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元配 > 188.完结章
    闻夫人原本还想为陈萱举办一个晚宴, 陈萱却是婉言谢绝了, 陈萱说, “就是出国留学而已, 又没考上公费留学生, 等以后我能学有所成再说吧。”

    因为陈萱此番是出国留学, 闻夫人便也没勉强。

    闻夫人还给陈萱准备了一箱东西,让她带着。闻韶几人也有送小丫头的礼物, 小丫头还不忘叮嘱舅舅们,“大奖状可别忘了。”到国外她要去显摆的。

    闻韶笑,“忘不了忘不了。”

    闻先生闻夫人都叮嘱了魏年陈萱几句, 无非就是路上小心,虽是出国念书,也不要太用功, 以身体健康为要。最后小丫头还亲了亲姥姥、姥爷,才跟爸爸上了车。

    闻夫人原说派车送他们去上海, 魏老太太更喜欢坐火车,现在的路不是很好,坐汽车其实会颠,老太太觉着火车好,平稳不说,车厢也比汽车宽敞, 还能躺一躺睡一觉,吃饭喝水上厕所都方便。于是,闻夫人就让人定的火车票。时间倒也不长, 八小时就能到上海了。一大早出发,中午在火车上吃饭,下午到上海火车站。

    闻先生同魏年道,“到了上海给家里来个电话。”

    魏年应下,“好的,岳父。”

    闻先生一笑,同魏老太太道,“亲家母以后有机会还要过来啊,咱们多聚聚。”

    魏老太太觉着闻先生这后亲家公为人很和气,笑眯眯地,“一定来!这几天麻烦亲家啦!”

    “都是应当的。”

    之后,魏年道,“岳父岳母,我们就先走了。”

    陈萱对闻家人挥手再见,小丫头也有模有样的摆着小肉手,闻先生点点头,示意司机开车。

    小丫头大概觉着姥姥、姥爷家是真的很好,大家待她也很好,她在车上还扭着两条淡淡的小眉毛,惆怅的说,“要不是得出国,我真想以后都住在姥姥家。”

    魏年心说,丫头你可真实在。

    陈萱道,“人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狗窝儿,你怎么就爱住别人家啊?”

    小丫头的年纪,还不懂的自家别人家的差别,她说,“姥姥家又不是别人家。”

    魏老太太为小丫头说话,“丫头才几岁,哪里知道这个。丫头,以后你好生赚钱,把咱家收拾的比你姥姥家还好呐。”

    小丫头依依不舍的叹口气。

    陈萱觉着,闺女咋一点儿不恋家啊!

    小丫头这种适应性真是没的说,在姥姥家就觉着姥姥家好,待到了大上海,小丫头眼都看直了,跟她爸爸说,“爸爸!这世上还有比咱北京城更好的地方啊!”

    魏年笑,“有很多啊。”

    小丫头张大小嘴巴叽喳,“太热闹了!比咱北京可热闹!好多车!水上那是大船!”她都恨不能把脑袋钻出定窗去,吓的魏年忙把车窗玻璃摇了上去,小丫头就把一张小肥脸儿贴车窗上使劲儿往外瞧,种种土言土语播洒一路!

    待到了闻公馆,小丫头也就不再想姥姥家了。

    不过,这孩子记事儿,她跟容叔叔打过招呼,很有礼貌的问,“容叔叔,我能用你家电话一下吗?姥爷说让我们到了上海给家里打个电话。”

    容扬问她,“你会拨电话吗?知道你姥爷家的电话号码吗?”

    “知道!我也会拨电话!”

    “去吧!”

    小丫头就去打电话了,魏年忙跟过去,小丫头个子矮,在家里的话都有小板凳踩,在容叔叔家就让爸爸托着她,小丫头拨的电话,她先报了平安,魏年接过来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容扬自带气场,不论小丫头还是老太太,在容扬面前都是斯文懂礼的一派。用魏老太太的话说,这是咱们老北京的礼数,出门在外可不能叫人小瞧。

    小丫头也送了容扬一个见面礼,一个观音菩萨的小面人儿。小孩子不会说谎,小丫头说,“我爸爸说容叔叔你像菩萨一样,这个是我特意在东安市场那里给容叔叔你捏的。”

    “谢谢阿心,我很喜欢。”容扬含笑瞥魏年一眼,不知道魏年私下都怎么称呼他的。夏日天热,魏年递给闺女一杯果汁,跟她说,“渴不渴,来喝果汁。”小孩子简直就是跟八哥儿一样啊,你说句啥,兴许她就记心里,还自作聪明的理解一回。

    小丫头接过杯子喝了大半杯果汁,就去瞧容扬家里的风扇了,她在北京也见过,不过,那都是在餐厅,人家不让小孩子近了细看,所以,小丫头一直没看够。容扬道,“现在插着电,可不准用手指摸,会把手指打坏的。”摸一摸外壳没什么,里面的扇翅速度太快,万一小孩子不留心伸手指进去,会出大事的。上海就有家里不提防,小孩子因此致残。

    小丫头点头,很听话的说,“容叔叔我不摸。”

    魏老太太最操心小丫头,说,“没事儿,我瞧着丫头哪。”

    魏老太太觉着,容先生一看就是很高级的那种人。其实,魏老太太在容家会有些拘谨啦。好在,她有个不知拘谨为何处的小丫头。到傍晚天气凉爽的时候,小丫头见人家花园儿里有网球场,就拉着爸爸让爸爸教自己打网球。魏老太太魏银在一边儿看热闹,顺带给小丫头指挥着些。

    陈萱容扬在花园儿凉伞下喝茶,天气热,容扬一身玉青色的真丝长袍,无端便有一种斯文书卷香。容扬看小丫头虽是个小胖妞儿,个子也不高,却是两只小肉手捉着网球拍,不论奔跑还是挥拍都特别带劲儿!容扬道,“阿心倒是很喜欢运动。”

    陈萱眼睛落到女儿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笑意,她说,“别看我们胖,跑起来可快了。”

    容扬清透的眸子也渐渐染上一丝暖意,他问,“魏太太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萱斩钉截铁,“念书。”

    容扬问,“国外住宿的事安排好了吗?”

    “妈妈那里有别墅借给我们。”陈萱眉眼温和,“我想着,先过去安顿下,我们过去还要有面试。待入学后,看看国外可有什么营生做些经营,虽说有些存款,短时间经济没什么问题,也不能坐吃山空。”

    “其实,魏太太做生意的才干并不在念书之下。”容扬颌首,复一笑,放来雪瓷茶盏,“不过,还是不劝你了。世上商人何止千万,少一位优秀的商人无妨,若是少一位优秀的教授就可惜了。”

    “阿年哥做生意比我好,他脑子活。”陈萱很认真的叮嘱容扬一句,“容先生,日本鬼子要来了,不知会不会来南方,你可得小心。”

    容扬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白小姐是晚饭时过来的,特意给老太太带了上海有名的点心,送给小丫头的是高级糖果。陈萱把糖没收,每天发给小丫头两颗。小丫头也挺高兴,她天性乐观,还说,“白姨你给我的这一大包,够我在船上吃一个月了。”

    大家在一起说些闲章,白小姐听说魏家明天就上船,定下早上过来相送。

    秦太太过来的晚些,收拾了两小箱东西,托魏家给闺女带去,秦太太笑,“你们都在波士顿,以后来往就方便了。自从阿殊出去,每次给家里来信都会念起你们。对了,要是出国,平日里喜欢吃的东西可得带一些。那些洋人跟咱们吃的不一样,阿殊头一年写信回来,让我给她寄粉丝过去,这个倒是好寄。又说要酱油、想吃豆腐乳,真是愁人,这东西怎么寄啊。箱子里别的没有,都是吃的。这到美国的轮船,开始还有中餐,轮船都是路上补给,要是离了咱们地界儿,中餐就很少了。这两箱东西,一箱是给阿殊的,一箱是想你们带着路上吃。那西式的吃食,偶尔吃吃还成,成天吃哪里受得了。”

    魏老太太稀奇,“那洋人地界儿,连酱油豆腐乳都没有?”

    “可不是么,连豆腐都没有。阿殊还想吃上海的老豆干,这东西更没法儿寄,路上就得坏了。还说想吃韭菜、豆角儿,这个也没有,我给她寄过一次晒干的干豆角儿,让她泡开来做吃食,她又做不好。”秦太太说起闺女来就犯愁。

    陈萱倒是不急,陈萱道,“婶子你放心吧,我带了很多种子,我会种菜。家常菜我都会种,只要有黄豆,我就会磨磨做豆腐,到时叫阿殊去我们那儿吃,就什么都吃得上了。”

    秦太太是知道陈萱种草莓的本领的,见陈萱说什么菜都会种,还带了许多种子,秦太太感慨,“阿萱你真是能干。孔子说,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阿殊能有今天,就是因为结交了你们这些朋友。你们都是上进的孩子,她耳濡目染的,自然也跟着上进。我真欣慰阿殊能有你们这么好的朋友。”

    秦少奶奶也说,“阿殊前些天拍电报回来,让我们问问你们找好公寓没,要是没找好,她在那边儿方便,帮着找。这船得行一个多月,现在电报拍过去,等你们到了,公寓也就收拾出来了。”

    陈萱说,“我妈妈那里有一套房子,可以给我们住。”

    秦少奶奶想到陈萱的亲妈,笑意更深,“当初夫人也是在波士顿念的大学,母女同校,可谓缘分。”

    陈萱笑笑,没再多说。

    倒是小丫头天真懵懂的来一句,“那以后等我长大,也和妈妈、外婆念同一所大学。”

    陈萱展颜,摸摸闺女的小胖脸儿,笑,“好。”

    第二天一早的轮船。

    容先生过去相送,白小姐秦太太秦少奶奶也很早就到了。小丫头见到这么巨大的比楼还高的轮船,当时惊的小细眼都瞪圆了!很诚实的感慨了一声,“天哪!好大的船!”跟她到北海公园儿里坐的摇啊摇的小船完全不一样,与在秦淮河上吃饭的画舫样的游船也不一样,这是一艘真正的现代化的远洋大轮船。

    船票是一早闻夫人给定好的,都是头等舱的船票。

    大家说了些分别的话,小丫头都迫不及待的要登船了。她人小,还要自己走,老太太上了年纪,魏银得扶着,魏年牵着闺女的小手一起走。江风轻柔的吹拂过清晨的阳光,拂过陈萱前额的碎发,陈萱望向容扬,想到数年前与容扬在文先生沙龙偶遇,想到容扬把拟出的书单交给自己时的模样,情不自禁的唤了声,“容先生——”感激的话横亘喉间,一时却又说不出。

    容扬优雅的伸出右手,皓白如雪的腕间系一串古色古香的檀香珠儿,容扬的手与陈萱的手轻轻交握,容扬温声道,“你我之间,不必如此。”

    陈萱一笑,也是,她与容扬亦师亦友。那一声谢,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陈萱说,“你注意身体。”

    容扬点点头。

    小丫头坐在爸爸怀里,在船上扯着大嗓门儿喊,“妈妈——妈妈——上船啦——”

    容扬道,“上船吧。”

    交握的两只手轻轻分开,容扬的手依旧清瘦白皙,陈萱的掌中还有两处或者一生都不能褪去的薄茧。陈萱转身,阳光下,魏年和小丫头笑出一嘴白灿灿的小白牙,在朝她招手了。

    陈萱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激荡又酸涩的情绪,她朝父女二人大力的挥一挥手,沿着舷梯快步上船。那里,有她的丈夫,有她的女儿,还有她未来的理想。魏年连忙把小丫头交给老太太,下舷梯来接陈萱,扶住陈萱的腰,碎碎念,“哎哟,我的奶奶,您怀着孕哪,慢些走慢些走。”

    陈萱望向丈夫,她经历过无比艰辛的岁月,也遇到了许多无私帮助自己的人,好在,她走过艰辛,渡过苦楚,那一夜又一夜的辛苦学习,她总算不负朋友,亦不负自己。

    晴空如洗,江面上几只雪白的大鸟鸣叫着掠过,属于陈萱的另一段崭新而精彩的人生,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元配》是石头写的第一篇民国近代文,开始挺忐忑的,因为大家知道,石头一直是写古言古耽的,一直担心文笔转不过来。不过,因为特别想写这么个由旧到新的女性,就动笔了。其实说到底,陈萱并不算是民国提倡的新女性。她如她自己所说,半新不旧。这也是石头的观点吧,旧的并非全是糟粕,可是当新的时代轰轰烈烈的到来,旧文化被全盘否定,一个旧式女子要获得新生,必然是要向新文化过渡的。可是,我仍愿意我笔下的陈萱保持一些旧女性的优点,譬如旧女性的沉稳,譬如旧女性的坚韧。

    都说文以载道,看石头文章的多是女性读者。也希望所有的读者都能,像陈萱一样,自强,奋发,哪怕我们走的慢一些,也要有自己一个小小的理想。

    接下来是一些各人物的番外。

    好吧,大家都知道石头有写番外的习惯。

    顺便介绍一下石头的新文《野心家》,文案已经挂出来了。估计会有一些读者不喜欢,这篇是《元配》的系列文,是闻夫人的故事。闻夫人这个人物,撕的很厉害,想套用一句张爱玲的话,“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一定会原谅现在的我。”

    那个,喜欢的收藏,不喜欢的也别去撕,这就是对石头的爱了。

    来,撒花吧~~~庆祝吧~~~今天是正文完结的日子~~~石头要出去喝一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