做什么,她堂姐在三甲医院是外科助理医生,她去找堂姐教的,俱乐部医护治疗拳手的时候她也在旁边看着学。

    半年多时间,处理拳手赛后基本创伤完全没问题。

    应欢跟徐敬余到俱乐部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半,周柏颢被小侄子缠着,先把人带进去了。此时,有比赛的拳手们正在称重,应欢下意识地转头徐敬余,问:“徐敬余,你是不是比前段时间重了?”

    刚才她走在他身后,感觉他确实比前几次见面的时候更健壮挺拔。

    徐敬余脚步一顿,低头睨她,挑眉道:“可以啊,不止记得我了,还看出我体重变化了。”

    应欢没理他的调侃,追问:“是吗?”

    徐敬余嗯了声,说:“我现在是81公斤级。”

    之前姜萌她们在寝室看徐敬余的比赛视频,应欢也跟着看过,㎏,所以他增重了六公斤?拳手一般都非常注意保持体重,因为每场比赛前三小时都有称重仪式,一个赛季内不能更换级别,如果在资格赛中拿到奥运入场券,那更要保持体重了。

    应欢有些好奇:“75公斤级不好吗?”

    徐敬余瞥了她一眼,低声说:“吴教练说我75公斤显得瘦些,重拳发挥得不够好,所以增重试试,说不定81公斤级更适合我。”

    应欢脚尖微踮,忍不住用手在自己跟他之间划了一划:“你长高了吗?”

    “你没长高?”他笑着问。

    “……”

    她大一军训的时候是163,好像确实没长了。

    徐敬余看着她白净的小脸,手指微动,抬手在她脑袋上一揉,“多吃点儿。”

    他说完,大步走进俱乐部大门,拐角时撸了一把脑袋,被自己短茬的头发一刺,忽然回过味儿来,她头发怎么那么软呢?

    应欢看着男人挺拔修长的背影,抬手顺了顺被他揉乱的头发,快步跟上他的步子。一进门就听见应驰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身高还是179,高考前体检到现在都没变!我想长到180啊!”

    应欢:“……”

    徐敬余往那边瞥了眼,嘴角抽了抽,换衣服去了。

    应欢还记得自己答应做比赛医护,过去帮忙,等徐敬余披着战袍出来的时候,她就站在体重秤前抬头看他。

    徐敬余脱下战袍,站上体重秤。

    应欢目光在他身体上停留几秒,转头去看拳手资料记录——

    徐敬余,.2kg。

    她一抬头,就对上他漫不经心的目光,忍不住抿嘴一笑,有些得意。

    她眼力真好。

    徐敬余拾起红色战袍,看着她,“笑什么?”

    应欢说:“没什么。”

    ……

    晚上七点,天色清灰,夜晚来临。

    俱乐部的比赛是按照正式比赛规则进行的,除裁判和医护之外,还有拳击宝贝绕场举牌。

    比赛时间是七点半,应欢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钟薇薇和林思羽也来了,两人明显很激动,特别是林思羽,穿了条碎花吊带裙,化了精致的妆,打扮得很漂亮。

    林思羽撩撩头发,微笑道:“听说敬王也在啊。”

    应欢看了她一眼,忍不住问:“所以你穿这身是要来勾.引他的吗?”

    林思羽瞪她一眼,颇有些可惜地说:“不啊,听说他不好勾.引,性感热辣的拳击宝贝都没勾走,我就不想了。不过,有帅哥在的地方,自己也不能太寒碜是吧。”

    闻言,应欢心底忽然一松。

    钟薇薇探头往里面看,催促她:“快快快,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里面传来吴起的声音:“八点马上就要到了,有比赛的快准备准备。”

    应欢说:“走吧。”

    搏击馆来了小批观众,坐落随意,应欢把两人领到前排,往拳台上看了眼,说:“你们坐这里,我要去做临场医护。”

    钟薇薇忍不住笑:“这就当上医护啦?有工资吗?”

    应欢也笑:“没有。”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你想要工资?”

    应欢身体一僵,回过头,就看见周柏颢正笑着看她,她非常客气地说:“我同学开玩笑的,我做义务工,不要工资。”

    周柏颢闲闲地看她:“真不要啊?”

    应欢:“……”

    想要工资。

    不想做义务工。

    应欢有些后悔说不要,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大方说:“不用了,反正我来不了多少次。”

    “后悔了跟我说啊。”

    “……”

    您直接给我成吗?

    应欢差点就说出口了,抿了一下唇,忍住了。

    周柏颢笑笑,直接在旁边的空位坐下,翘起二郎腿,旁边的林思羽看了他一眼,正襟危坐,一脸八卦快忍不住了,这谁啊?

    比赛要开始了,应欢匆匆说:“我先过去了,等会儿过来。”

    除了应欢这个临时工外,还有另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医生,一头短发,干练又漂亮,队员们叫她韩医生。韩医生看了她一眼,笑着挑眉:“哎哟,这是请来一个小医生吗?”

    应驰在后面喊:“韩医生这是我姐,A大医学生。”

    韩医生看着应欢白皙细嫩的皮肤,有些羡慕道:“怪不得这么水嫩,大几?”

    应欢说:“开学就大二了。”

    韩医生笑笑:“真小啊。”

    身后,坐着一排运动员,陈森然笑出几声:“所以,是小医生啊,姐姐你以后经常来的是不是?叫你小医生好不好啊?还是小护士呢?”

    应欢微笑:“那我叫你小弟弟好不好啊?”

    众人一愣,轰然大笑。

    再一看,应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安静又乖巧,一群运动员都好意思往歪处想,有人问:“应欢不是学护理的吧?”

    石磊说:“还是小医生好啊,小学妹不是学护理的吧?我看她肯定是学外科或脑科的。”

    应驰瞪向陈森然,狠狠道:“你别用这种语气跟我姐说话,欠得要死。”

    陈森然不以为然:“我怎么了我?还不能说话了?”

    最后排的徐敬余面无表情地睨着陈森然的后脑勺,抬脚在他椅子上踹了一脚,陈森然猛地往前倒,摔下椅子,他一下站起来,愤怒地回头:“徐敬余你他妈干嘛?”

    徐敬余淡淡地说:“让你闭嘴。”

    陈森然面红耳赤地站起来,吴起站在拳台上,指着他就骂:“陈森然你又干什么?赶紧给我坐好来!”

    陈森然忽然嗤笑了声,踢开椅子,一屁股坐下。

    比赛按照ABP职业赛事规则进行,每场六个回合,每个回合三分钟,中场休息一分钟。今晚时间有限,吴起只验收56公斤级,69公斤级,81公斤级。

    最先入场是56公斤级的,杨璟成就是56公斤级的。

    应欢守在旁边,等中场休息的时候,上台给他眉骨止过一次血。

    杨璟成笑着说了句:“谢谢啊,小医生。”

    应欢:“……”

    算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第二场是69公斤级,应驰对阵石磊。

    石磊身高不比应驰,但臂展优势很强,一般来说手臂长的拳手更容易击中对手。石磊其实今年已经23岁了,经过系统训练的时间比应驰多了四五年。

    应驰打得比较被动,好在他心里素质好,也知道自己目前不如石磊,不会被逼得太急。

    石磊也是进攻型拳手,不像徐敬余那样,吊着他玩儿。

    赛后,应驰眼睛破了个口,流了不少血,连着眼角也有些红,应欢皱着眉头帮他止血后,小声说:“你要加油啊,不要总是挨揍,我会心疼的。”

    应驰委屈巴巴:“好。”

    徐敬余丢下战袍,经过姐弟俩身旁,跳上拳台,就听见应驰说:“姐,你给我吹一下,我眼睛疼。”

    应欢说:“好。”

    他低头,看过去。

    就看见她鼓着小脸,温柔仔细地给应驰吹眼睛。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阵,直到助理把护齿递到他嘴边,才移开目光。

    心里嗤笑。

    真他妈是个小祖宗。

    徐敬余站在拳台上活动了一下身体,一身精壮的肌肉看得现场女观众“哇”地一声,应欢感觉自己都听见林思羽的声音了。

    林思羽确实在台下感叹:“敬王这身材,摸一下都要算钱的吧?”

    钟薇薇小声嘀咕:“没想到奶驰肌肉这么结实,我还以为他还是小奶娃呢……怪他那张脸太漂亮了。”

    周柏颢:“……”

    81公斤级比赛开始,徐敬余的对手是俱乐部老将,在美国特训过一年,也打过不少职业赛。这场比赛相当激烈,徐敬余打75公斤级的时候就是速度和灵活性特别好,转81公斤级后,特别进行了力量训练,重拳力度比以前大许多。

    应欢专注地看着拳台,徐敬余打拳过程一直沉静着脸,看起来非常冷静,左手出拳尤其重。

    左撇子么?

    中场休息四次,有两次休息,都是韩医生上台给徐敬余止血。

    也没有特意,只是两人站的位置更近罢了。

    比赛结束。

    徐敬余眉骨处的血又渗了下来,他吐出护齿,靠在边角,回头看了眼还站在台下的应欢,指指自己的眉骨,“小医生,来治治我,快死了。”

    应欢:“……”

    她带着止血棉球和纱布过去,在他面前蹲下,小声说:“闭上眼睛。”

    徐敬余听话地闭上眼睛,男人睫毛很长,又黑又密,血已经渗到眼皮下了,她把血擦掉,发现他眉骨肿得厉害,脑子一抽,又问了句:“是不是很疼?”

    “是啊,疼死了。”男人嗓音低低地,闭着眼睛翘了翘嘴角。

    “……”

    应欢沉默地看他,完全没看出他有疼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