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库 > 现代言情 > 元配 > 109.思卿上
    第二天, 魏年提前把汽车租好, 在与邵小姐约定的时间之前, 一行人先到邵公馆。

    邵小姐没想到还有魏年、秦殊这两位编外人员要一起去,好在魏年的俊美令人目眩神迷,秦殊也自有上海滩名媛的风范,陈萱给邵小姐介绍,“这是我家先生,这位是上海来的秦小姐。”

    邵小姐与二人打过招呼, 魏年的底细不问即知,这是陈萱的丈夫。不过,虽是个小买卖人,风采倒是出乎邵小姐意料。至于秦殊, 这就更令人看不透了, 这位上海来的秦小姐, 论气势比陈萱魏银都要强些, 只是,这浑身的假首饰是什么意思?

    是的, 邵小姐出身富贵, 首饰是真是假,一眼即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因时间尚早,大家要在邵公馆略坐一坐, 随便聊会儿天。邵小姐先谢过魏家昨日送来的草莓, 邵先生似乎对魏家人格外有兴趣,出来相见不说, 还尤其提到了前几天抽自行车的事,邵先生不吝赞美,“真是个好主意,等闲在报纸上做广告,也没有这样大的动静。”这位儒雅绅士好奇的问,“不知这样的主意是哪位小友想出来的?这法子实在太好了!”

    陈萱笑看魏年,很自豪的同邵先生道,“是我家阿年哥想的。”

    邵先生有些意外,看向魏年的目光充满赞赏,“我还以为是两位女士想出来的,原来竟是魏老板出谋划策。”

    魏年谦道,“这也不过是随便给她们出个主意,当时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影响。”

    “魏老板太谦了,你们的声势就很大了,这样大的声势,想来客人定是蜂拥而至,想出这样好的主意,还能把场面控制得住,将抽奖顺利的进行,这就极不容易了。”邵先生笑道,“真是少年英才啊!邵老板这样年轻,就有这般的经商手段,令人赞叹。容先生很实好眼光。”

    魏年人物俊俏,谈吐亦是潇洒,邵先生是内行看门道,魏年也就不一味谦虚了,他道,“邵先生您也知道内子和我妹妹那店铺的情况,资金并不是很充足,要是在报纸上登广告 ,就是头版大幅广告,咬牙登上个把月,效果也不一定委好。毕竟,她们的店不是名店。而比广告效果更好的就是新闻,我就想,与其去登广告,倒不如自己成为新闻。所以,想了这么个法子。”

    “你这是兵出奇锋啊。”邵先生愈发欣赏魏年的眼光,心下只可惜容扬快一步把人笼络走了。邵先生也是商界名人,不好去挖容扬的墙角。

    邵小姐好奇的问,“现在‘思卿’牌子的运营,也是魏先生在做吗?”

    “不是,那些是内子和小妹的事了。”魏年道,“我只是在她们忙的时候搭把手,我家里做的是面料生意,我平时主要打理家里的买卖。”

    邵小姐极有风度的对陈萱魏银道,“‘思卿’的东西我看过,很不错。点唇膏的质量在国产货中算是上等了,颜色更为丰富。”

    魏银笑,“如今各个牌子都在推出新颜色的点唇膏,点唇膏这东西,有点儿像美指油,其实,做来做去都是红的,可是,对咱们女孩子来说,樱红与桃红就不一样,大红与胭脂红又不一样。想在现下的化妆品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我们计划着,除了几款固定的颜色,每年都要出新,这样客人才有新鲜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这是正理。”邵小姐笑,“‘思卿’也是国货品牌,你们要不要放到大兴盛去。我没别个意思,你们也知道,现在市面上九成国货都在大兴盛有柜台。若你们有意,我帮你们牵线。”

    魏银看向陈萱,陈萱摇头,“我们现在的产品还太少,何况,现在‘思卿’的牌子也不够响,在生意上看,我们现在怕是拿不到好的条款,还是等‘思卿’的牌子响亮一些后,再同大兴盛合作。”

    陈萱很客气的说,“以后少不得麻烦邵小姐。”

    “你们样样都有计划,我能帮到的地方怕是有限。如果有事,只管开口,咱们也是朋友。” 虽然被婉拒,邵小姐也表现出了一流涵养。

    陈萱笑,“这次邵小姐的芬芳也卖的很不错,点唇膏、美指油、眉笔这些加起来有三千多支,在国产牌子这一块,除了谢馥春、孔凤春这些老牌子,还有就是无敌、美人这些上海来的大牌子,芬芳是一顶一的了。邵小姐,你要有空去我们店里看看,也给我们提一提意见。这次活动虽然不错,但是以后怎么能吸引住客人,让客人能来过一次还能来第二次,这是最重要的。”

    邵小姐笑,“魏太太魏姑娘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还有魏老板这样的商业好手,你们以后的生意是不愁的。倒是,若芬芳哪里不足,可一定要告诉我才好。所有的产品,想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必然要随着时间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改进。”

    “这个肯定会的,邵小姐放心。芬芳别的不说,这是咱们北方的化妆品牌,现在的化妆品市场,除了洋牌子,多是南方品牌,南北一起开花,这才好。”魏年发现,陈萱在外头还挺会说。

    待时间差不离,大家跟着邵小姐一起过去。

    北京饭店陈萱来过一次,那次是白天,晚上风景也是一样的堂皇高雅,参加舞会的男人皆是西装燕服、女人倒是中西合壁,既有长裙洋装,也有旗袍绰约。魏家人能来,当真是沾了邵小姐的光。邵小姐说来也是颇有心胸的人了,当然,肯定也是考虑到陈萱魏银论相貌身材,并不逊色,才带她们一起来的。虽还有魏年秦殊这俩添头,魏年穿上西装打上发胶,便是邵小姐公允而论,整个舞会的年轻男子里面,相貌能及魏年这一种俊俏至美的地步的男子都不多。秦殊虽则令人看不出深浅,但是秦殊面对北京饭店这样的地方,神色坦然,行止大方,一看也应是见过世面的。

    相较之下,陈萱魏银则带着初次来的紧张。

    好在,这里谁都不认识谁。

    邵小姐替魏家人引荐了几位来北京城认识的朋友。

    陈萱魏银就同魏年坐在一畔喝葡萄酒,秦殊早在有男士邀请的时候,下场跳舞去了。陈萱悄悄同魏年道,“阿殊不会被骗吧?”

    “不会的。”魏年心下在想,管她呢,反正秦殊年纪不小,也不用对她负责。

    魏年这样的人,来了也不可能光坐着喝酒吧,魏年与陈萱说,“咱们也去跳舞。”

    陈萱摇头,“我不会。”

    “我教你就会了。”

    陈萱看魏银极有兴致的望向舞池,对魏年说,“你先教阿银吧,我先坐会儿,适应适应。”

    魏年就先带着魏银去跳了,待人家兄妹俩翩然的步进舞池,陈萱才想起来,阿年哥什么时候学的跳舞啊?不过,也怪好看的。在这灯影迷离的大厅里,这么多的名媛公子,魏年依旧是耀眼的仿佛会发光一般。

    陈萱坐在沙发圆椅中,没想到还有不认识的男子过来请自己跳舞。陈萱连忙摆手,那男子就去邀请别的小姐了。陈萱脸都红了,幸而舞会上灯光暗一些,看不大出来。

    陈萱正在欣赏魏年在舞池中的模样,一人坐在她对面。陈萱定睛看去,原来是陈女士。陈萱忙打招呼,陈女士的妆容有些浓,神色在灯光下有些模糊,口气倒是温和,“我来得晚些,瞧着像你,就过来了。”

    点了支细长的女士香烟,陈女士随口道,“怎么不去跳舞?”

    陈萱摇头,“我不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们店前几天迁新址的活动可真热闹,很不错。”陈女士道。

    “也是凑巧。”

    陈女士没理会陈萱这客套话,突然与陈萱道,“思卿那个牌子,是容先生出国前做的。当时他心气儿很足,可是,没有成功。后来,他就出国了。思卿的意思,据我所知,跟思念祖国母亲没什么直接关系。”

    陈萱有些意外陈女士会提到“思卿”品牌的事,她看向陈女士,陈女士把手里的香烟捻灭在透明的水晶烟灰缸内,问陈萱,“有兴趣让思卿加入大兴盛吗?我帮你们主推,不需要代理费。”

    陈萱的眼睛一瞬间瞪大,陈女士说不需要代理费的意思,也就是免费让“思卿”入驻大兴盛。也就是陈萱性子温吞,她震惊过后,并没有太过喜悦,陈萱轻声道,“陈女士的好意,我这里先谢过陈女士。这件事,我一人还做不了主,得回去商量一下。”

    陈女士道,“好,我等你消息。你也知道,我能得到东安市场的铺面儿,多亏容先生援手,思卿既是容先生的牌子,我理应回报他先前的援手之情。”

    陈萱点点头。

    陈女士微微欠身,就与别的朋友跳舞去了。