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戒不掉的喜欢 > 1.第 1 章
    戒不掉的喜欢

    文/陌言川

    .19

    “叮铃——”

    鸦雀无声的教室被打破安静,不少人转头看向声源,应欢忙低下头,把手机关静音。之前手机没电,借了钟薇薇的充电宝充电,手机自动开机后就是一声响。

    高三课业繁重,距离高考不到一百天,大家看了看,又转回头继续埋头刷题了。

    微信跳进来一条消息,应欢点开看,是应驰七点多的时候发来的——

    【姐,你下晚自习后来接我和奖金回家!!!】

    三个感叹号,说明应驰有八分胜算能拿到奖金。

    应欢在心里骂了一句:“臭小子又逃课!”她看看时间,还有几分钟就下自习了,她把各类卷子和习题塞进书包,放学铃声一响就背上书包快步走向后门,经过隔壁班,顺手把充电宝从窗口放到钟薇薇的桌上,“我先走了啊。”

    钟薇薇抬头看她,有些了然:“你弟弟又逃课打比赛去了?”

    应欢点头:“嗯,他今天这个情况一个人回去估计要挨揍,我得去看着。他说今晚有奖金。”说着眼睛微亮,抿嘴笑笑,手一挥,急匆匆地走了。

    所谓的打比赛,是地下拳击比赛,按照规则赢了比赛就能获得奖金,应驰已经打了半年了。

    应欢挤上地铁,找到位置坐下,黑色书包放在膝盖上,她小时候换牙没长好,特别是那两颗虎牙,没长平整,她总是习惯用舌尖去压那两颗小尖牙,试图把它们压平整。

    她手指勾着书包带,嘴唇抿紧,舌尖习惯性地舔了舔自己的小尖牙,按亮手机屏幕看看时间,不知道应驰打完没有。

    此时,搏击俱乐部正热火朝天,应驰穿着蓝色拳击裤,靠在拳台边上喘息,微仰着脸让人给他处理眉骨上的伤,今晚的比赛已经进行到最后一场,现在是一分钟休息时间。

    他是个长相相当漂亮的男孩儿,冷白皮,桃花眼,一点点伤就格外明显。

    教练举起水瓶,应驰配合地仰头让他灌进一口,往台下瞟了眼,教练知道他在看什么,在心里吐槽,这家伙怎么这么恋姐?用力在他肩膀拍了一巴掌,“你姐没来,专注比赛,还有最后一回合,如果没人挑战,两万块奖金就是你的了。”

    应驰点头。

    他初一的时候学过一年多的自由搏击,这家搏击俱乐部就是他当初学拳的地方,据说是因为经营亏损才开始办地下赛,每一场比赛都有赌局,只要交报名费就能参加。比赛周期是两周赛,上周最终获得胜利的拳手,这周如果能连胜,就能拿到两万块奖金,当然,这是排除台下无人挑战胜利的前提下。

    台下观众不乏拳击爱好者,如果赢了连胜拳手就能分走一万块奖金,这种赛制是为了吸引更多观众,同时也能刺激气氛。

    如果应驰输了,剩下的一万块他也拿不到,只能拿三千块的出场费。

    观众席最不起眼的角落坐着三个人,徐敬余懒散地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拳台,没多大兴致。

    周柏颢下巴指指应驰,“感觉他怎么样?”

    徐敬余换了个姿势,翘起二郎腿,就听见他教练吴起说:“身高180左右,体重应该不超过70公斤,臂展也不错,重拳很有力,命中率很高,身体条件很符合69公斤级的要求,我们队上正缺这个级别的运动员。”他顿了一下,“不过……对手比他弱,他现在占优势,不知道面对强手反应如何。”

    拳击运动对运动员的力量、速度、灵活、协调等要求非常高,心理素质同样很重要。

    周柏颢挑眉笑,在徐敬余肩上拍拍,“那简单,让我们敬王去试试。”

    徐敬余直接拒绝:“不去。要去你去。”

    一分钟结束,最后一个回合开始。

    毫无悬念,应驰胜。

    穿着清凉的拳击宝贝表演赛结束后,主持人惯例活跃气氛:“台下有人想挑战一下吗?挑战成功,一万块奖金就归你了。”

    台下观众欢呼声不断,四处张望,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挑战,将比赛推向下一个热潮。

    应驰站在台上,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一副非常欢迎勇者挑战的友好表情,事实上,他刚把对手打得满脸血,一般人不敢轻易挑战。

    他心里非常得意:啊,就等姐姐来接我和奖金回家了,今晚真是太棒了。

    吴起推了一把徐敬余的肩膀:“你去,试试他。”

    徐敬余知道吴起是看上应驰了,他能拒绝周柏颢,没办法拒绝教练,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在主持人第三次问“有人想挑战吗?”的时候站起来,随意举了一下手。

    主持人立即激动地指着他的方向:“啊,看来有人要来挑战了。”

    话音一落,所有人齐刷刷回头,看向观众席角落,整个俱乐部的灯光全部聚集在拳台上,观众席越靠后越昏暗,他正好站在最昏暗的那个角落。

    在观众们的目光下,那道穿着红色棒球服的高大身影一步一步走向中心,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那张脸意外的好看和年轻,顶多二十岁,头发剪得很短,这种发型非常考验颜值和脸型,一般人驾驭不了。他眼睛是形状好看的单眼皮,眼瞳漆黑,目光凌厉,往拳台上一瞥,不动声色地笑笑:“我来试试。”

    应驰已经不笑了,看向徐敬余的目光里满是打量,几秒后,才笑道:“欢迎。”

    徐敬余看了他一眼,跟工作人员去换衣服。

    他挑了身红色拳击服,热身过后,披上战袍慢跑出去,在拳击台旁边停下,脱下战袍,露出修长健壮的身躯,他活动了一下手臂,在原地跳了两下,随着他的动作,每一块肌肉都被牵动,有生命似的起伏,手臂上的肌肉尤为健壮,一看就很有力量。

    他跨上拳台边缘,工作人员抬起围绳,他弯腰钻进去。

    观众席有姑娘轻轻“哇”了一声,眼冒星星地盯着徐敬余的背影:“身材太他妈好了!让人想犯罪。”

    “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怎么觉得他有点儿眼熟呢?”

    “哼,你看帅哥都眼熟,前段时间还说奶驰眼熟呢。”

    “奶驰还没成年,不敢祸害祖国花朵……这个就不一样了。”

    ……

    拳台上,徐敬余跟应驰面对面站立,主持人看向徐敬余,微笑问:“请问,怎么称呼?”

    徐敬余无比自然道:“周柏颢。”

    周柏颢:“……”

    他看向拳台,忍不住骂:“神经病。”

    吴起忍笑说:“小周总,你别生气,他是在役运动员,过段时间还得参加比赛,用假名也挺好的,以后被人认出来也好推脱……”

    也就徐敬余跟周柏颢关系好,敢拿老板名字来用,换做其他人,谁敢?

    周柏颢:“呵,我名字是假名吗?”

    吴起:“……”

    拳台上,徐敬余和应驰走到中心,互相看着对方,两人各怀心事。徐敬余想的是要如何试探和激发他,应驰想的是奖金不能输,连裁判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两人碰了碰拳,各自退后,比赛正式开始。

    台下观众纷纷开始猜测——

    “你说,谁赢啊?红色还是蓝色?蓝色是最近的常胜拳手,看起来像个小白脸,但打起拳来特张扬,爆发力也强。”

    “我猜穿红色的那个,气场强了不是一点点儿,感觉一站在拳台上,就是王者啊。”

    “肯定周柏颢啊,身高体重臂展都占了优势,眼神也更凌厉,他身上那种气质感觉只有拳击职业赛上的职业拳手才有,奶驰还是差了点儿,我压周柏颢赢!”

    第一回合,徐敬余不主动攻击,应驰攻势却很猛,看起来像是被应驰打得连连败退,无力反击。

    台下观众欢呼声不断,今晚大部分人都买应驰赢,有人已经冲台上喊:“应驰加油啊!不要怂!就是干!KO他!”

    应驰死死盯着“周柏颢”,又一个近身后手重拳,出拳速度和找的位置都非常漂亮,但徐敬余反应更快,腰腹往后一仰,迅速躲过了。

    他打拳方式有些奇怪,有时候明明可以出拳或者防御,却硬是挨上应驰的重拳。

    第一回合结束,应驰胜,但他脸却黑了。因为这人完全没有认真跟他比赛,吊着他不断出拳,是观察他的拳法?还是藐视他?无论哪个原因,被对方牵制的感觉很憋屈,他开始有压力了。

    第三回合结束,有些观众也看出来了,徐敬余好像在吊着应驰,他腰腹力量非常棒,多次后仰躲过应驰不同方位的重拳。第三回合最后一分钟,徐敬余开始反击,连续的组合拳把应驰逼到围绳边。

    吴起皱眉:“防守不行,消耗太多体能,估计挣脱不了了。”

    周柏颢笑笑:“年纪还小,经验不足,也没有教练指导,这样已经不错了……”

    话音刚落,应驰忽然挣脱了。

    吴起有些意外地挑眉。

    ……

    四十分钟后,应欢赶到俱乐部门外,她站在门口的大树下,把书包放在草地上,脱下校服,塞进书包里;扯下皮筋,微卷的长发散落腰间,浓密乌黑;再弯腰,把蓝色白条校服裤往上挽,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踝。

    行云流水地做完这些事,像是完成一个变身,她拎起草地上的书包,快步走向俱乐部大门。

    守门的警卫显然认识她,将她上下打量一遍,没好气地说:“别以为裤脚挽上去我就不认识一中的校服裤了,我闺女也是一中的!校服裤天天在阳台晾着呢!”

    应欢:“……”

    她弯腰,又把裤子往上挽了一寸,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又把白色薄毛衣撩起,在一侧打了个结,纤细白皙的腰身也露出一截,然后抬头看他,“可以进去了吗?”

    警卫受不了地摆摆手:“赶紧进去,下次再穿校服来不放行了啊。”

    应欢感激一笑,立即跑进去。

    她一进门,就听见观众席大声呼喊:“啊,被KO了。”

    应欢忍不住笑,应驰这么厉害了吗?她抬头看向拳台,一眼就看见躺在拳台上,穿着蓝色短裤一动不动的少年,她愕然地瞪大眼睛,快步穿过观众席往拳台走。

    那身蓝色战袍和短裤是她前两个月买的,应驰很喜欢,每场比赛都穿。

    裁判宣布比赛结果:“周柏颢胜。”

    周柏颢?应欢看向拳台上背对她而立的男人,确定第一次在这里听到这个名字,他这么厉害吗?

    拳台上,穿着红色短裤的男人在应驰面前蹲下,似乎说了句什么,应驰抬手覆在额头上,撑着坐起来,也说了句什么,那男人便起身走了。

    教练和医护人员提着药箱上拳台,应欢跟在他们身后踏上台阶,身体一弯,比他们先一步钻进拳台。她在应驰面前半蹲下,丢掉书包,看向被打懵,满脸是血的弟弟,忍不住皱眉,这是应驰被打得最惨的一次。

    “头晕吗?”

    应驰点点头,“有点儿。”

    应欢按着他的肩,“躺下。”

    应驰乖乖躺下,徐敬余那拳太重了,他现在头还有些晕。应欢转身抢过药箱,拿出双氧水帮他把眉骨和额角的脏污冲洗干净,拭干,然后擦上紫药水,又检查他的鼻梁和耳廓。

    她动作非常熟练,教练和医护已经习惯了,每次应驰受伤,都是应欢亲自处理的,这小姑娘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处理拳击比赛创伤堪比他们请来的医护。

    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又翻出冰袋,放在他额头上冷敷。

    另一个冰袋按在他耳蜗上,“自己按着,用力一点儿。”

    应驰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不少,他眨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应欢:“姐,奖金没了。”

    应欢半跪在拳台上,看了眼快被打成猪头的应驰,默默解下他的拳套和绷带,柔声安慰他:“你没事儿就好。”

    应驰自己换只手按住耳朵,把另一只手给应欢,继续委屈:“我鼻梁差点儿断了。”

    应欢检查了一下他的手,发现他的手都有些抖,显然是之前比赛太激烈了,用力过猛。她有些无奈,声音低柔得像哄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没断,还好好的,过几天就好了。”

    “周柏颢就是经验比我多,肯定是职业的。”少年不服输,冲天花板呼了口气,满脸愤愤。

    “嗯,对。”应欢说。

    他们还不知道,KO应驰的不是周柏颢,是盗用了周柏颢名字的徐敬余。

    旁边的人听得一头黑线,姐弟俩年龄只差一岁,应驰平时也没那么奶,怎么一遇上姐姐就跟三岁似的。

    徐敬余换好衣服出来,在门口遇上俱乐部负责人,负责人笑眯眯地说:“周先生,您的奖金……”

    “奖金我不要。”徐敬余打断他的话,他上台也不是为了那一万块奖金。

    负责人一愣:“不要?”

    “不要,该给谁给谁。”

    徐敬余手插进裤兜,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想起刚才那小子瘫在拳台上,两眼发黑地喃喃了一句:“我的奖金……”

    有些无语地撸了一把寸头。

    走出通道,往拳台上瞥了眼,就看见个皮肤雪白,露腰露腿的小姑娘正在给应驰处理伤势,他没看到正脸,却也看出她动作娴熟。目光在她的校服裤上顿了一顿,认出是一中的校服。

    还是高中生啊。

    现在的高中生穿个校服都这么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