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快穿失败以后 > 150.番外一3
    这是防盗章, 购买比例低于50会被拦住, 48小时后恢复正文。  被熏得头晕脑胀, 她只能草草看了一眼那断手,抽起了船杆, 任那裹着水藻的断手沉回水底。随后, 她躬身钻入了船舱,扶着桌沿干呕起来。

    玄衣随之进来,看到她呕得面如菜色、双眼泛红,心里一阵不舒服。

    水波荡漾, 船慢慢驶离了桥洞。

    简禾连灌了两杯冷茶漱口,那种头昏脑涨的感觉才消下去不少,忽然, 一颗黄澄澄、圆滚滚的蜜饯被一只黑漆漆的小爪递到了她面前:“给你。”

    她讶异地抬眼。玄衣朝她扬了扬下巴,如果兽形有眉毛, 此时一定颦了起来:“看什么,吃啊。”

    简禾心里一暖,也不客气了。由于身体还侧着,一手拿着茶杯, 她贪图方便,直接低下了头, 直接把玄衣指尖的蜜饯咬了下来。红润的唇在冰冷的鳞片上擦过一瞬间,触感如云朵般柔软。

    料不到她居然会直接从他手上吃下蜜饯, 玄衣颤了一颤, 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尾巴却燥热地蜷曲了起来。

    ……居然直接从他手上吃了蜜饯。这、这不就相当于他在亲手喂食她一样吗?

    简禾不知道玄衣短短几秒钟就脑补了那么多,自顾自地把蜜饯压在了舌根下,一阵蜜意化开来,那阵反胃感消散了许多。

    她吁了口气,忍不住对玄衣露出一个笑:“很好吃。”

    玄衣“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背后的尾巴却越蜷越紧了。

    系统:“叮!玄衣心情10,害羞10,人物矛盾10。综上,血条值10,实时总值:20点。咸鱼值—10,实时总值:4800点。”

    简禾:“嗯?”

    她脑海里灯泡一亮。

    按照这个计算方式,看来,咸鱼值和血条值的高低,并不完全取决于剧情是否有进展。玄衣的个人状态——比如心情的好坏,也一样可以影响前面那两个数值的高低!

    系统:“……”

    之前的两个半月,血条值有好几次都差不多跌成负值,害她提心吊胆的,睡觉也睡不安生。现在终于发现了突破口,虽然还不太明白其中的机制,但起码知道了,系统指定的规则并不是毫无漏洞的!

    咸鱼值比较难搞,但血条值的话,之后稍加摸索,搞不好能人为地控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中,这就不怕任务失败了。

    系统:“……”

    简禾一阵暗爽,神清气爽地抹了把脸,终于有心情琢磨系统刚才给的提示了。

    “秦南”很好理解,就是信城以东的一座城,一条大江先后贯穿两城而过。假设上游死了人,尸块顺流而下,漂到信城一点也不奇怪。

    至于“吃心怪”——简禾脸皮抽搐,腹诽:这名字虽然取得既无水平也无品味,但好歹够直白,看来这次背后的作恶者有食心的癖好。能干出这种事的,十有**是魍魉之物。

    坏就坏在,这种东西一旦见了血,就会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停不下来,不可能杀一个人就满足。杀的人越多,它就越是强大,隐匿得越深。

    恐怕,秦南那里已经有不少人死在了它手里了。

    简禾:“感觉又是一个送人头的任务。”

    系统:“……”

    原以为,还有一个晚上时间去调查一下,没想到,她完全低估了剧情跟进的速度。

    就在触发剧情的半小时后,简禾的小船泊在了酒楼岸边。

    她撩起了船舱帘子,甫一踏上岸,登时被一声破了音的动情呼喊给吓得虎躯一震——

    “简大仙!”

    “找到简大仙了!”

    定睛一看,岸边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最前面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身后跟着一众家丁。一看到简禾,众人就像见到了活神仙,蜂拥而上,如泣如诉:“简大仙,终于找到你了,请救救我们家小姐!”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窜起了一只黑不隆冬的小怪物,冷冷地盯着他们,喉咙里发出了兽类感觉到威胁、即将要反扑咬断对手喉咙时的低哑嘶吼声。

    众人吓得一个激灵,纷纷迟疑地慢下了脚步。

    简禾反手轻轻拍了拍玄衣的小角,示意他不用紧张,镇定地对老头子等人道:“这是我豢养的魔宠,不伤人,很可爱,各位无须担忧。”

    系统:“……”

    众人:“……”

    恐怕就只有你自己觉得可爱吧!

    被npc团团簇拥起来,三言两语下,简禾听出来了——他们是秦南的大户人家刘家的家仆。

    刘家是当地土豪,瓦舍连锦,人丁兴旺。从几个月前开始,家中就陆续有侍女失踪,而且消失的只是人本身,衣服、钱财什么的都还在。

    一开始,刘家人不以为意,把这当做是人口失踪案报了官。可最终都因为查不出什么而不了了之了。

    后来,失踪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短短几个月,府中年轻貌美的女子近半消失,闹得人心惶惶。

    就在昨天,刘家翻修府邸时,意外掘开了一块土地,惊骇地发现底下埋了十多具白森森的七零八落的尸骨。其中一颗头颅并未完全腐烂,死状可怖。府中有家丁认出,这竟是四天前刚失踪的那名侍女的头。

    到了这里,傻子也知道这事儿绝非人为,而是魍魉作恶。

    还有半个月就是刘家小姐出嫁的日子。不仅是为了自家千金,还是为了届时出席的宾客,都必须尽快解决这只穷凶恶极的魍魉。

    刘老爷什么都缺,惟独不缺钱,开出了丰厚的报酬,四处寻找仙门中人来府上收妖。

    简禾摆手,调整了一下语气:“行了,老人家,大体情况我已了解,等着我去收拾它吧。”

    那老头子抹着泪三叩九拜。

    翌日,简禾就带着玄衣坐上了前往秦南的马车。这马车是刘家特地准备的,修雅华美,十分舒适。不到一个小时,正午,两人就抵达了秦南的土地。

    秦南这地方不大,但因为地理位置不近山,所以大街上走着的,几乎都是平民百姓,不像信城那样,每走十步,就能看到一两个佩剑的仙门少年。

    所以,相对来说,在这里,玄衣被认出是魔族人的几率就更低了。甚至可以不挂着兜帽出现。

    马车停在了刘府府前,刘老爷亲自出来迎接简禾。对于尾随在她身后的玄衣,刘府中人虽然有些不安,但碍于“高人大多古怪”的印象,再加上管家已经跟家里通过气了,倒没人说些什么。

    进入花厅,简禾瞄到里面坐了一个少年,一个少女,藕衫,绶带,腰佩长剑,脑袋不禁嗡地一响,一句“卧槽”差点脱口而出。

    这不就是赤云宗的弟子服吗?!熟人啊!

    要是让他们认出自己,搞不好,她迄今都掩饰得很好的赤云宗出身,马上就在玄衣面前败露了!

    玄衣不解地看着她突然僵硬的背影。

    系统:“宿主,你不用担心,这两人跟你不是同个师父,也只远远地见过一面,未必认得你。只要你别在他们面前用赤云宗的仙功,就不会败露了。”

    简禾剧烈跳动的心脏,这才回归原位:“吓死我了,这还好点。”

    有了系统的保证,简禾装作不认识的样子,颇为淡然地与对方点了点头示意。

    刘老爷适时赶到,介绍了彼此。原来,这少年少女是一对兄妹,哥哥叫郑绥,少女叫郑芜,确实是赤云宗的弟子。

    自从封妩在西朔山失踪后,赤云宗暂时禁止了年轻弟子前去猎魔。这两人也是特大胆,竟然趁仙盟大会前夕,师父们都不在宗派的时候,自己偷偷下山,千里迢迢跑来这边猎魔。

    只可惜出师不利,还没到目的地,马车就坏了,这才辗转来到了秦南。一进城,就听说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少女失踪案。

    之前在山上,他们被师兄师姐盯得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稍微危险点的副本都不让碰。现在一个野生副本摆在眼前,两人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就中途改变了目的,敲开了刘府的门,自动请缨要帮忙捉妖。

    ——小彩蛋——

    《玄衣日记》

    难以置信!

    她居然不用手接,而是直接吃了我拿着的食物。

    这、这不就等于是我亲手喂她吃东西吗?

    不过,对此,虽然我称不上喜欢,但也……并不讨厌。

    那劳什子的副本完成了没?

    就在她还晕乎乎时,一张大脸忽然在她的脸上空凑近,一个如释重负的少女声音响起,是郑芜:“太好了,简高人,你躺了两天终于醒了。”

    “已经过去两天了?”简禾喉咙有点干,但还是立刻问了最关心的事:“那个老妖怪怎么样了?”

    “高人不记得了?”郑芜严肃道:“那老妖怪已经被斩了。我们之后带人去查过它的老巢,那些失踪的侍女,确实都是它披着刘府女婿的皮去吃的。反倒是高人你,回来的路上呕了很多血,吓坏我们了。”

    “……我没什么大碍。”简禾坐了起来,环顾一周:“玄衣呢?”

    “高人说的是那个魔族人?他就在门外呢。”郑芜努了努嘴:“这两天一直守在这里,说什么都不让我们近你身,药是他喂的,夜是他守的。要不是我说要替您擦擦身,并且换套干净衣服,他还不肯出去。”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那魔族人的模样,跟一条守着肉骨头的狗没多大差别,谁靠近都要龇牙。

    简禾转头,果然看到雕花窗纸外投映着一道人影,就直直地站在外面。

    换好衣服后,房门就被推开了。玄衣大步跨进房中,一语不发地跨过了屏风,来到了床边,红着眼直望着她。

    简禾松松地套着件外衣,乌发未扎,平添了几分病弱之态。

    简禾:“……?”

    是错觉吗?分明挂彩的是自己,可玄衣那略显颓丧的状态,看起来并没比她好过多少。

    简禾打算说几句话安慰他,岂料,话刚到喉咙,玄衣已经刷地跪了下来,展开双臂,用力地抱住了她的身体。

    少年的手臂并不强壮,甚至,还有些微的颤抖和不确定。这一切都诚实地通过贴合的身体,裹挟着滚烫的热度传递了过来。

    短暂半秒的惊愕后,简禾有点心软,抬手他后背抚了抚,柔声说:“好了,我还活蹦乱跳着呢,不用担心,这点伤压根儿不算什么。我们收拾好东西了,明天就回家吧。”

    隔了许久,玄衣才闷闷道:“……嗯。”

    站在一旁,被视作空气的郑芜望天:“……”

    看到眼前上演的这一幕,她的心情是复杂的。不解有之,震悚有之,难以置信有之,八卦有之,也有一丝“自己站在这里挺多余”的感觉……

    相拥许久,玄衣积蓄了两日的情绪终于释放了出去。平静下来后,他慢慢松开了简禾,仰头看着她,皱眉道:“刚才那人说你中了毒,现在怎么样了?”

    “凭我的修为,那种毒物根本奈何不了我。”

    简禾轻描淡写。但其实,那吃心怪在最后关头憋的大招,是一种十分危险的尸毒。

    如果没有腹中的元丹压制,简禾肯定在路上就毒发了,绝不止呕那么一点血。

    不过这话自然不能跟玄衣说。未免他深究下去,简禾只好换了个话题:“我听说你这几天都半步不离地照顾我,是这样吗?”

    玄衣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郑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出去了,还替两人关上了门。

    简禾随口一问:“这里只有一张床,你晚上睡哪儿?”

    “上面。”玄衣示意简禾抬头看房梁。

    这么细的地方,简禾哭笑不得:“不会碰到头吗?”

    “不算什么。”玄衣冷哼一声,似乎不欲多谈,站了起来,道:“这两天我只喂了点粥水给你。你想吃什么?我去厨房拿给你。”

    “嗯,清淡一点的吧。”

    这回答太宽泛了,说了等于没说。玄衣颦眉,食指自然地点了点她的额头,不耐道:“算了,我替你决定吧。你等着。”

    “好。”

    等玄衣掩门离开后,简禾静了片刻,终于听到了消失已久的系统那延迟的叮叮声:“叮!玄衣觉悟2000,魄力2000,刺激1000,战意1500,切黑值2000。宿主人物矛盾感20,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0,血条值200,实时总值:201点。获得奖励:x1,罕见度:四颗半星。恭喜宿主。”

    简禾眨了眨眼睛,掬起双手,一株碧色仙草自半空闪现,徐徐落到了她白晳的手心中,晃晃流光,灿然胜雪。

    “真好看。”简禾拨弄了一下它的草叶,挠了挠头道:“它具体的用途是什么?你之前为什么说得到了它,就有可能改写我的结局?”

    系统轻轻地在简禾脑海里说出了炼骨仙草的用法。

    简禾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系统严肃道:“所以,宿主你要好好保管它,千万不要丢掉了。”

    “它那么轻,感觉很容易弄不见啊。”简禾跟系统商量:“不如你先替我拿着吧。等任务快结束的时候,我再找你拿。”

    系统:“没问题。”

    炼骨仙草在手心渐渐化作透明,简禾伸了个懒腰,想到自己这一趟虽然工伤了,可收获还挺丰富的,就又听到系统说:“由于检测到宿主在任务途中出现了ooc行为。咸鱼值50,实时总值:4830点。”

    简禾:“……”

    她就知道按照尿性,事情没那么简单。

    系统:“最后,恭喜宿主完成主线剧情,奖励:咸鱼值—300,实时总值:4430点。”

    简禾敏感地觉得这数值有点奇怪,疑惑道:“系统,咸鱼值是不是……降得太快了?”

    咸鱼值降得快,表示剧情进展快,这是好事。可是,它总值才5000点。她要攻略四个反派,应该每个人瓜分的长度是一致的,同样为1250点。

    现在,她才跟玄衣相识了不到三个月,玄衣的进度条就走了将近一半,堪比火箭发射。这种速度真的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