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6.第 6 章
    “你怎么知道?”

    吴起有些惊奇地看他,那边小姑娘压完腿,跟朋友往另一个方向去了,体育场那边还有个小门,往小门走几分钟就是A大的一个食堂,估摸是吃饭去了。

    徐敬余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想起她低眉顺眼耐心哄应驰的模样,觉得一般人应该拒绝不了她,更何况是应驰那种咋呼呼的小子。眼看着她都快走了,他下巴指指那边:“感觉吧,要叫住她吗?”

    不过,她叫什么名字?

    吴起笑笑:“算了,逼得太急也不好,我给应驰留了名片,他想通了会给我打电话的。”他最近发现几个好苗子,正忙着这事,应驰那边他打算放一放。

    拳击比赛,靠的不仅是实力,还有斗志和热情。

    如果应驰连最基本的斗志都没有,他就算把人招进队里也没用。

    徐敬余懂他的意思,扯扯嘴角,没再说什么。

    另一边,钟薇薇回了几次头,忍不住问应欢:“你认识那个穿红色棒球服的男人?”

    用男生和少年来形容徐敬余有些不合适,因为他看起来确实跟很多在校男生不一样,短短的寸头,轮廓分明的脸,加上高大挺拔的身材,一看就是荷尔蒙爆棚的男人,年轻男人。

    最重要的是,他看起来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应欢想了想,说:“算认识吧,应驰跟他打过拳,输了一万块奖金。”

    “啊?”

    应欢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包括她的牙科医生是徐敬余妈妈的事。

    “那他就是拳击手咯?”

    “是啊,职业拳手吧。”

    钟薇薇笑:“你们还挺有缘的啊。”

    应欢说:“孽缘。”

    钟薇薇大笑,想了想还是觉得徐敬余很眼熟,这么帅的男人,她见过的话肯定不会忘记的,“他叫什么名字啊?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是运动员吧?校园贴吧或者网上应该有介绍。”

    “周柏颢。”

    “回头我搜搜。”

    “你搜他干嘛?”

    “长得帅啊,我看看他有没有女朋友,嘿嘿。”

    “……”

    应欢无言以对,不过,钟薇薇跟应驰一样,搜“周柏颢”连个屁都没搜出来,林思羽是学生会的,她帮忙问了其他学院的同学,查无此人啊!

    钟薇薇对此表示:“神秘。”

    林思羽:“可能他不是学生呢?”

    “是学生啊。”

    应欢想起杜医生说过她儿子也在A大念书,至于哪个专业,大几,她就不知道了。

    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有时候在路上看见穿红色棒球服的男生才会想起他,因为她真的没见过穿红色有他好看的,一看……都长得一样。

    周末,她回了一趟家。

    A大距离她家有些远,她转了两次地铁,又转了公交才到家,回到家的时候应驰还没下自习。

    应欢把帮他买的复习题放到他桌上,这家伙书桌乱糟糟地堆在一起,她又顺便帮他整理了一下。她把书一本本整理出来,分类竖起来,这样拿书就比较方便了。

    最后一本书拿到手上,发现下面压着一张卡片,应欢拿起来一看,愣了一下,脑子里瞬间晃过徐敬余的T恤和棒球服上的图案,跟名片上印的logo是一样的。

    吴起。

    天搏拳击俱乐部教练。

    原来是队服啊。

    应欢知道天博俱乐部,总部在北京,还有个分部就设立在他们学校西门附近,是国内最大最好的搏击俱乐部,承办很多赛事,许多优秀的职业和业余拳手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她舌尖抵着小牙尖,俱乐部教练找应驰干嘛?是要招他入队吗?

    以前应驰打地下拳的俱乐部有一个实力很强的拳手,后来被某个俱乐部挖走,据说是去美国打职业赛了,应驰是在他走后才开始拿到连胜奖金的。

    应欢捏着名片,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她不知道应驰为什么没告诉她。

    姐弟俩很少有秘密,应欢等应驰下晚自习回家,关上他的房门,拿着名片在他面前一晃,直接问:“为什么没告诉我?你不想去吗?”

    应驰瘫坐在椅子上,看见名片,呆了呆。他挠挠脑袋,小声说:“我不想去,快高三了,你和爸妈不是让我好好备考吗?”

    应欢松了口气:“那个教练怎么说的?高考之后你还能去吗?”

    “……能吧。”

    能个屁啊,他都拒绝了。

    应欢看他眼神闪烁,一看就在撒谎,半眯了眼:“说实话,不然以后不管你了。”

    应驰:“……”

    应欢:“说不说?”

    应驰还想再挣扎一下,耍赖地趴到床上,“我真的不想去,就算去了也不知道能打几年,我就去搏击馆打打小比赛,赚点儿奖金就好了,我也没打算把拳击当职业……”

    不知道能打几年……

    应欢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她咬了下唇,把书包扔他身上,“起来写作业。”

    她把名片拿走了。

    应驰犹豫了一下,想让她把名片留下,又不敢。

    第二天早上,应欢起床后,就看见应驰在阳台上练习空击,空击是拳击最常用的训练方法,家里没有训练道具,应驰几乎每天都花时间练习空击。

    她看了几秒,去刷牙洗脸,回房间换好衣服,就把应驰拖出门。

    应驰不明所以,问应欢去哪里,应欢也不告诉他,等他站在天搏搏击俱乐部门前的时候,懵了一下,反应过来了,连忙拉住应欢,“姐,你干嘛呢?我不去……”

    虽然只是分部,但天搏俱乐部还是很大,透过诺达的落地窗能看见里面的场景。

    应欢看了一下,回头看应驰,抿嘴笑:“我去看看。”

    说完,推开他的手,转身往门口走。

    应驰站在原地,看看里面的情况,没忍住,一抓脑袋,跟上去了。

    姐弟俩一前一后走进去,吴起刚好路过前台,看见他们,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应驰,笑道:“小子,想好了啊?”

    应欢看着面前的男人,40岁上下,个子不高,170左右,但很精神。

    她回头看应驰,应驰不情不愿地说:“这个是吴教练。”

    应欢抿嘴笑了笑:“你好吴教练。”

    吴起以为应驰真是应欢劝来的,看向她,有些服气:“徐敬余说得对,还是你厉害。”

    应欢:“啊?”

    徐敬余是谁?

    吴起笑笑,注意力已经放到应驰身上了,走过去直接在他肩上用力一拍,“想通了就好,特招进A大不挺好的吗?跟你女朋友一个学校。”

    应驰:“……”

    应欢:“……他是我弟弟,亲弟弟。”

    吴起愣了一下,拍拍脑门,尴尬地笑笑:“哎,原来是姐弟啊,我……抱歉啊,你们长得不怎么像,真看不出来……”

    应驰也很无语,指指应欢:“我姐,应欢。”

    应欢已经反应过来了,问他:“特招进A大?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件事?”

    吴起看她:“你不知道啊?”

    应驰现在完全被动了,只能小声把事情解释一遍。

    吴起是真以为应驰已经想通了,拍拍他的肩膀,“先参观一下?边走边说。”

    “想通了就好啊,进A大是个很难得的机会,之前我也跟你说过A大校队和俱乐部的关系了,WSB是唯一跟奥运打通的职业赛事了,也是奥运资格选拔赛之一。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有热血和梦想,想拿金牌,再去闯职业……”吴起叨叨絮絮地,一路走一路说,这些话其实是说给应欢听的。

    这里是非常专业的搏击馆,有中心拳台,还有各种训练室和器材。

    应驰看得眼睛发亮。

    应欢知道他的顾虑,应海生现在一直是透析治疗,也不知道能坚持几年,迟早有一天要做肾移植的,亲属配型……除了她大伯之外,还有应驰。

    她深吸了口气,经过一间训练室,训练室正好有人出来,差点儿撞上她。门敞着,她抬头,一眼就看见对着门正在做负重引体向上的男人。

    一眼晃过,那张脸有些熟悉。

    她回想了一下。

    哦,周柏颢。

    男人穿着红色拳击裤,赤.裸上身,缓慢地往上拉伸,手臂上每一块肌肉都被牵动,紧绷硬实,汗水顺着他凸起的喉结往下溜,浑身像抹了油似的,晶亮晶亮,看起来格外健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他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有些不一样,身体更结实,更健壮。应欢有些恍惚,觉得要是拿手指去戳一下他的肌肉,应该比石头还硬吧?

    她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吴起带远的应驰,脑子冒出一个想法,脚步停止不前,定定地站在门口。

    从她站在门口的那一秒,徐敬余就看见她了。

    他半眯着眼,跟着呼吸节奏,一上一下,微微喘。

    旁边,正在休息的石磊给他数起了数,“,200……”

    数到200,徐敬余跳下来。

    应欢看见他停下休息,走进去。

    徐敬余微微挑眉,捞起旁边的毛巾,随便擦擦,看了她一眼,扔掉毛巾,捡起红色棒球服直接套身上。

    应欢进去后才发现,里面还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坐在角落,又黑又壮,手臂很长,长得也很粗狂,像……泰山猿人。她愣了一下,想到自己是有求于人就有些些红,毕竟跟他不熟。

    她停在几步之外,就听见黑壮男人捏着嗓子尖细地笑道:“敬王棒棒哦,200个。”

    应欢:“……”

    雷得一身鸡皮疙瘩,她震惊地转头看猿人。

    徐敬余把拉链“刺啦”一下拉到脖子顶端,直接踹了石磊一脚:“滚,少他妈恶心我。”

    石磊嚎叫了声,忙跳起来,余光一瞥,才发现训练室多了个穿白毛衣的小姑娘,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白白净净的,眼睛又黑又亮,就是嘴巴有点儿奇怪……

    不过,还是挺漂亮的。

    他嘿嘿笑了声:“姑娘,你找谁啊?”

    石磊冲徐敬余挤挤眼:又是追来俱乐部找你的小姑娘?你可真他妈能招惹人。

    徐敬余懒得理他,往器材上一靠,目光落在她脸上,漫不经心地笑:“找我啊?”

    应欢点点头:“嗯。”

    “说吧,什么事?”

    徐敬余拎起旁边的水瓶,不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也想不到她找他会有什么事,有点儿好奇。

    应欢抿了一下唇,语速有些快:“那个,周柏颢,我是有件事想拜托你……”

    “等等。”徐敬余灌了口水,眼睛一睨,放下水瓶,打断她的话,“我先纠正你一件事,我不叫周柏颢。”

    “啊?”

    应欢懵了,第一反应是自己认错人了?

    石磊一脸懵逼地看她,先开口问:“你刚才叫他什么?周柏颢?”

    这姑娘是脸盲,追错人了吗?还是连名字都没弄清楚,就大胆地往前追了?

    应欢更茫然了,看着徐敬余:“不对吗?”

    那晚主持人明明说了他的名字叫周柏颢,就算她记错了,应驰也不会记错啊,他念叨了那么多次。

    徐敬余看她一脸茫然的表情,有些好笑,完全没有用假名糊弄人之后的愧疚,坦然说:“当然不对了。”

    应欢:“……那你是谁?”

    “我啊……”徐敬余站直了,轻轻笑了声,“徐敬余。”

    应欢沉默了一下:“那周柏颢是谁?假名吗?”

    徐敬余:“俱乐部投资人。”

    石磊:“老板啊。”

    应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