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8.第 8 章
    这误会可真够大的……

    徐敬余半眯了眼,看向应欢,又瞥了眼嚎叫的少年,这两人除了皮肤都很白之外,真没看出来哪里长得像。一开始是周柏颢说他们是小情侣,那晚应欢穿着校服裤,露腰露腿的,看起来野得不行,跟应驰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怎么看都像一对叛逆的小情侣。

    徐敬余没太放在心上,后来遇见过两次,先入为主,便一直以为他们是情侣关系,他甚至连应欢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也没想过去问。

    应欢看向徐敬余,她压根没想到徐敬余说话这么狠,直踩应驰痛处。

    四目相触。

    应欢觉得误会都清楚了,看了眼被气炸的应驰,又看向他,说:“你别骂他。”

    徐敬余:“……”

    他挑眉,意味深长地看她,过河拆桥啊。

    应欢有些脸红,她觉得两人这是在演戏,唱双簧的那种,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徐敬余确实够狠,一句“弱鸡”就把应驰点爆了,应驰嚯地站起来,指着徐敬余,脸红脖子粗地喊:“周柏颢,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KO你。”

    徐敬余都懒得纠正名字的事了,淡淡地哦了声:“欢迎。”

    应欢提醒应驰:“他不叫周柏颢……”

    吴起看这都乱了套了,赶紧出来主持大局,指指徐敬余,咳了声:“他是徐敬余,上次在地下拳馆的事,是我让他上去试探你的,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应驰再次懵逼,呆呆地看向吴起。

    少年一副“原来你们合起伙来耍我”的表情,他长得白净清隽,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怜,让吴起有些不忍,他低头咳了声:“徐敬余也是的,让他试一试,谁知道他试了三个回合。”

    徐敬余:“……”

    他看向吴起。

    吴起淡淡地瞥他,以后他怎么也是应驰的教练,不能让小孩心里有疙瘩。

    徐敬余抿紧唇,行,这口锅他背了。

    门口,前台接待小妹忽然起身,朝刚进门,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弯了下腰,“周总。”

    徐敬余往那边瞥了眼。

    应驰还处于混乱当中,看了看应欢,应欢点头:“嗯,他叫徐敬余,所以你在网上搜“周柏颢”什么也没搜到。”

    徐敬余……

    敬王。

    应驰以前比较关注国外的职业赛,觉得那些职业赛事比较酷,要么就是奥运和世锦赛,WSB是国际奥委会拳击联合会前两年才创立的,总共才办了两届比赛,他没太关注,当然不知道徐敬余是去年亚洲区的总冠军了。

    名副其实的拳王。

    应驰默默地把百度百科关了,脸色涨红,觉得自己真是蠢爆了。

    应欢柔声哄他:“这不怪你,是徐敬余用的假名,不然也不会闹这么大误会……”

    她是真的这么觉得的,如果徐敬余用假名,比赛故意吊着人,过后应驰也不会这么不服,现在闹成这样,他心里一时肯定没办法接受。

    徐敬余又看了她一眼。

    真是……

    到头来还都是他的错了?

    应欢对上他的眼,他的眼睛有些内双,从眼尾散开,微微上挑,看起来有些凌厉。她忽然有些心虚,让他帮刺激应驰就算了,还让他背黑锅……

    应驰咬牙,怒气冲冲地看向徐敬余:“周柏颢又是谁,你起的野鸡假名?你这人怎么这么坏,用假名骗人!”

    周柏颢刚从门口绕过来,就听见这么一句,整个人愣在原地。

    野鸡???

    徐敬余翘起二郎腿,看见周柏颢瞬间黑下的脸,没忍住,笑出了声,嗓音低低地,连肩膀都有些抖。他面对着应驰和吴起,冲对面扬扬下巴,“周柏颢不是什么野鸡假名,喏,你身后那个就是。”

    应欢呆住,愣愣地回头。

    身后,几步之外一身西装正装的英俊男人整张脸都是黑的。

    她心想:完了,应驰这个傻X,再也别想特招了,也别想入队了……

    吴起:“……周总。”

    石磊以及其他人:“……周总。”

    只有徐敬余还有心情在笑。

    谁让他跟周柏颢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呢?

    应驰这个年少不更事的少年反应过来后,觉得眼前一黑,他今天出门之前应该先看看黄历的。应欢慢慢回过头来,脸色苍白,目光对上徐敬余,眼底满是怨念……

    都怪你!

    让你用假名!

    让你骂应驰弱鸡!

    让你……

    徐敬余笑着看她,自觉有些过分了,对她勾勾手指。

    应欢看看他,他又勾了勾。

    男人的手常年训练和打拳,自然有些粗糙,手心能看出来有不少老茧,但手指修长,手掌宽大,依旧是双好看的手。应欢盯着他的手,迟疑了一下,抿着唇往那边挪了三步,走到对面沙发。

    徐敬余低声说:“行了,看你吓的,周柏颢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应欢小声问:“真的么?”

    徐敬余:“嗯。”

    应欢:“那你能再帮我们背一次锅么?”

    徐敬余:“嗯?”

    “……我再欠你一顿饭!”

    徐敬余:“……”

    他看起来那么缺两顿饭?

    应欢说完,转身走回去,拉着应驰走到周柏颢面前,先鞠躬再道歉:“对不起周总,我弟弟以为那天晚上跟他打拳的人叫周柏颢,他以为是个假名……如果不是徐敬余用假名,也不会造成这种误会,希望你别介意。”

    徐敬余:“……”

    他舌尖抵了下嘴角,哼笑一声。

    行,都是他的错。

    周柏颢看着她,觉得有些眼熟,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们是姐弟啊?”

    应欢一言难尽地点头:“嗯。”

    应驰:“……”

    都他妈眼睛瞎了啊!这是我姐!

    “对不起,周总。”

    少年焉了吧唧地道歉,他再怎么样,也知道现在得先道歉。

    徐敬余走过来,瞥了眼已经没有多少斗志的应驰,吴起咳了声,“应驰,跟我过来吧,继续聊聊合约的事。”

    应驰看了一眼周柏颢,他都骂老板野鸡了,还能签约,还能特招吗?

    应欢也看向周柏颢。

    这下,几个人才发现,应欢和应驰其实还是有些像的,眼睛像,黑白分明,纯净又明亮。

    徐敬余说的对,周柏颢确实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他今年二十三岁,跟这群人年纪相差不大,还没到必须端着老板架子的年纪,他摆摆手:“算了,我没生气,这事也怪徐敬余。”

    徐敬余别过脸,直接哼笑了声。

    吴起招呼应驰去另一边谈详细事项,应欢不放心,也要跟过去。

    刚走几步。

    “等等。”

    徐敬余手抄在裤兜里,把人叫住。

    应欢回过头,目光对上他的眼睛,转头对应驰说:“你先过去。”

    应驰抿唇,看向徐敬余,皱眉道:“你不准欺负我姐。”

    徐敬余面无表情:“哦,欺负了你打得过我?”

    眼看应驰又要炸毛了,应欢忙把人推走,“快去,他不会欺负我的,开玩笑呢。”

    应驰走后。

    应欢走到徐敬余面前,真诚地说:“谢谢你了。”

    徐敬余睨着她,点头表示接受。

    应欢心里惦记着应驰的事,想快点儿过去,又问:“还有什么事吗?”

    “叫什么名字?”他问。

    “啊?”应欢说,“应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