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六零之穿成极品他妈 > 21.第 21 章
    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钱淑兰扯着嗓门喊的动作也戛然而止。

    刚才,钱淑兰走过来的时候,附在姜玉瑛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去找民警”。

    姜玉瑛听了她的话不敢耽搁,立刻挤开人群到附近的派出所找民警。等她带着两个民警往这边走的时候,突然听到钱婶子喊得那句“杀人了”。

    差点没把她吓死。挤开人群,看到钱婶子完好无损,姜玉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钱淑兰冲她眨眨眼,从地上爬了起来。

    姜玉瑛朝李彩英指了指,给民警解释,“就是这个女人把我姑姑往死里打。”说着,她用眼神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不信,你问问他们,这些人都可以作证。”

    那个年长的民警似乎很有威严,头上还戴着一顶军帽,也不他是从哪里整来的。他朝李彩英身上扫了一眼,看到钱淑兰一直用手捂着脑袋抹眼泪,眉头紧皱,沉声呵道,“说说什么情况?”

    不等两人回答,又吩咐另一个民警找几个群众做笔录。

    钱淑兰一手捂着脑袋,开始说情况,“民警同志,我要告李彩英欺负我们贫下中农,她在家里摆足了小姐作派,脏活累活全都推给我儿子,还告我儿子有作风问题。厂里调查之后证明我儿子是清白的,她却故意跑到儿子歇息的招待所,不让我儿子休息,硬是拖着他到招待所门口吹凉风。如此恶毒的女人,比那旧社会的地主还会剥削人。你们一定要我们贫下中农作主啊。”

    老民警听到这老太太头发斑白,但说起话来却是滔滔不绝,一时之间竟愣住了。

    老民警点点头,朝李彩英问去,“这老大娘说得是真的吗?”

    李彩英这会子不敢装傲气了,低着头,开始细声细语地说话,“民警同志,这是我们小俩口之间的事。我男人愿意干家务,是他乐意的,婆婆看不惯,我也能理解。毕竟她是旧社会出来的老太太,最习惯的就是受人压迫任人宰割。至于,我去招待所,是为了让男人回自家休息。有家不住,住在招待所,给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也添了麻烦,您说是不是?”

    老民警似乎很认同她的话,不停地点头。

    钱淑兰见李彩英口才居然这么了得,她就说嘛,装什么傻大姐,李彩英摆明了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钱淑兰捂着脑袋装晕,她也知道在家里干活这事,估计是没法定罪,他们家的出身是贫下中农,李彩英也是。同一个阶级,只能算是内部矛盾。而且干活这事儿,还是王守智自己乐意的,人家也没打他。所以,钱淑兰捂着脑袋就开始哭嚎起来,“民警同志,我头上这伤,可不是假的吧?我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到大,结婚七年,只有第一年回过家,我等了六年,还以为我儿子死在外面了,就进城来找他。谁知,这女人一分钱没有给我儿子。儿子有家不能回。我要状告她不孝!要状告她虐待老人和故意伤害罪!”

    老民警见这老太太年纪挺大,可这脑瓜子转得贼快,一会功夫就给她儿媳换了好几个罪名,定定地瞅了她一眼,又似乎想到什么,重重地叹了口气。

    李彩英见老民警神情严肃,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她赶紧解释道,“婆婆来了之后,钱我已经补了,也不算是不孝了吧?至于虐待老人?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个不小心而已。”

    钱淑兰不理李彩英,直接朝老民警哭诉起来,她不是傻子,这民警看她的眼神总有一种莫名的怀念,他应该是在同情她,她一定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因此,她用那饱含沧桑的眼神看着老民警,希冀的瞅着他道,“能告吧?我被她踹了一脚,头还有点晕。脑门也磕伤了,流了一地的血。她一句不小心,我就得把命搭上,这简直比地

    主老财还可恶!”

    老民警听了她的话脑门直抽抽,原本就是婆婆和儿媳吵架,他过来调节调节就行的,原想着和稀泥,看来是不行了。只是这老太太总让他想起他那为善一生却命运坎坷的丈母娘,他朝老太太压低声音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你们还是一家人。你确定要告她吗?”

    还没等钱淑兰回答,李彩英却抢先一步嚎上了,“婆婆,我不是故意的。”声音凄惨仿佛受尽了天大的委屈。

    可那嗲里嗲气的腔调差点没让钱淑兰汗毛竖起来,她突然想到这女人早上也是发出这种声音跟别的男人做那样的事,当下恶心得不行,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朝民警飞快且肯定地道,“对,我就是要告她!”

    她话音刚落,眼角就撇见一个男人挤了进来。

    钱淑兰转身就见来人是个中年男人,头发半白,约莫有五十来岁,面容严肃,似乎很有官威的样子,双目往围观人群里一扫,扫过之人就会低头,这是李国成,他板着脸,眼神幽深,声音微冷,“一个个都不准备上不工了吗?”

    围观的棉纺厂工人一哄而散。但,那些不认识李国成的人还继续围在边上看。

    李国成见认识的人都走了,立刻换上和蔼的笑容走了过来。

    钱淑兰看了一眼对方的表情,就知道他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钱淑兰静静地看着李国成表演。他和名警寒暄一下后,又假意训斥了下李彩英,才走过来朝她笑道,“亲家,你看这事闹得,彩英也是急了,她也是在乎守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咱们做家长的要理解一下。。。”孩子

    听了他的话,钱淑兰简直恶心透了。不等他说完,钱淑兰直接打断他的话头,脸上写满了嘲讽与不屑,“你可拉倒吧!都闹成这样了,你还指望我儿子继续为你女儿当牛做马,李老头,是你太天真,还是我太傻!你就惯吧!你家这棵毒草迟早会被你的纵容给祸害了。”看到李国成温的笑容终于被她打散,钱淑兰心里隐约有一丝畅快,她像赶苍蝇似的挥挥手,“这媳妇我们老王家不要了,咱们还是来谈谈小蝶的归属吧!”

    李国成眼皮一跳,这是不想善了的意思了,他双眼微微一眯,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钱淑兰对上他的视线也不怵,之前她已经提醒过要让他好好教导李彩英,可他就是不听,依旧惯着,甚至还可着劲儿地欺负王守智,把人折腾成啥样了?她要是认输她都不叫钱淑兰,她梗着脖子道,“你也不用吓我。我钱淑兰一个寡妇能把六个孩子拉扯到大,靠得可不是被谁吓大的。”

    说完,她扫了李彩英一眼,“知道小五为什么这么听话吗?因为我都是打着到大的,孩子不听话,大人就得教育,说了不听就得打。李老头,你家这孩子就是欠打!”

    李国成还从来没被人当面这么训过,当下就有些下不来台,眸中闪过寒光,嘴微微抿起,拳头紧握在一起,手背一条条青筋浮现。

    老民警见两人吵起来了,便又开始当起了和事老。不过,听到钱淑兰坚持要告,最后他也只能主持公道。

    最后李彩英被罚款三百块钱和坐牢三个月。出狱后,还要定时交思想汇报。虽然,李国成极力说好话,可李彩英推钱淑兰的时候有那么多人看着呢,根本无法抵赖。所以,罪名成立,无可辩驳。

    钱淑兰对这惩罚有些不满意。陈月娥告丈夫和婆婆判了六年,她告李彩英居然只判了三个月。这差别也太大了吧。她想反对。

    可老民警却朝她的脑袋扫了一眼。就这意味深长的一眼,把钱淑兰吓了一大跳。心里一突,敢情人家是看出来她在装脑袋流血了,顿时有种尴尬到极点的羞耻感。

    后来,姜玉

    瑛跟她解释过,为什么同样是告差别会这么大。

    一是因为两人受伤程度不同。陈月娥是长期被打,身上到处都是伤。而钱淑兰呢?脑袋上唯一一处伤还是假的。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二是因为两人所处的位置不同。因为现在反封建制度。她的身份是婆婆,李彩英的身份是儿媳。在封建社会,都是婆婆压迫儿媳。现在是反着来的,自然就会往轻了判。如果两人异位而处,估计她就得判三年以上。

    钱淑兰听了姜玉瑛的解释,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事情不论对错,反而以出身论。这到底是怎样的年代?

    判刑的第二天,钱淑兰就让王守智提出离婚。

    王守智正如钱淑兰之前所想的那样,开始有些不忍,“娘,彩英都这么惨了,咱们再等等吧,等她出了狱,我再提出离婚。要不然人家会说我白眼狼的。”

    钱淑兰‘哼’了一声,“你可不就是白眼狼,心里眼里都只有那个欺负你,不把你当人看的媳妇。我一把屎一把尿得把你拉扯到大,你却能六年多不回家。你就是这么是非不分的吗?小五,我们作人做事一定要讲良心。别人对我们好的,我们一定要加倍对人家好,别人欺负我们,我们就要欺负回去!这才是对的。”

    钱淑兰是在给他贯彻正确的是非观,毕竟王守智只差最后一个项是非观没刷满了,可王守智听了她的话却是大吃一惊,皱紧眉头,有些不解,“娘,你什么时候变了?以前,你不是跟我说,要时时刻刻想着巴着有本事的人,争取从他们身上捞好处吗?只要他们肯漏一点,就够我们生活得了。”

    钱淑兰差点被他噎死,这是什么道理?讨好别人?跪舔有本事的人?

    这,这,这。。。

    好吧,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原身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钱淑兰装作一副我忘了的表情,哀叹道,“娘,也是最近才悟出来的。人就该靠自己。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即使你百般讨好,终有可能会有失去的一天。”

    听了这话,王守智低头若有所思起来。以前,他心心念念的就是想有份工作,当城里人。

    可他跟李彩英结了婚,忍了她七年,虽然工作有了,也当了城里人,可他并不快乐。

    反而,娘只是在城里待了几天,就帮自己找了份工作。虽然也是别人帮忙的,可他们家还得起,也并不委屈。

    所以,不要时刻讨好别人,做自己就好。

    王守智觉得自己的思想再次被他娘给颠覆了。

    钱淑兰扶着他坐下,等对面的李彩英过来了,立刻推了推王守智的胳膊,“说吧。”

    王守智朝李彩英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惊住了。

    只是几天没见,李彩英像是老了十岁似的。两眼无神,嘴角隐约有血丝渗出来,嘴上起皮,脸色蜡黄,头发乱糟糟的,那半张脸似乎刚刚才被人打过,肿得老高,还有青紫的痕迹。

    这副惨样让王守智忍不住心生同情,可钱淑兰却觉得还不够。比起李家父女对王守智的迫害,李彩英受这几天的罪根本算不了什么。

    王守智被关了三天三夜,每天只喝一碗糊糊,还要像犯人似得被人连番审讯。出来的时候,一点力气也没有。后来更是发烧到三十九度六。

    就这样,李彩英还找上门去折腾他,心思歹毒到如此地步,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见王守智呆愣着不动,钱淑兰忙推了推他的肩膀,王守智立刻回过神来,把手里那张离婚递了过去,干涩地说了一句,“我们离婚吧!”

    钱淑兰见王守智还不是无可救药,立刻拍拍他的背,“抬头挺胸!你一个

    大老爷们,把背弯成拱桥干什么!”

    王守智立刻挺起胸膛。

    李彩英戴着镣铐的手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挥了过来。这些天,她在监狱里过得非常难捱,每天吃得饭菜不仅份量少得可怜,还都是馊得,就这也就罢了,她刚从食堂领完回来,回头会被人抢。

    进来之后,她才知道这监狱里关得都是些什么人。要么是穷凶极恶的罪犯等着判决下来就枪|毙,要么是她们这些服刑期很短,不值得往下折腾的短期犯。

    那些判了几年十几年的,都被下放到劳改农场去了。监狱里没有那么多口粮给他们吃。他们需要到下面自给自足。可,李彩英宁愿是到劳改农场,至少那里相对安全些。

    在这里,她连觉也不能睡,因为时时刻刻都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你。要不是她爸过来看她的时候给她偷偷塞了点钱,她绝不会只受这么点伤。

    原本,她还想安安生生坐完这三个月,争取早点出去。可,看到昔日被她踩到脚底下的男人居然挺直了脊背。她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怨恨,脑子一抽就这么一拳头挥了过来。

    王守智被她这副仿佛恶鬼索命的架势吓了一大跳。只是,还没等李彩英的拳头挥过来,她的胳膊就被狱警狠狠跩了回去,沉声呵道,“98号有暴力倾向,探监结束,关进号房。”

    这话音刚落,李彩英脸色登时变得煞白,一个劲儿地朝王守智讨饶,“我没有打他,我只是太激动了,他要跟我离婚,我只是想求他而已。”

    这么可怜巴巴的眼神出现在不可一视的李彩英身上,王守智立刻心软了,附和道,“是啊,她只是太激动了,并不是想要打人。”

    狱警却丝毫不理会他,“带走!”

    钱淑兰对李彩英的没有半分怜悯,她比较好奇这个号房,能让李彩英吓成这样,那是该有多恐怖。

    等李彩英被重新关了回去,王守智神色有些郁郁。钱淑兰倒是没有说什么。反正他们离婚已经送过来了,即使李彩英不签也能生效。这年代离婚非常便捷,有一种是:只要男女双方三年不通信,婚姻就能自动解除。

    还有一种是:一方给另一方离婚,对方知晓这件事了,再到街道办那边做个离婚申请,审核之后这段婚姻就能结束。比起后世简直方便太多。当然,这也导致那十年动荡中,回城的知青大多都是通过这方式直接离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