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 120.第 120 章
    作者需要养宝宝,请买正版吧,只有晋江是正版,其他地方都是盗版第二天,一大早,钱淑兰就起来做早饭,她还特地多做了一份。

    等姜玉瑛醒来,洗漱好,就看到桌子上摆着煮得热气腾腾的饭菜。钱淑兰见她出来,赶紧招呼她一起吃。

    姜玉瑛有些不好意思,忙拒绝了,“钱婶子,不用了,我自己会做。”到底只是客人,不好让人帮着做饭。

    钱淑兰却笑着拉她的手,“不用客气,我都做好了,再说,我还要在你这里住上十天呢,是我打扰才是。”

    姜玉瑛听了她的话却有些脸红,她可是收了钱的。

    钱淑兰却笑着给她夹菜,“也不知道你的口味,就烧得清淡点儿,你尝尝看。”

    她是真的很感激姜玉瑛,虽然昨天送了些大米,可那点东西,比起帮她找到工作,有点太轻了,偏偏她还不能拿出太多粮食。

    因为她之前的包裹就那么大,如果她突然间拿出很多粮食不是很奇怪吗?所以,她就想着做点好菜来回报姜玉瑛,反正就是添双筷子的事儿。

    姜玉瑛尝了一下青椒土豆丝,味道真是不错,很清爽,很好吃。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钱婶子,要不我待会儿把口粮给你吧。你的粮食也不多,我不能白占你的便宜。”自从,钱淑兰住进来之后,姜玉瑛就不好叫她大娘了,直接叫钱婶子。

    钱淑兰想了想倒没拒绝,这姑娘是个原则性特别强的,要不然她的三观也不会这么正。

    看着她脑袋上的三个十,钱淑兰眼里直冒星星,这就是她未来改造对象的样本啊。如果,她那些儿媳妇都像姜玉瑛这样,她都不用花心思改造了。

    吃完饭后,钱淑兰就跟着姜玉瑛一起去粮油局报名。

    路上,两人边走边聊。

    姜玉瑛有些好奇,“钱婶子,这工作如果真能成功,你准备安排给哪个儿子?”

    昨天,她们两人聊天的时候,钱淑兰也把自己家的情况跟姜玉瑛简单说了一遍。所以,姜玉瑛特别好奇钱婶子会把工作安排给哪个儿子。

    钱淑兰想也不想就回答,“给小五”

    姜玉瑛有些不懂了,钱婶子昨天不是说她五儿子已经有工作了吗?为什么还要给他?

    钱淑兰见她似乎很好奇,便解释起来,“我那五儿子的工作是他老丈人给安排的,在家里一直处他媳妇欺负。腰杆子都挺不起来,我看着心疼。”

    虽然,钱淑兰说得是心疼王守智,其实是因为她已经看出来王守智有些不太正常了。在原身的记忆里,王守智是个会撒娇卖乖又有点鬼灵精的小伙子,脸上常年挂着笑。可这些日子,她所看到的王守智却是跟以前完全不同,简直就是判若两人,现在的王守智就像黑泥潭里的一汪死水,没有半分朝气。

    不仅如此,他的眉峰常常不自觉皱在一起,唉声叹气就不说了,背有时还会佝偻着。虽然他极力粉饰太平,可钱淑兰还是看出他过得很压仰。如果她是个心理医生,说不定还能分析出他的心理疾病。可她不是,以她的眼力只能看出王守智有心结,他似乎把自己想像成了卧薪尝胆的勾践,一直在忍耐着李彩英的坏脾气与无理的要求。有一句不是说了吗,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钱淑兰觉得王守智再忍下去,大约就是这两种结局了。

    虽然,钱淑兰是这样推测的,可她并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可,事实上,也正如她所想的那样,王守智在她走的那天就已经爆发了。当然,她现在还不知道。

    姜玉瑛听了钱淑兰的话,眉头皱了起来,“钱婶

    子,如果你其他几个儿子知道,恐怕会跟你闹吧。毕竟你五儿子已经有一份工作了。他们还没有呢,你这样做很不公平。”

    听了这话的钱淑兰绝对是一愣。她仔细琢磨下姜玉瑛的话,发现自己还真没有想到其他人因为她觉得王守智的状态不容乐观,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所以根本顾不上其他人。

    可是,姜玉瑛的话似乎又给她提了个醒儿。如果其他三个儿子知道这事,是不是得打起来?

    不患寡而患不均,自古以来就是做父母最难解决的难题。当父母的觉得自己很公平,可孩子们未必觉得公平。

    钱淑兰陷入两难了,是要儿子们公平竞争,还是要按她的想法来。

    姜玉瑛见钱婶子不说话一直在思考,有些懊恼自己多嘴了,她笑着安抚道,“我们先去报名再说吧。”

    钱淑兰一想也是,能不能被选上,还很难说,她现在担心这个还早呢。

    刘关县粮油局处于县城中心,离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并不远,走了五分钟就到了。

    一大早就有许多人过来排队,看到他们两人过来,都带着审视的目光。

    等报名的时候,钱淑兰才知道,原来这报名不是谁都能报的,必须要有一名粮油局的正式员工推荐才行。

    当然,一名正式员工只能推荐一个名额。

    钱淑兰看姜玉瑛把自己的名字填到推荐栏,心里很感动。

    她没想到,姜玉瑛对她这么好,居然会把这么宝贵的推荐名额让给了自己,她感激万分地握了握她的手。

    姜玉瑛朝她笑笑,又跟领导们打了声招呼,问了几个问题,这才知道这次报名的人居然有五百多个。

    但是,他们正式工只招一个,临时工也只招五个,这招收比例和钱淑兰当初考公务员也差不了多少了。

    怪不得新来的大领导要用这个法子呢,原来是不想得罪人。

    毕竟人人都有推荐名额,给谁都不太好,倒不如抛个饵,让大家去争抢,谁有本事谁就能得到机会。

    钱淑兰跟着姜玉瑛从里面出来,又朝姜玉瑛再三道谢。

    姜玉瑛被她一连好几次的感谢闹了个大红脸,看了看自己的手表,“钱婶子,我得去上班了。”

    钱淑兰不敢耽误她上班,忙道,“中午,我去给你送饭吧。你别往家跑了。”

    姜玉瑛惊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那怎么行?”

    钱淑兰忙打断她,“就这样吧,你赶紧上班去吧。”

    姜玉瑛见她坚持,自己又确实赶时间,也不好再推辞,只能向她道谢。

    钱淑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笑得特别开心。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走运,居然会遇到好心人。

    想到姜玉瑛对她的帮助,钱淑兰觉得自己要好好犒劳她。

    想着自己之前从黑市买到的兔子,准备回去就给烧了。

    之前,钱淑兰担心李彩英故意找茬说她走资本主义享乐风,愣是没把兔子拿出来,现在想来刚刚好。

    中午,她特地做了一盘红烧|兔|子肉。

    用铝制饭盒装了满满一盒。她还特地装了一饭盒的大米饭。

    因为没有多余的铝制饭盒,所以她就没烧汤。

    想到粮油店里应该有热水,她也就没带。

    等她走到城北粮油店的时候,姜玉瑛的同事都已经去吃饭了。

    钱淑兰赶紧把烧好的饭菜递给她。

    姜玉瑛再三谢过之后才接过来。

    自从她爹娘没了之后,还是第一次有

    人给她送饭呢。

    她看着钱淑兰的眼神都开始变了,这么好的长辈,如果是她的该有多好。

    其实,姜玉瑛之所以把名额给钱淑兰,也是有原因的。前几天,有两个同事给她送礼,想要她的推荐名额,可姜玉瑛不想得罪人,就谁也没给,只说自己的名额已经被人定了。原本她是想给表哥的,可大姑和表哥实在太欺负人了,她宁愿卖掉也不给他们。昨天,见钱婶子问,她想着还不如把名额送给钱婶子,至少她对钱婶子很有好感,对方总给她一种很亲切很善良的感觉。

    钱淑兰可不知道姜玉瑛的心思,看她尝了一口兔肉,忙问道,“我看你能吃辣,这兔肉我就加了点辣椒和花椒,味道怎么样?”

    听了她的话,姜玉瑛直接红了眼眶,而后重重地点头。

    似乎怕钱淑兰看到她失态了,姜玉瑛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看她吃得这么香甜,钱淑兰心里也很高兴。

    有时候,人的缘份就是这么奇妙。钱淑兰也没想到,在这个年代,能看到跟她三观这个么相合的姑娘。天天对着极品,研究他们脑回路也很累,有时候,钱淑兰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全打回娘胎回炉重造,可偏偏又不行,也挺憋屈的。

    现在看到,和她这么相像的姜玉瑛她就有种寄情的感觉。说起来姜玉瑛比她还要惨。

    怎么说她还有奶奶疼,姜玉瑛却直接是个孤儿,唯一的姑姑却只想吸她的血吃她的肉。

    可,这姑娘却还能保持乐观,一点也没有养歪,不得不说是个好姑娘。

    等她吃完饭,钱淑兰就把饭盒收拾好,准备回去了。

    姜玉瑛觉得对方给自己送饭,怎么说也要留她坐一会儿。

    钱淑兰却想着早点去别的粮油店买粮食。

    以后,这城北粮油店可能没法再来了,所以,她还要得到别的地方买。

    因为只能靠两条腿走路,所以,钱淑兰不敢耽搁,就拒绝了,“我还想去百货商店逛逛。先回去了。”

    姜玉瑛听到她的话,就开始掏兜。

    钱淑兰忙制止了她,“不用,不用,我已经找人换了些粮票,不需要了。”

    姜玉瑛只好把票放回自己兜里。

    如果她向着儿子,李彩英会觉得他们母子俩欺负她一个。

    如果她向着儿媳,儿子又会觉得她偏帮外人。

    这种两面不讨好的事儿,钱淑兰自然不会去做,所以她就当作没看到。

    该吃吃,该喝喝。她在心里暗自寻思是不是该跟王守智说她要提前回村,也好让他找车送自己回去。

    吃完饭后,钱淑兰收拾好碗筷,准备到门外灶房去洗,就听两人在门外嘀咕。虽然知道偷听人说话很不好,可钱淑兰还是好奇心作祟凑了过去。

    “你看看你出得这是什么烂主意,你娘根本就不疼你。咱俩都做得这样明显了,她却跟个瞎子似的装看不到。我看她就没把你当儿子。王守智,昨晚你可答应我了,一定把你娘赶回乡下的,要不然林芳那事我跟你没完。”李彩英声音有点大,钱淑兰在里面听得清清楚楚。

    王守智似乎是在讨饶,无奈叹气,“我哪知道娘会不接招呢。”

    李彩英哼了一声,“我看她成是看上这城里日子好,想赖在这不肯走了。”

    王守智声音有些颓废,“要不,晚上我去问我娘。”

    “行,这可是你说的。”

    说着,两人就走远了。

    钱淑兰气得想揍人!这么个白眼狼!

    她不过就是住几天,天天给他们烧饭,居然还被嫌弃。

    同时,钱淑兰又在心里反思,难道她这个娘当的这么差劲吗?差劲到儿子儿媳恨不得她马上走。

    不过,很快,钱淑兰就消气了,她气个什么劲儿,她又不是王守智的亲娘,更何况她本身也决定离开了。

    从她住进来,刚开始的时候,王守智还能因为她做饭给他吃,关心他,对他嘘寒问暖涨了点孝心值,只是等孝心值涨到7就不再涨了。

    而,李彩英就一直处于0的状态。

    既然这教育法子不管用,那干脆她就另辟蹊径吧!

    晚上吃完饭,当王守智旁敲侧击问她什么时候走的时候,钱淑兰很干脆,“明天我就走,只是,我必须得跟你们谈谈赡养费的问题。”说着,丝毫不留情面地指着关上的房门,“把彩英喊进来吧。”

    这个动作一点也没给王守智留面子,把他尴尬得脸都红了。

    李彩英趴在门外听到她婆婆说明天就走,高兴得不行。又听说要赡养费,心里就有些不高兴,随后又听老虔婆喊她。立刻现身,把门推开,走了进来。

    钱淑兰也不废话,直接了当开口,“一年五十块钱。就跟之前一样,我也不多要。但是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也不好年年过来,再加上我们生产队还要出工,我这出来这么多天,已经耽误挣几十个工分了,你们一次就付我五年的吧,省得我来回折腾了。”多要点钱,才能多买粮食。到了饥荒年间,粮食可是能救命的。

    她以前听人说过,饥荒年间,有人用十斤粮食就娶个漂亮媳妇。说不定,她也能如法炮制,用粮食换个临时工的工作。到时候,事业值不就上升了?

    王守智觉得很合理,李彩英却不想让这老虔婆这么轻松就如愿,下意识的就想反对,可钱淑兰似乎猜到她的心思,开始以退为进,“一次付我五年,我也就图个省事儿,你们也不希望我因为赡养费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找你们吧?如果你们乐意,我这个乡下老婆子过来掺和你们的小日子,那我也不介意。说起来,这城里日子确实比我们乡下过得好,又不用下地挣工分,每天只需要打扫卫生,烧烧饭,真得很轻省。”

    听她的意思似乎不想走了,吓得李彩英赶紧掏钱,这段日子她过得糟心透了。这老虔婆简直就是猴精托世,鬼精鬼精的。而且,老虔婆嘴皮子特利索,怼起人来简直能让她吐血。

    拿了钱,钱淑兰心情明显好多了,朝两人道,“出去吧,明天我就回去。”

    王守智想跟他娘说明天他给找车,李彩英却直接把人拽走了,刚张嘴的王守智就这么窝囊地缩了回去。

    钱淑兰看着手里的钱,真的替原身感到悲哀,这儿子算是翻不了身了。

    她把钱放到空间里,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王守智倒不难改造,他能为了一份工作就忍李彩英这么多年,可见在他心里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工作,只要她能帮他找到一份工作,他的孝心值一定会增加。这事要是搁在平时那是相当难办。可明年就是灾荒,到处缺粮,机会还是很多的。

    只是,李彩英就有些难办了,其实,她不是不能改造这人的,只是方法有些太恶毒了,她还下不了决心。

    第一个方法:就是两人离婚。李彩英就是孔雀女,而且对她成见非常深。根本就不会听她的话。温和一点的改造方法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管用。只有离婚,她才能换个媳妇来改造,反正原身只说要改造儿子儿媳,又没指定是儿媳一定要是李彩英。话虽如此。可离婚到底对女人对孩子都是很大的伤害。再加上王守智不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她怕王守智会迁怒自己,所以,一直拿不定主意。

    第二个方法:就是打断李彩英的羽翼,把她身上的孔雀毛全部拔

    光,让她没有了骄傲的资本。但亲自干这么缺德的事,钱淑兰觉得太挑战自己的人品了。

    所以,她选择让他们随着时间的洪流自我打磨。

    远得不说,明年全国就开始闹饥荒,乡下还能挖野菜啃树皮,城里有什么?

    到时候,他们还不得求到乡下来?

    那时,她再出手教育不是事半功倍?

    所以,为了让王守智对她产生愧疚,她顺着他的意思主动离开。虽然有些窝囊,可只要能成功,现在受点气又算得了什么。

    做任何工作都有可能会受气,她想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