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2.第 2 章
    应欢把应驰的绷带收好,转身拉过背包,塞进包里准备带回去洗。

    目光随意地瞥,一眼就看见观众席下穿着红色棒球服的男人,或者说少年,因为他很年轻,20岁上下,头发很短,衬得那张脸轮廓英俊干净,整个人清爽帅气,还有些少年志气。

    应欢很少看见穿红色穿得这么好看,气质内敛又张扬的男人。

    因为之前没看见他的正脸,所以认不出他就是KO应驰的拳手,就算看见了也不一定记得住……两人目光对视三秒,应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拉上书包拉链。

    应驰忽然捂住脸,大声嚎叫:“啊啊啊啊啊!我的脸成猪头了!怎么回家啊!!”

    应欢吓了一跳,回头看他,无语地看着忽然发神经的弟弟,面无表情地说:“怎么回去?当然是坐地铁回去了。”

    应驰继续嚎:“回家还要被打啊啊啊!”

    徐敬余:“……”

    他自我反省了一下,觉得刚才自己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比赛结束,观众慢慢散场,还要部分没离开的女观众跃跃欲试地看着徐敬余,正要上前打招呼,徐敬余目光略过她们,大步往观众席后排走了。

    周柏颢和吴起还坐在原位,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拳台中心,打趣问:“队里接受早恋的队员吗?”

    吴起笑了笑:“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早恋?”

    周柏颢笑笑:“猜的,两人看起来很亲密,长得也不像,一个打拳,一个治伤,倒也般配……”他顿了顿,看向已经走到跟前的徐敬余,转了个话题,“怎么这么久?领奖金去了?”

    徐敬余拽起座位上的包,甩到肩上,回头看了眼还在嚎叫的猪头脸,目光落在露腰露腿的小姑娘身上,她皮肤比应驰还白一些,眉眼很漂亮,正低眉顺眼,神色温柔地哄着那少年。

    距离有些远,馆里还放着赛后音乐,他听不清她说什么,倒是佩服她的耐心。

    不过,交这男朋友可真他妈累,天天得哄着。

    不要也罢。

    什么男人还要女人哄?

    他嗤之以鼻。

    “这种奖金你想要?你想要可以去领,反正用你名字打的比赛。”徐敬余刚要收回目光,就看见那姑娘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凸出的小尖牙,牙齿又白又小。他愣了一下,她很快又抿起唇,小尖牙又藏起来了,似乎是不喜欢这么露齿笑。

    “你还有脸说。”

    周柏颢没给他好脸色,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熟得能穿一条裤子。

    周柏颢比徐敬余大三岁,小时候一起学散打和泰拳,徐敬余想打职业赛,也正往这条路上走,不过……要先打几年业余,大学毕业后才能转职业,这是他爷爷的要求。周柏颢承家业,接管家族企业旗下投资的天博拳击俱乐部,两人也算是做同一种事情。

    国内这圈子就这么大,承办世界顶级拳击赛事的天搏拳击俱乐部老板在地下拳馆为了一万块打拳,这事传出去不是笑话吗?

    徐敬余没接这话,看向吴起,“你不去找他?”

    吴起有点儿犹豫,应驰确实不错,但经验不足,而且是打过地下拳击的高中生,他显然不是体育生,这个时候领回去估计难。他看向徐敬余,问:“你跟他打完,感觉怎么样?”

    徐敬余想了想,说:“人很聪明,反应很灵敏,学习能力也很快,会模仿我的拳法,比较明显的缺点是力量比较弱……不过,这些问题不大,体能可以提升训练。”

    吴起笑笑,一抬眼,发现拳台上已经没人了,应欢和应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他思考片刻,笑了,“先回去吧,今天也晚了,反正知道他是一中的学生,跑不了。”

    今晚带省队跟领导吃了个饭,一群人都喝了酒。近期有比赛的徐敬余禁酒,所以充当司机,顺路把吴起送回家,周柏颢跟他住同一个小区,三人一辆车,途径这家俱乐部时,周柏颢顺口提了句:“这里晚上有赛事,要不要去看看?”

    徐敬余没意见,吴起最近一直物色不到好苗子,心思一动,也就跟着进来了。

    没想到还真给他遇上一个。

    值了。

    ……

    深夜十二点。

    应欢和应驰回到楼下,应驰看见家里的灯还是亮的,心里发怵:“姐,等会儿你要罩我啊。”

    应欢点头:“好,罩你。”

    “哎,要是拿到奖金,回家挨一顿揍也值了,但没拿到,还要被打两次……”应驰想想就心塞。

    他们并不知道,徐敬余把那一万块留下了,但俱乐部负责人没给他们。

    应欢看看他的脸,也有些无奈,但只能安慰他:“别想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上课。”

    应驰郁闷地抓了把头发,整个人搭在应欢身上,“姐,扶我,我头晕……”

    应欢:“……”

    打开家门,应海生和陆镁还没睡,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脸色严肃,果然是专门等他们的。应欢去俱乐部之前就已经打过电话了,说她跟应驰晚点回家,让他们不用等。

    应驰低着头,磨磨蹭蹭地蹲在门口换鞋,换好鞋,头也不敢抬,抬脚就往房间冲,“爸妈,我先去睡了啊,你们电视别看太晚,特别是爸,你肾不好,就不要熬夜了……”

    “臭小子!你给我把头抬起来!”

    应海生一声怒喊,站起来。

    应驰脚下生风,拔腿就往房间冲,应海生指着他的背影怒吼:“你要是不认我这个老子你就躲!”

    应驰一个踉跄,堪堪在门口站住,慢动作地回头,青青紫紫的猪头脸对上应海生和陆镁,应海生气得差点儿背过气,抄起茶几上的英文词典就砸过去。

    少年侧身,厚厚的词典从他身侧擦过,他又赶紧笔直地站好,认错态度端正。

    陆镁回过神来,忙喊:“你干嘛啊,身体不好还总生气,还要不要活了啊!你想丢下我们娘三儿不管了吗?”

    应欢也有些害怕,忙拉住他,撒娇道:“爸,你别生气,明天还要去医院透析,早点儿睡吧。”

    应海生几年前检查出尿毒症,这几年一直透析治疗,等待匹配肾.源。每个星期两次透析,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小的一笔费用,加上身体不太好影响到了工作,前几年公司裁员的时候,他就被裁下来了。

    本来应家家境普通,家里有个病人后,家里条件越来越差了,应驰学得好好的自由搏击因为没钱,中途断了。好在那小子虽然闹腾,却也懂事,没说什么。应欢学画画的钱也吃紧,她直接放弃了,这丫头从小就很乖,几乎不用怎么操心。

    应欢和应驰觉得没什么,也不觉得委屈,不过是不学兴趣爱好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应海生总觉得对不起他们,又没办法,脾气也越来越差了。

    他指着应驰的猪头脸骂:“你说,你是不是跟社会上的人学坏了?是不是早恋了?还跟人打架斗殴抢女朋友?”

    应欢:“……”

    她爸爸是休息在家,青春毒剧看多了吗?

    应驰一脸懵逼,反应过来后,脸红脖子粗地喊:“我不是!我没有!”

    应海生气不过,抬手就要在他脑袋上拍一巴掌,这小子最近半年太叛逆了,每个月都跟人打架斗殴,他真怕他学坏了。

    应驰脑袋还晕呢,这一巴掌下去怎么可以!

    应欢连忙用力推了他一把,抬脚,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骂道:“以后不准这么晚回来,赶紧给我写作业去,做不完作业今晚别睡觉了,我洗完澡过来检查。”

    应驰忙跳进房间,讨好地看向应海生:“爸,我姐让我写作业,那我……先写作业了啊。”

    应海生喘了喘,看向应欢,叹了口气:“你马上就高考了,A大医学院分数线那么高,你不好好复习怎么考啊?还老顾着你弟弟,你晚上出去找他,就是怕他闯祸吧?”

    应欢怕他又骂应驰,忙说:“我都有好好复习,成绩很稳定,高考没问题的。”

    陆镁怕应海生气坏身体,把人拉住,劝道:“行了,都大半夜了,快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去医院。”

    应海生气也气过了,由着妻子把他拖回房间,到了房门口,还不忘回头瞪一眼儿子:“看什么看,写作业!你姐一个小时后要检查。”

    应驰肩膀垮了,恹恹地:“哦。”

    ……

    闹腾了十分钟,可算恢复了平静。

    应欢洗完澡出来,没想到应驰真的在做作业,她走到书桌旁,正好看见他正在编英语作文,她提醒他:“这个单词写错了,末尾是S,不是R。”

    应驰哦了声,划掉,改正,字写得很潦草。

    应欢摸摸他的头,“还晕吗?”

    “还行。”应驰摸摸肚子,“就是肚子很饿。”

    “我去给你拿面包。”应欢转身回客厅,拿了面包和牛奶放到他桌上,“快吃。”

    应驰想了想,抬头看她:“姐,以后我打比赛你别去接我了,爸说得对,你快高考了,要是被我耽误了怎么办?”

    应欢垂眼看他:“不行,我不去你也不能去。”

    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她不放心。

    应驰眼睛一瞪:“那怎么行,爸的手术费还没攒够呢,万一这两年要做手术,我们家还不得卖房子啊。”

    “有十二万了。”应欢夸他,“你很厉害了。”

    少年得意地笑:“那当然。”

    应欢心里一软,抿唇笑笑,帮他收拾书桌,“你快吃面包,作业我帮你写,你早点儿睡觉。”

    应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应欢已经带着他的书包出去了,还顺手帮他把房门关好。这还是应欢第一次主动帮他写作业,他忍不住咧嘴笑:“世上还是姐姐好啊……”

    自从跟徐敬余打完比赛之后,应驰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地下拳击打比赛了,主要是怕影响应欢复习。

    五月底的某个周末,他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地方电视台正好播放到A大拳击队代表省队参加的拳击比赛,比赛正好进行的是75公斤级。

    他来了精神,坐直了准备看一看,忽然发现穿着红色拳击服的人很眼熟。

    这不是周柏颢吗?!

    他急急地扭头大喊:“姐!姐!你快过来看!那个打我的人参加比赛了!”

    应欢正在刷数学卷子,听到他的喊声,头也没抬:“哦。”

    应驰不依不饶:“你快点儿来看,他也是A大的,别以后上了大学认不出来,万一他来追你,你答应了怎么办?”

    应欢:“……”

    什么乱七八糟的万一,没有这种万一。

    应驰喊了几次,应欢没办法,只能放下笔,走出去。

    比赛是直播的,没有解说。

    只听见主持人说什么“敬王”,她以为说的是穿白色拳击裤的那个。

    “姐,你看仔细一点儿,要记住他长什么样啊。”

    应欢在他身旁坐下,认真看着电视机屏幕,因为应驰的关系,她也喜欢上了看拳击赛事。上次他跟应驰打比赛的时候她没看见,应驰虽然不服,但也隐晦夸过“周柏颢”几次。

    “我记住了。”

    “我不信,你不盯着他的脸看五分钟,怎么可能记得住?”应驰吐槽,应欢有点儿脸盲,认人脸比较慢,她以前就经常记不住他的朋友和同学。

    应欢看着屏幕里身材高大,轮廓英俊,出拳凌厉的男人,像是自然自语:“他长得好看,比较容易记。”

    应驰忽然不吭声了,应欢以为他不高兴自己记不住他的“仇人”,转头看他,保证道:“周柏颢,头发很短,眼睛有点儿内双,喜欢穿红色的,我真的记住了。”

    应驰心累:“记住就记住了,为什么还要夸他?”

    应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