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快穿失败以后 > 123.第123个修罗场
    这是防盗章,购买比例低于50%会被拦住, 48小时后恢复正文。  一边欣赏他们挣扎的姿态一边走近, 传说中的食心怪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它全身没有皮肤,可底下却非鲜红的肌肉, 反倒布满疙瘩、湿润粗糙,像是一个用河泥糊出来的人形怪物, 不断有气泡鼓起, 又在空气里破裂。头部的位置没有五官, 只有丑陋的褶皱和一张横列的血盆大口,唾液不断滴落。

    系统:“宿主,任务还在继续哦。”

    简禾忍不住投诉道:“不是我不想继续,是这气味他妈熏得我快没知觉了。你能屏蔽我的嗅觉不?”

    系统:“屏蔽功能暂未开启, 请宿主加油升级。”

    得。简禾勉强定了定神,趁食心怪不注意看自己, 束在背后的双手不着痕迹地往后探了探。抵着稍显锋利的石棱摩擦, 企图把绳索磨开。

    枪打出头鸟, 刚才郑绥骂得最起劲, 那食心怪的注意力果然被他夺走了, 走到他跟前, 捏住了少年的双颊,猖狂地笑道:“哈哈哈哈哈, 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个黄口小儿, 今日你们落到我手里, 只能怨自己蠢!不过略施小计, 就接二连三地落入圈套,果真是一群废物。你即管喊救命吧,就算叫破喉咙,赤云宗也不会来救你们的!”

    简禾:“这,好老套的台词。”

    系统:“……”

    郑绥被熏得口吐白沫,仍气若游丝地骂道:“你今天杀了我,我下地狱也要回来找你拼了!”

    食心怪冷笑一声:“那就先从你开始吧,我迄今只吃过一次男人的肉呢。”说罢,锋利的五指就高高地举了起来,就要划开郑绥的心口。

    不能再死人了,简禾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慢着!你跟刘府有什么仇怨?为什么要专挑那里的姑娘下手?”

    食心怪的手果然一停,转向了她,阴测测道:“仇怨?你想多了,不过是因为那里的女人的肉合我口味罢了。”

    余光扫到郑绥和郑芜被束在一起的手正悄悄地动着,简禾脑袋转得飞快,再接再厉问道:“那你挑刘府的人附身不是更方便吗?为什么要迂回地夺刘蕊未来夫婿的舍?”

    食心怪桀桀地笑了起来:“这也要问?因为人肉我要,女人我也要。分明一切都很顺利,刘大富那老头子偏偏不知好歹,找了仙门中人妄图阻挠我。不过那又如何,还不是全都落入我手了?!”

    简禾摇头低声道:“作恶多端,自有天收。今天我们死了,明天照样会有人来收你。”

    “哼,有什么好怕的?每食一颗心,我的功力就更加见长,尤其你们三人都练过仙功。等我吃完你们,换个皮囊,换个地方,看谁还能捉得住我。”食心怪话锋一转,看向了晕倒在一侧的玄衣,若有所思道:“不过,我倒是挺惊讶。”

    简禾顺着他目光看过去,警惕了起来:“惊讶什么?”

    “人类屠戮魔族无所不用其极,两族之仇不共戴天。可他,刚才明明有逃走的机会,却因为顾及你的安危最终落入我手。”食心怪刻薄地点评道:“好一个自甘堕落、甘做仙门走狗的魔族人,真是可悲,哈哈哈哈哈!”

    简禾在石块上磨磨蹭蹭的手蓦地一停。

    刚才之所以跟食心怪扯那么多有的没的,不过是因为看到郑绥在偷偷解绳,想与他分工合作,给他争取更多时间。

    谁料到这食心怪不按套路出牌,嘴皮子一碰,居然会转头对着玄衣开火,还恰好戳到了他的痛处。

    这不是变相地把玄衣对仙门的仇恨值刷到新高吗?以后等玄衣开始找仇家算账了,若是想起了今天的事,变本加厉地受罪的就是她了。[蜡烛]

    更何况……

    与玄衣日夜相对了两个多月,不知为何,这一刻,简禾格外希望玄衣没听到这些讥讽的话。

    尽管能想出一万个理由不去care——比如说,玄衣是虚拟人物,玄衣是反派,不被嘲讽的反派不能成才……但没办法,或许是心虚,或许是一点点说不出的恻隐和怜惜,让她无法对此无动于衷。

    等那食心怪说完,简禾抬头直视着他,一字一顿道:“你错了。玄衣既非我下属,也非我豢养的宠物。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同伴。”

    “同伴?”食心怪不屑道:“无知!人类跟魔族又怎么可能是同伴?!”

    “为什么不能?世界上有厌恶魔族的人,自然也有喜欢魔族、想与魔族和平共处的人。若是志趣相投,结为知心朋友又有何不可?” 俗话说反派死于话多,简禾余光瞄到郑绥那边的动静,轻吸口气,道:“而你,不过是个披着别人的人皮苟且偷生的废物,有什么立场笑话玄衣?”

    “岂有此理!”

    就在食心怪飞扑上来的那一瞬间,简禾双手从磨断的绳索中松解开来,敏捷地往身边一躲,身后,两道透明莹澈的鞭状绳索袭来,勒紧了食心怪的脖子与腰,往两边猛地一甩!

    泥糊状的身体登时炸开!

    简禾回头看了一眼,惊讶之余,还有一点感慨——赤云宗教出来的徒弟果然厉害。虽然脑袋缺根筋,但论功力却很扎实。郑绥兄妹这么年轻,居然就能合力巧用体外凝成的气杀妖。

    毕竟,这鞭子原用途并非是斩妖,而是练臂力用的。两位后生有前途啊。

    “啊啊啊啊——”

    食心怪大半个身体都没了,只剩上半身还在不断消解,凄厉的叫声里,夹杂了十多道高低不同、粗细迥异的声线,尖锐而诡谲,直穿耳膜,这音浪,简直像一百个人在用指甲挂小黑板。

    郑芜和郑绥听到想吐血,抵受不住,用手堵住了耳朵。

    简禾窜到了玄衣身边,想替他解开绳索:“玄衣,醒醒!”

    谁知刚摸到他手腕,却发现绳索已经开了一半了。

    “你刚才醒着的?”

    “刚醒不久,它绑得我不紧,稍加用力就开了。”玄衣像平常一样弯了弯嘴角。

    可在背后,简禾看不见的地方,他轻轻松开了右手的修长五指。掌心伤痕累累,捏在手心的一块尖锐的石子早已碎成了一滩粉末,无声地从指缝落入泥中。

    简禾松了口气:“那就好。”没听到那些刷仇恨值的话就好,阿门。

    玄衣视线在她背后略略一停,瞳孔愕然地缩了缩。

    与此同时,郑芜惊慌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高人,当心!”

    简禾反应很快,稍微一侧头,便看到了刚才那濒死的食心怪还挺着最后一口气,不知往她这边喷了点什么。

    电光火石间,简禾其实已经摆好了防御,然而下一秒却活生生地收了回去,被那东西击中了。

    小小几颗泥浆威力甚大,简禾给撞飞到了石山上,噗地呕出了一大口血。

    食心怪的身体开始融成烂泥,声线亦越发模糊,说完了自己最后一句台词:“就算是死……拉个人陪我,也算值了。”

    系统:“因宿主受伤并中了奇毒,血条值急降,实时总值:1点。”

    简禾在地上躺尸,无语凝噎。

    她不是抖m,明知有攻击来袭还要凑上去。但是,刚才如果她出手抵抗了,就一定会被郑绥和郑芫看出她是赤云宗的人。

    一旦认了亲,搞不好就会牵扯到她失踪当晚的事,从而提到玄衣的灭门事件。

    剧情的安排都是有逻辑在的。为什么玄衣要在两年后才被幸存的村民告知仇家是谁?为什么不能让他现在就知道?

    很简单。现在的玄衣还没有成长到能单挑赤云宗的地步。这时候把真相告诉他,他根本没有报仇的能力。并且,从玄衣复仇开始,之后的事件都是一环扣一环,与时间线紧密结合的。一旦开端提前了,后面的就会跟多米诺牌一样全部歪掉,那整条剧情线就散了。

    试问她都坚持避开雷区到现在了,又怎么能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呢?

    综上,当肉垫什么的,都是命。[蜡烛]

    以上的想法不过是一秒钟的事儿。简禾还晕乎着,下一刻,就被感觉到有人把自己从地上捞了起来,紧紧地搂到了怀里。

    猩红的光在玄衣眼中打转,他颤声道:“简禾!”

    郑绥和郑芜也围了过来,跟招魂一样喊她——

    “简姑娘!”

    “高人!”

    “简高人!”

    ……

    伤势一时半会儿自愈不好,又被人团团围住,空气不足,简禾比刚才更晕了,勉强应了句:“轻伤。我先睡会儿。”就晕掉了。

    见怀中人忽然没了反应,玄衣如坠冰窟,好在低头一看,她仍有微弱的呼吸。

    郑芜替她把了把脉,又摸了摸身上的骨头,观她指甲发青,道:“没有骨折,而且简高人似乎是中了毒,先带回刘府看看吧。”

    方才一瞬间外露的情绪已经敛起,玄衣平静下来,一言不发地把简禾背到了身上。

    危机过去,郑绥与郑芜才注意到眼前英俊的少年是个魔族人。郑芜鼓起勇气道:“你是魔族人啊?还是让我兄长来背简姑娘吧。”

    玄衣什么都没说,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分明没有怒火,可郑芜却无端觉得脊背一寒,后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玄衣见她没有异议,就直接背着简禾走出了山洞。

    在洞中不知时间流逝,原来外面已是月明星稀之时。

    夜空清朗,山路昏暗。十四岁的少年,臂力却很稳,走在嶙峋的石路上,丝毫不会颠簸到背上的人。

    郑绥安慰式地拍了拍郑芜的肩,拾起了落在地上的仙器,快步跟了上去。

    ——小彩蛋——

    《玄衣日记》

    在回去的路上,我想了很多遍。

    如果不愿再眼睁睁地看到重要的人离自己而去,不愿再体会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唯一的办法,便是变强——强到仙、魔、邪祟三道都无法左右我的地步。

    几个小孩儿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叽叽喳喳地道:“姐姐,它长得好怪啊,那么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