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10.第 10 章
    车厢里诡异的安静下来。

    这种诡异的安静保持了一分钟,旁边的人目光都落在徐敬余和应欢身上,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开放了吗?在公交车上就调情!

    应欢抬头看徐敬余,徐敬余眼底满是戏谑,“嗯?”

    她淡淡地看着他,忽然抿嘴笑了起来:“是啊。”

    有本事你就在车上脱呗。

    应欢这人从小到大在父母亲戚面前都是个乖乖女,那是没侵犯到她的情况下,以及她有求于人的时候。钟薇薇就说过,应欢是她见过最能屈能伸,也是最能豁出去的人。

    石磊从应欢说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呆住了,他震惊地看向应欢,小学妹是这种人吗?

    应欢低下头,已经懒得辩驳了,这个站很短,两分钟就到了。她听见徐敬余低笑了声,车门打开,下意识去抓行李箱拉杆,徐敬余直接拎起来,两人的手碰在一起,他的手还压着她细软的小指。

    两人愣了一下。

    应欢抽出自己的手,把行李箱让给他,走到他前面,丢下一句:“谢谢。”

    她今天穿了条蓝色裙子,长度到小腿,长发松松绑在脑后,背一个小挎包,背影纤细柔软。徐敬余目光略了一眼,扫过在挠头的石磊,“愣着干嘛?”

    他拎起行李箱,大步走到后门。

    一下车,就能看到俱乐部门口了,应欢走在前面,石磊凑到应欢面前,笑嘿嘿地问:“小学妹,脸盲是不是跟近视差不多,我走到你面前你也看不出那种?还是真的有什么特殊的认人方式?”

    杨璟成补充:“比如不穿衣服什么的?”

    应欢:“……”

    她有些无语地看他们。

    “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记人慢一些,我没认出你是因为只见过一次,多见几次就能记住了。”

    “几次?”

    徐敬余侧头,垂眼看她。

    应欢说:“四五次吧。”

    徐敬余淡淡地说:“我跟你,不止五次了吧。”

    应欢不懂他怎么这么执着这个问题,轻轻皱眉,在路上没认出他来可能是她没太注意,因为有些脸盲的原因,她走路不太关注四周。

    正直正午,夏日中气温最高的时刻。

    应欢是个很怕晒的人,稍微晒久一点皮肤会敏感发红,她仰头看徐敬余,男人迎着日光,五官轮廓格外好看。她甚至觉得阳光有些刺目,有些昏眩地眯了下眼睛,目光落在他胸口的logo上,实话说:“我可能没太注意,如果你穿红色衣服的话,会比较显眼,我能认出来。”

    所以,还是靠衣服颜色认人?

    徐敬余鼻腔里轻轻哼出一声,睨着她笑出了声:“以后如果你男朋友穿了件红衣服,一眼看街上,岂不是满大街红衣服男人都像你男朋友?”

    应欢:“……”

    她默了几秒,说:“那也不用你操心。”

    “也是。”徐敬余挑眉,没再逗她,提着行李箱走进俱乐部。

    应欢行李箱装了很多东西,还有各种书,很沉。他像拎袋面包似的,轻松得不得了,她看了眼石磊和杨璟成,拽着包带,快步走进去。

    一进去,就看见拳台上的应驰,他穿着红色短裤,赤着上身,正在绑绷带。

    近一年时间,应驰都是自己训练,每天跑步一个小时,在家附近的健身房自己练力量训练,高考过后,人看着是瘦了些,但其实肌肉更紧实了。

    只不过他皮肤太白,加上年纪小,脸又漂亮,平时看不出来。

    徐敬余回头,对应欢说:“前面有个休息室,行李箱可以先放那里。”

    应欢点头:“好,谢谢。”

    应驰一听见声音,忙抬眼,很高兴地走到拳台边:“姐。”

    应欢对他一笑:“你先训练,不用管我。”

    “好,你等我啊。”

    应驰也没时间去管应欢,吴起已经催他了。

    应欢把行李箱放好,绕了半圈,发现今天参加训练的拳手比上次来的时候多,各种身高体重高矮胖瘦。因为91公斤级以上不限制体重,所以有两个91公斤级的拳手看起来格外魁梧,但没什么肌肉,就是个大块头。

    应欢看了一圈,发现长得好看的真不多,像应驰和……

    她走到休息区,看见徐敬余端着杯水迎面走来,心说:像应驰和徐敬余这样,长得好看的拳击手真的很少。

    徐敬余倒了杯水靠在沙发上,几口喝光。

    应欢站在他面前,问:“俱乐部是不是招了很多新人?”

    徐敬余笑:“你能看出来是新人旧人?”

    应欢想翻白眼,“感觉人多了。”

    他淡淡地嗯了声,敞着一双长腿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随性慵懒,“嗯,每年六月之后都会招新,开始准备下半年和明年年初的比赛,国内拳击比赛大大小小有不少。”

    应欢问:“那应驰能参加吗?”

    徐敬余瞥了她一眼,“应驰刚入队,队里会慢慢安排赛事,包括团队赛,个人赛以及选拔赛等等。不过,有些比赛名额有限,队里好几个69公斤级选手,应驰不一定能参加,俱乐部内部也有竞争。”

    名额有限的情况下,谁强谁上。

    应欢转头看了一眼应驰。

    她以前没了解过俱乐部拳手是怎么训练的,这会儿看见应驰戴上拳套,跟一个不认识的少年面对面,似乎要打一场比赛,她又问:“这也是训练内容?”

    徐敬余眼睛闭着,嗓音低哑,“应驰太久没打比赛了,吴教练让他找找感觉吧。”

    应欢哦了声,回过头,才发现他闭上了眼,在休息。

    她噤声。

    过了几分钟,徐敬余好像真的睡着了,应欢往拳台上看了眼,起身走过去。

    徐敬余听见脚步声,半睁开眼瞥了眼。

    拳台中立角处设立有专用台阶,是供场外医生和裁判医生专用的,在比赛中也避免了双方的任何接触。应欢站在台阶处,看到应驰被打了好几个重拳,眉骨和鼻子都流血了。

    对方很强吗?

    还是……

    应驰太久没打比赛,真的弱鸡了?

    一个回合结束,吴起看了眼应驰:“先处理一下伤?”

    应驰吸了下鼻子,心里憋着火,“没事,打完再处理。”

    俱乐部有医护,但不是时刻守在拳台边的,但旁边放着医药箱,训练当中,简单的伤拳手也可以自己处理。

    应驰打完比赛,不等人叫来医护,应欢就提着医药箱爬上拳台,动作娴熟。

    徐敬余休息半小时,起身准备去训练,看见她跨上拳台,眼睛眯了一下。

    应驰瘫坐在拳台上,靠着拳台边角,情绪有些低落,“姐。”

    应欢说:“仰着头。”

    应驰听话地仰起头,小声说:“姐,九月份有个比赛,在广州,我想去,不知道行不行……”

    “还有两个多月。”

    “嗯。”

    “要是我能参加比赛,你能去看吗?那时候应该没开学。”

    应欢按着他眉骨的手顿了顿,“看时间啊,我暑假要做兼职。”

    另一边,徐敬余换了条红色拳击裤,金色宽边裤腰,赤着精壮的上身,站在器械旁边绑绷带,他动作迅速娴熟,仿佛这样的事做了上万遍,左手很快绑好。

    应欢低头翻冰袋的时候,往那边看了一眼。

    男人身材太好,长得也好看,只是绑绷带这样的事由他做起来就比别人好看几分,无端端散发着荷尔蒙,勾人去看。

    应欢毫不掩饰,多看了几眼。

    徐敬余又扯过另一条绷带,左手按着右手虎口,绑了一圈,忽然转过来。

    “应欢。”

    她一愣,对上他微微上挑的眼睛,直觉有些不好。

    果然。

    徐敬余勾勾嘴角,转过来看她:“看什么?认出来我是谁了吗?”

    应欢:“……”

    她面无表情地转回去:“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