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 第 297 章
    等正国洗漱好之后,钱淑兰也趁机把这次来的目的说了。

    正国摸着脑袋,有些惊讶,“还有这种东西吗?”

    他就是机械厂的,他们厂里研发的东西多数都是农械工具。像这种东西还真没有。

    钱淑兰点头,“有的,我以前参加广交会的时候,听香港的那个老板说过。”

    正国还真好奇,末了有些小心翼翼地道,“奶,如果你们买了这包装机,我看不能看看?”

    他所说的看看绝对不会是像别人所说的那样看看,最轻也得是把里面给拆开了。

    虽然钱淑兰很相信自家孙子,可万一他没法复原呢,那修机子的费用要谁来出?

    正国也知道自家奶奶为难,忙补充道,“如果我没办法原样装回去,到时候我自掏钱。”

    钱淑兰抚了抚额,虽然有点伤自尊,可她还是想告诉他实话,“那机子估计要一万块钱呢,如果请外国人过来修,修理费和食宿费都不低,你确定要这么冒险吗?”

    正国很肯定地点头,“我就是想知道怎么弄的。”当然如果能造出一模一样的就更好了。

    钱淑兰见他如此,点头答应了,“行,等年底你们回去的时候,可以给你看几天。平时可能不行。这次买机器的时候,我可能就会把定单也给定下来,秋交会就要把东西全部交给人家。”

    正国默默叹了口气,“这样也不错了。”

    徐丽珍从外面推门进来,“奶奶,客房已经收拾好了。”

    这小两口的房子也是四十多平,两居室,主卧住一家子,次卧就一直空着。

    房子这么小,东西又多,一般会非常凌乱,但没想到徐丽珍收拾得还挺快,“这么快啊?”

    徐丽珍笑笑。

    正国替她解释,“还不是咱娘嘛,说想两个孩子会过来住一段日子,可却迟迟没来。房间就一直空在那里。”

    钱淑兰摆摆了手,“你娘早就想来了,可迟迟没时间。”

    正国理解地点了点头,“家里事情是挺多的。等我们有空,就回去看她。”

    第二日一早,徐丽珍就起来做饭了,比钱淑兰还要早。

    正国也和她同一时间起来,不过他要照顾两个孩子穿衣。

    看到他奶已经起来了,正国和她打完招呼就跟她解释,“这俩孩子天天都跟我们一起早起,奶,我先带他们出去溜达一圈,待会儿就回来吃饭。”

    钱淑兰看着这俩小猴子,歪着小身子正拉着正国的手往外跩。显然昨晚上化成妖魔的亲爹,现在已经变成了世上最好的父亲。

    钱淑兰洗漱完之后,抬头看了眼台钟,发现已经七点半了。看来她昨天真的是太累了,居然比平时起这么晚。

    没一会儿,徐丽珍就做好了饭菜。

    其中就有钱淑兰昨天带回来的鸡蛋和卤肉。

    两个小家伙特别喜欢吃卤肉,徐丽珍担心不消化,所以就把肉切成丁,放到粥里煮。

    正国见两孩子吃得这么欢,比平时还多吃了一碗,略微有些遗憾,“奶,你这卤肉要是能卖到国外,肯定更棒!”

    钱淑兰微微叹气,无奈摇头,“我们养猪场的猪肉交完任务猪也剩不了多少了。哪里还能让我卤。”

    正国一想也是。

    徐丽珍却道,“我觉得卤鸡蛋和卤肉味道差不多,应该更好卖。有这个也不错了。”

    钱淑兰很认同地点头,“对!如果我们卤鸡蛋卖得很不错的话,还可以让附近的生产队也卖给我们。”

    正国眼睛一亮,“看来卖肉未必有卖鸡蛋好

    啊。”

    钱淑兰听到这话,突然想到前世一个段子“卖导弹的未必会比卖茶叶蛋的赚的多。”,她这应该也是如此了吧。

    吃完饭,正国就上班去了。

    钱淑兰也按照正国给她指的路,坐公交车到了塑料厂。

    到了门卫这边,钱淑兰把开的介绍信拿出来。

    门卫见是下面生产队,心里暗暗鄙夷,敷衍道,“我们厂长可是大忙人,哪有空见你呀。您还是回去吧,可别折腾了。”

    钱淑兰叹了口气,原来这年代也不全是尽职尽责的,还是有许多狗眼看人低的。

    她从自己挎包里抓出一把糖塞到他手里,“大兄弟,帮个忙,如果厂长不能帮这个忙,我回去也好跟我们大队长有个交待。就这么空着手回去,我面上也无光不是。”

    那门卫低头一看,居然是大白兔奶糖,这乡下老太太出手够大方的呀,他忙收起鄙夷,笑着道,“行,你这么大年纪来一趟也确实不容易。我去帮你问问。”

    钱淑兰忙向他道谢。

    门卫很快出来了,他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一看就知道厂长还在厂里。

    果然,他脸上堆满笑,“老太太,我们厂长正好有空见你,你自己进去吧,进门往左拐,最顶头的一间办公室就是。”

    钱淑兰按照他指引的方向,到了厂长办公室。

    敲了门进去之后。

    看到一个大约六十来岁,戴着眼镜的老头子正在写着什么,他下笔很快,钱淑兰也不好打扰他,直接坐到靠左侧的沙发上。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厂长才停下手里的笔。他摘掉眼镜,揉了揉眼。

    钱淑兰站起来,笑着道,“厂长,您忙完了?”

    她这骤然出声把厂长吓了一跳,立刻把刚刚的眼镜重新戴上,见对面是个老太太,立刻想起之前门卫汇报的事情,“瞧我,一忙起来就记事儿。您是有什么需要吗?”

    钱淑兰把自己的来意说了,“我想问问您这能不能生产?”

    厂长有些迟疑,“我带你到仓库看看吧。我也不知道你说的食品类塑料薄膜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里,钱淑兰大约明白了,他们应该是不知道食品类塑料薄膜。

    塑料的品类太多了,钱淑兰不是学化学的,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食品类塑料薄膜的化学成份是什么。

    她跟着厂长到他们车间,发现他们厂的塑料薄膜不仅很薄,而且还有异味。

    就她所知,食品类塑料薄膜是没有异味的,而且也是无毒的。

    于是她问出最关键的问题,“这种薄膜有毒吗?”

    厂长愣了一下,老实点头,“是有毒,这种东西一般是用于种地方面,可以提高种子的发芽率。”

    钱淑兰心中叹息,无奈摇头,“看来我们只能进口了。”

    厂长也很能理解她的想法,国产的怎么都比外面的便宜。只是他们做不出来啊。

    看她这么失望,厂长想了想道,“如果你能把进口的塑料薄膜拿一些给我化验,说不定我们能生产出来?”

    听他这么一说,钱淑兰猛地一拍脑门,她怎么就忘了。

    他们国家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尤其这还是化学物质,有了实物,反推应该不难吧。

    钱淑兰立刻拍板,“行,等我买到,一定拿一卷给您。”

    厂长笑着点头。

    钱淑兰原本还想跟他套进乎,想着能不能买点塑料盒回去,哪知仓库的管理员火急火燎地过来,“厂长,县城百货大楼让我们再送

    一百个塑料盆,您看?”

    厂长眉头紧皱,都可以夹苍蝇了,语气有些冲,“上个月不是刚给他们一百个吗?怎么还要?我们原材料有限,告诉他们,到月中才能给他们。”

    管理员忙点头跑了。

    钱淑兰叹息一声,也没了心思了,跟厂长客套几句,也就离开了。

    钱淑兰先是到省城百货大楼逛。

    发现除了卖鸡蛋和卖鸡的没有排很长的队,其他窗口都是人挤人。

    尤其是塑料那个档口,排的人特别多。

    她凑过去抓着一个中年妇女问,“为啥要买塑料盆呀?木盆也很好呀?”

    中年妇女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她,“塑料盆多便宜呀,而且还不会漏水。比木盆,铝盆都要实惠。就是可惜限量购买,多了没有。”

    钱淑兰细细一想也是。

    她没有在这边多做停留,直接离开了。

    等到了正国家,快到中午了。

    钱淑兰这次谢绝了让徐丽珍做饭,她想亲自下灶房做三菜一汤。

    钱淑兰笑着道,“这两孩子还没吃过我做的饭菜呢,给他们换换口味。”

    徐丽珍让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她坐在旁边择菜,兴致颇高,“那他们可有福了,我以前就听正国说,奶奶做菜可好吃了。”

    这话说得钱淑兰还挺美,不过面上还是要谦虚的,她摆了摆手,“我也就是会点家常菜。比不上真正的厨子。”

    徐丽珍却理所当然地道,“家常菜才不好炒,明明材料那么少,可您炒得就是比别人好,真的很棒!”

    有徐丽珍的帮忙,钱淑兰烧的很快。

    饭菜都端上桌的时候,正国已经回来了,还推着辆崭新的自行车。

    徐丽珍有些诧异,“这哪来的呀?”

    正国献宝似的把自行车停放在院子正中央,然后朝钱淑兰道,“奶,这辆自行车送给您的,您看看喜欢不?”

    钱淑兰惊讶地张了张嘴,“给我的?”

    正国笑眯了眼,理所当然地道,“对啊。我上个月刚得的自行车票,再加上之前攒了点工业券。今天就给您买了。”

    照理说钱淑兰应该很高兴的,可钱淑兰担心徐丽珍会有想法。

    这年头的自行车就跟奔驰宝马差不多了。

    想想后世,有哪个小辈舍得送宝马给亲奶奶的呀。

    徐丽珍短暂的惊讶过后,忙笑着道,“挺好的呀,家里和队里的自行行都是二八杠的,咱奶骑着是挺累的。这辆自行车是女式的,咱奶骑着正好。”

    钱淑兰见她笑容不似作伪,立刻接过来,“我试试看!”

    她骑着自行车,在院子骑,两个小孩子看她骑得这么好,一个劲儿地拍巴掌。

    钱淑兰便把丰媛抱到车筐里坐着,让她两手攥紧前面的车头处,带着她溜达了好一会儿,喜得小家伙不停地尖叫。

    丰时边为她鼓掌,边嚷着也要坐。

    钱淑兰把丰媛放下来又带着他骑了一会儿。

    吃饭的时候,钱淑兰侧头问,“这自行车多少钱啊?”

    正国笑着道,“不贵,也就一百三十六块钱。”

    这还不贵?抵得上乡下人一年的分红了,钱淑兰想了想,还是从身上掏钱出来,“我还是把钱给你吧,你们小两口手里得攒点钱。”

    正国忙推辞,“不用不

    用!就是孝敬您的,哪能让您自己花钱。”

    徐丽珍也跟着一起劝,“是啊,奶,这是应该的。我们住在省城,也没法在您身

    边照顾,就让我们尽尽孝心吧。”

    钱淑兰见他们不要,只能把钱收起来。想着等以后,多多照顾这俩孩子。

    想到孙大琴,钱淑兰冲两人狡黠地眨眨眼,“估计等我骑着自行车回去,你们娘肯定嫉妒死我。哈哈!”

    一想到孙大琴涨红的脸,钱淑兰就想笑。

    正国见他奶这么逗,忍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