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9.第 9 章
    “应欢。”

    “嗯?”

    徐敬余人又靠回沙发上,冲她扬扬下巴:“没事了,你去吧。”

    应欢怕应驰又说错话,点了下头,转身快步走了。

    周柏颢回头看了眼,在徐敬余对面坐下,笑了,“这姑娘怎么戴上牙套了,那晚细腰细腿地露着,娴熟地给应驰处理伤口,看起来又野又冷静,今天差点儿认不出来,她是A大的?”

    徐敬余嗯了声,想起应欢的直接和护短,以及哄人的耐心和手段,低头笑笑:“有什么奇怪的,你不说女人都是多面的么?”

    周柏颢不置可否。

    至于应驰的合约,他听说徐敬余是靠成绩考上A大的,想起刚才那句“弱鸡”,怎么都不服,跟吴教练谈了很久,终于谈妥了。

    应驰还是想试试看能不能考上,入队时间延到大一入学,期间照着吴起给的安排来训练,比赛暂时不参加。

    当然,这些是应欢帮他争取来的。

    徐敬余训练结束的时候,应欢已经带应驰回去了。傍晚吃饭的时候,吴起说起这事,忍不住皱眉:“也不知道这决定对还是不对,应欢那小丫头嘴巴太厉害了。”

    徐敬余正在扒饭,闻言抬头笑了声:“也就哄人厉害。”

    吴起忍不住笑,感叹道:“确实,我很少看见姐弟关系这么好的。应欢他们爸爸有尿毒症,姐弟俩都去配型了,应欢配型没成功,哪天要是没等到配型肾.源需要做肾移植,应驰要给他爸一个肾,就没办法做运动员了。应驰不想特招,签约又推迟一年入队,本来想算了,应欢来求我,跟我做保证,信誓旦旦的……”

    徐敬余一愣,倒是有些明白了。

    怪不得,应欢把应驰当祖宗一样哄。

    应欢和应驰回到小区天已经黑了,两人走到楼下,应驰忽然叫她:“姐。”

    “嗯?”

    应欢转头看他。

    “你说,如果哪天我参加很重要的比赛,忽然要去做手术,拿不到奖牌,会不会被人骂死?这样我多可怜啊……”少年挠挠脑袋,“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

    应欢一愣。

    她没想那么多,她想的只是他喜欢拳击,喜欢那就去做。

    趁着青春,努力去拼,不留遗憾。

    哪天回想起来,也不会后悔。

    她想了想,像摸小狗一样,摸他的脑袋。

    “不会的,没人会怪你。”

    “我们国家那么多人,没有你,也有别人,奖牌一定会有人拿回来。”

    ……

    校园运动会,应欢只做了个后勤,还把工作丢给钟薇薇自己去做兼职去了。

    晚上,应欢回到寝室,就看见三个室友凑在电脑面前看拳击比赛,三个小姑娘兴奋地看着屏幕,林思羽喊:“哇,敬王这个重拳好帅!”

    姜萌眼冒星星:“听说他没女朋友哦。”

    应欢愣了一下,看向电脑屏幕。

    钟薇薇看见应欢,冲她招手,“应小欢快过来,你之前是记错人还是记错名字了啊?什么周柏颢啊,人家叫徐敬余,怪不得林思羽查无此人!”

    姜萌家境好,为了玩游戏,组装了台一万多块的式机,电脑屏幕23寸,几乎占了整个书桌。

    应欢一眼就看到拳台上穿红色短裤,戴黑色拳套的徐敬余。

    她撇嘴:“是他用假名字骗我的。”

    三人齐刷刷看向她:“啊?”

    钟薇薇忙问:“他干嘛骗你?”

    林思羽:“他对你有意思?”

    应欢奇怪地看她们,“怎么可能,我跟他不熟。”

    “不熟?那就是认识咯?”姜萌拉拉她,满心期待,“哎,你能约他出来吗?联谊什么的。”

    应欢这才想起自己还欠他两顿饭,却连他电话和微信都没有,怎么约哦?她实话说了,没联系方式。姜萌失望地坐回去,继续对着电脑屏幕发流口水:“身材可真他妈好啊!想睡。”

    应欢:“……”

    林思羽:“我要是有个拳王男朋友,我就在学校里横着走,看谁敢欺负我。”

    应欢:“……”

    这天晚上,应欢才知道,徐敬余本来应该是大三的,大二的时候休学一年,所以今年才大二,比她大一届。

    二十岁?

    还是二十一岁?

    临睡前,她想着要不要让应驰帮忙问下徐敬余的号码,忽然想起那天走出训练室,徐敬余说了句“吃饭就不必了”。

    想了想,既然他说不必了,那就算了吧。

    大一这一年,应欢的生活比较枯燥平淡,因为她什么社团学生会和班干部都没参加,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和兼职了。

    大一期末考试之前,林思羽说:“你这样下去,交际圈会变得越来越小的!说不定五年过去,连个恋爱都没谈过!”

    应欢说:“我本来也没想谈恋爱啊。”

    又没喜欢的人。

    姜萌指着她的牙套,“你是不是觉得戴牙套谈恋爱不好,自暴自弃了?”

    应欢笑:“是啊。”

    戴牙套接吻多败气氛啊,亲一嘴钢牙么?

    钟薇薇忽然问:“对了,奶驰成绩出来了吗?”

    应欢抿唇:“快了,过两天就可以查了。”

    应驰这一年可是拼了半条命去高考了,还有半条命都用在训练上,钟薇薇上次跟应欢去接高考结束的应驰,都觉得孩子瘦了。

    成绩出来后,很悬。

    应驰挠着脑袋,胡乱填了个专业,“反正这破成绩,填哪个都可能被调剂。”

    应欢打了一下他的脑袋,“别闹。”

    她认认真真地对比分数线,帮他挑专业。

    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应驰打电话给吴起,把这事说了,语气特别骄傲:“看吧,我就说我不特招也能考上。那个……教练,你能把电话给徐敬余一下吗?”

    吴起看了一眼正在训练的徐敬余,“你找他有事?”

    应驰说:“有事啊。”

    吴起说:“等会儿吧,我让他打给你。”

    应驰有些失望,又没办法,“好吧。”

    应欢看他挂断电话,有些奇怪地问:“你找他干嘛?”

    应驰哼了声:“他不是说我是弱鸡吗?我这不是考上A大了吗?”

    应欢想了想,说:“可是,你还打不过他啊。”

    应驰:“……”

    放暑假那天中午,应欢拖着行李箱下楼,准备去坐地铁回家,应驰给她打电话:“姐,我在俱乐部这边,你是不是要回去了?你等我一下,我晚点训练完了去接你,跟你一起回去。”

    应欢停在一棵大树下,避开热辣的阳光,“你不是明天才开始训练吗?”

    应驰说:“我等不及了,今天就来了。”

    应欢笑笑:“那你等我,我去找你。”

    俱乐部在西门附近,从西门出去走十几分钟就到了,坐公交的话两个站。

    A大很大,应欢拖着行李箱从宿舍楼走到西门,整个人都快热晕了,她走到公交站前,从包里摸出公交卡。身后忽然有人叫她,“哎,应欢小学妹?”

    应欢回头。

    看见两个穿着红色T恤的人,是天博俱乐部的队服。

    她想不起来名字,脸也认得很模糊,只能笑笑:“嗯,你们……出来吃饭?”

    石磊咧嘴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可算理我。”

    应欢有些茫然:“你之前叫过我吗?”

    石磊有些委屈:“有啊,有一次我跟杨璟成在食堂看见你了,迎着面呢,叫你小学妹你也没理……还有一次,我跟徐敬余去买水,也看见你了,你就跟没看见我们似的就走了……”

    应欢:“……”

    她无言以对,有些窘。

    她问:“什么时候?”

    认不出石磊可能,但徐敬余她总不会认不出吧?

    石磊说:“上个月吧。”

    她又问:“那天徐敬余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石磊有点儿懵,还是说:“我哪儿还记得啊?多半是红色吧,他衣服多是红色的。”

    徐敬余买了瓶水过来,就看见石磊和杨璟成围着的应欢,她背对着他,他拎着水走过去,正好听见她的问话,嗤笑了声:“靠衣服颜色认人的么?”

    应欢心头微微跳了一下,回头看他。

    徐敬余也穿着队服,正低头睨她,依旧是短短的寸头,脸还是那张脸,站在阳光下,整个人好看得扎眼。

    应欢摇头:“不是,我记得你。”

    徐敬余半眯着眼,说:“我那天穿黑色。”

    应欢说:“你穿红色比较好看。”

    徐敬余:“……”

    几秒后,他笑了,“这我知道。”

    其实两人寒假的时候见过一次,在口腔医院,她去复查牙套,他去检查牙齿。A大是很大,但碰见一个人的概率还是有的。

    他确实碰见过她两次。

    她走路的时候很认真地看着脚下和交通情况,注意力似乎很少放在四周的人身上。

    石磊哈哈大笑:“红色够骚气啊。”

    徐敬余懒得理他,看了眼应欢的行李箱,“去俱乐部找那小子?”

    应欢点头。

    他手一伸,轻松拎起她的行李箱,“一起走吧。”

    他们是出来吃饭的,这会儿正准备回去。

    徐敬余已经走出几步,发现应欢没跟上来,回头看她:“怎么?还要我背你?”

    应欢:“……”

    她指指已经缓缓开过来的328路公交,说:“我想坐公交。”

    石磊笑:“那个,就两站路,几分钟的事,很近的啊。”

    对他们这些运动员来说,别说两站路了,就是二十个站,跑一圈也是没问题的。应欢看了眼大太阳,今天将近40°,她坚持:“太热了,我还是坐公交吧,直接到门口。”

    她走过去,想拿过行李箱。

    徐敬余已经拎着她的行李箱走过来,公交车缓缓停下,他没什么表情地走到门口,看应欢还站在原地,轻笑了声:“不是要坐车吗?还不上来?”

    司机快要关门了,应欢连忙跟上去。

    石磊和杨璟成面面相觑,杨璟成也跟了上去,石磊在车门关上之前忙跳上车。

    四个人站在前门。

    石磊去掏钱包找零钱,低头问:“没有零钱啊,你们谁有?”

    杨璟成也去掏裤兜。

    徐敬余瞥了眼应欢。

    他都好几年没坐过公交了。

    应欢有些无语,不知道怎么忽然带了三个大男生上公交,把公交卡刷了四次,“我来好了。”

    几个人往后面走。

    公交车有点儿挤,没空位。

    应欢站在前门附近,被徐敬余和石磊围在一个角落,徐敬余靠得更近,他低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姑娘鼻尖上的汗珠。

    她舔了下嘴角。

    徐敬余拧开水瓶,递到她面前。

    应欢愣了一下,接过,小声说:“谢谢。”

    徐敬余倚着她的行李箱,没说话。

    过了三分钟,车靠站。

    下去一波人。

    石磊和杨璟成往后面走了两步,石磊忍不住说:“人挤人的,走路多好,空气清新,大路任我开。”

    车关上门往前开的时候,徐敬余低头看应欢,漫不经心地问:“应欢,你是不是脸盲?”

    应欢抱着水瓶沉默。

    “记得石磊吗?”徐敬余提醒,“上次在训练室,你求我帮忙的那次,他也在场。”

    应欢想起来了,她指指皮肤很黑的红T男生,问:“他叫石磊吗?”

    “嗯。不记得?”

    “他……他不穿衣服的时候就记得。”

    应欢只见过石磊一次,就记得他没穿衣服的时候手臂显得特别长,浑身皮肤都很黑,像大猩猩,很好认。

    徐敬余:“……”

    半响,他忽然笑了。

    “那我是不是也得脱了衣服,你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