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快穿失败以后 > 第50章 第50个修罗场
    这是防盗章, 购买比例低于50%会被拦住,4八小时后恢复正文。

    也正是因为宗派太密集,在岚城的大街随便下手一捞, 分分钟修道者比平民还多, 厉害的人多了去了。若是碰到个嫉恶如仇的, 搞不好一言不合就会开打。哪像在西朔山那边,碰到的基本都是初(十)出(分)茅(弱)庐(鸡)的年轻弟子, 郑绥兄妹就连玄衣是人是兽都看不出来。

    简禾:“……”

    所以说,玄衣&#1396八;&#1396八;您到底为什么会与np在一个这么危险的地方相认啊!

    系统:“对了, 宿主, 从进入岚城这段剧情开始, 我无法再为你实时转播玄衣的状态。所以,他是否已经与村民np重逢,需要由你自行判断。”

    简禾点点头。

    为了安全着想, 简禾决定在城中一家较为古旧的客栈下榻。仙门子弟爱排场、爱面子, 没别的事是不会跑到这么老古董的地方来的。√

    顺利入城门后,简禾驱着马车, 跟着系统的导航,直截了当地往那家客栈而去。

    说起来, 她现在用的这马车, 正是秦南吃心魔那个副本完成后,壕刘老爷送她的礼物。两年过去了, 两匹骏马蹭了系统奖励的玄衣粮食, 都长得膘肥体壮的。

    半透的帘子后, 玄衣手托下颌,一条长腿舒展开来,另一条则屈起,手肘搭在膝盖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街景,暗中犯嘀咕——明明他们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为什么简禾好像对岚城的地形非常熟悉?

    前面的路程走的都是大路,算不得数。进入岚城以后,简禾一次路也没问过,就能胸有成竹地在弯曲复杂的羊肠小道中穿行借道,简直像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一样。

    不知为何,玄衣心中浮现了一丝不安的阴影。

    若是不在乎的人,他根本懒得关心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可如果换了是简禾,在她身上浮现的每一寸每一毫的困惑与谜团,他都难以抑制自己探知的欲望。

    不再犹豫,玄衣略微坐直了上半身,修长的食指敲了敲案几,问道:“简禾,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没错。”简禾轻咳一声,轻描淡写道:“我小时候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原来是这样。

    玄衣松懈下来,重新倚回了靠垫上,暗道自己想太多了——这个月总想着村子被屠的事,全身都如同一张绷紧的弓,现在居然连她也怀疑,实在是荒谬。

    马车在目的地停住了。玄衣利落地跳下地后,护着简禾从马车上下来,抬头一看。

    这是一座三层高的小木楼,牌匾摇摇欲坠,人影都不多一个。大堂空无一人,伙计蹲在墙角拍苍蝇、打呵欠,掌柜坐在木柜台后,抱着算盘昏昏欲睡。

    两人:“……”

    一阵萧索的风吹来,门前的牌匾晃了晃,啪地一声砸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两人:“…………”

    这声巨响终于震醒了掌柜和小二。好在,虽然店面挺破的,但胜在员工服务态度好。一个方才还在打哈欠的伙计已经迅速进入状态,机灵地溜到门外,把马车拉到后院去了。

    掌柜压根儿看不出来玄衣是魔族人,迎上来热情道:“两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简禾掏出了钱袋:“住店吧。”

    “那敢情好。鄙人马上为两位打扫出天地一号房与二号房……”

    “不用了。”玄衣不耐烦道:“我们住同一间。”

    出门在外,为了互相照应,他们都是住同一间房,铺两张床,再用屏风之类的东西隔开的,这也算是惯例了。

    进了房间后,床铺、桌子什么的倒是挺整洁,可明显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杯杯碟碟都积了一层灰,房间角落还织着蛛网。可以说是他们出门以来住过最差的一个房间了。

    玄衣平时性格骄纵,但这会儿,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嫌弃,把椅子擦干净、让简禾坐着休息后,他挽起袖子,把唯一的床铺好了。

    刚才叮嘱掌柜多搬一张床来,现在都不见人影,玄衣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点水,冲简禾道:“我出去看看,你坐着吧。”

    简禾点点头。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咚咚”两声敲门声,随后“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简禾以为是玄衣回来了,可转念一想——玄衣那性格怎么会敲门,立刻就回过了头去。

    站在门外的是个端着餐盘的小童,看身板至多十岁,作小二打扮。奇就奇在,七八月的大热天,他却穿得十分密实,头上戴着顶破旧的帽子,一直低着头。

    简禾啧啧:“这儿连童工也有啊。”

    系统:“……”

    差不多到桌子前时,这家伙还绊了一跤,一整碗汤水哗啦一声洒到了地上,把简禾的鞋子也弄湿了。

    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平地摔,简禾哭笑不得,伸手想扶起他:“你没摔着吧?”

    小二哆嗦了一下,好似被火烧着一样,猛地缩回手,支支吾吾地应了声:“没、没事。”

    同时,慌张地收拾起地上的碗筷。简禾定睛一看,瞧见他的手指在发抖。这时,一个不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怎么回事?”

    玄衣翘着手臂,立在了门口,身形高挑且挺拔。看到自己刚扫干净的地板汁水横流,他看这小二的眼神就更为不善了。

    “没什么,这小二上菜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到他了,把汤洒了而已。”简禾解释了一句:“一会儿让他重新装进来就行。”

    小二一声不吭,逃也似的夺门而出,与玄衣擦身而过。

    衣袖轻擦,玄衣扶门的手指一顿,回头看了这小二的背影一眼,若有所思。

    没过多久,掌柜就亲自端来了晚饭,表示今天洒了东西的小二脑袋不灵光,一向都在后院扫地的。简禾笑呵呵地应了,虽然感觉那小孩儿古怪,但她感觉不到他身上有魔气,应该不是那村民np,也就没有在意了。

    晚饭过后,简禾套上了干净的靴子,拿起了一个包袱,自然地道:“玄衣,我在岚城有几个老朋友。今晚我得去与他们见个面,说不定能问出点什么话。”

    “朋友?”玄衣讶异地扬眉,也跟着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不可以。他们是道行高深的仙门中人,向来都不喜欢魔族人。再说了,你初来乍到,还是暂时别在岚城里四处走动了。”简禾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摁回了椅子上:“无须担心,我跟他们关系向来不错。再说了,见面的地点就在岚城里,一个人去就行了,不会有危险的。最迟明早回来,你今晚自己先休息吧。”

    玄衣勉为其难地被说服了。

    茫茫夜色中,简禾拎着个包袱出了门。

    跑远了两个街角后,她才做贼心虚地解开了包袱,从里面抽出了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藕色衣裙。

    没错,就是赤云宗的弟子服。

    封妩是在赤云宗长大的,前十几年的人生,每天都是“练功、吃饭、睡觉”三点一线,清心寡欲得很,在岚城,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好朋友。

    所以,简禾今晚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岚城之外的赤云宗。

    赤云宗的仙府屹立在山崖之巅,顺着一道望不到尽头的云梯直上,浓白色山雾之中,殿堂楼阁,层台累榭,气势相当恢宏。

    出了城门后,简禾御剑入山林数里。在山下迅速套上了藕色的弟子服,又把带有梅印的匕首煞有介事地悬在了腰上,她才轻咳一声,镇定自若地踏入了赤云宗的石门。

    封妩的死讯传了两年,虽说一直没有找到尸体,但按常理,如果人还活着,肯定早就回来了,故而,都默认她已死。守门的年轻弟子没见过这位逝世的师姐,只凭衣服和武器认人。

    简禾不费吹灰之力就溜进去了,鬼鬼祟祟地摸向了赤云宗后山的药阁。

    每个宗派都会自己制毒、自己炼药。赤云宗的药阁,放的是他们自个儿炼出来的丹药和一些药材孤本,这些均不会在市面上流通,任你再有钱也买不到。

    简禾唏嘘道:“所以说,有钱也是不能为所欲为的。”

    系统:“……”

    凡是弟子,都可以随时进来翻阅藏书。而丹药则都被放在了一个密室里,只有宗主级别的人才知道通行的密令。

    封妩的师父就是赤云宗最牛掰的一脉,作为他的首席爱徒,记得密令是很正常的事。

    简禾蹑手蹑脚地合上了药阁的门,在了两排高大的书架间穿过。举着蜡烛来到了地下室。下方伫立着一面刻满了符文的石壁。简禾定神,默念法诀,旋动石把。

    结印蹭地雪亮一闪,紧闭的沉重石门轰然一震,朝两侧缓缓打开。

    简禾心中一喜,猫着腰闪了进去。

    系统:“……”

    密室别有洞天,数十排木柜,上千个抽屉,寂静无声,落针可闻。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甘香微涩的草药味,正对门边摆放了十埕酒,内里泡着黑乎乎的兽甲和兽鳞,晃一晃,还能听到回声。

    简禾环顾一周,把蜡烛放到了地上,搬了张梯子爬高爬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终于苦逼地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了。

    半敞开的抽屉中,华锦包裹着十多粒珍珠大小、质感半透明的丹药,静静地躺在了木盒里。

    简禾捻起了一颗,跟系统确认道:“这就是混元金丹了吧?”

    系统:“没错。”

    简禾如释重负地狠狠吐了口气:“终于找到了!”

    今晚,她宁可撒谎也要撇开玄衣,铤而走险地溜回来,就是为了回来偷这玩意儿。

    其实,混元金丹并非是绝顶罕见的草药,只是赤云宗炼丹的基础材料而已。珍稀程度两颗星不能再多了。

    虽然单独使用时平平无奇,但只要它与秦南吃心魔副本奖励的“炼骨仙草”结合起来服用,就能产生一种非常独特的功效——引丹上行,剖丹出体。

    在剧本里,玄衣之所以用那么残暴血腥的方式把封妩的元丹给活挖出来,一方面是为了折磨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元丹在她身体里待太久了,已经长成了血肉的一部分。想要剥离,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这种方式对封妩的伤害,就跟割破了她的大动脉差不多。如果不是玄衣吊着她的命,封妩铁定当场就了。

    当然,玄衣也没安好心,纯粹是为了多折磨她一阵子,才不让她死的。[蜡烛]

    简禾:“……”

    哦豁,在那种情形下,感觉活得越久越悲催啊。

    原本以为自己也免不了要走封妩的老路子了。但好在,当“炼骨仙草”出现的时候,简禾看到了结局的转机!

    把混元金丹与炼骨仙草合用的功效——通俗点来说,就是用一种平缓温和的方式,让那颗已经长死了的元丹,与血肉慢慢剥离,最后从口渡出。无须开膛破肚,即可把元丹物归原主。

    当然了,好处无法全占。这么挂逼的药材,难免会有一点副作用——她的身体已经习惯了与元丹共存。在剥离的时候,元丹的存在感逐渐变弱,她的体质也会变得极其虚弱,动辄就生病晕倒。

    不仅于此。她这些年作天作地、四处收妖,期间中过的奇毒,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全靠元丹以毒攻毒地压制着,才能活蹦乱跳到今时今日。

    一旦失去了元丹,这些毒势必会反噬她。可以说是十分蛋疼了。

    巴特,就算上述的副作用乘以十倍袭来,都总比“被玄衣开膛破肚”那种痛苦的死法好多了不是吗!

    系统:“宿主,你必须‘被玄衣夺走元丹’。如果是你自己剥离元丹、主动交还给玄衣,是违规的行为。”

    简禾摇了摇食指:“所以我就说你不懂变通。我肯定不会现在就还给他啊。你想想,等到玄衣真的要找我算账时,我才迫于他的淫.威把元丹吐出来还给他,不也符合‘被夺走元丹’的要求吗?”

    系统:“……”

    简禾:“综上,我现在提前做好准备,完全是几把k的。哪里算违规了?”

    系统:“……”

    看系统哑口无言,简禾抹脸,心中暗爽。

    把混元金丹收好后,简禾把锦缎恢复原状,轻轻地落回了地上,无声无息地往外走去。岂料石门刚开,便有一道银亮的刀光在她眼底掠过。

    “锵——”

    利剑出鞘,寒气逼人。

    简禾瞳孔剧颤,条件反射地侧身闪躲,以匕首一挡。两刃相撞,无形的戾啸破空而来,蜡烛熄灭,无数书页哗啦啦地舞动。

    对方的长剑被震飞,倒退了好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子后,怒喝道:“你是哪个宗的弟子?!禁令已出,竟还敢在半夜潜入药阁!”

    简禾:“……”这么蛋疼?

    鉴于这霸王规则,简禾根本无暇享受刘家给她的高人待遇,就要开始干活了。

    在入住府中最明亮最宽敞的客房后,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妈子送了几份精致的点心过来。看来,自从年轻少女接连遭受毒手后,只有大娘年纪的敢留在这儿干活了。

    看着她们关上房门,简禾瞄了眼桌面,往嘴里塞了块点心,忽然发现自从进屋后,玄衣就安静极了。往房中走了几步,原来玄衣伏在了床上,蜷成了一团,似乎很不舒服。

    简禾在床边蹲下,颦眉道:“玄衣,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玄衣掀开了眼皮:“有点儿累而已。”

    这时,刘老爷来敲门了,请简禾去与他的千金见一面。简禾只好放玄衣一人在房间。

    刘老爷之女名叫刘蕊,芳龄十六,五官秀丽。只可惜拜近段时间的失踪案所赐,即使喜事在即,她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也不是太好,略显病态畏缩,印堂乌黑,连房门都不敢踏出半步,所以简禾是在她的房间里跟她见面的。

    郑绥兄妹并不在场。据说是自己出府打探消息去了,完全没有与她沟通的意图。

    这也在简禾的意料中。赤云宗在仙门地位颇高,各个弟子自命不凡。尤其是部分年轻弟子,那股自傲的劲儿根本藏也藏不住,必然觉得自己能独自解决任何问题,不屑与他人讨论。

    但这正合简禾的心意。她巴不得不与这两兄妹碰面。

    刚才跟对方互通姓名时,停在郑绥肩头的那只白鸽仙宠,一直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这种仙宠虽然智商不高,可记性特别好,过目难忘的技能满点,某种程度上比人还厉害。

    这么异常的表现,估计它曾经在赤云宗与封妩有过接触,所以对她这张脸有反应。好在,除了盯着她外,这鸟就没别的动作了,不然,她可就跳进黄河都解释不清了。

    分别的时候,简禾瞧见梳妆桌上放着把桃木梳,梳齿上缠了几根弯曲的发丝,心下一动,悄无声息地拎走了一根头发。

    ——凡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那么多人的魍魉,都一定披着一具人类的皮囊。

    迄今已经有十七个人失踪,高矮肥瘦均有,失踪地点也各不相同,有的是出门采买途中消失,有的则是在花园里失踪的。唯一的联系,就是她们都是刘府的侍女。而且,那东西既然能把部分吃剩的尸骨埋回刘府的地下,说明这吃心怪即使不是刘府的人,也肯定与刘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能自由出入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