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快穿失败以后 > 第4章 第4个修罗场
    秋夜寒凉,夜深人静。

    就算已经离火堆很近了,也有一阵阵阴冷的感觉从地上传来,渗入骨子中。好在原主的身体灵力充沛,完全不惧寒冷。

    看来,原主确实是天资过人。年纪轻轻的,却能拥有这么干净清澈的灵力,强过了多少修炼了二三十年的人。只可惜人无完人,业务能力高,情商眼力却没跟上,被朝夕相处的友人陷害致死,就算前途一片光明也没命享了。

    奔波了一天,已经很累了,简禾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之后的事,不知不觉便陷入了沉睡中。

    只是,还没睡一两个小时,一道嘶哑的低吟却惊醒了她。坐起来一看,原本侧躺在席子上的少年竟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堆留有余温的衣服,中间隆起了一个小山包,似乎有个活物在里面爬动。

    简禾惊疑不定,轻轻地拉开了衣服,对上了一双圆滚滚、澄莹莹的兽眸。

    这是只通体漆黑、跟小马驹差不多大的小怪物,满口银亮的小尖牙,身覆玄鳞,龙头犄角,四足着地,尾巴末端有个隆起状的硬锤,像是流星的尾摆,十分特别。

    简禾:“玄衣?”

    虽然句末打了个问号,但简禾的语气已经很笃定了。

    小怪物僵了僵,布满了黑鳞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可又圆又大的兽眸里,却有几分屈辱和羞耻一闪而过。

    系统解释道:“成年的魔族人,如果主动展露兽形,一般都是为了示威或是恐吓对手。而未成年时的魔族人,因为这时的兽形不够威武凶猛,而且,体格、体能都逊色于人形时,所以他们一般都不愿意让人看。如果真不小心被人看到了,他们会觉得十分羞愤。”

    简禾:“我懂,简直是两个物种。”

    ——玄衣成年后的兽形,那叫一个威风凛凛、凶猛强悍。想当年,在攻略失败的警报声响起时,她便是被玄衣用长尾横扫上西天,以此结束任务的,还真是……不堪回首。

    也是没想到他少年时会是这种画风,这是经历过什么基因突变吗![手动再见]

    不过,事出突然必有妖。简禾视线在旁边一扫,瞧见了地上积了一滩亮晶晶的液体,混杂着未消化的鱼肉和胃液:“你吃坏肚子了?”

    魔族人的肠胃已经被他们的食谱锻炼得很百毒不侵了。只是,他们说到底也是肉体凡躯,没煮熟的肉里难免会有寄生虫、细菌之类的东西。平时倒还好。当身体虚弱、抵抗力低下的时候,就可能会被乘虚而入——当然,概率很低。

    玄衣在树上挂了太久,失血、重伤、疲劳,还要祸不单行地吃坏肚子,才会连人形也保持不了。

    玄衣撇过脸。一阵秋风吹来,他的两个小鼻孔嗡动了一下,控制不住打了个小喷嚏,流出了两串鼻水。

    简禾摸了摸他的两只小手,那锋利的爪子轻轻地划过了她手心,发现那温度冷得像冰块。

    魔族人的体温是比人类要低,但也没冷到这么离谱的地步,明显很不妙。

    系统:“叮!系统任务掉落:由于双重伤害,玄衣血条值告急,急转直下。请宿主以物理方式,使其体温恢复至正常。一旦任务失败,将降下惩罚。”

    简禾:“元丹一点用都没吗?”

    系统:“不对症啊。元丹只管骨折、吐血之类的伤,对胃痛、腹痛之类的疾病是没辙的。”

    简禾长叹一声。既然手边没有特效药吃,外挂也暂时用不了,那确实是只能用物理方法升温了。

    她当机立断,把落在席子上的黑色衣服拿起来,在空气里一抖开,将玄衣整只兽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了,嘿咻一下抱了起来。

    小小一团肉,却沉得超乎寻常,简直是个小秤砣,简禾一口气差点没提上去。

    系统:“正常。因为他体重没变,只是浓缩了而已。”

    简禾:“……”

    玄衣显然也料不到会这样发展,错愕地张开了嘴,尖牙闪了一闪,无奈只能发出兽类的叫声。一只黑漆漆的爪子伸了出来,搭在了简禾的肩膀上。

    抱着玄衣坐到了火堆旁,简禾盘腿坐下,展臂隔着衣服,把玄衣搂到怀里。虽然有点沉,但其实跟抱了个玩偶差不多。

    第一次把后背贴到陌生人胸口,玄衣整只兽都是僵的,还蹬着四条腿反抗,不断想扭头去看后面。简禾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他的头,加重语气道:“不要乱动。”

    接着,简禾又把玄衣露在外面的尾巴也塞到了衣服里,催动自己的灵力,微笑道:“这样烤着火就开始暖和了吧。”

    玄衣不吭声,安静了下来。

    破庙的空气很清凉,刚才他躺在草席上时,那股地底蔓延出来的湿冷让人牙关打颤,睡也睡不安稳。

    而现在,这个初识的人类少女,却毫不吝啬地抱着他、把她的温度分给了他。太过惬意而舒适,他的四肢百骸开始回温,终于不再违心地想推开这个又软又暖的怀抱。

    嗅着从她发梢处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一天下来经历了太多事儿,已到强弩之末的玄衣,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昏昏欲睡。

    柴火燃烧声噼啪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简禾正抬头望天,忽然感觉到手臂一沉,原来怀里的小怪物已经歪着头睡着了,还发出了小小的呼噜声。

    系统:“叮!恭喜宿主完成了剧情任务。玄衣好感度+10,信赖度+10,亲密度+10。综上,咸鱼值—20,实时总值:5020点。发放额外奖励:代步马车x1。”

    简禾维持着抱他的姿势,小心翼翼地靠在了墙壁上,笑道:“好梦,玄衣。”

    翌日醒来,天光大亮。

    简禾悠悠转醒,用力地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用力蹭了蹭怀里的物体。鳞片冰凉的触觉,让她的睡意瞬间跑到了九霄云外。

    坐起来一瞧,简禾便发现自己现在躺的这位置,距离昨晚靠墙睡的地方很远,居然连头朝向的方向都换了!但问题是,她昨晚睡下去了就没有醒过了,到底是怎么一边睡一边挪到那边去的啊!

    简禾:“???我在梦里嘎哈了?”

    系统冷冷道:“没干啥,就是睡相差而已。”

    简禾:“……”

    视线往下一扫,怀中的小怪物早已醒来了,正仰起头无言地看着她。

    简禾讪笑了一下,翻身坐起,松解开了裹着玄衣的黑衣,捏了捏他的爪子。

    一夜过去,他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连说话能力也正常了。

    玄衣闷闷不乐地板着脸任她摆弄。

    ——虽说,在别人面前露出兽形,是件羞耻的事。但是,他昨晚都让她抱着睡了一晚了,已经有点破罐子破摔了——和相拥而眠相比,“被看到”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反而没必要纠结了。

    捏完了小手手,简禾心痒痒的,有点想摸摸玄衣头顶的两只尖尖的角,但碍着仙女的人设,只能放弃做这种猥琐之事。

    洗完脸后,她整了整衣服,推开了破庙门。昨晚奖励的马车已经停在了破庙之外,两匹马在低头吃草。

    座驾来了,天气正好,是时候换个据点了。

    简禾喜滋滋地带着玄衣上了马车,还没等她摸到马缰绳,那两匹马就被戳了屁股一样,撒开蹄子飞速冲了出去,朝着系统设定的目的地去了。

    一个小时后,马车停在了西朔山南下十多里的信城门前。

    古朴的巨石垒砌起了一座宏伟的拱门,围墙高大。几个城卫拿着长矛立在两侧,载货的马车排了长队接受盘问。

    把简禾送到后,两匹磕了炫迈的马就一溜烟地拉着马车跑了。

    玄衣坐在简禾手臂上,看着城门的牌匾,明显有些厌恶:“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家就在这里面,有吃的,也有睡的地方,在那里养伤比在破庙好得多了,还能探听很多的消息。”简禾替他拉好了小兜帽,解释道:“我不会让仙门的人伤害你的,放心。”

    玄衣久久才勉强“嗯”了一声。

    原先以为这么偏僻的地方,应该挺落后的。没想到,城内跟城外俨然是两个世界。四衢八街规整宽敞,瓦舍连锦,车水马龙,璀璨繁丽的灯火映亮了大片的夜空。

    佩剑的刀客在酒馆中买醉,舞女趴在雕花栏杆上以扇掩面,首次出门猎魔的仙门弟子在人潮中东张西望,一张张稚嫩的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的自信,有的肩头还盘踞着自家的仙宠。

    从进了城开始,玄衣就明显不如外面放松了。简禾清楚他的心结在哪,把他搂得严严实实的,朝着系统给他们安排的住所走去。

    ——小彩蛋——

    《玄衣日记》

    昨晚,或许是因为担心我冻死,她竟然搂住了我睡觉,一整晚都没放开。

    第二天醒来,发现她睡得比我还熟,而且睡相还差到了极点。

    明明才刚认识,却对我毫不设防。

    ……真是个奇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